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了南瓜鎮,克洛澤等人繼續向東北方前進。堅盾要塞有數千骷髏兵駐守,且這裏人跡罕至,一般也沒人會選擇走這條道路,因此倒是沒有多少變化。

雖然拉娜之前派了人到堅盾要塞想要修繕一番。但過來的工人不管是矮人也好,人類也罷,都無法和如此多的骷髏戰士共處一室。有膽小的甚至當下就扔了工具撒腿就跑。

雖然他們在領地裏也見到過領主大人召喚的那些個柔弱骷髏出來幹活。可堅盾要塞這些骷髏兵卻跟那些肩不能挑,手不能扛的骷髏相去甚遠!這些骷髏不但氣質彪悍,還渾身充滿詭異的殺氣!讓人只是站在旁邊就不寒而慄….

試了幾次無果之後,拉娜也便放棄了修繕要塞這個想法,以至於克洛澤這一行來到堅盾要塞時,這個要塞的外表幾乎沒有任何改變。

骷髏士兵們仍然分列要塞左右,對克洛澤低頭行禮。那詭異的場面讓他身邊跟着的人全都爲之震撼!

第一次見到這些骷髏兵的傑森大呼稀奇!她還想找最厲害的那隻骷髏兵切磋切磋,但卻被戴安娜一把摟住了脖子,威脅到要不咱們兩個切磋切磋?這才讓獸耳娘停止了胡鬧。

一衆人沒有在堅盾要塞過多停留,克洛澤爲了照顧大家的情緒,選擇了立刻通過那裏。

這支部隊最後駐紮在了銀月河以北的丘陵地帶。

暗魔軍們也覺得就算是住在野外,也比住在那陰森恐怖的要塞中強上百倍!即便野外有些冷,他們也認了。

次日中午,克洛澤一行人終於抵達了三岔鎮。他們將在這裏略作休整,補給食物和淡水。

長着小雀斑的旅館少女莫妮卡在看到克洛澤後顯得非常高興。

“哈哈~我的殿下~~您又來了啊~~,這次還帶來這麼多漂亮的姐姐?還是老房間嗎?一直都給您留着呢。”

克洛澤笑着摸了摸這少女的頭髮,並用手指彈給她一枚金幣。

他非常喜歡這位少女的笑容和性格。他覺得對方總是那麼笑眯眯的,似乎從來沒有煩心事兒,說話還是辦事都讓人覺得很舒服,怪不得她的這個旅館能夠在三岔鎮生意如此火爆呢。

夜風斜着眼看着克洛澤,有些悻悻道:“親愛的,看來你走到哪裏都不缺漂亮女孩的喜愛啊…”

克洛澤啊了一聲,苦笑道:“她那是喜歡我的金幣而已!怎麼?我的夜風姐吃醋了?”

夜風伸手到克洛澤的腰間輕輕擰了一下,但表面卻滿是笑容:“是呀~~~親愛的~~妾身吃醋了~~你有什麼意見嗎?”

克洛澤咧着嘴大呼疼疼疼:“沒意見~沒意見!你怎麼也學戴安娜那傢伙稱呼自己爲妾身呢?”

“因爲我只能是妾呀….你那麼大的一個領主,現在又被冊封爲親王,就算自立爲王也是遲早的事….到那時,你必須得娶一位門當戶對的人類公主爲妻….那我可不就是妾嗎?”

克洛澤“啪”的一巴掌拍在了暗精靈的臀部,將後者拍的輕聲驚呼出來。

克洛澤假裝生氣道:“這些是不是也是黛安娜教你的?這傢伙就不能說點好話嗎?今晚她別想吃完飯了!”

此時,正坐在三叉戟旅館頂層上曬太陽的戴安娜忽然打了個噴嚏。

她揉了揉鼻子,歪着腦袋呢喃道:“怎麼可能?我身爲一條黑龍,難道也會感冒嗎?”

她卻不知道,由於自己的多嘴多舌,她這一天的晚餐已經泡湯了。 迷霧之地,銀獅城。

這裏既是銀獅子們的都城,也是萊恩大陸衆多王國裏數一數二的宏偉城市。

此城經歷過兩次擴建,且佔地面積極大!這裏不但商業繁榮人口衆多,而且海陸交通也極爲便利。

由於銀月河以及赤海的存在,銀獅城也可以說是建造在銀月河兩岸的兩座城市融合而成。

當然這與西格連年征戰、勵精圖治、發展經濟的手腕有很大關係。

這位年輕的公爵大人不但戰功卓著,其在政務上的能力也可見一斑。

由於這位銀獅公爵太過出名,以至於他的父親在被人提起時,也總是被冠宇“老獅王”這個綽號。

但實際上西格的父親只有五十歲剛出頭,矍鑠的精神跟長期習武練就的一身肌肉絲毫看不出一絲老態。

之所以他決定讓位給兒子,也是他看出兒子的確能夠帶領銀獅子走向一個新的高度!而他自己,則甘願退居幕後,爲兒子出謀劃策,成爲他身後的助力。

所以他這個老國王現在倒更像是兒子手下的首席宰相。這種窮礦在大陸上來說已經不能用“極爲罕見”形容了,因爲它根本就不曾出現過!銀獅子父子,這絕對是蠍子的粑粑,獨一份兒~~!

由於這次巔峯會談的特殊性和重要性,他們銀獅子必須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全力應對!

因爲這一次會議的目的不用猜也能想得到,根本就是萊恩大陸的幾位大佬看到銀獅子擴張太快,心中起了忌憚之意,這是準備聯手打壓他們了!

西格這幾日已經暫停了邊境的攻勢。他收攏人手返回銀獅城,開始爲即將到來的巔峯會談做着最後的準備。

這些準備當然包括會談的場所,來訪人員的居住地,以及會談內容的流程和接待事宜。

這一套程序準備下來頗爲繁瑣!如果沒有老國王爲他把關,西格還真的有點不耐煩了。

照他的性子很有可能緊閉銀獅城大門,將那些遠道而來的貴客們拒之門外。想要審判我銀獅子?那就先打敗我再說!

這倒不是說西格有多麼的自大無禮,而是他現在就有這個實力!先不說萊恩大陸上此刻軍事力量最強大的三股勢力都距離迷霧之地頗遠。中間不是隔着大雪山,就是隔着數個國家,根本無法對他造成直接的打擊。

就單是銀獅子現在的軍事實力而言,對上哪一個大佬他都完全不落下風!而且他不相信這幾大勢力能夠聯合起來對自己下死手。畢竟開戰的代價太大,所需要準備的東西也太多。

而且那幾大勢力本身互相也都不對付。此時要齊聚銀獅城問責銀獅公爵,也是那位聖城裏的新聖王提議的結果。

蕾貝卡作爲銀獅子未來的王后,此刻已經非常進入自己的角色。

她在幼獅軍以及銀騎中威望已經頗高!衆將士已經將她理所應當的當做了王妃來對待。

而這位性格開朗的少女在跟隨西格習武之後,身體上更多出了一股男子才擁有的英氣!

而另一位總是跟在銀獅子身邊的女人,則是那個雪山族的聖女可可洛麗。

或許是離開大雪山後生活條件的優渥,以及飲食方面的改善。這位聖女的皮膚日漸白皙細膩,一頭長髮充滿光澤。

而經過了這段時間的並肩作戰之後,這位聖女在看向西格的眼神中已經不只是敬畏,更加多了幾分愛慕和崇拜。

蕾貝卡自然將自己這位閨蜜的變化看在眼裏。雖然心裏有些膈應,但她可是一位大氣的女孩~她知道自己的男人是一國之主,不可能只有她一個女人….而且她已經是內定的王后人選,更要顯示出自己的大度與王后風範來。

她並沒有在這件事上過多幹涉,蕾貝卡認爲,如果西格喜歡,就是娶了那位雪山聖女也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那樣只會讓雪山族人更加有一種歸屬感。他們定會對西格更爲賣命的。

只不過…..話雖這麼說,但要讓蕾貝卡親口提出來卻仍有些困難。畢竟有哪個女人是心甘情願跟其他人分享自己丈夫的?



“我的殿下,準備的怎麼樣了?”

蕾貝卡從身後摟住了西格的脖子,而銀獅公爵此時穿着一身華麗的白色印花袍服,頭頂還帶着一頂金冠,看起來既瀟灑又威嚴,顯得貴氣逼人。

他伸手握了握蕾貝卡的手,露出一絲笑容:“放心,這些都是小場面。看來父王急着要將王位傳授於我,也是爲了讓我在接下來的巔峯會談中能夠不受制約,放開手腳和來的那些大佬們掰掰手腕。另外我的王后,這次會議結束之時,就是我正式迎娶你之日!怎麼樣?要不要把科林大嬸提前接過來?”

蕾貝卡的眼中淚光閃閃,似有感動的淚水就要奪眶而出。但她眨了眨眼睛擡起頭,又讓眼淚流進了肚子裏。

“沒關係的,忙正事要緊!先處理好了巔峯會談的相關事宜再去接她也不遲….讓我好好看看我的男人,那個即將要成爲國王的男人!”

蕾貝卡轉到西格的正面,替他整理了一下袍服。之後輕輕的攬住了對方的腰,將臉貼在了西格的胸口上。

銀獅子伸手撫摸着蕾貝卡的頭髮,輕笑道:“怎麼?知道了我們大婚的日期就感動成這樣了?你不要高興的太早~~一旦你正式嫁給我做王后,那麼第一件事就是給我生兒子!生一窩兒子!女兒也要~~!生不出來我可不會放過你的,知道嗎?”

蕾貝卡猛地從西格胸前爭脫開,小粉拳在對方的胸口砸了幾下,皺着鼻子怒道:“你想得美啊!還生一窩?你以爲我是豬嗎?再說了,生不生得了孩子你也有責任,我一個人怎麼生?”

西格笑着一拉蕾貝卡的手,稍稍用力又將她拉回到自己懷裏。

“你敢笑話你的男人不能生?那我現在就給你好看,讓你看看我到底有沒有那個能力!”

西格說着便一個公主抱將蕾貝卡橫着抱了起來。後者驚叫一聲,兩隻小腿在空中亂踢着。

“放我下來!你在做什麼啊?馬上就是你的王位繼承儀式了!你瘋了嗎!?快點放我下來!”

誰知西格嘴上掛着一抹壞笑道:“嘿嘿~~~距離儀式開始還有段時間,而且就算遲一些又怎麼了?讓他們都等着,有什麼事能比我們銀獅子未來繼承人更重要的?我們現在要做的是可比我繼承王位要緊迫多了~!”

“呀~”

蕾貝卡驚叫一聲,已經被西格扔在了牀上。緊跟着銀獅公爵一個“餓獅撲食”,直接撲在了少女的身上。

銀獅城中所有的皇親貴族、實權大臣們,都等待在國王加冕的大廣場上。

此處是銀獅子們歷代國王權力交替的固定場所。

這裏由一處純由白色大理石堆砌的小高臺爲主。在那之上,大片的空地中央是一座由四根石柱支撐而起的石門。石門的下面,就是象徵着舊王讓位、新王登基的純白色玉雕獅子王座!

老獅王梅森·布蘭登面色威嚴的坐在那裏,就等着自己的兒子來接受加冕儀式了。

可眼看吉時就要到了,所有的大臣以及見證人也已經全部到位。可是這主角呢?怎麼還不下來?

就這樣,所有人都杵在廣場上,伸長了腦袋苦苦等待着新王的駕臨。

而他們的新國王….卻已經在臥房中與未來王后進行着傳宗接代的人倫大事。 就在克洛澤休整一天,準備啓程前往銀獅城的時候,銀獅公爵西格布蘭登正式加冕爲國王的消息也已經在整個迷霧之地流傳開來。甚至三岔鎮也已經有人奔走相告。

這可是一件大事!毫無疑問,銀獅子這幾年的風頭在萊恩大陸一時無兩。即便是其他大陸的人也都略有耳聞。

這位年輕的王子不但戰功卓著,開疆拓土!甚至還把困擾銀獅城許多年的雪蠻子收爲己用!這也讓銀獅子的實力達到了一個歷史最頂峯!

迷霧之地的子民們歡呼着,四處奔走相告這一振奮人心的消息!銀獅公爵正式加冕爲銀獅王!將繼續帶領他的子民們,向着頂峯繼續前進!

克洛澤坐在旅館一樓的大廳裏,聽着來往的商人們繪聲繪色地描述着新王登基時的場景,差點驚掉了下巴。

“西格那傢伙….偷偷當上了國王?他居然沒告訴我??”

小領主砸板着嘴兒,心裏忽然有涌起一些酸酸的感覺。

原本他想着自己不管怎樣也已經是親王的頭銜了,和那個銀獅公爵應該不相上下了吧?可這下可好,人家直接就一步登天,提前繼承王位了!而自己呢?菲利普那混蛋纔是新王,自己這個親王的頭銜也算是頂天了吧?

“可惡!又差了那傢伙一頭!”

克洛澤不知何時何地開始,就總喜歡拿自己和西格相比較了。

這次堅持帶夜風過來也是存了這個心思的。


他默不做聲的吃完飯,便急不可耐地催促衆人立刻出發。

等坐上豬車時他纔有些出神,忽然問着一旁的夜風:“親愛的,我如果見到西格那臭小子….不會要稱呼他國王陛下吧?”

夜風微微一愣,她沒有見過銀獅公爵,也只是聽說過。她聽說自家小領主和對方一見如故,關係不錯。但拉娜的種種舉動卻一直在防着那個銀獅公爵。

夜風對於政治不太懂,想了想只說:“應該是吧….不管怎麼說對方都是國王啊,稱呼對方爲國王陛下是最起碼的禮貌吧?”

“可惡…!”

克洛澤咬着牙錘了錘自己的大腿:“如果這樣稱呼他,他肯定要站在高處偷笑了吧?失策!這一次真是失策!”

梅洛伊德掩嘴輕笑了兩聲安慰道:“主人您也不用動氣,回頭您也自立爲王,不就跟他一樣了嗎?您就叫….魔鷹王怎麼樣?”

“嗯….嗯?”

克洛澤眼睛一轉看向了梅洛伊德:“你這個主意不錯!可是….我答應了父王,不和霍爾格的子孫後代刀兵相見….如果我單方面宣佈自立爲王,豈不就等於造反?到那時菲利普那個臭麻子臉不就可以名正言順地對我出兵嗎?雖然我是不怕他拉….可那樣的話….哎!再說吧….”

看到克洛澤對她的一句玩笑話竟如此上心的思來想去,梅洛伊德也不由得笑出了聲。

克洛澤像是反應了過來:“嘿!我說你個臭蜘蛛,你是消遣我呢吧?”

“呵呵呵~~~”

這一次不只梅洛伊德,就連夜風和小麗莎也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好啊!你們竟然敢聯合起來嘲笑你們的領主大人?看我不好好收拾你們三個!”

克洛澤作勢一個餓虎撲食就將三女撲倒!雙手也在她們的腋下來回遊走,癢的三人痛呼求饒,咯咯亂笑,場面一度失控。

而馬車外的人….則只看到車廂一陣搖晃,裏面的嬉笑聲傳出老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