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然,它的虛影竟有了一絲實感,看上去,也不再那麼飄然。

“竟真的成功了!”

這等方法,是當日覺得這奪舍而來的身體,並不能完全契合自己的靈魂,而自己想出來的。

當日從火鳥道人得到這靈元之體匯聚之法,就覺得這祕法奧妙無窮,只是當時心思全部在若雪身上,自己並未深查。

那日他也是突發奇想,既然奪舍之體不能契合自己的魂魄,那何不自己做一個身體!

想到身體,蘇然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些靈元之體。


這些日子,再獵殺鬼物的同時,也在思考這製作之法。

靈元之體不過是一團能量凝成,卻和別的能量不同!

蘇然想起了在崩裂之地裏,那些黑絲生物,它們沒有身體,只是死氣和神識而已,卻也能活着!

因此,他想到了一個靈元之體少一個重要的東西,神識!

那靈元之體有了神識以後呢?

這想法,無疑是瘋狂的。

能量之物,操作不善,便會自食其惡果。

但蘇然復仇之心強烈,心志更爲堅定!

魂魄與身體不契合,會影響以後的修行,這,是蘇然不能允許的。

這靈元之體和這些黑絲生物,似乎有某種聯繫。蘇然思索以後,卻是無解。

看着發生變化的靈元之體,蘇然露出暢快笑容,一指遠出咆哮的袁野戰,“給我將那隻猴子砸碎了!” 靈元之體微微點頭,朝那化爲天鬼水猿的袁野戰踏着虛空走去。

每一步,都能激起天地之間元氣的流串,散發着若有若無的威嚴。

靈元之體的體型和化爲水猿的體型相差不大,可相一比較,水猿即使再爆烈錘胸,也沒有靈元之體那種威嚴!

靈元之體給人的那種威嚴,自擊人的內心,恍若真正的威嚴!

更是,帶着一絲遠古的氣息。

“以爲弄出一個虛影,我就會怕你麼!”

化爲天鬼水猿的袁野戰呲出兩隻巨大的獠牙,朝蘇然狂吼道。

只見袁野戰旋轉着巨大的身子,也踏到了半空之中。

“叱天拳!”

他一聲大吼,他那如同鐵桶大小的拳頭,立馬覆蓋了一層黑色的死氣。

這拳頭,立馬變得如同虛幻起來。速度極快,更是震得空氣冽冽做響。

“這猴子,使用的是戰技?”

蘇然眼睛眯成一線,心中略有所思!

這是自己第一次遇到,使用戰技的修者。

蘇然恍若,記起來玄道子曾叫自己蒐集戰技來着。

因爲自己是修武者的關係,再加上沒有領會玄門勁的“一法融萬法”蘇然一直不敢修行氣功!

可看着袁野戰使用戰技的一瞬間,蘇然似乎有一思明悟。

蘇然暗沉,將那絲明悟拴在了自己的心底。

“或許,我快明白“一法融萬法”了。”

另一方面,靈元之體露出一絲凝重之色,卻是揮動拳腳,打出了一套比較上層的戰技!

靈元之體是蘇然所凝聚而成,他自然會蘇然所會。

靈元之體打出的這套戰技,名叫“劈山掌”以掌容拳,便可相剋。

劈山掌,凝聚山川之元氣,便有劈山之能。

只在眨眼間,就破了那水猿的叱天拳。

“你……你怎麼也會這種氣功!”

袁野戰露出一絲驚奇,凝神冷咦。

這叱天拳,是自己剛可以化爲人型的時候,在一個密洞裏得到的。

修行之法極爲奇怪,當時自己還因爲修行這個而體內死氣暴動呢。


袁野戰卻不知道,若是有修氣士把戰技當作氣功修煉的話,就不僅僅是暴動,而是暴體了。

可這袁野戰是一隻鬼獸,而體內也是死氣,稀裏糊塗,竟被他將那叱天拳學了個七八分。

靈元之體低沉,又接連打出了數種戰技。

“八步蛇拳。”

“幻神掌。”

“破風腿。”

“……”

一拳一腳,雖看似平淡,卻將勁氣的威猛,發揮到了極致。

袁野戰開始還能抵擋,可到後面,就越來越不濟。

“踏天!”

袁野戰被打得痛得呲牙咧嘴,終於抓住一個機會,施展出一招來。

這袁野戰是天鬼水猿。

何爲天鬼?

自是能在天空之中能施展一番的鬼物。

“小子,我這踏天一共七步!學那星空之中的北斗之形。你好好受吧。踏不死你,我就妄爲天鬼水猿。”

袁野戰說完,踏出了第一步。

這一步,平淡無奇,如同平時走路一般。

可這一腳落下,卻是激起了一道直徑三四米的氣勁!

這道氣勁整體黑色,也不知道匯聚了多少死氣而成。

靈元之體沉然,眼中迷茫一片,顯然,他想不到破解之法。

蘇然也是極爲低沉,抽動身體裏的勁氣,凝成了一條巨龍!

“龍之怒!”

這次蘇然凝成了巨龍卻有所不同,這巨龍不再是純白一片,身體上閃爍着點點金光。

這金光,是玄門勁奧義。

以前蘇然也這樣做過,可是那時只是將奧義圍繞在巨龍周圍。這一次,是相融,真正的融進去。

巨龍和氣勁對撞,立馬形成了颶風,天雲色變。地上的屍骨,怕是被吹下去了五米不止。

龍消亡,氣消散。

踏天第一步,算是破了。

“第二步!”

袁野戰似乎預料到蘇然能破了他的踏天第一步,立馬又走出了第二步。

第二步落下,周圍的屍骨徒然飛起,形成了一個完全由屍骨組成的巨大旋風!

這屍骨旋風,涼意無窮,吹得人不由得心神一散。

而且這屍骨旋風威力也不俗,恍若之間,好像看到了數只骷髏頭朝自己撲來!

“徒有空殼!”

蘇然目視這怪異的旋風,冷聲一哼。

他一指靈元之體,指點着他的破解之法。

靈元之體微微點頭,虛幻的身形一躍,落在了旋風的上方。


一到上方,那種心神幻散之感,立馬消失。

“正面力量雖然強,卻未做到面面俱到。”

因爲蘇然的地魂強大,所以思維也極其通達!

戰,不僅要勇,還要智。

靈元之體身體對着旋風上方中間的空洞,身體下沉,也旋風相反的方向旋轉起來。

不多時,那屍骨旋風,就慢慢變小消散。

第啊。。。。二步,輕鬆而過。

袁野戰這一次面露驚色,雖知道這小修士能破了這第二步,卻沒想到過得這般輕鬆。

“第三步!”

他巨大的身體暮然擡腳,落下了第三步。

還是周圍的屍骨發生了異變。

剛剛旋風出現的骷髏只是幻影,而這次,是實形。

屍骨慢慢凝聚在一起,形成了一個又一個巨大的屍骨骷髏。

千百具,凝成一具。

這些骷髏,散發着濃濃的幽光。各個空洞處,又顯得深邃無比,不由得心中一顫。

“這些骷髏,倒有些意思。”

蘇然目射這些盤在半空的骷髏,點了點頭。

一隻骷髏率先而出,帶着身上千百隻屍體的幽氣,砸向了蘇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