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爺希望,希望你們能成婚。”

《陰婚不散:獨寵小懶妻》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老爺子看朱明保持沉默,繼續了他的話語。

“婚後對外界保密,這樣誰也不耽誤誰,倆人只是名譽上的夫妻不履行夫妻的責任,對外你仍是單身明主,她還是少女大學生,期限嗎,暫定爲三個月,要是集團業務有明顯的改善那就延長時間。”

老爺子邊說着邊留意孫子的一舉一動。

朱明默然無聲,沉思起事情的利弊,就那麼站了幾分鐘他也沒找到答案。

“我再想想吧,我先去忙搬家的事兒了。”朱明邁着沉重的步伐離開了老爺子的臥室。

難道真要履行Plan_B?老爺子的眼神很認真,說明老爺子不是在和他開玩笑!

他真要取熊貓女?取一個這麼極品的女人,有這必要嗎?

朱明在回家路上接到了友誼百貨確定了關門日的消息。

這已經是朱家關閉的第二個產業鏈了,現在地產業務也面臨着危機,百貨大樓套現的錢可能也頂不住多少時間,融資困難,地產要是崩潰那他們整個朱家都玩完了。

朱氏企業危機四伏,他該怎麼辦?

他不能讓整個集團死在他的手裏!

死馬當活馬醫也不是不行,何況三個月的隱婚也沒有什麼不妥,只要能救得了朱家一切都不是問題。

朱明立即掉了頭返回了別墅,把好不容易下的決定傳達給了老爺子。

“老爺子,孟晨曦那邊我來搞定,您就好好養病吧。”

留下簡略的話語乾脆的轉身離開了。

老爺子看着孫子的背影很是欣慰,不僅輕而易舉的說服了孫子,孫子還主動攔下說服小姑娘的重任,事情竟是意想不到的順利,看樣子他們朱家是真有救了。

老爺子打開窗戶擡頭看樓上的窗戶,緊閉的窗戶嚴實地關了起來,。

其實他第一眼看見那姑娘時,真心覺得很好,他一直相信自己的獨到的眼光,看人從不會看錯,這回他也堅信自己不會錯!

一夜沒睡好的晨曦,帶着臃腫的眼睛下了樓,想了一夜她決定今天請一天假去看看父母親。

好端端的家就那麼被別人收走,是個人都受不了,何況對於母親,她還得承受弟弟帶給她的背叛,一邊憎恨弟弟,一邊還得爲他擔心,母親的心肯定傷的傷痕累累。

雖然父親會照顧母親,可一想到老兩口要住在那不到十平米的隔間她還是放心不下,這一次的打擊對於她們家來說宛如晴天霹靂,她必須馬上去看父母親。

老爺子看着瘦小的身影連早點都不吃離開,越夾越擔心,這姑娘肯定有什麼事,要不不會這麼魂不守舍,這王祕也真是到現在還沒消息。

老爺子撥通了王祕電話,王祕說了些聽不懂的話語,看樣子還沒完全查清楚,也是才這麼幾個時辰也難爲他了。

老爺子吩咐王祕回來把查到的情況一同告知朱明,以後的事情一切聽朱明的吩咐,他這邊只要定期彙報情況就好了。

電話也打完了,該安排的都安排完了,老爺子感到渾身疲憊,回臥室就躺了下來。有生之年他爲了朱家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就看他們倆人的造化了。

《陰婚不散:獨寵小懶妻》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晨曦回到了小窩,發現門竟然是鎖着的。爸媽人呢?她爲了來這裏還特意打了車,可這倆人一大早去了哪裏?

晨曦見父母親都不在家,急忙撥打了父親的電話。這才知道,天剛亮老兩口就出去找舅舅了。

這舅舅簡直要害死她母親,母親身體本來就虛弱,能經得起這麼折騰嗎?

晨曦按着老爸給的地址去尋找父母親。

當看到母親蒼白的嘴角,她的心裏更不是個滋味兒。

父親從懷裏拿出了幾張毛爺爺放到她的手裏。

“爸媽,還有點存款,你拿着,出門在外,身上不能沒有錢。”

是啊,這來回打車,她身上就剩下幾塊錢,怎麼回別墅都是個問題,既然父母親有存款那就收下好了,這個時間不是推來推去的時候。

晨曦手握着錢帶着擔憂的眼神望了望母親,可母親始終看都沒看她一眼,母親的眼神一直定格在窗外,此時此刻母親的心裏應該全是舅舅的事兒吧。

望着窗外的母親猛然起身朝着門口衝了出去,父親和晨曦一下懵了。

這是怎麼了?母親像得了失心病似的,晨曦和父親急忙也跟了過去。

母親拽住陌生男人的胳膊,接着跟人道歉。

找弟弟心切的母親,她以爲剛纔那人是她的弟弟嗎?她是怕弟弟出什麼意外是嗎?

一想到折磨母親的舅舅,晨曦就特想揍舅舅一頓,他要不是她的舅舅幾年前就動手了,如今管他是舅舅還是誰,讓母親成了這模樣,她孟晨曦絕不原諒他。

父親摟着母親往回走,剛沒走幾步母親的電話響了起來。

母親像失神者似的,慌張地掏出了手機。

晨曦看着母親這樣心裏生疼生疼,有個這樣的弟弟還不如沒有!

母親的臉色逐漸變得蒼白,蒼白的如一張白紙,晨曦的心也跟着揪了起來。

只聽見母親不停地說,“好,好,知道了,千萬別傷害他,馬上,馬上準備錢,馬上。”

妖妻難當 母親的雙手哆嗦着,依着父親勉強站立。

“媽,出什麼事兒啦,怎麼了?”

“你舅舅他,他被綁架了,他爲了還債去賭博,欠了二十萬,二十萬,他們說見不到錢就…”母親埋進父親的胸膛歇斯底里地痛哭了起來。

“沒事,沒事,不就二十萬嗎,人沒事就好了,咱去贖人,不哭了。”父親拍着母親的肩膀安慰道。

晨曦看着這一幕眼角不知不覺間溼潤了。

這時候父親竟然能說出這樣的話語,他一生的血汗錢要全部搭在不懂事的人身上,他竟然這麼輕鬆的說出這樣的一句話,晨曦更是對父親刮目相看。

母親淚流滿面的對着父親,重複了無數個‘對不起’。

是啊,他和她的弟弟又有什麼關係,凱凱只是她的弟弟而已又不是他的兄弟,讓這種胸襟的老公要和她一同承受這樣的苦難,她真的於心不忍。可凱凱是她唯一的弟弟,她不能見死不救…她能做的只能用下半輩子來報答他了。

看着這一幕,晨曦的心好沉好重,這樣的噩夢什麼時候是盡頭,先是她們的房子,後是父母親的存款,在後面…晨曦想都不敢想,實在是太恐怖了。

這舅舅的存在如腐蝕劑,慢慢地吞沒她們一家,晨曦真希望舅舅重新回監獄,這樣她們幸福美滿的家庭纔不會被打擾。

“媽,咱報警吧。”

“不行,你姥姥臨終前再三囑咐過,決不能讓你舅舅有個萬一,何況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咱只要把你弟弟的債還了就沒事了。”

晨曦想,舅舅沒事了,您和爸沒事嗎?她知道這一時刻說這些都沒用,母親的心已堅決,什麼理論都說服不了了,與其爭論不如想想以後的事兒。

《陰婚不散:獨寵小懶妻》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等到晨曦回到別墅時,天色又一次黑了。

漆黑的天空下,晨曦獨自一人挨着鐵門蹲了下來,她不想帶着這樣的臉色走進那個陌生的僱主家,屋子裏的人和一切都是那麼的陌生。

她的手腳開始凍了起來,冷風唰唰地地肆虐着全身,可她的心很亂,很累,真的不想進去。

晨曦真的不知道進去怎麼面對那幾個人,她實在笑不出來,更無力說出一句話。

扮演若無其事的模樣太累了…

一想到舅舅的事就渾身起雞皮疙瘩,她們家以後怎麼辦?父母親那僅剩不多的存款要真全部用來贖舅舅,那她們家就真的傾家蕩產了!父母親已年老,不能一直住那間隔間房,可她們家如今窮的叮噹響…

還有那腐蝕劑舅舅,他存在一天她家肯定不會安寧,不知他還會弄出什麼事故折磨母親,她一定得想辦法阻止他,不能讓她再傷害母親,母親的身子骨本來就不好,她必須阻止他。

可怎麼樣才能阻止舅舅?晨曦越想越頭痛。

她一手抱緊雙膝,一手扶着腦門,就那麼傻傻的蹲在那裏,被凍僵的身子哆嗦了起來,沒有找到答案沒有靜下心的她始終就那麼蹲了下去。

驟然間,傳來汽車引擎的聲響,隨後一速光打在了她的身上,晨曦用手掌擋住了眼睛,那道光線照在眼睛上很是刺眼。

只見高大的身姿從車上走了下來,站立在她的面前擋住了光線,晨曦眯着眼擡頭,映入眼眶的卻是混球的那張俊臉。

“還不起。”

低沉冰冷的聲音弄得她更覺得寒冷,晨曦扶着膝蓋試着起身,可早已變麻的雙腿一點力氣都使不上,一下向側面倒了過去。

“哎呦。”晨曦發出輕微的疼痛聲。

那高大的身子蹲了下來,一把把她抱了起來,那動作實在是太迅速,還沒反應過來的她只在那裏眨眼睛。

直到他把她放進車裏她纔開了口,“喂,你幹嘛呀!”晨曦本能性的捂着前胸膽戰心驚的望着坐在身旁的混球。

某男一句話也不說,啓動了汽車。

某男的視線突然定格在她的身上,那眼神,看着都叫人害怕,晨曦感到身上的汗毛一個個都豎了起來。

“某男你到底是神馬意思,別這麼看我好不好。”晨曦在心裏自我嘀咕。

只見某男的身體突然向她靠了過來,晨曦嚇得急忙低下了頭閉上了眼睛。

他要幹什麼?

晨曦慌亂的心早已攪成糊狀,完全失去了理智,他的氣息就在她的耳邊,她忘記了呼吸,緊張的不知所措。

某男拉過安全帶給她扣上,晨曦這才知道他只是給她寄安全帶,自己真是太自作多情了,每次都想到少兒不宜的場面去,糊塗透了,難道自己的頭腦也被凍僵了?

朱明要是看到了她的表情不得多取笑她,晨曦那張冰凍的臉一下變得紅彤彤。

汽車在無人的街道馳聘了起來,窗外只傳來呼呼地風聲。

晨曦不知道某男爲什麼把她抱進車裏,更不知道他這是要帶她去哪裏?

《陰婚不散:獨寵小懶妻》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大晚上的,臭混球帶着她瞎折騰什麼,他有那麼閒嗎?

時間慢慢流逝,晨曦越覺得氣氛不對,雜亂無比的心實在想不出某男的舉動裏蘊含的意思。如您已閱讀到此章節,請移步到

不知過了多久,燈火明瞭的城市景觀逐漸出現在她的視野裏,這應該是向着市區方向開的吧,他這是要帶她回市裏嗎?

可到了分岔口,汽車拐了一個彎,隨後的道路越來越窄,人煙也稀疏了起來,這到底是去哪裏?本來就沒有方向感的晨曦根本不知道自己身處何方。

惡狼殿下獨寵我 汽車又一次拐了個彎,拐進一條幽靜的道路,道路兩邊稀稀拉拉豎立着小矮樓,每一個建築都長得都不一樣,燈光打在建築物上,更顯得別具一格。

看着像是別墅區,可他帶着她來這裏幹什麼?

眼前出現一個清雅的建築,前面只有一扇門,沒有道路,那就是這裏了。

秀氣的鐵門自動打開,汽車駛進以後又自動關上,真是先進。

晨曦還沒回過神呢,汽車就停住了。

“喂,我要回家,你拉我來這兒幹什麼嘛?”

某男默不作聲,下車給她開了車門。晨曦恍恍惚惚的下了車,四處觀望。

突然她的手腕被某男的手掌擒住,就那麼硬拉了過去。

“我ka…”晨曦特想說我kao,可最後還是沒說出靠字。

“喂,你在幹什麼?快鬆開我的手,快,鬆開!”

“你放不放手,快放開啊!”

晨曦一路鬧騰,可力氣根本抵不過某男,折騰來折騰去她還是被某男拉近了屋裏。

某男把她摁在方形餐桌的一邊,走向對面的桌子。

晨曦看他扭過了身急忙向着門口跑了出去。

某男特淡定的坐在椅子上不急不慢的開了口。

“這裏屬於明山腳下,晚上各種野性動物會出沒,你要不想成爲它們的晚餐就安靜的做回位子,和我共進晚餐。”

朱明喝了口杯裏的熱茶,接着說道。

“我要是你,就不出去了,放着美食爲什麼要給野獸當一頓餐,你說呢?”

晨曦手握着門把停在原地,耳邊忽然傳來野貓的叫聲,屬鼠的她最怕貓了,何況是野貓,聽說野貓吃肉的,她可不想當動物的飯飯。

晨曦站在門口徘徊間,她的鼻子嗅到了烤牛肉的香味兒,好香啊,凍了一夜,餓了一夜,這香味兒簡直在考驗她的底線,晨曦抿了抿嘴鬆開了門把,極不情願地坐回了位子。

美味可口的烤牛排端了上來,晨曦脫下外套就開始大吃了起來。

朱明看着某女大吃大喝的樣子,一下雷倒,是女人嘛?好像他見過的女人都是小口小口的細嚼慢嚥。這熊貓女倒好,特不客氣的捲起袖子大口大口的狼吞虎嚥,她身上怎麼一點都找不到女人的身影,這樣亂來的女人他真要取她爲妻嗎?

朱明注目着對面的女人抿了口紅酒。

話說,她剛那愁眉苦臉的模樣去哪兒了?一見肉就都忘了是嗎,真是一隻食肉女!

晨曦實在是餓過頭了,舅舅的事兒弄得一家人都沒好好吃飯,下午又趕路更沒吃上晚飯,何況這眼前的牛排簡直不是一般的美味,她可平生第一次吃到這麼嫩這麼甜口的牛排。

事歸事,人嗎還是別和吃的過不去了,有吃的時候就好好品嚐,其他的飯後再想也不晚。 晨曦吃完甜點,拿起紅酒喝了起來,本來就很渴,那小碗茶根本就不解渴。

加上吃了那麼多,更是渴的不行,晨曦一下把整杯酒都喝進了肚子裏。

這是酒嗎,這麼好喝,記得小時候喝過父親杯裏的二鍋頭,那個難喝啊,可這一杯紅色的液體不僅色澤好看口感也不賴,她好想再喝一杯。

站在一旁的男士好像聽到她的需求似的又給她倒了一杯。

養奴成妃 晨曦點頭謝過後一口一口又給全喝掉了。

吃飽了喝足了,晨曦摸着肚子向後坐了坐,依着椅子背舒適的坐了下來。

身旁的男士又給她倒了一杯,原來不是聽到了她的需求,這是他的工作。晨曦覺得好飽決定歇一歇再喝。

沒過半分鐘端菜的男士又把一個碟子放在了她的面前。

還有啊? 腹黑寶寶失憶萌媽 甜點都上了後面還有什麼?晨曦移開椅子揹帶着好奇心打開了碗蓋,只見裏面躺着一個紅心盒子,盒子裏有顆閃亮的大鑽戒!

戒指?晨曦一頭霧水,擡頭看對面的混球。

“帶上吧!”冰冷無情的聲音迴盪在空間裏。

“啊?”晨曦愣了愣。

“快帶上。”

“啊?”晨曦看着戒指瞪大了眼眸。

“嫁給我你不樂意?”

“啊?”晨曦整個人都傻掉了。

“你不會說別的詞!”

晨曦眨了眨眼愣了好一會兒纔回過了神。

奶奶個腿兒的,你丫玩我啊!晨曦不理對面的混球咕咚咕咚把杯裏的紅酒喝了下去。

“明天就去登記!”

帶着命令語調的聲響刺激了她的耳膜,晨曦差點沒噴出口中的紅酒。

“大叔,沒搞錯吧!”

朱明的臉一下拉黑,又這個詞‘大叔’,他有那麼老嗎?她是怕他忘記舊仇是嗎?朱明強忍着憤怒起了身。

“好好休息,明一早就去民政局。”

“要去你自己去,我不去!”晨曦看都不看他一眼,拿起了酒杯,發現杯子空蕩蕩,這才發現身邊空無一人。

晨曦特淡定的站了起來給自己倒了杯酒,再把杯子裏的液體一飲而盡。

朱明想,讓你這食肉女嫁給他,她還不樂意啦,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幾斤幾兩!這筆生意要不是有足夠大的吸引力,他纔不幹。

取一個踢他命根,搶他被子,咬他肉的女人,他已經夠寬宏大量了,這女人敬酒不吃吃罰酒,非要惹他!

朱明走進她,擡起她的下巴對她發出了警告,“女人,最後一次問你,嫁還是不嫁!”

晨曦發現混球的臉一下變了兩個,頓時看不清他的臉。

這混球這會兒還要找她尋樂,玩什麼不好,非玩求婚的遊戲,哪有人開這種玩笑,這人也太無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