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李越,在經過半個多月的修練,一身傷早已恢復,現在他所擔心的,卻是玄雲山脈,雖然連環四峰在甘連兩位仙君的帶領之下,遠走萬里不止,躲進了玄雲山脈,但李越卻是極其擔心,更急的是與辛雲子的約定,十年之其,所剩無幾。

「永恆!」李越一收功,便是喊著永恆。

只見永恆如鬼魅一般,在李越的面前,凝成了一個枯瘦的老頭模樣,站在了李越的面前,道:「少爺有何吩咐?」

李越微微一笑,說:「出去吧,去鳳凰城。」

見李越如此一說,永恆的臉色,有著幾分難堪,道:「少爺,恐怕我們還得多等待些時日。」

「這又為何?」李越滿臉疑慮的問。

永恆無奈便將有仙君級的強者,在水潭邊上,布置了陣旗一事,給說了出來。

聽到這裡,李越非但是沒有生氣,反倒是微微一笑,說:「知道了,既然如此,等再過幾日再說,如果陣旗撤去也擺,要是再過幾日不撤,也只得硬破了。」

「是!永恆會留意的。」

李越沒有看著永恆的表情,然後又問:「小鸞與魔度的傷怎麼樣了?」

永恆微微一笑,說:「少爺不必擔心,他們二人根基深厚,已無大恙。」

「如此最好,好了,你去吧。」李越說完,擺了擺手。

第二天,老三便是一早就將自己布置的陣旗撤去,但臨走之時,還運轉起仙氣,朝著水潭一翻狂轟爛炸。

不過水潭之中,還是沒有一丁點反映,老三這才長長的嘆了口氣,恨恨的離去。

到了下午,李越這才在往生殿之出來,出來之後,更是改變的容貌,化成了一名中年漢子,矮矮的,就是在人群之中,也是毫不起眼。

不過改變容貌的面具,卻是只一個,他便沒有將魔度與七殺放出。

出來之後,李越便是第一時間,藉助其他城市傳送陣,來到了鳳凰城。

但是,讓李越意外的,便是自己的名聲,已經是在仙界各地揚名,就是在各個城市也是張貼著李越的畫像。

而在各個仙城之中,人們茶餘飯後,談論最多的,也是李越。

不過李越也聽到了個好消息,那就是現在的連環山脈,已經被圍得水泄不通,雖然連環山脈發出話來,說李越在的一脈,早就被趕出了連環山脈,但卻沒有人信啊。

不知不覺之中,李越在鳳凰城已經住了三天。


不過他卻沒有去找辛雲子,而是在鳳凰城的坊市之中,又多買了幾套改變容貌仙器面具,這才朝著辛雲子原來的老巢找去。

一天之後,李越來到了懸崖邊上,一躍而下,進入到了洞穴之中。

果然,只見一人,正坐在洞穴之中打坐。

「是….少爺!」洞中打坐之人,感覺到自己的洞中來了人,便是睜開眼睛。

李越微微額首,微笑著道:「辛雲子,在祭靈園中,委屈你了。」

辛雲子聽李越這麼一說,心中無比激動,連忙站了起來,打量著李越,良久,這才說:「恭喜少爺恢復如初。」 辛雲居然不提在祭靈之事,只是激動的看著李越,他知道,原來的少爺回來了。

李越在進洞穴之時,便已將自己的面貌恢復了本來的面貌,辛雲子這才認識。

見此,李越也是高興不已,便隨手拿出一個改變面貌的仙器面具,遞給了辛雲子。

道:「帶上吧,現在是尋找你師傅的時候了。」

辛雲子的身子,也是近乎顫抖,沒有想到,李越真的記得答應自己的事。

「是,少爺!」辛雲子接過面具,帶了上去,轉眼之間,辛雲子已變成一名白髮老者。

隨後兩人一齊出了洞穴,前往鳳凰城中。

李越早在多年前,便知金蛇金仙被關在鳳凰仙帝的莊園之中,但是鳳凰仙帝莊園不但有仙帝,而且鳳凰仙帝的明面上就有著兩位仙君長期坐鎮,這對自己的行動,十分不利。

所以李越並沒有直接趕去鳳凰仙帝的莊園,如果貿然闖入,無疑是自尋死路,而李越並沒有再隱瞞辛雲子,已是將金蛇金仙的處境,如實的告訴了辛雲子。

當辛雲子得知消息,拳頭緊握,雙眼通紅,大有想要拚命的架勢。

不過在李越的勸導之下,兩人還是來到了鳳凰城中,打聽起了關於仙帝莊園內部之事。

幾經周折,終於是皇天不負苦心人,如果金蛇金仙真是得罪了鳳凰仙帝,那就只有一個可能,金蛇金仙,絕對被關押在仙帝莊園的無底暗殿。

傳說是鳳凰仙帝莊園,用來折磨敵人或叛徒的地方,就算是仙君,也只需要百年,必定仙魂隕落,真正身死道消。/

金仙最多二十年,便是屍骨無存。

當聽到打聽的這些,辛雲子的身體,居然顫抖了起來,不趕想象,自己的師尊,怎麼多年以來,是不是還活著,又或許已是身死道消….。

而此刻的李越兩人,便是在鳳凰城的坊市之中,到處閑逛著。

「聽說了沒有,鳳凰仙帝已出去半年之久,還沒有回歸,兩位仙君大人,也是十分焦急啊。」一名山羊鬍須的老者,正對著旁邊的一名中年漢子說著。

李越看了他們一眼,便知道他們的修為不過才真仙頂峰,至於本體是什麼,李越就不得而知。

「羊老哥,這你就不知道都了吧?我有一兄弟,就是在仙帝莊園之中,聽說半年之前,仙帝帶到八位仙君強者,去了一處密境,傳說還有可能突破仙帝呢!」中年漢子眼睛之中,閃過一絲得意之色,對著旁邊山羊鬍須的老者說到。

「噓…,不要說,傳音,傳音。」羊姓老著,臉色一變,連忙看了看四周,見四周人來人往,便連忙做了個噓的姿勢,更是傳音給旁邊的中年人。

中年漢子這才連連點,表示意會。

兩人是便是傳音交談起來,李越再也聽不到。

「辛雲子,等會我們跟著那兩人,一人一個,一定要問出仙帝不在莊園之中的消息,可不可靠。」李越連忙傳音給旁邊的辛雲子,認真的說。

辛雲子意會的點了點頭,兩人便是四下逛了起來。

到了下午,兩人又回到了坊市之中,而羊姓老者與那中年漢子,皆是將所要賣出的貨物一收,準備返回。

李越兩人相互看了眼,一人盯住一人,然後遠遠的跟蹤著兩人。

李越跟蹤的,便是那名中年漢子。

大約過了半個多時辰,中年漢子來到一處偏僻的山上,不過即使是如此,中年漢子也是一步幾回頭,不停的看著後面。

心中更是喃喃道:「奇怪,怎麼明明感覺到了有人類的氣息,卻就是沒有看見人,難道本真仙的鼻子出了問題?」

中年漢子眉頭一緊,兀自想著。

真香警告 :「後面跟蹤的道友,跟了這麼遠,難道不想出來一見嗎?」


李越一聽,同樣大感奇怪,自己的修為,比他高上不只是一星半點,而且魔獸妖獸靈獸,最不擅長的就是仙魂,因為仙魂較弱,這才經過被人類控制,但眼下這名中年漢子,又是怎麼知道自己的了?

不過李越沒有多想,便是身子幾晃,來到了中年漢子的面前。

「您…您是金仙強者?」中年漢子,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矮個子中年人,便是吃驚的問。

矮個子中年人,正是李越, 限時蜜愛 ,只是微微一笑。

中年漢子見李越沒有動手的意思,便是壯著膽子,道:「不知前輩跟蹤晚輩,可有何事需要幫忙?」

「不錯,剛剛在坊市之中,聽你與一羊姓老者交談,說是鳳凰仙帝已外出半年,還帶走了八位仙君,可有這事?」李越點了點頭,便是將在坊市聽到的話,說給他聽著。

「這…這….!」中年漢子心中這才後悔,嘴中只是這這了半天,沒有說出一句話來。

「哼。」李越冷哼一聲,道:「別敬酒不喝喝罰酒,說吧,將鳳凰仙帝之中,你所知道的一切,全部說出來。」

中年漢子一見李越的樣子,絲毫不像開玩笑,臉色大變,連忙道:「晚輩也是聽說的。」

李越卻是微微一笑,拿出一枚空間戒指,道:「這裡面有一萬上級仙石,如果你說得好,而又是本金仙有用的,這就是你的。」

「如果….如果回答不好..會….!」中年漢子一見李越手中的空間戒指,雙眼之中的貪婪之色,瞬間流露出來,但是見李越的修為太高,便斷斷續續的問。

李越不待其將話說完,左手一揮,兩柄飛輪劍,瞬間一閃而出,轉眼之間,便是在中年漢子的脖子一分處盤旋著。

中年漢子還感覺到了飛輪劍旋轉起來,帶動的風,吹在他的脖子之上。

「不老實便不要怪本金仙無情。」李越嘴角一抽,冷冷的道。

「是…,前輩只管問…晚輩…晚輩定當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言無不盡。」中年漢子瞬間是滿頭大汗,臉色刷白的說。 『哼。』李越這才冷哼一聲,將兩柄飛輪劍收回,然後道:「說吧,本金仙想知道關於鳳凰仙帝莊園的任何大小事情,越詳細越好。」

中年漢子見李越已將飛輪劍收起,這才用手擦去額頭上的冷汗,然後長長的呼了口氣,這才將鳳凰仙帝莊園之事,說與李越聽。

原來,早在半年之前,鳳凰仙帝,早在半年之前,前往一處神秘密境,更是帶走了八位暗藏的仙君,其實鳳凰仙帝莊園,一共有著十位仙君,也是莊園之中的十位長老。

而這中年漢子,卻是妖獸犬仙,但他的一位早年認識的朋友,更是突破了金仙,便在鳳凰仙帝的莊園之中,執行著一些跑腿的任務,至於機密之事,本是不應該得知的,不知為何,消息卻是不徑而走,所以他那兄弟,在一次與其喝酒之事,不小心給說了出來。

至於其他什麼關押人在無底暗殿,這是整個鳳凰城,只要隨便一打聽,便可得知的普通消息,並不是什麼有用的消息。

不過李越卻還是在其口中,得到了一條重要的消息,那就是鳳凰仙帝,再次出去的時間,可能是好幾年或數十年也說不準。

而兩名留仙君的消息,李越也是知道了,兩人皆是剛剛進入仙君中期的強者。

一人本體是黃金獅子,一人本體是巨獸妖熊,兩位仙君,皆是以力為最。

「前輩,該說的,晚輩都已說完,前輩是否可以讓晚輩離開?」中年漢子說完之後,見李越久久不語,又沒有打算將空間戒指給自己的意思,便是唯唯若若的問。

李越嘴角一揚,道:「不能,你現在有兩個選擇,一死跟隨本金仙,日後本金仙送你一場造化,二是死,隨便你選。」

「前輩剛剛可是答應了給晚輩一萬上級仙石的,難道前輩要反悔?更是滅殺晚輩?」中年漢子是大驚失色的問。

「你只需要二選一,三吸時間不選,本金仙替你選。」李越沒有直接回答,只是冷冷的說。

「二…!」


「三!」

「晚輩願意跟隨前輩,晚輩願意跟隨前輩!」中年漢子聽到李越直接數二數三,便是連忙雙膝跪下,連忙磕頭大喊。

李越這才滿意一笑,說:「自己立下天道誓言。」

然後李越又將自己的面具取下,道:「這才是本少的容貌,本少李越,以後本少便是你的主人。」

中年漢子看著自己面前這張年輕的臉簡直不敢相信,不過稍微一愣之後,便是連忙雙膝跪下,發誓道:「我吼天犬,現立下天道誓言,永遠追隨主人李越,如有二心,天誅地滅,永不得輪迴。」

隨著吼天犬發完誓言,一道血氣瞬間衝天而起,代表著誓言已經成立。

「吼天犬見過主人。」吼天犬雙膝跪著,雙手抱著拳,尊敬的說。

『哈哈..。』李越卻是哈哈一笑,將手中的空間戒指遞給了吼天犬,又將往生殿拿在手中,道:「好!現在進去吧,有事本少自會喚你出來。」

吼天犬接過空間戒指,連忙道謝,瞬間之後,吼天犬便是到了一處神秘的空間,正是往生殿之中。

李越這才將往生殿一收,又將面具帶上,這才迅速趕了回去。

與辛雲子碰頭之後,辛雲子便將自己得知的消息,與李越說了一遍,李越聽后,感覺出入不大,也就安心,不過辛雲子卻是將那名羊姓真仙已然滅殺。

至於羊姓真仙的生死,李越自然不會關心。

兩人得到消息后,又是回到了辛雲子的洞穴之中。

經過一翻商量,李越與辛雲子便打算連夜進入鳳凰仙帝莊園。

而進入之後,辛雲子與李越分別行動,由辛雲子先找到無底暗殿的出口,將守衛引開,李越再次繼續潛入,從而找到金蛇金仙,最後將其救出。

辛雲子也是感覺此發可行,也同樣當這個誘餌。

兩人隨後改變容貌,直接朝著鳳凰仙帝莊園奔去。

鳳凰仙帝莊園,原本就遠離鳳凰城,在鳳凰城深處的一大山之上,說是莊園,也是名副其實。

「戒備果然深嚴,分頭行事!」李越見到每閣不遠,就有巡邏的金仙隊伍,便是傳音給辛雲子。

辛雲子點了點頭,便是悄悄的躍了進去。

隨後左拐右轉,消失在了莊園之中。

見辛雲子順利進去,李越這才搖了搖頭,心中暗道:「想不到表面上深嚴的鳳凰仙帝莊園,居然是神識也不放出,這樣的巡邏,又有何用?」

不過他的臉上,卻是掩蓋不住欣喜的感覺。

也許是仙帝的威嚴,無人敢來挑釁, 寵妻狂魔別太壞 ,也出現了漏洞。

李越隨後也沒有多想,連忙身子一晃,消失在鳳凰仙帝的莊園之中。

而無底暗殿,從來只是聽說過,就是辛雲子,也沒有打聽到具體在哪裡。

「誰?」一道洪亮的聲音,大聲喝到。

辛雲子心中一驚,沒有想到,剛剛進來不遠,居然就被發現了。

心中暗道,這可怎麼辦,現在連無底暗殿在哪裡都沒有查到,居然就被發現了,想到這裡辛雲子便是連忙身子一躍,出現在了巡邏的隊伍面前,而且面容居然再次改變了。


「是你!你是怎麼逃出來的?」其中一名金仙,制著辛雲子的面容,不敢相信的說。

辛雲子心中欣喜若狂,因為他現在的容貌,是化成自己師尊,金蛇的樣子。

「有什麼希奇的?逃跑的人,又不只有我一人,如果實象,趕緊讓我金蛇離開。「」辛雲子眼睛一瞪,對著巡邏的一小隊金仙威脅道。

幾名巡邏的金仙,也是面面相覷,幾乎不敢置信,現在仙帝不在莊園之中,而無底暗殿之中,關押的可都是與鳳凰仙帝做對,或許是得罪過鳳凰仙帝的人,而且這些人中,仙君強者不少,金仙更是無數,如果此刻真的全部逃跑了,日後再對鳳凰仙帝莊園報復起來,鳳凰仙帝吃得消嗎?

「你們兩個,快去查看!」小隊長連忙指揮著旁邊的兩名隊員喝到。 小隊長隨便指著後面的兩名金仙,用命令的口氣說道。

兩人隨即一抱拳,便是迅速朝著莊園深處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