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的陰險和無恥,再一次超乎了它的想象。

電光龍的眼神獃滯,它的眼睛特別大,這個人性化的表情也特別明顯。這樣的電光龍,簡直稱得上呆萌。

高鋒微笑道:「那套光甲落在我的手上。我也就和阿隆索結下了死仇。等到我力量強大了,還可以幫你報仇。你覺得如何?」

電光龍考慮了好一會,才道:「便宜都讓你沾了,我卻要被人分屍剝皮,你說我能有什麼感覺?


「抱歉,你的悲慘遭遇都是因為阿隆索。並不是因為我。幫助我不能讓你脫離苦難,卻能讓你大仇得報。我覺得這個交易非常公平。你也可以拒絕我。」

高鋒好整以暇的說道。電光龍如果不同意,他就直接取走龍魄血晶。 穿越之田園農家 ,他都沒有損失。

電光龍也明白這個道理,想了一下就有了決斷。

「好吧,我就做回好龍。捨己為人,再來幫你一把。」電光龍沒好氣的說道。

高鋒得了便宜也不再賣乖。拱手致意道:「那就麻煩你了。放心,我說到做到。阿隆索這個人,我早晚幫你殺了他。決不食言。」

高鋒並非胡亂許諾。阿隆索這人驕狂自大,對黑龍族並不排斥。最後居然想著和黑龍族談判,甚至是溶入黑龍族。對泰坦帝國的人而言,融入龍族,也不是不能接受。

為了人類大計,這種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傢伙,就應該儘早剷除。


「我的力量正在消散,你要搞什麼手段就快點……」電光龍催促道。

「轟……」

巨大的轟鳴聲震動天空,一艘巨大宇航戰艦正在穿透大氣層向地面降落。

高鋒眼睛一眯,這可不是紫龍鱗號。更麻煩的是,這艘船的到來剛好打斷了他和電光龍的合作。

〖 藍色的碟形戰艦,線條圓潤柔順,表面的光澤明亮。精緻的宛若古代的極品瓷器。


但這艘戰艦直徑接近千米,緩緩從空中降落之際,其巨大艦體,會給人以巨大、沉重的壓迫感。

戰艦劃破空氣掀起的巨大聲浪,在大氣層內放肆的鼓盪咆哮,沿著大氣圈一直向四方蔓延著。

這種巨大的戰艦,本是為太空作戰、航行而設計的。其外形雖然流暢,卻並不適宜在大氣圈內飛行。

強行進入大氣層,巨大的艦身很容易就會對星球造成破壞。

所以,這種巨大的太空戰艦,都是不允許進入星球內層空間的。但在這個荒蕪的星球上,自然不會沒人能制止這艘戰艦的違規行為。

高鋒抬頭看著那艘戰艦,戰艦表面沒有噴塗任何可供標示的標記。

一般來說,這就意味著這艘戰艦是非法的。

根據老管家安信的交代,還有總參那麼的情報,高鋒可以斷定,這艘外觀漂亮的戰艦就是安南商社的藍蝶號。

藍蝶號,這個名字很美麗很文藝。但它實際的作用卻是劫掠。是一艘真正的海盜船。

當然,被藍蝶號搶劫過的艦船,大都化作了宇宙塵埃。只有少數人,才知道這艘藍蝶號的危險。

高鋒收回仰望的目光,對他而言,用眼睛觀察只是習慣,而並非必要。

「你的肉很值錢啊,又有一批人來搶你的肉了。我要沒猜錯的話,這艘船裡面還有個我擋不住的高手。」

高鋒一臉憐憫的看著電光龍道:「被人類發現后,你的命運就已經註定是個悲劇了……」

電光龍已經沒力氣生氣了,對高鋒的小小譏諷更不會去計較。懶懶的道:「我反正要死了,不論再來多少人,對我都沒影響。」

高鋒搖頭道:「可不是這樣的,這群人會破壞我們的計劃。你就永遠都不能復仇了」

「那你想怎麼樣?」電光龍雖然不通人情世故,智慧卻不低。它看的出來,高鋒是想讓它幫忙。因此口氣就多了幾分戲謔。

高鋒當然明白電光龍的意思,但只要電光龍肯談,無非就是利益的交換。高鋒有信心說服這隻龍

數千米高空的藍蝶號上,葉知秋等安南商社的人都在看著光屏上的畫面,每個人臉上都是抑制不住的狂喜之色。

一隻真正的巨龍,而且是受了重傷的巨龍。就趴在他們的腳下。

端坐在主位的魚觀海,老臉上的喜色也是難以掩飾。他雖是黃金大師,也從沒有遇到過這樣的好事。

他們尋找這隻巨龍差不多有一年多的時間了,只是萬磁星的磁場於擾太嚴重了。只能慢慢搜索。他們的運氣也不好,連續壞了幾艘飛船,也沒有找到任何結果。

直到消息大規模擴散,泰坦帝國強勢介入。安南商社社長安南海和魚觀海,都沒時間再等。

一隻龍蘊藏的利益太豐厚了。巨大的誘惑,是作為商人的安南海所無法抗拒的。為此,他願意拼盡全力去爭取。

安南海下定決心后,就把性能最為強大的藍蝶號派了過來。連帶著葉知秋,也被排了過來。

葉知秋也的確是能於。他和魚觀海提議,不要去碰運氣一般的胡亂搜索電光龍。而是偷偷摸摸的跟在紫龍鱗號後面,看能否撿到便宜。

藍蝶號自然遠不如紫龍鱗號強大,但藍蝶號也有它的優點,就是隱蔽能力更強,速度也快。

在萬磁星這種特殊環境中,藍蝶號更不容易被發現。

魚觀海還是有智慧也有決斷的人,反覆權衡后,採用了葉知秋的建議。

跟在紫龍鱗號後面,是很危險,卻可以根據情況隨時調整策略,掌握主動。

藍蝶號遠遠的跟著紫龍鱗號,看到了紫龍鱗號用反物質彈攻擊電光龍的一幕。

電光龍的強橫力量, 獨愛玻璃鞋 。他只是黃金中階,距離上階還有一段遙不可及的距離。更別說是王級強者。

可電光龍的越是強大,其身上的利益就越驚人。如果得到它的血肉,魚觀海也許有機會成為黃金上階。更別提其他潛在的利益。

所以,魚觀海從沒想過放棄。泰坦帝國那麼強大,總會有辦法對付電光龍。他們跟在後面,就算能跟著喝口湯也是天大的便宜。

抱著這種心思,藍蝶號就一直躲在暗處等待著機會。

果然,他們等到了阿隆索出手。力王阿隆索兇猛無儔的一擊,不但重創電光龍,連星球都被打爆。這也把藍蝶號上的所有人膽子都嚇破了。

聽的再多,那都是虛的。只有親眼目睹,才能體會到王級強者的可怕。

就是魚觀海都嚇壞了,想要立即掉頭逃走,卻被葉知秋制止了。葉知秋指出,這正是渾水摸魚的好機會。

電光龍重傷逃走,大家機會均等。誰先找到電光龍,誰就贏了。

魚觀海他們已經對萬磁星探索了很久了,雖然沒找到電光龍,對這片星域卻更為了解。

這是他們搜索的第二顆星球,結果,還真發現了電光龍。

在橫跨十多光年的萬磁星系內,居然這麼快就找到了電光龍。這種運氣,可以說是逆天了。

藍蝶號上的成員,當然是喜出望外。

但他們很快就發現了高鋒的身影。深藍色的戰星光甲,優雅大氣,有著一股王者的風範。

任何人第一眼看到戰星光甲,都會為它的外型所吸引。

對於藍蝶號上的眾人來說,戰星光甲更多的是讓他們感到了危險。

才目睹了阿隆索一拳轟爆星球,再面對神秘的未知敵人,他們都有些心虛。

「源力反應只有一千,神念反應很不穩定,但也不超過一千……」

操作光子掃描的技術人員報告道。

眾人的神色都是一松。雖然力量可以隱藏起來,但在一隻巨龍面前,又有幾個人會做這種無意義的事。

魚觀海也點頭道:「面目可以偽裝,光甲卻無法偽裝。大家放心,三大帝國內,絕沒有這樣的強者。」

魚觀海當然不可能認識所有的強者,但黃金以上的光甲師何等稀少。他們彼此間就算不認識,也至少知道對方的名字、特徵。

戰星光甲外形如此獨特,魚觀海敢肯定,對方絕不是黃金等階以上的強者。

聽到魚觀海這麼說,眾人的神色更是輕鬆。

只有葉知秋有些疑慮,「這人是哪裡冒出來的?怎麼恰好在這個時候出現?」

旁邊的人不以為然,「管他哪來的,一刀下去,於凈利索。」

「他身上的光甲很漂亮啊,我喜歡。一會不要和我搶啊」

「憑什麼?這麼好的光甲,你一張嘴就想拿走,你是誰啊?」

「你媽的,都住嘴,這光甲是老子的」

藍蝶號的成員都是星際海盜,殺人搶劫的事做的多了。雖然當著魚觀海的面,也沒什麼顧忌。見到好東西,就毫不客氣的爭搶起來。

「都閉嘴。先把正事辦了。其他的以後再說。」魚觀海冰冷的目光掃過眾人,口氣冷厲。在這個關鍵時候還為小事爭執,這讓他非常不悅。

眾人都是一凜,都急忙低頭應是。

魚觀海還需要這群海盜做事,也不好太過分。點了下頭道:「電光龍還沒死,我們也不能大意。做好攻擊準備。」

藍蝶號並沒有降落在地面上,而是在千米的高空懸停下來。魚觀海帶著幾名高手,從艙口飛了出來。

安南商社作為公明星七大商社之一,潛勢力非常雄厚。跟隨著魚觀海來的人中,有兩名白銀光甲師,還有兩名青銅上階。葉知秋算是力量最低的。

魚觀海所以帶著葉知秋,也是看重他的謀斷能力。

魚觀海的飛龍光甲,外表是由千百鱗片組合而成,通體閃著晶瑩的金色光芒。在遠方恆星光芒照耀下,徐徐降落的魚觀海就像是一顆墜落的金星。

高鋒看到金色光甲時,心中也是微微一沉。

正常來說,一位黃金大師的戰力足以和銀河一級戰艦媲美。高鋒的光甲雖然異變成了戰星甲,得到了本質的提升。但距離黃金等階,依然有著無可彌補的差距。

真正動手,對方一個手指頭就能滅了他。

從天而降的魚觀海,毫不保留的釋放著他的力量。黃金等階的威壓,從物質到神念、心靈,全方面對高鋒進行壓制。

高鋒要不是有天狼王的強大劍意,這時早就為魚觀海的強大神念壓倒了。

在黃金大師的威壓下,戰星光甲也經受住了考驗。胸口的星核源源不絕的釋放出強大精純源力,形成獨特的力場防護,抵禦住了所有的壓力。

從防禦性能來說,戰星甲至少比原本的電蜂甲強十倍。

「你是什麼人?」高鋒竟然能輕鬆抵抗神念威壓,這也讓魚觀海對高鋒有了點興趣。


「敵人。」高鋒的回答簡單而直接。

魚觀海有些不悅的抿了下嘴。隔著半透明的光甲面罩,很難有人看清他細微的表情變化。但他的情緒卻通過神念清晰的傳遞出來。

空間的氣氛,陡然凝重起來。

〖 恆星的光芒穿透大氣層,投射在魚觀海等人的身上。

金色、銀色的光甲反射著明耀光芒,讓魚觀海他們看起來就像天上的神祀,威嚴而強大。

站在下方的高鋒,就像神祀腳下的螻蟻,渺小而卑弱。

至少,在魚觀海一方都是這麼看的。

高鋒竟然毫無顧忌的出言挑釁,這大大超乎了魚觀海等人的意料。

魚觀海憤怒之際,更多的卻是疑惑。以他黃金等階的強大力量,又是這麼近的距離,他幾乎一眼就把高鋒看穿了。

從源力和神念波動上看,已經達到青銅下階的臨界點。強橫的身體,完全符合泰坦神力訣的特徵

很顯然,這是一個泰坦王族。

泰坦帝國的等階分明,王族佔據絕對統治地位。王族行事,也一向囂張霸道。

但在荒蕪人煙的異域星球上,就算泰坦王族再囂張,也不應該對一位黃金光甲大師如此無禮。

「唯一的解釋就是,有恃無恐」見識了阿隆索的神威,魚觀海變得更加謹慎小心。

魚觀海正沉吟著,就聽葉知秋叱喝道:「死到臨頭,還想虛張聲勢,可笑。」

頓了下又道:「若有和我們對抗的力量,直接站出來就行了。哪還用如此費事。不管你如何表演,到了這一步,死亡就是你唯一的結局」

葉知秋看出了魚觀海的猶豫,借著罵高鋒的機會,提醒一下魚觀海。

我的極品老婆 ,的確,對方要真有什麼強者早站出來了。讓一個黑鐵光甲師站在前面,沒有任何意義。

居然被一個小小的光甲師給嚇住了,魚觀海感覺特別恥辱。

「該死。」從魚觀海牙縫中吐出的冰冷聲音,帶著凜冽森然的殺意直貫高鋒的精神核心。

作為黃金中階光甲大師,魚觀海的神念值高達兩萬,神念外放能漫遊億萬公里。凝鍊神念,則可以輕易的於涉物質。

魚觀海神念所化殺意,就如同恐怖的風暴一般,其毀滅性的威力,足以把青銅光甲師的精神核心輕易摧毀。

一呼一吸,一思一念,都有超乎物理法則的強大力量。這就是黃金以上光甲師的威能。所以,達到黃金等階的光甲師,都要被成為大師。

但讓魚觀海意外的是,高鋒就如一塊巨大的岩石,其神念堅凝強硬。任憑他神念風暴席捲,卻巋然不動。

跟在魚觀海身旁的幾個人都是一驚。通過神念,他們能看到這場無形的對抗。

高鋒那微弱的神念,竟然能正面抗衡魚觀海。若非親眼所見,簡直不可想象。

「他的光甲非常強大。」葉知秋判斷道。他力量雖然最弱,觀察力卻最為敏銳。幾乎不用分析,他本能的就做出了判斷。以高鋒的力量能硬抗魚觀海,只能是他身上那套光甲的功勞。

其他幾個人不是看不出這一點,只是他們想法太多,不能像葉知秋那樣迅速做出判斷。

看著高鋒身上那套若星空般深邃的光甲,眾人眼中都是露出貪婪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