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狼眼神有些神迷,它真的沒有想到小狐狸竟有八條尾巴,每一條尾巴都那麼好看,不像它,只有一條尾巴,拖著的尾巴!

雪狼瞅了一眼自己身後的尾巴,想要學小狐狸,把尾巴彎在半空中晃,晃出漂亮的弧度,它的尾巴剛豎起來,晃了兩下,自己都感覺到丑,又垂了下去。

狼和狐狸的區別怎麼就這麼大呢?

小狐狸把身上的灰塵抖乾淨,瞅了雪狼一眼,見它在晃尾巴,小狐狸也是醉了,小狐狸把掉在地上的龍珠,用爪子推到雪狼面前,對小雪狼做了一個把爪子放在龍珠上的動作。

雪狼似乎看懂了,抬起狼爪,放在了龍珠上。

小狐狸眼睛眨也不眨的看著地上的龍珠,顏色開始發生變化了。

小狐狸心中一陣興奮。

赤色很快就變成了黃色……

雪狼驚奇的看著會變色的「水晶球」,忽然裂開呀笑了,狼嘴笑起來還是有幾分滑稽,但更像薩摩,只是,那尖銳的犬齒,可比薩摩兇狠多了。

黃色變成綠色……

雪狼也不知道哪根經搭錯了,狼爪忽然鬆開了「水晶球」,它叼起「水晶球」就往外跑。

小狐狸被雪狼的舉動嚇了一跳,那隻雪狼找死啊?它居然用嘴叼著龍珠?萬一龍珠把它嘴炸了怎麼辦?

重生蜜戀:影后嬌妻任性寵 ,飛快的追了出去。

「吱吱吱……」蕭顧,你給老娘站住,你不能這樣,你的狼嘴會被炸掉的。

雪狼彷彿沒聽到小狐狸的聲音,它飛快的跑著,似乎要帶小狐狸去什麼地方。

上官燕兒正好路過,看到一隻渾身雪白的狼出沒在攝政王府,嚇的臉色都白了,她知道攝政王府有獸圈,裡面養了很多野獸,但那些野獸不會亂跑出來啊!

「救命啊!有狼!」

雪狼壓根就不理會上官燕兒,它飛快的跑向獸圈。

上官燕兒沒跑幾步,腳不知被什麼絆了一下,臉朝地的摔了一個狗啃泥,險些砸到追來的小狐狸。

小狐狸緊急剎爪,雪白的身子往後斜著,八條蓬鬆的大尾緊張的豎起,渾身毛髮也豎了起來,那雙黑溜溜的狐狸眼仿若受到不小的驚嚇,瞪的老大。

小狐狸心中很是不滿,這個女人真是夠了,紫衣兩次用鳳凌然的軀體傷她,這女人竟還能在攝政王府住的下去?

她不得不說,上官燕兒的臉皮也真夠厚的。

「啊……狼……」

上官燕兒爬起來的時候,忽然看到眼前白乎乎,毛絨絨的獸,大腦還沒來得及分辨,就驚恐的尖叫,慌忙的撿起絆倒她的木棍,對著小狐狸的腦袋砸去。

小狐狸渾身打了一個冷顫,爪子一動,紫色的光芒飛去,砸來的木棍陡然變了方向,上官燕兒感覺到一股力量,忽然襲來,手中的木棍不再是朝著那隻「雪狼」打去,而是反了過來,對著她的腦袋……

上官燕兒驚恐的瞪大眼睛,雙手緊緊的捏著木棍,想要阻止木棍詭異的反擊。

忽然,身後一疼,木棍砸在她額頭上,她呼疼的慘叫聲,撕心裂肺。

上官燕兒感覺自己被什麼咬住,她轉頭一看,看到一頭雪白的狼咬著她的大腿,那雙綠幽幽的狼眼極為滲人,就好像和她有仇似的,想要把她身上的肉一塊一塊的撕咬下來。

「快來人啊……救命啊……這裡有兩頭狼。」

上官燕兒喊叫的聲音都在顫抖,眼睛里浮起水霧,她怕極了,生怕自己腿上的肉會成為白狼口中的食物,她雙手顫抖的捏著木棍,忽然狠狠的打在白狼背上。

這一切發生的太突然。

小狐狸的眼睛一直看著雪狼咬住上官燕兒的地方,再往上一點點就是屁股,小狐狸心中正替雪狼噁心的時候,沒想到上官燕兒竟然對雪狼下了狠手。

雪狼很倔強,咬住上官燕兒就不放,這個世上,它最最在意的就是小狐狸,這個可惡的女人竟敢傷害小狐狸,不可饒恕。

木棍用力的落在它的背上,雪狼也沒有鬆開上官燕兒,反而越咬越緊,鮮血很快就滲出了她身後的羅裙,上官燕兒的臉色也愈發白了,她發狠似的,不停的用力打著咬住她的雪狼,就連攝政王府的侍衛過來,她也沒有發現。

小狐狸爪子凝光的時候,看到好幾個侍衛跑了過來,若是它這時候對上官燕兒出手,這些侍衛恐怕會發現,因為快要大婚的緣故,鳳凌然這次留在攝政王府中的侍衛,武功都是極好的。

小狐狸收斂了紫光,忽然彈跳起來,朝上官燕兒撲去。

上官燕兒感覺到眼前忽然飛來兇猛的白光,她只好停下木棍,這時,小狐狸已經撲倒了上官燕兒的懷中,鋒利的爪子劃過上官燕兒的臉,它撲在她的懷中,張開狐狸嘴,一口咬在上官燕兒的胸口。

殺豬似的慘叫震耳欲聾。

幾名侍衛過來,看到上官燕兒被一隻雪狼和一隻小狐狸咬,再看一眼,這兩隻咬的地方……實在讓人尷尬和臉紅。

幾名侍衛對上官燕兒都沒什麼好感,雖說上官燕兒是老神醫的女弟子,但這有什麼了不起?上官燕兒能在攝政王府遇到危機的時候,不顧自己的性命,臨危不亂的救大家於危難之中嗎?

蕭兮能做到,蕭兮曾做過的事情,他們這些侍衛,乃至整個攝政王府的下人,沒有不敬佩和感激的。上官燕兒和蕭兮不對盤,其實,她早就成了大家心裡都討厭的人。

更何況,上官燕兒在攝政王府欺負了給蕭兮送首飾的丫鬟,可謂一舉成名,全府知。大家也都更厭惡上官燕兒,巴不得她早點滾出攝政王府。

「你們這幾個死人,還不快來幫我把這兩隻畜生趕走?」上官燕兒胸口和大腿疼的鑽心,終於看到了過來的侍衛,眼中的淚珠不停的落下,她雙手揪住小狐狸背上雪白的毛髮,想要把它扯掉,可一扯,她胸口疼的更厲害,上官燕兒淚水掉的更凶。

上官燕兒不敢再用力的扯小狐狸,她很怕胸口真的被這畜生掉下來一塊肉,女子若是一胸塌陷,那就真正的難看死了。

上官燕兒的指甲陷入小狐狸的毛髮之中,心中發狠,她一定不會饒了這兩隻可惡的畜牲,她要把它們剝皮拆骨,剁成肉醬。

幾名侍衛武功極高,這種人,都是有血性的男子,見上官燕兒處於劣勢,不求著他們幫忙也就算了,還出口罵他們死人,誰願意救這種嘴賤的女子?

「既然上官姑娘叫死人幫忙,我們這些活人就走吧!」


一個侍衛開口,另外幾個侍衛紛紛點頭,沒人願意幫上官燕兒。

上官燕兒差點被氣的吐血,在這個攝政王府,蕭兮那個賤人欺負她,丫鬟也欺負她,現在連畜生都欺負她,這些鳳哥哥的看府狗也不把她放在眼裡。

她好恨啊!

「你們敢走,等鳳哥哥回來,我就告訴鳳哥哥,這兩隻畜生是你們放出來咬我的。」

幾名侍衛剛轉身,聽到上官燕兒誣陷的話,他們頓足,臉色一陣鐵青。

「上官姑娘,你這樣扭曲是非,未免太不道德了。」

上官燕兒疼的齜牙咧嘴,眼中淚珠子不停的往下掉:「我是被你們逼的。」

如果他們不這麼狗眼看人,不見死不救,她會被逼成這樣嗎?

好一個被他們逼的……

幾個侍衛互看了一眼,捏了捏鐵拳,只能去幫上官燕兒。

一個侍衛伸手去抓小狐狸的時候,忽然發現這隻小狐狸蓬鬆的尾巴極大,就好像好幾條尾巴貼在一起,更奇特的是,這隻小雪狐的額心,居然有一個鮮紅的花瓣印記,不媚不嬌,看一眼便再也難以忘記,又仿若是它特殊的記號。

小狐狸的嘴邊沾著鮮血,它漆黑的眼睛閃過嫌棄,上官燕兒的血真是難聞,若不是為了救蕭顧,請它咬上官燕兒的胸,它也不咬。

侍衛把小狐狸從上官燕兒胸口抱了下來,此時,上官燕兒胸口的衣服已經被咬破,有些凌亂的微敞,但這麼一個讓人厭惡的毒女,就算敞著衣裳給侍衛看,他也不會看。

「啊……我的腿,我的腿……」

雪狼一旦咬住誰,必會撕下一塊肉。

就如曾經,它還是一隻弱小的呆萌狼,只要有人欺負它的小狐狸,小雪狼就會不顧生死的咬掉她的肉。

雪狼長大了,它豈有放過上官燕兒的道理?

上官燕兒慘叫的嗓音有些撕裂,太疼了,她從小到大都沒有這麼受過什麼傷,更別提現在遭遇的慘況。

大腿血流如注,上官燕兒驚恐的睜大眼睛,整個身子都在止不住的顫抖。

忽然。

一道身影極快的飛來,在她穴道上點了兩下,大腿上的血慢慢止住,他又急忙從懷中拿出丹藥,塞了一顆進上官燕兒的嘴裡。

丹藥入口即化,上官燕兒看到來人,她微微愣了一下,模糊的眼睛滾下淚水:「万俟哥哥,你終於來了,燕兒差點以為自己會死掉。」 方野連斬四人,一股股浩大的氣運之力快速向他匯聚了過來,這四人的氣運之力都有五六丈,被方野的氣運令牌吸收了一半,令牌上的氣運之力顯示到了三十丈,排名也一下子到了十二名。

另外,亦有著十丈大小的氣運之力融入到方野體內,快速轉化成他的修為。

方野感覺自己體內的水之大道碎片日趨圓滿,要不了多久就可以突破到皇主境界,但是考慮到自己最近一段時間中的修為提升的太快,就算氣運之力沒有絲毫的副作用,恐怕也會出現根基不穩的跡象。

由於這個原因,方野將體內的氣運之力不再向著水之大道碎片上面轉化,而是轉化到了火之大道上面。

方野剛剛開始轉化氣運之力,就感覺自己體內的火之大道在快速的匯聚,除了氣運之力以外,方野清晰地察覺到自己體內還有另外一股力量正在不斷的衍生出火之大道,來源正是紫心聖火!

紫心聖火是兩種天地異火融合的產物,在以往的時候,方野為了保證體內大道之力的純粹性,並沒有在火之大道上面進行嘗試。

如今突然嘗試,紫心聖火倒是給了他一個驚喜,他感悟起火之大道來比水之大道的進展更快!再加上氣運之力的協助,簡直如虎添翼,進展神速!

在方野體內,火之大道碎片與水之大道碎片相疊,水之大道碎片即將飽和。火之大道碎片已經衍生出了五分之一。

方野身上戰意更濃,望向彌陀的目光中充滿了火熱。彌陀身上的氣運之力約莫有著二十丈左右,只要將這股氣運之力汲取過來。他體內的火之大道碎片還能夠再次衍生出五分之一。

火燦星系四人接連被斬,徹底激發了彌陀的怒火,彌陀雙目噴火,頭頂高懸漆黑色寶輪,右手緊握滴血石斧,左手擎著硃紅色大盾,腳踏一柄火焰神劍。身周浮現出一層火焰戰甲,帶著一股撼天動地的威勢,強勢的沖向方野。

彌陀的一身神裝著實足夠豪華。全都是四品神器,那柄石斧更是一件四品巔峰神器。更主要的是,這些寶物全都是彌陀的本命神兵!

方野都不得不暗自感嘆彌陀身上的寶物之多,能夠分心淬鍊如此多的本命神兵。而且還全部都淬鍊到了四品神器的行列。不得不說,彌陀也是有大機緣的人。

面對彌陀的攻擊,方野戰意愈加高昂,揮動手中的逆鱗天刀迎擊了過去。


「轟!」

逆鱗天刀與滴血石斧碰撞在一起,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聲,虛空震顫,能量翻湧。

「不自量力!」彌陀冷哼一聲,黑色寶輪、火焰神劍一起出手。朝著方野攻殺了過去。

方野眸子中殺芒迸濺,頭頂刷的一下衝出一座古樸神鼎。周身翻滾著火紅色的神紋,強勢霸道的朝著彌陀鎮殺而下。

山河鼎!

「轟隆隆!」

震天巨響傳出,黑色寶輪和火焰神劍快速退走,上面威能盡失。

山河鼎乃是地心息壤所煉製,雖說受限於煉製者的能力所限,只煉製成了四品巔峰神器,但是山河鼎中蘊含著一種神秘異火,讓山河鼎的威能足以和五品神器相媲美。

方野突兀的施展出山河鼎,一下子就將彌陀壓在了下風,讓場內外的觀戰者都非常驚訝。

「這種異火……」彌陀臉色凝重,感覺到山河鼎中還隱藏著一種天地異火,但卻無法猜測出這到底是什麼異火。

不等彌陀作出其他反應,方野的眉心中陡然衝出一道無形刀意,瞬間沖入到了彌陀的眉心識海之中。

「啊……」

彌陀頓時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聲,身形出現了片刻的停滯。

方野在見識到彌陀的肉身之力之後,就想到了對付彌陀的手段。在方野看來,彌陀的肉身之力強悍,神魂之力相對就會弱一些,廢掉彌陀的那件神魂類的神兵之後,直接就發動了神魂攻擊。

這一切都在方野的預料之中,見到這種機會,自然不會放過,山河鼎的頂蓋大開,爆發出一股強勢的吞噬力,將彌陀強勢的吞入其中,赤紅色的火焰翻滾,將彌陀包裹其中。

「赤霄神火!」從山河鼎中傳出一道驚怒交加的聲音。

浩然星辰台上,許多皇主都在關注著方野和彌陀之戰,聽到這個聲音之後,有不少人都霍然站起,目光火熱的望著光陵世界中的方野。

赤霄神火,四十九種天地異火之中排名第七,在洪荒天界所有異火之中排名第二,蘊含著焚天煮海之威,價值難以估量!而現在,這種神火居然出現在了方野身上,讓浩然星辰台上的許多皇主都怦然心動。

別說那些皇主了,就算是那五尊大帝,目光中也都有些精光閃現,死亡帝君和魔靈帝君的目光中更是有著殺意浮動,心中對方野已經動了殺機。

「想不到這小子居然有赤霄神火在身,真不明白他是如何收服這種霸道火焰的,這小子到底還隱藏著多少底牌?不管怎麼說,這樣一來,前往那個地方的希望就更大了。可惜,他的赤霄神火暴露了出來,不知道有多少人會打他的主意,哎……」古滅遙遙望著光陵世界中的方野,暗自感慨。

方野不清楚自己的赤霄神火已經引動了眾人的殺機,就算知道他也不在乎,將山河鼎中的赤霄神火的威力完全發揮了出來,瘋狂的煉化著山河鼎中的彌陀。

彌陀手段盡出,在山河鼎中的赤霄神火的包裹下苦苦支撐,周圍的那幾件神兵都暗淡無光,堅持不了多久的樣子。

「我的玄兵寒霜火你可以拿去,放我一條生路!」彌陀臉上掛滿了絕望的神色,咬牙向著方野求饒。

方野面色不變,冷漠的道:「現在才想著求饒,太遲了!」

彌陀剛剛對方野和秦雲冠起了殺機,若是方野打不過他,現在恐怕都已經被彌陀滅殺了。在這種情況下,方野自然不會放過他。

彌陀臉上浮現出猙獰狠厲的神色,冷厲的道:「放了我,否則我自爆,你什麼也得不到!」

方野嘴角上揚,嘲諷道:「在我的山河鼎之中,你還想著自爆?就算你自爆了,天地異火也不會隨著你的死亡而消失,反而還會變得更加純粹,省得我再費力氣將你在玄兵寒霜火上留下的烙印抹除掉了。」

彌陀羞怒交加,終究還是捨不得自爆,頻頻施展秘法,衝擊著山河鼎中的世界壁壘,想要從山河鼎中打出來。

但是,他又豈能打破山河鼎的防禦?

一炷香之後,彌陀發出最後一道絕望的慘叫聲,在赤霄神火之中被熔煉成了灰燼。

一股浩大的氣運之力落在方野身上,半數被氣運令吸收,半數融入他體內,方野清晰地感覺到,體內火之大道的大道碎片覆蓋到了全身五分之二的程度,修為愈加深厚。


吸收著這股氣運之力以後,方野的排名終於達到了第十名,殺入到了前十強!

那五件兵器和玄兵寒霜火全都留在了山河鼎之中,玄兵寒霜火,是一種非常奇特的火焰,紅的妖嬈,火苗猶如一道道冰霜紋理,又恍若刀一個個鋒一般,散發著凌厲而冰冷的氣機。

赤霄神火像是聞到了腥味的貓一般,不等方野控制,就瘋狂的朝著玄兵寒霜火撲擊了過去,一下子將玄兵寒霜火包裹在內,開始強行吞噬。

方野看的嘴角直抽搐,玄兵寒霜火可是地火榜上排名五十六的火焰,比他身上的紫心聖火還要強悍,這赤霄神火直接就要吞噬掉。雖說這會讓赤霄神火擁有玄兵寒霜火的特性,多少還是讓他有些心疼。


要知道,現在方野還未能完全掌握這種赤霄神火,不敢將這種霸道的火焰收入體內,只能暫時寄存在山河鼎之中,只等著突破到皇主境界之後再行收服。

換句話說,他本來可以直接將玄兵寒霜火與紫心聖火融合在一起的,現在卻被赤霄神火給吞噬了,暫時無法使用了。

玄兵寒霜火劇烈掙扎著,卻無濟於事,很快就被赤霄神火完全吞噬,赤霄神火的氣息稍有改變,紅的妖嬈,透發出的氣息冰冷而凌厲,將玄兵寒霜火的特性完全繼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