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廊裏就傳來了密密麻麻的腳步聲。

“陸院長怎麼回事?誰敢在醫院鬧事!”

保安隊的大隊長帶着一幫人跑了進來。

一個個凶神惡煞。

“錢隊長你來的正好。”


陸元明指着王策和楚芸,“就是他們!不僅擅自使用手術室 ,而且還動手打人!情節十分惡劣!”

“呦呵。”

錢峯見就王策和楚芸兩人,陰着臉,“陸院長這件事交給我們!敢在醫院鬧事,活的不耐煩了。”

說完。

шшш тt kΛn C○

錢峯手一揮,吩咐道:“大傢伙給我上!把他們給我抓起來!”

“是!”

錢峯一聲令下。

他的手下一窩蜂的衝了過去。

“打死他!打死他!”

楚天明握緊雙拳,根本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

只是他忘記了一件事。

王策比他想象中的要強得多。

果不其然。

僅僅十秒鐘不到。

剛剛還氣勢洶洶的保安。

已經全部倒在了地上。

動彈不得。

而王策卻一臉輕鬆。

這一切在他看來。

輕而易舉。

“怎麼……怎麼會這樣?”

錢峯和陸元明傻眼了。

王策這麼一個其貌不揚的男子。

竟然這麼能打?

蕭帆也是緊皺着眉頭,看着王策的神情中若有所思。

彷彿在思量着什麼。

“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王策甩了甩自己的胳膊,冷聲道:“你們要是敢在來打擾我丈母孃的手術!我會讓你們死的很那看!” “你……你……”

陸元明都快被王策給氣死了。

在醫院。

自己竟然被一個毛頭小子。

逼到這般田地。

“怎麼回事?”

“誰在這鬧事?”

這時。

不遠處傳來了一道氣喘吁吁的聲音。

“院長!”

陸元明轉過身見到急匆匆跑來的孫建平,眉頭不由一皺。

陸元明是副院長。

平日裏和孫建平之間的關係並不好。

“他怎麼來了?”


陸元明不解的喃喃自語。

“王少你沒事吧。”

孫建平直接忽略了陸元明和他身旁的那些人,徑直的走到了王策身前。

“我沒事。”

王策擺擺手,耷拉着眼皮,淡淡的說道:“這裏就交給你來處理了。”

“是是是。”

孫建平見王策沒事,心裏不由鬆了口氣。

他剛纔聽說王策被堵在了手術室門口的時候。

那真的是心慌不已。

丟下手中的事情就急匆匆的跑了過來。

“老婆我們走吧。”

既然有孫建平在這,於是王策就帶着楚芸準備離開。

“你們不準走!”

見狀。

陸元明怒斥了一聲,“院長你不能讓他們走啊!”

“爲什麼不能走?”

孫建平陰着臉,沒好氣的說道:“這裏是你說的算,還是我說的算!”

“院長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他可是把蕭少都給得罪了!”

陸元明冷笑了兩聲,“蕭少是什麼身份的人,你不會不清楚吧。”

“蕭少?我管他是什麼身份!”

孫建平一甩手,不耐煩的說道:“你們現在趕快離開,不然後果自負!”

“放肆!”

葉啓航紅着臉,憤怒的說道:“孫院長你怎麼能說出這樣的話!”

“我說話怎麼了?”

孫建平眯着眼睛,嚴肅的說道:“葉啓航我已經給足你們面子!你們可不要不知好歹!”

“你……”

葉啓航沒想到孫建平竟然敢用這樣的語氣和自己說話,氣的肺都快要炸了。

“孫建平,孫院長!”


蕭帆緩緩走到孫建平的身前,“你爲了一個毛頭小子,得罪蕭家,你覺得合適嗎?”

“請你離開。”

孫建平不想和蕭帆廢話。

態度冰冷的不行。

蕭家。

確實很厲害。


可是和王策的身份比起來。

你這蕭家又算得了什麼?

“孫建平請注意你的態度!”

蕭帆已經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怒火,指着孫建平的鼻子,惱羞成怒的說道:“你算個什麼東西!也敢這麼和我說話?”

孫建平不過就是個市醫院的院長罷了。

竟然還敢在自己面前擺譜。

要知道 。

就算是省醫院的院長!

也不敢如此放肆!

孫建平瞥了蕭帆一眼,拿出手機就報警,直言有人在醫院鬧事。

“蕭少算了,小不忍則亂大謀。”

葉啓航扯了扯蕭帆的衣袖,勸道。

警察要是過來的話。

那今天這事……

可就真的沒辦法收場了。

“行啊!”

蕭帆重重的點了點腦袋。

“你們清江市還真是臥虎藏龍啊!”

“不來不知道,一來嚇一跳!”

“敢不把我們蕭家放眼裏!”

“你給我等着,你這院長我看是坐到頭了!”

放下這句狠話。

蕭帆轉身就走。

太窩囊了。

自己本來是想找回場子。

可結果呢?

自己顏面掃地!

“蕭少!”

葉啓航等人急忙追了過去。

看着衆人的背影。

孫建平臉上波瀾不驚,沒有絲毫變化。

……

“老公……外面沒事吧。”


楚芸坐在病房裏的椅子上,對外面發生的事情,還是感到有些擔憂。

“放心吧。”

王策坐在她的身旁,笑着 說道:“有院長在,你還擔心什麼?”

“對了。”

說起院長,楚芸突然好奇的問道:“剛纔院長爲什麼要叫你王少?還有……顧教授好像也叫你王少,這是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