天色漸漸暗了下來,隨着夜晚的來臨,城牆上點亮了一個個熊熊的火把,將城牆前方几十米的地方照的通亮,不過再遠火把就無能爲力了。

夜幕之下,一隊身着黑色緊身衣的武士悄悄的加入到城主的軍隊中,這隊人馬將近一百人。而這隊人的首領則是那商會會長聶少海,此時他將家族中最精銳的武士給帶了過來,今晚他要當開路先鋒,他要親自將那個殺害自己兒子的兇手殺死。

喀麥隆坐在那匹高大的駿馬上,俯視着身前身着黑衣的聶少海,那張兇狠的狼臉帶着一絲邪惡的微笑,道:“等會就要看聶會長的家族武士的神通了,希望你們的表現不要讓我失望啊!桀桀…….”

面對鮑威爾這個高級浪人戰士,聶少海眼睛顫了下,急忙說道:“還請城主放心,此次我一定將那聶風給殺死,不讓他給我們填麻煩。”


“桀桀…………那就好!”

………………

精靈大本營的最核心處,凌娜緊張的握着艾瑟琳的手,當她聽到那急促的警鐘聲時,還有衆人那慌亂的表情時,她知道精靈一族生死存亡的時刻到來了。當所有人都朝着城牆聚集而去時,她想起了還躺在牀上的艾瑟琳。

此時,艾瑟琳微微的睜開眼睛,緩慢的說道:“外面好吵!是聶風他回來了嗎?”

“誒!不是……..”凌娜微微一頓,她不知該不該告訴艾瑟琳實情,猶豫了會,她最終還是說道:“城主軍要攻城了!”

“啊!”艾瑟琳發出一聲輕微的驚呼,那雙有些浮腫的眼睛露出驚恐的神情。

“不要擔心!你哥哥已經去城牆上防守了,今晚應該能撐過去……..”說道最後,凌娜自己都沒了底氣,今晚能撐過去,那明天呢?她不知道,也許這只是她的自我安慰吧! 夜幕漸漸降臨,黑夜將整個剎羅城完全籠罩起來。那高達十米的城牆上,一個個火把熊熊的燃燒着,搖曳的火光映照在城牆上的精靈族戰士臉上,此刻城牆上已經佈滿了一個個手持弓箭的戰士。

而城牆下方的城主軍則有些蠢蠢欲動了,隨着夜幕的降臨,喀麥隆的臉上越見凝重,黑夜是偷襲的最佳時機!鬼知道今晚會經歷多麼血腥的殺戮了!

城主軍此時已經將城牆的四方完全圍住,圍而不攻,看來他們是在等待夜色的完全降臨,再一舉破城。

狼人城主撇頭看了看身旁那一襲黑衣的聶少海,冷冷的說道:“你的家族武士準備好了嗎?如果你的家族武士能首先破城,我可以讓你隨意挑選精靈族中的美女,如果將這些精靈族女子賣到大陸內部去,我想你肯定又可以大賺一筆吧!嘿嘿……..“

狼人城主陰鷙的看着聶少海,讓他感到身上一陣冰涼,對這個狼人城主,身爲人類的聶少海還是很忌憚。因爲這個狼人城主經常喜怒無常,嗜殺成性,在他的面前,聶少海總有一種心顫的感覺。

狼人揮了揮他那雙長滿了粗長狼毫的手臂,十指上那尖利的指甲在夜光的照耀下散發出點點寒星,直看得聶少海心裏再次一顫。

夜色似漆,今晚連一顆星星都沒有,除了城牆上的閃爍火光,周圍完全沉浸在黑夜的籠罩下。

狼人城主大手一揮,聶少海便帶着他那一百家族武士朝着城牆的靠山面潛去。精靈族修建的城牆其中有一面是依山而建,其它三面則有高達十米的城牆守護,城牆下是一條寬約兩丈,深五米的護城壕溝。

靠山的那面城牆緊靠着那高達數百米的懸崖,這麼陡峭的絕壁,幾乎無人能攀登,因此,這一面城牆防守的人很少。

聶少海帶着那一百黑衣武士悄悄行進在那高高的山脊之上,就像一羣幽靈般無聲無息。這些黑衣武士全部佩帶着一把窄細長劍,大腿上還綁有一把尖利的匕首,每個人都是身手矯捷。如果聶風在此的話,一定會看出這些人和那些刺殺者極其相似。

一百黑衣武士爬上了峭壁的最高峯,俯視着下方那散發着點點火光的城堡。將近兩百米的高度,一般人根本下不去。然而這羣黑衣武士卻早有準備,只見他們每人拿出一副粗若手指的繩子,整整上百副繩子,每根繩子二十米長,然後十根繩子鏈接在一起,如此一來就整合出一根長達兩百米的長繩。

衆黑衣武士將繩子的一頭拴在崖頂的大樹上,便一個接一個的沿着繩索往下面悄悄滑去。也許是因爲經常訓練這些攀爬之術,黑衣武士熟練的往下面滑去。

聶少海看着自己的家族武士一個個往下面滑去,眼神越來越濃烈。今晚就可以爲自己的風兒報仇雪恨了, 我一定要手刃那個殺死風兒的法師,聶少海眼中閃過一絲陰鷙的狠色,當他知道自己的仇人竟然和自己的兒子一個名字時,他心中震驚異常。

看來這個火系法師一定是來自大陸內部,聶性在這荒蠻之地很少見,聶少海在心中暗自揣摩着。不過他卻不知道,聶風的名字是從另外一個世界帶來的,根本不屬於這個大陸。

聶風的前身,也就是那孽風,是威克斯.博蘭伯爵的親生兒子,因爲孽風出生之時,使其生母難產而死,所以其父一氣之下將其送到一家農戶寄養,以此發泄喪妻之疼。而威克斯.博蘭伯爵則是天風帝國當中比較強勢的人物之一,後來他一直未娶,就在孽風出走不久之後,他曾派人來尋孽風的下落,只可惜當初寄養孽風的那對夫婦早已病逝,而孽風也出遊大半年,後來就再也沒有尋找到孽風的下落。

而如今的聶風早已不是當初的孽風,雖然身體沒有變,但是靈魂卻已經換成了另外一個人,當然,這些事情聶風不知道,那已經後悔的威克斯.博蘭伯爵更是不知道自己的親生兒子已死。這些就是後話了,先不提,且看剎羅城這一場驚心動魄的攻城之戰吧!

當第一批黑衣武士滑落到距離城牆十多米距離時,忽然一個黑衣武士不小心將一顆小石塊踩落。石塊砸在城牆的磚石之上,在寂靜的夜裏發出一聲清脆的響聲。

頓時那幾個還在城牆上巡邏的精靈族戰士急忙警惕的往頭上的峭壁望去,當他們看到那十根繩索上吊着的十名黑衣人時,頓時驚恐的大喊起來:“北牆敵襲………“

不過沒等幾名精靈族戰士吼完,幾隻利箭便刺穿了他們喉嚨,將那猛烈的呼聲扼殺。雖然幾名精靈族戰士被黑衣武士殺死,但是他們卻成功的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城牆附近的士兵急速朝着北牆聚來。

此時那十名黑衣武士還距離城牆有五米的高度,看到急速衝來的守軍,他們暗罵一聲,便不顧一切的從五米的高度往下面跳去。

“嘭嘭嘭…………“

十名黑衣武士重重的墜落在城牆之上,猛烈的衝擊力讓他們在城牆上滾了幾圈才完全卸去,要不是城牆頂有近四米寬,這些黑衣武士可能直接就衝到城牆之下去了。

十名黑衣武士知道自己行蹤已經暴露,一聲尖銳的嘯聲響起,隨即他們便五人一組,分別朝着通道上的衆多精靈族守軍殺去。十名黑衣人迅速的衝進了奔來的人羣,並和他們戰成了一塊。

此時負責北牆守衛的精靈族長老菲林正帶着弓箭手趕來,當他看到和自己人混戰到一塊的十名黑衣武士,心裏發出一聲嘆息,看來如今不能靠弓箭遠程殺敵了,只能靠近身肉搏將這突然侵襲的黑衣武士殺死。

然而,精靈族的戰士並不擅長於近身肉搏,而黑衣武士則經常進行近身廝殺,因此上百精靈守軍竟然一時不能將那十名黑衣武士拿下,而且不時的有精靈守軍被黑衣武士的狹窄長劍刺中,發出一聲聲慘呼。

那十名黑衣武士看到眼前這羣守軍戰鬥力竟然如此不堪,頓時刺殺的更加興奮了,隨即又有三個精靈族守軍被刺穿了胸膛,短短一分鐘不到,已經有十多個精靈族守軍被殺傷。而黑衣武士則只有三個人手臂受了輕微的傷害,完全沒有影響到他們的戰鬥力。

然而就在這一分鐘內,又有兩匹黑衣武士滑落到城牆之上,而且源源不斷的還有黑衣武士滑落到城牆上,局面頓時變得有些失控了。

此時,精靈族五大長老之一的菲林焦急的看着城牆上的攻防戰,此時黑衣武士完全和自己的戰士混戰到一塊,讓弓箭完全失去了危險。而不擅近戰的精靈族守軍根本不是這些黑衣武士的對手,幾乎沒隔幾秒鐘就會有一個鮮活的生命死在那奪命的窄劍之下。

每看到自己這方倒下一個人,菲林的瞳孔就放大一分,剛纔他已經傳信給喀麥隆,述說了自己北牆所遭遇到的險情,然而要鎮守正門的喀麥隆直接回復菲林,讓其自己解決。

看到那些從小看到大的青年郎一個個倒在血泊裏,菲林的心都要滴血了。他猛然拉開手中那長達兩米的鐵木戰弓,瞄準懸崖上那十根繩索,他要將這羣敵人的後援斷掉。他已經發現這些人是從那高聳的懸崖上滑下來的。

而此時那十根繩索還懸吊着十名黑衣武士,由於繩索的承重能力有限,所以每次只能容一個人滑下,否則讓那一百米黑衣武士完全滑下,恐怕此時北牆的防禦已經完全崩潰。

菲林身爲精靈族內的五大長老之一,本身實力爲一名中級弓箭手。而精靈弓箭手的分類如下。

(弓手級別分類:

弓箭手:最低等級的弓手,力量和常人無異,一般射程只有一百步以內,個別強壯的弓箭手可以達到一百五十步的射程,使用一米五的槐木弓;

初級弓箭手:臂力是弓箭手的三倍,射程三百步,使用一米五的硬木弓;

中級弓箭手:臂力是弓箭手的六倍,射程五百步,使用兩米的鐵木戰弓;


高級弓箭手:臂力是弓箭手十倍,射程八百步,使用魔弓,此時的弓箭手能發射出魔法屬性的箭矢,穿透力極強。恐怖的阻擊手;

聖射手:臂力是弓箭手的十五倍,射程一千二百步,使用聖魔弓,箭矢所帶的魔法威力是高級弓箭手的三倍左右,具有範圍攻擊能力,恐怖的存在;

神射手:臂力爲知??射程未知??使用神魔弓,一箭的威力據說可以劈山斷流。傳說中的級別,如今在天元大陸還沒有出現一名神射手。)

雖然菲林距離那崖壁有近百多米,而且那些繩索只有拇指粗細,並且在風中搖晃不定,很難瞄準,但是身爲中級弓箭手的他卻能在瞬間瞄準那飄蕩的繩索。

“嗖…………”


弓弦抖動,一隻長一米五的鐵木箭矢如閃電般朝着那些在風中飄蕩不定的繩索射去。

鐵木箭很沉重,因此可以忽略空氣中風的阻力,沿着那條筆直的軌跡,鐵木箭瞬間射中了其中一根繩索。鋒利的箭尖瞬間割斷繩索,並狠狠的扎進了後面那堅硬的岩石當中。

“啊…………..”

繩索的突然斷裂,讓那個正在半空的黑衣武士直直的朝着地面墜去,順帶發出一聲悲慘的嚎叫聲。

其他黑衣武士聽到同伴的慘嚎,心裏不由得一緊,加快了下滑的速度,而菲林差不多每隔五秒左右便射出一隻鐵木箭,而他每射出一箭便會有一根繩索被射斷。

一分鐘過去了,十根繩索完全被菲林從中間射斷,如今那些繩索只有一百米的長度,繩索的最下端距離城牆足有上百米的距離,這樣的高度,除非你是能使用浮空術的風系魔法師,否則根本沒有人能安全跳下去。


就在剛纔,菲林射斷十根繩索的同時,又有三名黑衣武士因爲滑落不急,從百米高空墜落,摔的粉身碎骨。

此時北牆之上還剩下二十九個黑衣武士,死了七個黑衣武士,而精靈族守軍則死了近四十個,可謂損失慘重。

與此同時,城主軍也開始對其它三面城牆發起了進攻,每一面城牆都要面對兩個五百人方隊的衝鋒,而正門也就是南牆還面對着城主軍那最精銳的一千狼人士兵的衝擊,還有那隱藏在黑夜之中的五百狼人薩滿法師。頓時整個精靈族大本營廝殺聲響徹雲霄,一場慘烈的攻城戰正式拉開了帷幕。

(看到那一動不動的書評區,心裏暗自發涼,好久都沒人評論了,每天的鮮花也就那些!我知道還是有幾位朋友在一直支持阿風,阿風在此深表感謝,謝謝你們的支持,這也怪阿風更新不給力,誒…..事務纏身,沒辦法啊!在此發發牢騷!還請各位見諒一二!) 北牆之上,那二十九個黑衣武士看到後路被斷,眼中閃過一絲絕然,紛紛朝着兩邊衝來的精靈族守軍衝去。既然後路已斷,終究難逃一死,這些黑衣武士抱着必死的決心瘋狂的朝着城牆上聚集而來的守軍殺去。

一片片廝殺聲在漆黑的夜晚響起,黑衣武士的窄細長劍成爲了死神的鐮刀,瘋狂的收割着守城戰士的性命,二十九個黑衣武士竟然和上百精靈族守軍殺的難分難捨,相比之下,不擅近身廝殺的精靈族守軍傷亡更加慘重。

短短几分鐘過去,那寬四米的城牆之上鋪滿了一地的屍體,殷紅的鮮血將地面渲染的妖異無比,有的地方的鮮血甚至已經凝固,變成一片片噁心黏稠的血漿,而那些還在廝殺着的人們完全不顧腳下傳來的黏稠感,一個個雙目充血,緊握住手中的武器,奮力的朝着對方刺去。

鮮血飛濺,斷肢橫飛,距離戰場中心五十米後的菲林,看着那悲慘的畫面,心中不停的滴着血,那一張張剛剛還充滿了青春笑容的臉蛋,此時已經變成了一片蒼白,再也不會露出那和藹可親的笑容。

此時,黑衣武士還剩下十八個,而精靈族守軍已經倒下了五十多個,差不多每殺死一個黑衣武士,就要付出五名精靈族戰士的生命。十八名黑衣武士手握着那滴血的狹窄細劍,露出一種變態的獰笑,朝着那些同樣殺的雙目血紅的精靈族戰士殺去。

菲林手握那把長達兩米的鐵木戰弓,弓弦拉得如滿月,一隻筆直的鐵木箭搭在那繃緊的弓弦之上,他唯一眯眼,瞬間將一個黑衣武士鎖定。

“嗖…………….”

鐵木箭如閃電般劃過那段五十米左右的空間,狠狠的扎入了一名黑衣武士的胸膛,箭尖更是更是穿透了他的胸膛,從其後背穿出,鮮血順着那箭桿中的凹槽殷殷流出,原來這種箭的箭桿上鑿有一條血槽,專門用來放血。

那個黑衣武士看着那隻貫穿了自己胸膛的利箭,雙目圓瞪,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驚恐表情,他想不通自己一個達到中級的內勁修煉者,竟然被一箭貫穿。這名黑衣武士帶着不甘心的表情,仰頭倒在那佈滿了黏稠血漿的城牆上。

身旁的精靈族戰士看到自己的長老發威,頓時士氣高漲起來,紛紛吶喊着朝着剩下的黑衣武士殺去,黑衣武士的壓力陡增。

而那名達到了中級弓箭手級別的精靈族長老——菲林則像個阻擊手一般,不時的射出一隻奪命的鐵木利箭,而他的每一箭幾乎都會將一名黑衣武士射殺。漸漸的,黑衣武士的人數越來越少,在菲林以及精靈族守軍的聯合絞殺下,城牆上的黑衣武士終於被完全消滅。而精靈族守軍也留下了近一百多具屍體,本來就不寬敞的城牆此時已經被雙方的屍體完全堆積滿了。

崖頂之上,聶少海看到那被射斷一半的繩索,心中萬分惱火,他本想發動奇襲和城外的城主軍裏應外合,一舉攻破精靈族的防守,卻沒料到事態發展成這樣,如今那下去的三十多名家族武士完全戰死,那可是他的心血啊!培養這麼一名中級內勁武者,光金錢就要花去無數,而且還有那些增長內勁的藥材更是難買的到,並且培養一名這樣的黑衣武者至少都需要五年的時間,由此可見這些黑衣武者的珍貴。

看到幾十名黑衣武者就這樣死去,聶少海心在滴血,然而如今偷襲已不可能,他只能帶着剩下的六十名黑衣武士垂頭喪氣的往山下行去。

看到所有的黑衣武士都被殺死後,菲林安排了五十個初級弓箭手防禦挨着崖壁的北牆,而他則帶領着北牆剩下的守軍朝着南牆馳援而去。


南牆外。

此時上千名狼頭人舉着長達十米的攻城梯朝着南城城門快速衝來,在東牆以及西牆都發生着同樣的事情。整個精靈族大本營頓時陷入三面圍攻的境界,而精靈族總共才只有一千不到的兵力,剛剛在北牆就有上百名士兵被黑衣武士殺死,除去北牆殘留的五十名初級弓箭手,此時喀麥隆能用的兵力只有八百左右了。

而受攻擊最猛烈的南牆則佈置了四百兵力,東牆西牆則分別佈置了兩百兵力。

南牆的四百兵力當中,有兩百名初級弓箭手,中級弓箭手有五十名,其它的則是最普通的普通弓箭手,南牆幾乎匯聚了精靈族一大半的戰鬥力,而其它兩面城牆則只佈置了五十名初級弓箭手,十名中級弓箭手,剩下的完全是普通弓箭手。

精靈族除了那十名長老達到了中級巔峯之外,其餘的中級弓箭手都只是初期境界而已。中級巔峯的實力幾乎是中級初期的兩倍。(而上一章當中關於精靈弓箭手的設定,上面涉及的數據都是每一級達到巔峯境界時的數據)

而整個精靈族就只有喀麥隆一人達到了高級弓箭手的級別,而且還只是高級的初期境界而已。

黑漆漆的夜空裏,密密麻麻的箭矢劃出一道道寒星。當狼頭人進入到四百步範圍以內時,南牆的五十名中級初期弓箭手紛紛開始發動攻擊,四百步已經在他們的攻擊範圍以內了。

頓時五十多隻沉重的黑色鐵木箭劃破夜空,朝着衝來的狼頭人射去。而那些狼頭人士兵則舉起手中的藤條盾牌,以此躲避箭矢的射擊。

不過狼頭人很明顯低估了中級弓箭手所射出的箭矢的威力,即便是中級初期。

五十隻重達十斤的鐵木箭如同五十隻小型長矛,既有箭矢的速度,又有長矛的穿透力,殺傷力的確驚人,即便鬥氣達到中級的戰士,也不敢輕易用身體承受這威猛的一箭。除非那些鬥氣達到中級巔峯以上的戰士纔敢硬抗。

那五十隻鐵木重箭穿越了三百米的距離,朝着衝在最前面的一排狼頭人射去。

衝在最前面的狼頭人只是憑着眼中閃過的那一點寒光,下意識的舉起手中的藤條盾牌,想以此抵擋。

“噗噗噗………“

幾十聲利箭穿透盾牌的聲音響起,重達十斤的鐵木箭穿破了藤條盾牌,餘勢不減的將盾牌後面的狼頭人射穿。

頓時衝在最前面的幾十個狼頭人紛紛中箭倒地,而後面的狼頭人則踏着他們的屍體繼續往前面衝着,在一千狼頭人的身後則是那一千最精銳的狼人士兵。以及那隱沒在黑夜中的五百薩滿法師。

而狼人城主破城的真正殺手鐗真是那五百名薩滿法師,雖然鮑威爾手下的五百薩滿法師都只是初級法師的境界,但是狼人一族的薩滿法師卻和人類的法師有不同之處。

因爲同級的薩滿法師和人類法師相比,單體攻擊力遜色許多,但是薩滿法師卻可以依靠集體的力量,釋放超越自己等級的魔法。而這五百名初級薩滿法師聯手可以釋放達到高級魔法師級別的範圍魔法。

至於高級魔法也就是四級魔法的破壞力能達到什麼程度,大部分人都沒有見過,畢竟高級魔法師在天元大陸實在很少見,一般都隱藏於某些魔法公會當中閉關修煉,達到高級的魔法師一般都醉心於魔法的修煉,對於世事已經不是那麼關心了,而且隨着魔法師級別的提升,他們的生命也會延長。

因此魔法師瘋狂修煉魔法不僅僅爲了自身實力的提升,還爲了延長自己的壽命。傳說大魔導師的壽命可以延長到五百歲,如果再突破大魔導師的境界,也就是達到神降師的境界,那麼凡人就可以達到幾乎神一樣的壽命了,也就是永生不滅,當然這些都只屬於傳說,因爲還沒有一個人能達到神降師的境界,甚至連大魔導師都已經好久沒有出現了。

(這章盡然寫了四個鐘頭,真是一個字一個字擠出來的,悲催啊!) 箭矢飛射、火光聳動,南牆之外的那片空曠的場地頓時成了衆狼頭人喪命的墓場。一個個狼頭人被城牆上激射而下的利劍射穿身體,甚至有的狼頭人全身插滿了幾十只利箭,儼然變成了一個人形刺蝟,箭桿上的血槽早已將他們的血液放幹,只剩下狼頭人那蒼白的面孔頹然的面對着黑漆漆的夜空。

而南牆上那五十名中級弓箭手更是如同殺神般的存在,幾乎沒有狼頭人能抵擋住他們的一箭,只要一聽到鐵木重箭所特有的呼嘯聲,狼頭人眼中便會閃現出絕望的光彩,他們知道那是死神的召喚。

擅長弓箭射擊的精靈族守軍佔據着地利,而且又有弓箭在手,即便面對數倍於自己的敵人,也絲毫不落下風,看到一個個狼頭人倒在了自己的箭下,城牆上衆精靈弓箭手露出高興的微笑。他們認爲這些城主軍的這些狼頭人也不過如此,雖然聲勢嚇人但面對自己的利箭同樣難逃一死。

然而,喀麥隆以及身邊的十名精靈族長老,還有那年邁的女巫此時則站在碉樓中,神色憂慮的看着城牆下那密密麻麻的攻城隊伍。

喀麥隆輕輕的撫摸着手中那把篆刻着無數魔法符文的絢麗長弓,弓長兩米二,全身火紅,一道道精緻的,閃爍着絢麗光彩的魔法符文刻滿了這把弓的全身,這就是高級弓箭手所使用的魔弓。

喀麥隆舉起手中這把重達兩百斤的火紅色魔弓,沉重的魔弓在他的手中竟然輕若無物,輕輕一劃,頓時空中殘留下一道火紅色的影子,在那昏暗的夜光下顯得如夢似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