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你說你遭人下毒!馬上派人徹查!並找城內所有大夫,給你檢查身體。」雲鎮江聽說雲崢中毒,反應非常劇烈。

雲崢安撫道:「六爺爺,不用擔心。您不知道,吃了靈果之後,我體質變得十分特殊。任何毒素都不能傷害我,還能為我所用,助我修鍊。這件事,最好不要聲張。我懷疑並不是我一個人中毒,下毒人的目標可能是整個雲家。六爺爺,說不定你現在也中毒了。」

雲鎮江眉頭一皺,暗自內視,運轉真氣心訣。不一會,他疑惑說道:「我並沒有感覺到中毒,身體良好,真氣輕盈。也不像是中毒的跡象。」

雲崢思量一下,道:「您再仔細深刻的感知一下。」 雲鎮江調動真氣,遊走全身各處。包括體內最細微的經脈,也不放過。

忽然,雲鎮江身體猛烈顫抖,然後直接癱倒在地上。

雲崢大驚,衝上前扶起他,問道:「六爺爺,您怎麼了?」

雲鎮江表情痛苦,說道:「在一些微末的筋脈中,潛伏著某種毒素。我觸發它之後,立刻真氣逆流,身體不受控制。好霸道的毒性,只不過一丁點,就有這樣強的效果。」

雲崢握住雲鎮江的手,說道:「六爺爺,我將真氣渡進你的體內,試試能不能吸收毒性。你不要反抗。」

「別,毒性……」

雲鎮江還沒說完,雲崢就將真氣輸入他體內。此時雲鎮江的真氣失控,無法抗拒雲崢真氣。雲崢的真氣在雲鎮江經脈中遊走,同時他以意念控制造化烘爐,遇到毒素就吸收。

不一會,雲崢真氣走遍雲鎮江全身。所有的毒素都被吸走。雲鎮江恢復行動能力。

「雲崢,你真的沒事嗎?」

雲崢表示沒事,雲鎮江心中卻震驚無比。不光是因為雲崢可以吸收毒素。雲崢真氣進入他體內,他可以清楚的感覺到雲崢真氣的強度。

「雲崢的真氣,比我都不弱了。甚至在精純程度,猶在我之上。他到底是如何修鍊的!」

雲鎮江心中暗道,他已經被震驚的無話可說。

雲崢臉色變的非常難看,沉聲說道:「真的被我說中了。這次下毒事件,是針對我們雲家所有人。」

雲鎮江想到這一層,也是臉色大變。

「糟糕,如果雲家子弟都中毒了。 情謀 ,所有人都真氣逆流,我們雲家豈不要任人宰割!」

光是想想那種場面,都覺得不寒而慄。下毒之人,歹毒非常。這毒簡直惡毒到極點。

雲崢道:「還好我能吸收毒素。只要把所有人體內的毒素吸出來,並找到毒源就好了。」

雲鎮江慶幸道:「好在有你,及時發現。不然後果不可想象。不過,那毒進入你體內,真的沒事嗎?」

「您可以買點砒|霜給我試試。事情緊急,我們不要耽擱了。趕快為其他人驅毒。」

兩人找到大長老,給他說明了情況。大長老自然驚訝,還有些懷疑。 甜寵契約:惡魔總裁套路深 ,被雲崢治好,他才相信。

「雲崢啊,你真是我雲家的福星。」大長老感嘆道。

「再把其他人都叫來,一起驅毒。」

接下來,二長老,三長老,五長老。一個接一個,讓雲崢吸走體內毒素。

「要不要把老四叫來?」一番驚嘆之後,大長老雲威遠開口說道。

沉默了一會,雲崢道:「還是先幫族長吧,等族長決定。」

於是,眾人來到族長閉關的地方。將事情說出,族長開始也不信,直到真氣逆流失去控制,他才驚慌起來。

雲崢幫族長吸走體內毒物,發現族長真氣活躍,經脈鬆弛,真氣充沛厚重。顯然,族長很快就能沖開經脈。

等雲崢吸走毒素,族長驚嘆說道:「雲崢,你的真氣好強大。不比我的弱!你的真氣走過我的經脈之後,我覺得瓶頸更加鬆動,這次一定能突破。」


這可是意外之喜。眾人沒想到,雲崢的真氣還有這種效果。他們望著雲崢的眼神,已經超多了喜愛,還有一些敬重。

「老四,就別先通知了。等這件事結束后,再和他好好聊聊吧!」

關於四長老,族長不想通知他。

「這事,九成九是楊劉周三家乾的。因為有雲崢,我們才得以識破他們的奸計,並解決中毒之厄。不過,他們並不知道,我們知道了他們的陰謀,還解了毒。如此一來,我們正好將計就計,引三大家族入瓮。」

「甚好!解毒之事,要最儘力的保密。所有雲家子弟,只有通過考驗,才能讓雲崢解毒。」

「同時,秘密將老幼婦孺送出去,免得戰鬥發生,殃及魚池。」

諸位長老,你一言我一句,立刻制定出一個反擊計劃。

族長說道:「此事你們和雲崢安排。我要繼續閉關,爭取戰鬥發生之前,突破罡氣境界。」

「正該如此!」

於是,長老們找來他們完全信任的雲家子弟,讓雲崢幫他們驅毒。

雲崢一刻不停,全力運轉真氣。爭取在戰鬥爆發之前,把所有人的毒都吸收。那些雲家子弟,終於見識到雲崢真氣的強大。很多人直接受益,因雲崢真氣走過經脈,直接開始突破起來。

第一個突破的是那雲滄,直接貫通二十脈,進入凝氣巔峰。

這簡直就是一場大突破。那些對雲家忠心的子弟,很多都直接貫通了一脈。沒有突破的,也實力增長,很快也會突破。

眾多長老們,激動的不知道該說什麼。雲崢對雲家的貢獻,使雲家都無法報答他。他不僅自己天賦超絕實力高強,還能帶動所有人一起突破。這種能力,讓雲家不把他當成寶都不行。

「雲崢,你也累了。休息一下吧,明天再繼續。」六長老心疼的勸雲崢。

雲崢搖頭,道:「吸收毒素,對我的修鍊也有幫組。我不累,還想吸收更多。繼續吧。對了,讓大家不要吃東西。所有的飯菜都要先拿過來,讓我嘗一下。」

其實,這點毒素對雲崢一點用處都沒有。他只是想再戰鬥爆發前,多救一個。那樣雲家就多一個戰鬥力。

不一會,眾人的飯菜送來,雲崢一一品嘗。這一嘗不要緊,所有的飯菜食物里,竟然都有毒。

「太奇怪了。食材是從不同地方買的。做飯的過程,我全程關注著。根本沒人有機會下毒。為什麼還是有毒?」大長老雲威遠很疑惑。

雲崢也很疑惑,他苦思冥想,忽然腦中靈光一現,驚呼道:「水!」

眾人經他這麼一提醒,也立刻反映過來。


「對啊,這毒來自水源。不論做什麼飯菜,都離不開水。我們雲家所有人,都吃一口井。毒源一定來自那口井。」

有人去取井裡的水,雲崢喝了一口,果然有毒。而且毒性比所有飯菜都猛烈。

「這口井,在我們家族內部,並且有人日夜把手,是誰在裡面下的毒?」雲威遠還是疑惑不解。

雲崢心中有了計較,卻沒有當眾說出來。

雲鎮江道:「通知人把井封起來,不要再用井裡的水了。」


「不要!」雲崢立刻反對。 「不要打草驚蛇。如果封住了井,躲在暗處的人就會知道,我們發現中毒的事情。這樣一來,就不能起到出奇制勝的效果了。」

雲鎮江點點頭,認同雲崢的話。

雲崢又道:「再找一位善於隱蔽的高手,潛伏在水井旁。日夜守候,看看到底是誰在下毒。我覺得,這毒的分量還是不夠,下毒的人一定還會在出手。同時,以後大家不要亂吃東西。吃飯之前,都要讓我先嘗一下。」

「說的不錯,我這就安排。這裡的事情,就交給雲崢了。雲崢,辛苦你了。」幾位長老走出去。

雲崢繼續幫人吸收毒素,整整奮戰一天,才幫所有值得信任的人,全部祛除毒素。此時,天已經黑了。雲崢在眾人的護衛下,回到自己小院。

小院之中,站立著以為亭亭玉立的美人兒。月光之下,她如仙子下凡,全身披著月光,光輝的耀眼。

美人兒真是雲煙,她看到雲崢,露出一個動人的笑容。剎那間,如同百花齊放,美不勝收。

「雲崢哥,你幹嘛去了,害人家等了你一整天?」

雲崢一拍額頭,他真是忙過頭了,居然把雲煙忘了。

「煙兒,到我房間里來。」

兩人來到雲崢房間,雲崢指著床道:「煙兒,坐好。」

此時,雲崢已經不再睡硬板床了。床鋪都是名貴絲綢,很精美舒服。

雲煙眼睛睜的大大的,驚訝道:「雲崢哥,我們是兄妹呀。你想幹什麼?況且我還小,不能做壞事!」

雲崢滿臉黑線,他確定雲煙是在逗他玩。

「滿腦子都是什麼呀,小丫頭。」

雲崢立刻搶上去,一把按住雲煙,讓她坐在床上。然後,雲崢將真氣輸入,開始為雲煙驅毒。

雲煙驚呼道:「雲崢哥,你再不放手我就叫人了。」

「別動,」雲崢呵斥她,「我給你驅毒。」

「哈哈,好癢啊……」

不一會,雲煙體內毒素清除。雲崢將下毒的是告訴她。雲煙驚叫道:「天哪,太恐怖了。雲崢哥,毒素都進入你體內了,真的沒事嗎?」

「我不會逞能的。沒事,放心吧。」

「那太爺爺和小萌豈不是也中毒了。雲崢哥,你也幫他們一起驅毒吧。」

雲崢點頭道:「這是自然的。」

二人來到老者的小院,先幫小萌驅毒,然後告訴她,一定要保密。

接著,雲崢將事情告訴雲煙的太爺爺。

「你還有這樣的體質?那好,你來給我驅毒。」

雲崢將真氣輸入老者體內,發現老者的經脈如大江大河一般寬廣。並且,他全身所有的經脈,都暢通無阻。

老者的經脈,堅韌如金剛。雲崢的真氣堪稱雄厚,可進入老者經脈之後,彷彿是小蚯蚓進入大江中一樣。雲崢心中驚駭莫名,難以相信,有人的經脈,能如此強大。那麼在這樣經脈中流動的真氣,又該多強了?絕對不比奔騰的江河弱吧!


雲崢真氣在老者經脈中遊走,進入細小微妙的經脈,吸收毒素。所謂細小微妙,是對於老者主經脈來說。他的微末經脈,比雲崢的主經脈都要寬廣。

靈氣境果然不愧為絕世之稱!靈氣境的高手,簡直強大的超乎想象。

雲崢壓住心中震撼,專心為老者驅毒。他真氣走過所有經脈,竟有些累了。要知道,雲崢吸收那麼多人的毒素,都沒覺得累。只吸收老者一人的,竟有累的感覺。

好在,毒素差不多都吸收乾淨了。雲崢的真氣,漫無目的的尋找殘餘毒素。忽然進入了老者的丹田之內。

那是怎樣壯闊的丹田!

雲崢心中被深深的震撼了。通過真氣的感知,雲崢彷彿看到了老者的丹田。那是一種,如同仰望星空的浩瀚無盡。那是一種,眺望大海的波瀾壯闊。

拿雲崢的丹田來比較,老者的丹田是無盡大海,雲崢的丹田是小水窪!

同時,雲崢還在老者丹田內,發現一個特殊的東西。那是一團看上去十分猙獰可怖的黑氣,它盤踞在老者丹田內,不停的變換形態。像是一頭兇狠的惡龍。

雲崢的真氣,一進入老者的丹田,那惡龍彷彿受了刺激一樣,立刻活躍起來。它猛的變換形態,極速的撲上雲崢的真氣。

「不好!」老者大吼,「誰讓你把真氣探入丹田的。快收回!」

本能的,雲崢也覺得那個惡龍不是好東西。他立刻收回自己的真氣,可是卻晚了一步。那惡龍直接撲上雲崢的真氣,然後兇狠的纏繞住雲崢的真氣。

雲崢立刻覺得,自己的真氣像是被污染了。變得不再純真,屬性發生了改變,並且逐漸失去對真氣的控制。

老者驚叫道:「快斬斷這一縷真氣,不要讓腐靈污真之毒,進入你的身體。」

雲崢這才發現,那惡龍如跗骨之俎,纏繞上自己的真氣之後,順著真氣往自己體內鑽。惡龍沿著真氣運動,凡是被惡龍經過的地方,真氣都會被污染。然後轉化成惡龍的能量,使它越來越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