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你怎麼會和風清揚一塊過來?還有朗星和幾張生面孔,莫非,你的第一猛將已經歸位,要和朗星一戰?」

雨帝目光也在蕭讓和關山玄機身上轉,不過最後還是停留在關山玄機身上。

「沒錯,我麾下第一猛將,便是這位,關山玄機。」

雪山伸手一指關山玄機。

「哈哈,雪山,現在五公子的第一猛將全部聚齊,有好戲看了。」

雨帝看起來很高興。

「雨帝,我知道你身旁那位是好戰狂人,要不要讓他先和關山玄機切磋切磋?」

風清揚施施然走了過來,笑意盈盈的說道。

「風清揚,你還是那麼虛偽,你明知道我不會這麼做才過來相讓的,對吧?」

雨帝似笑非笑的看著風清揚。

「哈哈,雨帝,真性情,我喜歡!那就讓我們好好看一場龍爭虎鬥吧!」

虛偽之臉被拆穿,風清揚也不臉紅,哈哈一笑,什麼都沒發生。

「關山玄機,請!」

早就按捺不住的朗星向關山玄機一招手,率先飛入了上古棋盤。

「雪山公子,看我怎麼敗他!」

關山玄機臉上浮現出自信的笑容來,也飛入了上古棋盤。

「快看,有人進入上古棋盤了,那是···那是朗星!」

「居然是風清揚麾下第一猛將,這下有熱鬧看了。」

「朗星的對手是誰,怎麼那麼陌生,從未見過?」

「那人是和雪山公子一塊來的,定然是雪山公子麾下第一猛將!」

「看起來其貌不揚啊,他能是朗星的對手?」

「既然能做雪山公子的第一猛將,手底下肯定不俗。」

「······」

朗星和關山玄機出現在上古棋盤,聚集在棋盤外的那些人都興奮了,睜大了眼睛看著棋盤內。

雖然不知道關山玄機是何方神聖,但是朗星,那可是名動上清的超級強者啊!

這一戰,萬眾矚目。

「關山玄機,敗你,只需十招!」

懸浮在上古棋盤中,朗星伸手指著關山玄機,自信無比的說道。

「朗星,現在大話說太早,待會可是會丟人的。」

關山玄機冷哼一聲。

「大話?不,我這已經是保守了,若非看在雪山公子如此看中你,一個聞所未聞的無名之輩,我都不屑於與之交手!」

朗星冷哼一聲,將自己的武兵祭了出來。

他的武兵很奇特,竟然就是兩顆星星。

這兩顆星星,每一顆都有簸箕那麼大,一黑一白,分別散發出烏黑、乳白之光,懸浮在朗星身前。

「東皇鍾!」


關山玄機也不敢託大,將東皇鍾祭了出來,懸浮在頭頂。

「原來你也是奇門,那就讓我們看看,到底誰的奇門更厲害!湮滅!」

朗星口中吐出一道冰冷的聲音來,黑星烏光大盛,射出一道漆黑的光柱,滾滾的死亡氣息無邊無際的散發而出,向著關山玄機無情的轟過去。

「雕蟲小技!」

關山玄機口中一聲輕吒,東皇鐘上射出一道土黃色光芒,打在了漆黑的星光上。

轟!

整片世界都震動了起來,恐怖的氣息流轉不息,一黑一黃兩道光芒似那雙龍奪珠,不分伯仲,一塊消散在空中。

「能夠被雪山公子選為第一猛將的,果然不是常人!」

朗星眸中精光一閃,關山玄機輕而易舉的化解掉自己的第一擊,讓他看到了關山玄機的實力。

「湮滅。」

朗星左手在空中結了一個複雜的印記,右手往關山玄機身上一指,黑星上烏光大盛,照耀的整個棋盤都黑了下來。

道道烏光流轉不息,不過卻沒有攻擊關山玄機,而是向著朗星身上匯聚而去。

隨著黑星上的烏光不停的往朗星身上彙集,他右手前方,一根漆黑的巨大手指正在的形成,眨眼的功夫,一個長達十丈的巨指便橫亘在了虛空之上。

嗖!

十丈巨指碾壓虛空,向著關玄機轟隆隆碾去。

「來得好!」

關山玄機口中贊一個好字,手掌在東皇鐘上猛然一拍。

咚!

一聲悠遠的鐘聲響起,東皇鐘上,黃氣立即劇烈的翻騰起來,竟然也在空中形成一個黃氣大手。

嗖!

黃氣大手小山一樣,向著朗星拍了過去。

轟隆隆!

漆黑巨指在黃氣大手面前,只僵持了一瞬便潰散開來,黃氣大手顏色稍微暗淡一些,繼續向著朗星拍去。

「天河!」

朗星口中又吐出一道清冷的聲音來,白星也開始星光大盛,耀眼無比,乳白色的光芒匹練一樣而出,一條天河出現在虛空。

轟隆隆!

天河將黃氣大手當場斬斷。

嗖!

之後,天河化作一條驚天神龍,以無可匹敵的王者姿態,向著關山玄機游去。

咚!

咚!

關山玄機手掌在東皇鐘上以複雜的手法拍打幾下,悠揚的鐘聲響徹天際,響在所有人心中。


一個巨大的「卍」字從東皇鐘上飛出,散發著金黃色的光芒,比天上的烈日都要耀眼。

轟!轟!轟!

「卍」字在不停的轟擊天河。

天河那氣吞山河的步法立即受阻,宛如陷入了一個無形的牢籠一樣,停滯在了虛空。

「滅!」

朗星黑髮亂舞,眸子中星光閃耀,口中一聲大吼,白星登時又亮三分,乳白色的光芒瀑布一樣,不停的往空中瀉下。

嘩啦啦!


一天驚天長河,在空中汩汩流淌,天河中蘊含了恐怖無比的力量,要將這一方天地絞碎。<

。 「你沒事就好,這個陳鋒,沒想到。。。。」

輕塵看了看陳鋒的死狀,只覺得這樣死便宜他了,這個陳鋒估計害死過不過少年的性命。

「是啊,這陳鋒太可惡了,爹爹,你不知道,這陳鋒竟是喜歡男人啊,幸好我聰明,沒喝他的茶,不然。。。。」

七七以為爹爹怪罪她下手太重,立馬一臉委屈的說著陳鋒的惡事。

聽到這個,輕塵也是皺起了眉毛,他還以為沒有下藥這種事情呢,原來還是有的,是七七警覺沒有喝罷了。

想到這個,輕塵也是惡狠狠的看了一眼陳鋒,若是此時有時間,他一定讓他碎屍萬段。

「對不起,七七,讓你受驚了。」

看了看七七,雖然她表現的很無所謂,看起來也沒吃虧,輕塵還是抱歉一句,直接走到陳鋒跟前。

看了看四周,輕塵直接拖著陳鋒的屍體就往一旁的床邊走去。

「爹爹,你幹嘛跟我說對不起?咦,你要讓他放床底下嗎?」

七七狐疑一句,不明白爹爹為什麼道歉,不過話題很快就移開了。

「嗯,我們時間不多了,若是他們發現陳鋒的死,怕是會知道混進來了姦細,倒是作戰計劃又要改變。」

「而且,我們也不一定能逃出去,所以現在,陳鋒的死,必須先瞞著。」

輕塵說話的功夫,已經把那屍體給拖到了床底下去。

床上的床單很長,耷拉在最下面,正好擋著,根本看不到下面有人。

「可是,我們現在怎麼辦啊,陳鋒一直不出現也會起疑的。」

七七看了看四周,有些捉急。

這時,外面忽然又闖進來一個人來,嚇得七七和輕塵渾身戒備,正準備要出擊。

「是我。」

一個熟悉的聲音立馬阻止了他們,七七定眼一看,立馬驚住了。

「九叔叔!」

來人正是沐北冥,他風塵僕僕的,表情有些不好看。

他來了有一陣了,剛才在外面聽到那些小兵的議論聲,臉色都黑了。

看到七七沒事,也還沒放鬆下來,黑著臉走過來。

「屍體呢?」

七七咂舌,難道九叔叔早就在外面了,竟然還知道屍體。。。。

「九叔叔,你什麼時候來的,你不是該在河內城嗎?」

七七不明白,九叔叔就算來找她,也應該去皇城啊,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我剛到,聽到外面的議論。」

沐北冥回答一句,已經察覺到了陳鋒的位置,輕輕走了過去。

「啊?你剛到,就聽到議論,怎麼就知道陳鋒被我。。。。」

「你不會吃虧,更何況,你的能力我清楚。」

不等七七說完,沐北冥立馬回答了一句,已經看向了床底。



輕塵暗嘆還是沐北冥了解七七,這個男人身上有股自然而然的霸氣,哪怕現在他是他的岳父,他都無法讓他當成一個普通的女婿來看待。

「北冥,你來的正好,聽七七說你易容術很好。」

輕塵也走了過去,似乎早有想法,這想法跟沐北冥不謀而合。

而且他已經立馬行動了。 「太厲害了,不愧是朗星!」

「換做是我,怕是直接秒殺啊。」

「雪山公子的第一猛將,竟然可以和朗星勢均力敵,太不可思議了!」

「有什麼不可思議的,這根本就是意料中的事情,如果那人沒有朗星一樣的實力,又怎麼會被雪山公子選為第一猛將?」

「······」

上古棋盤的戰鬥才進行了幾個回合,但是所有人都已經沸騰了,均是一眨不眨的死死盯著虛空中的兩人。

這場大戰太精彩了,戰鬥的兩人,其強大程度震驚了每一個人。

「雪山老弟,難怪你遲遲不肯選出第一猛將,一直在等關山玄機,他的確非同小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