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時白起心中對白家的恨意更是濃郁,殺機無限,一身殺氣從天而起,怒吼一聲:“今日我白起發誓,我爺爺若真被白家所害,定讓白家血流成河,以白家鮮血來祭我爺爺在天之靈。”

“呼呼”

怒吼之後,白起渾身失去力氣一般癱軟下來,雙手撐地,大口喘着粗氣,眼中落下一滴紅色的晶瑩。

此時夜七也鬆了口氣,白起的模樣依舊悲痛,但是從跟前的表現來看應該想清楚了,現在只是悲傷過度,等他慢慢恢復過來應該就沒事了。

同時夜七心中也是不忍,他也理解親人失去的痛苦,但他不能眼睜睜的白起去做無謂的犧牲。

“夜七大哥,我是不是很沒用。”白起一臉苦澀,無力的說道。

“你想多了,只是你還小,再說了人力有時窮,你一個人有怎麼和一個存在萬年的家族相比,所以你不應該自暴自棄,而是想辦法提升實力,組建一個自己的勢力,來對抗你的敵人。”夜七勸解寬慰這白起。

“是啊,夜七大哥說的對,我應該振作起來,要不然如何對得起爺爺啊。”

一邊說着白起一邊抹去眼角的紅色晶瑩,眼神中的仇恨深深的隱藏在眼底,臉上再看不出一絲的憤怒和仇恨,有的只是建議和不屈的決絕,這一刻白起的臉上哪還有一絲稚嫩的樣子。

“這樣纔對嘛,若是你一直處於仇恨中,不僅於事無補還有可能影響修煉,如此我也就放心了。”夜七看着白起的眼神滿是欣慰。

“謝謝夜七大哥的教誨,白起記住了。”白起誠懇、沒有一絲做作的樣子。

“嗯,既然你也想明白了,咱們就繼續吧,爭取早日到達血獄。”

“好的,那麼咱們就出發吧。”

因爲摸清了迷霧的的真實情況,二人一路之上除了速度比較慢,倒是並沒有遇到別的什麼危險。

而且迷霧無形的殺人能力,也並沒有出現在二人身上,當然也很有可能和之前的猜測有關,霧氣中含有毒素,二人卻一直屏息所以並未中毒。

當然二人不會去試驗一下,是否真是這個原因,小心無大礙,沒有危險是最好不過了。

直到白起和夜七進入迷霧區域的第三日,二人周圍的霧氣才漸漸稀薄起來。

“應該就要出去了,出去以後就是血獄的範圍,也是整個邊荒的中心地帶,除了迷霧以後的路就要你自己走了,不是天棄命格的人無法進入的。”


看着身邊的景物與來越清晰,夜七有些不捨的說道。

聽了夜七的話,白起心中充滿了興奮,出口道:“要不夜七大哥就在這迷霧邊緣等着我啊,等到時候咱們在一同回去。”

白起此時的心情明顯不錯。

聽了白起的話,夜七一笑:“算了吧,我還要回去覆命,並且十年後離火殿又到招收弟子的時候了,而這一次弟子選舉就是我和一位師妹。”

說到師妹夜七雙眼猛然亮了起來,聲音有些激動的說道。

‘看來,夜七大哥對他那個師妹有意思啊。’

白起如此想着開口道:“既然如此,咱們就以後再見了。”

一頓繼續:“但是白起仍然要感謝,夜七大哥這些日子的照顧。”

“說哪裏話,就算沒有我,憑你的心智你也不會有危險的。”夜七說着還露出一副慚愧之色。

“夜七大哥說笑了,若是沒有你恐怕我連兇獸區都走不過。”

白起想到之前在兇獸區域的一幕發自內心的說道。

“咦,白起就快出去了,霧氣越來越淡了。”

周圍的景物清晰可見,視野也越來越遠,迷霧外圍的景物依稀可見。

夜七一邊說着加快速度向前面衝去。

白起緊隨跟上。

出了迷霧區,二人眼前一亮,並沒有想象中的那樣血霧瀰漫,血腥殺伐的氣氛,反而一片祥和。


眼前是一個山谷一直延伸向更深處,谷中並沒有太多的樹木。

藍天白雲清晰可見,陽光照耀下,谷中的湖泊波光粼粼,周圍一片鳥語花香景象。

“陽光明媚,空氣清新,沒想到血獄是這個樣子!!”

夜七伸展雙臂,大口呼吸者清新的空氣感慨道。

“只是這真的是血獄麼,真的血獄或許還在更深處。”

白起看着通向遠處的山谷猜測道。

“呃、”

夜七一陣語塞,收回雙臂,右手尷尬的摸了摸鼻尖,沒再出聲。

“嗚,走進山谷真不錯。”

白起收回目光,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樣,好像之前的話並不是他說的一樣。

“….”

夜七無奈的看了白起一眼,跟了上去。

“嗯?”

夜七緩步走進港口的一剎那,身形一頓,彷彿前面一個無形的牆將他擋住一般,身體再難前進一步。

夜七臉上露出一絲苦笑,看來這應該是血獄範圍無疑了,要不然不會白起進的去他卻進不去。

“白起”

聽到夜七的呼聲,白起疑惑的回過頭道:“站那幹什麼進來啊。”


“進不去,這裏應該就是血與外圍,周圍彷彿有一道無形的牆一般,阻止我進去。”

夜七無奈的攤攤手出聲道。

然後接着道:“白起,咱們就在這分別吧,我也趕緊回去覆命。”

“這樣啊…”白起走了回來,神色有些失落。

看到白起這個樣子,夜七欣慰的一笑:“到了這裏,應該就沒什麼危險了,你自己去應該沒什麼問題了。”

“那好吧,既然這樣夜七大哥也找點回去吧。”

“嗯,咱們就在這分別吧,我會在南荒等着你強勢歸來,到時可不要忘了我夜七就好。”

夜七臉上笑容不斷,但是心中也是有些不捨,這些日子和白起的交往,也漸漸認同了白起,並將白起當做了好朋友看待。

“夜七大哥說笑了,沒有夜七大哥的幫助,說不定我現在正在南荒躲避白家的追殺呢。”

白起語氣平靜,對白家的仇恨深深的埋在心底,沒有顯露出來。

“哈哈,白起兄弟太看的起夜七了,這一切都是你的機緣而已,別的不多說了,咱們就此分開吧,希望你早日歸來。”

夜七豪爽的一笑,提出了告別。

“嗯,那麼夜七大哥回去時一路小心。”

“放心吧,沒問題的。倒是你一個人在血獄多多保重。” 白起看着夜七的身影漸漸沒入迷霧中,心中也有些淡淡的失落。

畢竟這些日子,夜七對他的幫助的確很大,心中也認同了這個朋友。

‘夜七大哥謝謝,等出去丁去尋你暢飲一番。’

目送夜七消失的背影默默想着,隨後白起收拾下心情再次走進山谷。

“呼,以後就是一個人了,還真有點不習慣。”

白起嘀咕着,走向那片湖泊。

來到湖泊邊,白起看着湖泊中的有些髒亂的倒影,衣服一扒,直接栽了進去。

“噗通”

湖面濺起一陣水花,白起如同游魚在水中游蕩,清洗着身體。

水中還可以看到一條條各色各樣的魚兒在遊動,彷彿並沒有對白起的加入感到害怕,依舊歡快的遊動嬉鬧着。


一刻鐘後白起清洗乾淨,回到岸邊從扳子空間掏出一件乾淨的衣服換上。

看着湖中的魚兒嘴角掛起一絲笑意,意念一動一杆長槍出現在水中,盯着水中的魚兒,白起長槍刺出,精準的刺中一條細長不知何名的銀色魚兒。

長槍收回,銀魚在槍尖掙扎不已,白起並沒有任何的不忍,自然循環,在白起的眼中它和別的食物一樣,都是用來果腹的。

之後白起尋了些乾柴在湖邊之氣一個簡單的火堆,然後右手一揮,一道火焰將乾柴點燃,將清洗乾淨的銀魚放在火堆上燒烤起來。

淡淡的魚香漸漸傳來,直到魚身上泛起淡淡的焦黃,一層油膩漸漸彌散出來,白起在扳子空間掏出調料,均勻的塗在上面,再次翻滾幾下,拿起噓了幾口氣,便拿在手中大口吃起來。


魚肉入口,滿口魚香,沒有絲毫的油膩感,很快白起就將整條魚吃完,然後回味的舔了舔嘴角,右手摸了摸腹部,一副滿足之色。

“味道真不錯,早知道將夜七大哥留下來吃完再走了。”

白起嘀咕一聲,便起身順着山谷向裏面走去。

白起並沒有施展身法,只是漫步一般的走着。

欣賞着周圍的景色,白起身心一邊輕鬆,這些日子好久沒有這麼放鬆了,一直處在緊張的情緒中,心靈難免會有些疲倦。

放鬆下來的白起,從內到外,一陣舒爽。

順着山谷不斷深入,白起感覺溫度漸漸高了起來,並且風吹過都帶着熱氣。

白起不斷深入,周圍的景物也漸漸荒涼下來,在沒有之前山谷中鳥語花香,一片祥和的氣氛。

並且之前的熱氣也漸漸變成涼風。

對於這樣的落差白起深感迷茫,深入不過幾裏地而已,變化竟然這麼大。

疑惑歸疑惑,白起並沒有停頓,反而速度更快,再沒心情觀察周圍的景物,運轉身法,雙翼展開向着深處飛去。

周圍的景物不斷後退,飛行間的白起感覺自己是走過一條飽含了各個季節的道路,從一開始鳥語花香,到之前熱風吹蕩,在到荒涼蕭瑟,而且隨着更加深入,空氣更加陰冷,呼吸間都會呼出大口的氣息。

白起很懷疑是不是在這裏的時間突然加速了,要不然怎麼會有這個現象。

這時天空突然飄起雪花,周圍的景色突然披上一層白衣,白起飛行的身體上也覆蓋上一層雪花。

圖紋之翼猛的一扇,一層火焰燃起,雪花全部驅散掉,又飛行了片刻,天空已經不再有雪花飄落,但天氣依然寒冷。

滿地冰霜蔓延至山谷盡頭,而當白起雙目望向盡頭石壁的時候,雙眼一縮心中泛起了滔滔駭浪。

石壁高約十丈,寬有四丈,整體血紅,當心神集中看上去的時候,石壁上的血紅竟如同同血液一樣,緩緩流動。

並且流動的血紅彷彿吸人心神一般,白起只是看了一眼就感覺一陣恍惚,趕緊收回心神,只是用肉眼來看又變成原本的石壁,毫無異狀。

白起好奇只下便伸出右手向着石壁抹去,可是當手放上去的時候,白起的右手竟然直接陷入其中,並且裏面傳來淡淡的涼意,如同實在冷水之中。

‘難道這塊石壁就是血獄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