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呵呵,真是個奇怪的名字呢!”王子晴想了想道:“好了,你們放開我未來相公,怎麼能這麼對他呢!”

王子晴說完,兩名大漢連忙放開風柳。風柳爬起來,拍了拍身上並不存在的灰塵道:“我還有事,就先行離開了啊,多謝姑娘款待,咳,你的茶味道不錯,雖然我不懂茶!”風柳說着就朝外邊走去了。

“你等等,你真不願娶我?”

風柳像是沒有聽到王子晴的話,徑直走出閣樓,朝北放進發!


閣樓中,那中年與身邊幾名手下對視一眼,幾名手下點頭離去。老者笑呵呵的說道:“小姐,這小子不識擡舉,過兩天再拋一次繡球就是了!”

“幫我查查這傢伙哪裏來的!”王子晴對身邊的中年說道。中間領命離去,王子晴坐在桌旁狠狠道:“零?哼,我會找到你的!”

風柳離開後不久,幾名大漢有意無意的遠遠跟着,很快,風柳走進一條小街,幾名大漢快速的圍了上來。正是閣樓裏的那幾名壯漢。

風柳目光一凜,看向幾名大漢:“怎麼?你們小姐不死心?我說大哥,我真的不喜歡你們家小姐,請各位大哥回去稟報你們小姐,說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見面不相識!他日有緣自會相見,告辭!”風柳說完,風魔法加持在雙腳,以無與倫比的速度跳上房頂。

“砰!”一道身影閃過,長腿鞭子一般的朝風柳抽來,風柳瞳孔一縮,瞬間擡手,雙臂交叉擋住抽來的腿,發出沉悶的響聲。風柳以比來時更快的速度朝地面轟去。

一瞬間而已,風流調整身體,雙腳穩穩的踏在地上。下一刻,風柳朝旁邊一躍,一個驢打滾躲過地面凸起的兩根土刺!

“呵呵,小兄弟,不願入贅我王家,那麼殺了李家的公子,我們王家總要給個交代纔是!”房頂上,哪中年男子笑呵呵的說道。言外之意,你入贅我王家,我王家保你。但你若不願,那隻能拿下送給李家了。

“講不講道理?”風柳氣急:“我幫你家小姐弄死了一煩人的追求者,你們如此對我?”風柳真真切切的看到王子晴眼中的厭惡,雖然對於那個什麼李公子咄咄逼人也很惱怒,但這時候不能說。

“呵呵,別說是我們家小姐沒有說話。”那中年男子依舊笑呵呵的說道:“就算是我們家小姐開口了,讓你幫忙殺死李公子,但你不從我家小姐願。那隻能讓你去,擺平李家人的憤怒了!”

“你們家小姐讓你來的?”風柳盯着那中年男子問道。

“不,不是!”那中間臉色陡然轉冷:“是我讓你死!”中年男子說完,跳下房頂,猛然間朝風柳衝來,速度之快讓人咂舌,過程中手中不知何時套上兩隻鐵爪,朝風柳抓來。

風柳絲毫不敢大意,摘下背後的長矛,猛的發力一個後跳,同時長矛朝中年刺去。中間瞳孔一縮,左手一鋼爪撥開風柳的矛鋒,右手徑直朝風柳抓去。

風柳猛地轉動腰身,以男子的撥力完成一個旋轉,長矛轉過一個全,掃向中年男子。但,風柳鬧鐘警鈴突然敲響,不敢絲毫猶豫,放棄攻擊後跳一步,連續左右兩個閃身,躲過地面刺來的土刺。

“嗖嗖..呼呼!”

風刃與火球齊聚,朝風柳飛速轟來。風柳甩動長矛,將火球披散,但另一個火球猛地在風柳身上炸開,與此同時那中年男子的鋼爪抓在風柳身上!

“嘿!”風柳輕笑一聲,已左手捏住中年男子的手腕,一道風刃猛的從手中射出。叮噹當…鋼爪落在地上,還有中間人的右手掌。風柳已魔法盾頂住魔球的同時抓住了中間男子抓來的手腕,並已手發出風刃零距離斬掉了中年的手掌。

中年人一呆,隨後發出一陣嚎叫!幾位大漢也是連忙看的一愣,發現並沒看到中年人抓死風柳,反倒是風柳斬掉了中年的手腕。反差之大讓幾名大漢難以接受。

一愣神的功夫,風柳卻全力的把長矛甩了一圈,矛尖甩出無形的風刃,將牆壁切割!風柳快速的竄上房頂,朝北方急速跑去。風柳跳上房頂的一瞬間,他剛纔站的地方形成一小股旋風,下一秒便形成了龍捲風般的風刃在肆虐,肆虐!

幾名大漢以及中間人目呲欲裂,瘋了一般的朝外面跑去,幾名大漢還好有魔法盾的支撐,但中年卻是一名武者,身體不斷被風刃切割,慢慢變得血肉模糊,旋風停下了, 幾名大漢與那中年人全部血肉模糊,身上沒有任何致命傷,但卻活活被剝了層皮,血淋淋的像是幾個血人!

而旋風停下時,風柳已一口氣竄出了北城門外,但他不敢做絲毫停留。幾名大漢與那中年並非高手,但依舊不是風柳現在可以對付的,他們之所以吃虧是因爲不知道風柳是個魔法師!看他揹着長矛以爲他是一名武者,於是便吃了虧,險死還生!

“嘿!”風柳回頭看了一眼,嘿嘿一笑。頭也不回的朝北跑去,直到再也看不到仁昌郡了,這才放緩速度,慢慢悠悠的走着,叼着根野草,哪裏有一點魔法師的樣子?根本就像個痞子。

“話說,那個什麼王子晴也是個美人啊,如果能跟她…喜結連理共度良宵,哪怕是做個露水..咳,哪怕是能一親芳澤,那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啊…只可惜,我是無福消受啦,我是個正經人,家裏已有嬌妻,不知道小可怎麼樣了呢…”風柳叼着草,晃晃悠悠的走着,想着與那個王子晴…叼着草的嘴巴也沒閒着,嘟囔道:“雖然家裏有小可了,不過想來…家裏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啊…”

“我想找一個女朋友…成爲最好的炮… …友…”風柳顯得心情不錯,很快便唱起了家裏老頭子經常哼的曲兒:“搖擺..搖擺…”

“嘿嘿,兄弟,兄弟!”

“唔?”風柳停下轉過身看去,一勁裝大漢正招着手扯着嗓子喊着“嘿,兄弟,等一下,等一下!”風柳怪異的看了看這大漢,兩米一二的身高,黝黑的皮膚,壯的跟頭野熊似得。

“唔,你叫我?”待大漢走近,風柳指着自己的鼻子問道。

“對,兄弟,這意思去哪啊?結個伴啊?”野熊般的男子嘿嘿笑着說道。

“哦,我去魔獸山脈,你要一起嗎?”風柳淡淡的說道。

大漢眼睛一亮,深處蒲扇大的巴掌道:“俺叫野熊,高階武者,嘿嘿…***魔獸山脈,去弄死幾個魔獸內核。”

“唔!”風柳點點頭,身手在大漢鋪上大的巴掌上拍了一下道:“我叫零,去魔獸山脈找個老頭子!”

“嘿嘿…”野熊嘿嘿笑着,拔出背上的一把大砍刀,足足有一米七八長:“確認一下兄弟實力,不然俺也不敢隨便帶着你進魔獸山脈,那地方可危險了。”

“唔!”風柳也是點點頭,摘下手中的長矛:“你說的有道理,不能帶個累贅進去,不然說不定我也會被你害死的!”

“吼!”野熊一聲爆吼,大砍刀帶着呼呼風聲就朝着風柳招呼了。風流也絲毫不敢大意,畢竟對方是高階武者,自己猜初階魔法師而已。扭動腰身,丈八無名砰的與大砍刀撞擊在一起。


“好!”狗熊絲毫不在意已經震破的虎口,倫着大砍刀全力朝風柳砍去。風柳對於狗熊的實力也有了一點譜,不再留力,全力揮動長矛與大砍刀碰撞在一起。

“砰!”的一聲,兩把武器相撞在一起,嘭的一聲,野熊飛出去兩三米遠砸在地上。

“俺咧娘類,大哥你咋恁大了勁啊。看你身材嫩小,竟然比俺了力氣還大咧!”狗熊麻溜的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收起大砍刀咧着大嘴笑着說完,拍拍屁股,沒事兒人一樣。

“唔,嘿嘿!天生神力,威武霸氣!”風柳慢慢的收起長矛,一點都不覺得害臊的說道。

“俺咧娘類!大哥,俺跟你你混。到魔獸山脈嘍,咱倆能多弄死點魔獸,就能多賺點錢類!”黑熊摸着腦袋,憨厚的笑着。

“呵呵,走吧!到時候魔獸內核都是你的!”風柳笑着無所謂的說道。

“真咧啊大哥!好,好,嘿嘿嘿…”黑熊憨厚的笑着跟着風柳繼續往前走了:“大哥,咱怎慢得走到啥時候啊!咱跑吧?”

“不急不急,咱們就這樣慢慢走就行了,不過咱們的趕緊走到村莊或者城鎮有人的地方再說,你知道怎麼走嗎?”風柳慢悠悠的說着,不知道什麼時候嘴裏又叼起了一根野草。

“好咧大哥,交給俺吧,你跟上俺了速度!”野熊說完,咚咚的像個大狗熊似得就朝左前方一點跑去了:“大哥,能跟上俺不?就這個方向,天黑前咱們就能到了”野熊說着朝後瞅了瞅,卻猛的嚇的一個趔趄,差點栽倒地上。“俺咧娘類,大哥你咋跑也跑怎快啊?”

風柳叼着根野草,很是輕鬆的跟着野熊,一邊跑一邊哼着歌,一點吃力的感覺都沒有! 第五十九章 不吃霸王餐

三泉鎮,寧靜的月色籠罩,但大街小巷的卻熱鬧非凡。仔細看去,大多是穿着魔法袍的魔法師,或者是揹負着武器的強壯武者。

鎮口,一個野熊般的大漢,身邊站着略顯消瘦的男子。野熊喘着粗氣道:“大,大哥!這,這就是三泉鎮了,今晚咱們真的要在這裏休息?俺,俺來過這裏,住宿老貴了!”

“野熊,走走走,帶你吃東西去!吃完好好睡一覺,明天還得趕路呢,瞧你那熊樣,還沒跑兩步呢,挽着腰膀子喘粗氣,給你弄倆熊腰子補補!”那略顯消瘦的男子拍拍樂鐵塔般的野熊說道。

來人正是野熊以及風柳,兩人一路狂奔,總算是來到了野熊口中的三泉鎮。


“走吧野熊,就這家了!”風柳擡頭,看了看門頭掛着的旗子上面寫着酒字,招呼一聲野熊就邁步走進去了。

“大,大哥…這家….”野熊黑這臉想說這家店老黑了,但看風柳已經坐下翹着二郎腿,拍着桌子喊小二了,只好邁起兩條大長腿,也跟着進去了。

“野熊,你怎麼苦着張臉啊?吃飯了還不開心?”風柳看着黑着臉進來的野熊,不解的問道。

“大哥…這家店…老…”野熊看着已經招呼來店小二點菜的風柳,生生把那個黑字嚥了回去,黑着臉坐着看風柳點菜。

“給我來二斤酒,二斤牛肉……”風柳點完菜,揮揮手讓店小二卻準備了,末了就補充了句:“等會兒,再給我來二斤熊腰子,只要熊腰子啊,其他的不要。”

青陵台 。風柳這才吊兒郎當的晃着二郎腿,看向依舊黑着臉的野熊,不滿的道:“野熊,你想幹什麼呢這是?不想吃了是不是 ,黑着個臉幹什麼?”

“大哥,這家店老黑了,咱們,有錢嗎?”野熊一看風柳總算有時間聽自己說話了,連忙利索的說了一遍,嘴口從來沒這麼順溜過。

“唔,我身上帶錢了,足夠了!我剛纔點的也沒多少,不知道夠不夠咱倆吃啊,你不知道,我這人是個吃貨,特別能吃,一會兒要是吃不飽了你可別怪大哥我啊!不是大哥不請你,是你自己不想吃的!”風柳苦口婆心地說着,野熊卻是一個字也沒聽進去,只聽到風柳說他帶夠錢了。

野熊一拍桌子,大吼一聲:“小二,二十斤熊腰子、一頭烤乳豬、十斤好酒!趕緊的!”

“呃…”風柳目瞪口呆的看着野熊,半天才喃喃道:“好吧…”

店家速度還是很快的,不一會兒桌子上已經擺的慢慢的,中間架着一頭烤乳豬。風柳給自己倒了一碗酒:“來來來,野熊,咱倆喝一個!”說完,咕咚咕咚的一飲而盡。

野熊也不含糊,蒲扇大的巴掌抓起一攤子酒就是一通灌。“呃…好吧…”風柳扁扁嘴接着道:“你說你來過這裏,這裏什麼地方?我怎麼看到那麼多武者和魔法師呢?”

野熊快速的啃完一熊腰子,抓起另一個酒罈子灌了一通,這纔開口說道:“這裏的人,大多都是準備去魔獸山脈的,還有從魔獸山脈回來的,也可能是爲了別的地方,不過目的都是魔獸。”

再次啃了一個腰子,野熊打個酒嗝接着道:“在這裏,有要去魔獸山脈的組隊的,有從魔獸山脈回來出售魔獸內核的,還有收購魔獸內核。還有別的幾個地方也有魔獸,不過沒有魔獸山脈那麼誇張,但是很安全!”

“哦?”風柳還是第一次聽說,不有詫異道:“出了魔獸山脈,還有別的地方有魔獸?”

“對,這裏是三泉鎮,最出名的就是三泉,三泉不是說三處泉水,而是三條瀑布,圍繞着三條瀑布,四面八方全都是魔獸,不過沒有太高階的!”野熊一邊啃着烤乳豬,一邊含糊不清的說着。

“哦,這裏高手很多嗎?”風柳問出了最後一個問題,隨後狠狠吞了口口水,他,快忍不住了!

“沒有,這裏基本沒有高手,最強的就是高級魔法師或者高階武者了,再上一階就不會來這裏,而是直接用魔法陣傳送了。”

“唔唔..唔!”風柳一遍狼吞虎嚥這各種食物,一遍發出聲音,告訴野熊他知道了!

在爲數不多的客人的目瞪口呆下,風柳與野熊兩人,風捲殘雲般的將所有食物吞進了肚子裏。野熊看着風柳,都快哭了:“大哥,打不過你俺服了,跑不過你俺也不說了,吃你還比俺吃得多啊…?”

“唔”風柳看了看快哭了的野熊笑笑道:“不是給你說了麼,我是個吃貨!呵呵。哦…我酒沒有你喝得多!”

野熊一聽,立刻轉悲爲喜。他終於發現有意方面比風柳強了。

“結賬!”風柳喊了一聲,好整以暇的坐在凳子上,翹着二郎腿不知道哪裏摸來的野草,用草根剔着牙。

“一共是一百二十八顆橙色水晶幣,收您一百二十顆。或者一顆黃-色水晶幣外加二十顆橙色水晶幣”店小二點頭哈腰的報賬,他已經可以想象到收了這筆之後,老闆的誇獎與小費了。

“這麼貴?”風柳不禁皺眉,一顆橙色水晶幣相當於一百顆紅色水晶幣,兩三顆紅色水晶幣就足夠一家普通人家改善一下生活了。不過風柳也並沒想過吃霸王餐,拿出一顆紫色水晶幣交給店小二道:“找零,謝謝!”

(1紫色等於100靛青色、等於1000藍色、等於10000綠色、等於100000黃色、等於百萬紅色、紫色上面就剩下金色以及玉色。從低到高:紅、橙、黃、綠、藍、靛、紫、金、玉、十倍翻翻!)

“客官…這…”店小二看着那紫色水晶幣,臉都綠了。是的這一顆水晶幣已經足夠買下他們的小店了,就算是他們的老闆,也拿不出一顆紫色水晶幣來。

“這什麼?什麼這啊那的,是不是我們吃飯不收費了?”風柳不耐煩的問道。

“這…我去叫老闆,客官您稍等!”店小二連忙點頭哈腰的陪着不是,一邊跑去喊他老闆。

不一會兒,一個肥的流油一身肥膘的大胖子,身上的肉一步一顫的走來,看到風柳手中的紫色水晶幣,立刻滿臉堆笑,肥肉擠到一起都分不清五官了,“客官,這…紫色水晶幣,我們找不開啊,您看,您身上的零錢…”

拿着紫色水晶幣的風柳,他是絕對不敢招惹的,這種人後臺一般都很硬,不是他能得罪的。但又不想白白讓風柳兩人吃一頓,只好奢望風柳身上能帶點零錢了。

“哦,對對對。我身上還有零錢!”風柳妝模作樣的翻找着零錢,一邊說道:“我這人,從來不欺負人,你等等我給你找找,哦哦,有了有了,錢給你放這兒了,我們就先……”風柳說着指了指門外,招呼着看傻了的野熊,朝門外走去了。

肥膘老闆都快哭了,本來風柳說給零錢老闆還心裏高興着呢,結果風柳翻翻找找的,最後拍在桌子上五六玫紅色水晶幣,大搖大擺的走出了酒館。肥膘老闆平時欺善怕惡,果斷的連個屁夠沒敢放,滿臉賠笑的將風柳送出店外。

“大,大哥, 那水…水晶幣,紫…紫色的?”總算是回過神來的野熊,結結巴巴的說道。

“唔”風柳拍了拍野熊的肩膀:“你沒看錯,走吧找個地方安慰睡一覺!”

風柳心中暗自竊喜,幾枚水晶幣還是風柳出門時,幾位少女隨手丟給他的呢,清一色的紫色,另外還有幾枚黃色和綠色的,至於那幾枚紅色的,是在學院沒事兒溜達的時候在地上撿的,那時候還覺得挺好看的,出門時,幾位少女才告訴風柳那是貨幣,並且給風柳詳細講解了一下貨幣的作用與不同顏色的價值。

當時小雪妹妹還神祕兮兮的告訴他,出了門吃飯住宿一定要找不大不小的地方,結賬時拿出一顆紫色水晶幣,就能把店家嚇唬住,然後光明正大的吃一頓霸王餐。果然,小雪妹妹的招數很靠譜,風柳用出來果然起到了絕殺的效果。

後來風柳問小雪妹妹,爲什麼一定要找不大不小的地方,小雪妹妹告訴他說,一般這樣的點家都是欺善怕惡,而且有眼力,不然認不出是紫色水晶,那不就麻煩了。風柳當時一聽,立刻深以爲然,在幾位少女滿頭黑線的注視下,揉了揉小雪妹妹的頭,還說小雪妹妹果然是個人才。

很快,風柳與野熊就找到了一家旅館,在拒絕了門口幾位花枝招展的女子提出的特殊服務之後,風柳帶着野熊走進了店家,要了兩件最好的客房,美美的睡了一覺。

風柳倒是不必睡覺,只是保持警惕的進入了冥想。午夜夢迴時,野熊房間傳出斷斷續續的喃喃:“娘…你不會死…不會死,妹妹…我會掙錢的…”

風柳側耳,也只能聽到這些,斷斷續續的聽不清楚,但風柳知道,野熊有心事也有故事,那是一個悲傷的故事…風柳嘆了口氣… 第六十章 禍水

次日,風柳喊醒了野熊。結賬時,當老闆娘看向風柳手中的紫色水晶幣時,與酒館老闆同出一轍,敢怒不敢言,苦着臉龜孫子似得,把風柳與野熊恭恭敬敬的送出門外。之後,兩人百試不爽,再次以同樣的方法吃了頓霸王餐。

“呵呵,野熊,咱麼是不是該上路了我說!”走出酒館,風柳笑呵呵的拍着野熊的胸背。

“恩,趕緊走吧大哥,俺還等着賺錢呢!”

兩人上路了,在幾位老闆的咬牙切齒之中。野熊鐵塔般的身體負責開路,風柳輕鬆愉快的跟在野熊身後。野熊風風火火的像是一頭瘋牛,橫衝直撞。

“咚…”一聲巨響,野熊突然停了下來。“大哥,俺..俺好像撞倒什麼東西了”野熊撓着腦袋,憨厚的說道。

“沒…”風柳剛想說沒事兒,結果話沒說完,野熊前面捂着腰站起來一人,張口就是罵:“誰他媽的是東西,你他媽的撞我還敢罵我?兄弟們,圍起來!”那人一招手,四個大漢刷刷的就把風柳與野熊圍在了中間。

“唔,野熊,你給這位道個歉,你怎麼能說人家是東西呢。明明就不是東西!”風柳拍拍野熊的背,苦口婆心的說道。野熊也很樸實,眨了眨眼看向那捂着腰的男子:“這位,那啥…我大哥讓我給你道個歉,你不是東西,我說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