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年天雷木的名字一出,其它三人皆是呼吸一滯,眼神火熱的看著玄木真人。

天雷木是獨存於上古秘境積雷山的雷木林里的天材地寶,有百年份的;也有千年份的;更有絕世罕見的萬年份天雷木。

這種天雷木因為至陽至剛的霸道屬性,天生對魔道、邪道,甚至是鬼道有巨大的先天克制,所以,若是有修士能拿天雷木煉製成法寶,甚至是靈寶,那簡直就是修士爭鬥的必殺利器。

所以,每逢積雷山的雷木林中有天雷木誕生,五大派就會瘋搶,只是可惜的是,唯一出現的一根萬年天雷木卻是被玉虛府給搶走了!

玄木真人嘴角一抽,無奈道:「靈詡道友你可真會開玩笑,萬年天雷木這種神物是我玄木能擁有的嗎?實不相瞞,這神物一直我宗門禁地苦修的師祖手中,就是連我也從未見過!」

靈詡真人自然很清楚這一點,所以只是笑盈盈的看著他。

其它三人也是一臉怪笑。

玄木真人更是無奈,嘆氣道:「好吧!既然幾位道友如此興趣,那在下就拿出一根六百年份的天雷木,這總算對得起幾位道友的賭注了吧?」

「好!」靈詡真人眼神熱切,似乎覺得這些東西都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一般。玄木真人見靈詡真人如此神情,心裡一動,問道:「那道友呢?這次又準備拿出什麼樣的寶物?」

靈詡真人狡黠一笑,張手一翻,一枚如黑鐵般的小圓木球出現在手心。

陸許看到這個東西,臉頓時黑了下來,眼神中滿是肉痛。

劉昆和易機則是憋著笑,一副忍俊不禁的樣子。

玄木真人也是一臉無語,沒想到靈詡真人竟然將上次從陸許手中賭贏來的鐵木心來拿來當賭注,這不是當面打陸許的老臉嗎?

陸許果然站不住了,老臉漲的通紅,一甩佛衣,哼的一聲向著一旁飛去。

「哈哈!和那些麵皮比城牆還厚的高僧們相比,陸大師果然是麵皮薄了一些!」

易機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下一刻,他就感受到一股逼人的殺氣,下意識的看了過去,正是遠處目光噴火的陸許。

「好了好了!既然賭注也說定了,那靈詡道友可以說說了吧?」玄木真人見幾人又要扯皮,急忙打起了圓場。

說完,又對著遠處生氣的陸許招了招手:「陸大師,過來聽聽靈詡道友的高見吧!」

陸許哼了一聲,雖然一臉不情願,但還是磨磨蹭蹭的飛了過來。

「咳咳,我的判斷是一人!」靈詡真人知道差不多了,便笑嘻嘻的說出了自己的判斷。

「一人?」

幾人皆是皺眉。

尤其是陸許,更是心裡暗道:「進去的人,我都仔細觀察過了,築基期的修士不足二十,且大多都是築基初中期的,築基後期更是只有六人,這種實力差別不大的情況下,只活下來一個人顯然是不太可能,這靈詡一向精明,豈能不清楚?難道還有什麼隱藏的高手我不知道?」

玄木真人則是眯眼道:「道友確定?」

「確定!」靈詡真人淺笑一聲。

「那這樣,我覺得是三人!」玄木真人沉思了片刻,笑道。

陸許聞言身體一震,眼神陰晴不定,好一會兒才謹慎道:「那我覺得是五人!」「我覺的是六人!」易機倒是沒怎麼想,直接就報出了答案。

這一刻,就剩下劉昆還沒有回答。

見所有人都看向了自己,劉昆嘿嘿一笑,道:「既然如此,那在下就四人吧!」

「好!一言既出駟馬難追,諸位道友,我們就一個月見分曉吧!」玄木真人看著一臉自信的幾人,心中卻是淡淡一笑。

……

……

血紅色的天空上懸著黑色的太陽,腐爛的大地上到處都是骷髏殘骸,一些如同血紅玫瑰般綻放的血色花朵彷彿一片血色海洋,再看那搖曳的枯枝斷木,簡直就是一副末世絕景的畫卷。

這就是吳恩清醒時看到的景象。

顧不得心中的震驚,吳恩先是謹慎的用神識感受了下四周的情況,看看是否有別的修士出現在這裡,畢竟這傳送陣是隨機傳送的,說不定就有人和他傳送到了一起。

不過,看起來還是比較幸運,這裡方圓百丈之內沒有任何生靈的氣息,這不由得讓他長舒了一口氣。

雖然他很自信自己的實力,但是一個月的時間,能不爭鬥那是最好的!

不過,他也並沒有因此放鬆了戒備,而是一隻手拿出了紫金鈴鐺,另一隻手拿了幾張中品符籙,做好了隨時出手的準備。

符籙這一點就比較好,只要催動靈氣,就可以快速釋放,是土豪們的專用手段,尤其是一些品階比較高的符籙。

確定了沒有危險,他開始仔細打量周圍的環境,並拿出了令牌。

在報名之前,負責登記的修士當時就告訴他,這令牌內有此次飛仙大會的具體信息,等大會開始,就可以查看。

起初他也沒有在意,但是現在的情況,他覺得還是有必要了解一下。

令牌貼在額頭上。

一道道信息出現在腦海中。

他的眼神逐漸凝重起來。

在資料里,這塊地界是一處被遺棄的古戰場,由於這裡面存在著某種傳送禁制,所以,凡是進入此地的修士皆是隨機出現在各個地方,一切看運氣。

古戰場分外圍和核心兩個區域,外圍就是吳恩所在的地方,危險較小,沒有什麼東西;而核心的地帶則不同,也許那裡是當年戰場的核心區域的緣故,那裡不僅有多年生長起來的各種靈草,也有一些奇奇怪怪的生物,總之,危險和機遇並存。

所以說,這一個月來,每個進來的修士面對的不僅僅是別的修士,還有此處古戰場本身的危險。

至少,進入這裡被傳送到核心區域並不是一個多好的事情!

在明確了這一點后,吳恩反而鬆了一口氣。

他可不想在這裡搞什麼奇遇,有系統在手,他不需要奇遇,他需要的只是安穩!

所以,他反而打定了注意,能不進入核心區域就不進入!

心裡有了計劃,吳恩自然就不再耽擱,先是謹慎的在附近溜達了一圈,最終向著遠處的一個叢林疾馳而去。

他想的很清楚,既然打算在外圍隱藏,那像這種樹木繁茂的叢林反而是最容易隱藏的地方。

一路進了密林,雖然這些枯樹上沒有一片枝葉,但是卻長著一朵朵血紅色的花朵,和地上那紅色的小草交映相輝,看著很是怪異。

不過,他也沒有多想,最終選擇了林中的一個沼澤附近停了下來。

這是一個烏黑的看見一絲光亮的沼澤,若非那黑泥的微微流動,他還以為那是一塊黑土地。

不過,這不是讓他停下來的原因,而是那沼澤中央生長的一根黑色的如同蟠龍一般的小草。

在看到這小草的瞬間,吳恩臉色一變,似乎不敢確定,便靠近沼澤,劈開了擋在眼前的幾根彎曲枯木,仔細打量。

過了一會兒,他終於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吶吶道:「這不是古籍中的蟠龍草嗎?這裡怎麼會有這種東西!難不成這沼澤底下埋有大量的龍屍不成?」

。 聽着肩上女人傳來的抽泣聲,陳玄嚇了一跳,他急忙一把將寧芷若放了下來。

瞧著這女人那冷艷的臉龐上梨花帶淚,陳玄頓時不敢再玩了,急忙說道;「那個……寧大美女,我剛才就和你開個玩笑,你別哭啊!」

聞言,寧芷若坐在樓梯間的木板上,雙手抱頭,一張臉埋/入膝蓋裏面,輕聲的抽泣了起來。

見狀,陳玄這下真急了,等下如果讓冷芊秀和穆雲姍看見,恐怕還真會懷疑自己對這女人做了些什麼畜生不如的事情。

「寧大美女,剛才是我的錯,你別哭了。」陳玄趕緊抽出紙巾遞給寧芷若,眼神還時不時的看向廚房的位置,生怕冷芊秀和穆雲姍兩人這會兒出來。

不過陳玄沒注意,雙手抱頭坐在木板上抽泣的寧芷若猛然站起身來,一個撩陰腿頓時朝着陳玄的胯下踢了過去。

「混蛋,你竟敢抽我屁/股,我廢了你!」

砰!

寧芷若那一腳正中陳玄的褲襠,要不是陳玄反應的快立馬夾住了寧芷若這一腳,他懷疑自己絕對要被廢了。

看着那距離自己老二就差幾公分的大長腿,原本有些歉意的陳玄臉都綠了。

麻/痹的,差點在陰溝裏翻船!

自己這一輩子的性/福差一點就交代了!

這時,聽到動靜的冷芊秀和穆雲姍兩人急忙從廚房裏面走出來。

「怎麼呢?」

兩人朝着樓梯間看過去,不過瞧著那怪異的一幕,她們頓時愕然不已。

因為從她們兩人的角度看去,寧芷若就彷彿是要倒在陳玄的懷裏,一隻腳已經穿過了陳玄的胯下,很像那啥姿勢!

寧若姐姐想幹啥呢?

她不是說自己對大壞蛋沒意思嗎?

這還叫沒意思?

穆雲姍目瞪口呆。

見到冷芊秀和穆雲姍兩人走出來,正在氣頭上的寧芷若立馬收回了自己的大長腿,冷著臉說道;「你們別誤會,這混蛋想強/奸我。」

噗!

正準備開口對冷芊秀、穆雲姍解釋的陳玄差點吐血。

尼瑪,老子就是嚇嚇你而已,犯得着用強/奸這個詞嗎?

「娘們,算你狠!」

陳玄感覺自己沒臉待下去了,急忙朝樓上跑去。

樓下,冷芊秀和穆雲姍愣愣的看着陳玄消失的背影,真的是這樣嗎?

「混蛋,怎麼就不見這傢伙來……」穆雲姍咬着牙齒,不過那兩個字她實在沒臉說出口。

寧芷若狠狠的看着陳玄消失的背影,這挨千刀的王八蛋竟敢抽她屁/股,還無恥的揉了揉,越想寧芷若越是生氣。

「麻/痹的,看來這冰山娘們不能亂招惹啊。」陳玄心裏暗恨,也不知道冷芊秀和穆雲姍有沒有相信這娘們的話?如果相信了,這強/奸犯的名頭他恐怕就要背一輩子了。

「不過,那冰山娘們看着沒啥料,沒想到手感還挺不錯!」想到剛才的感覺,陳玄心裏頓時平衡了許多,雖然被那娘們栽贓了一次,不過他也沒虧啊。

想着,陳玄已經推開了羅美鳳的房門。

只見羅美鳳此刻依舊還躺在床上,身上蓋着被子,不過陳玄知道,這被子之下可是什麼都沒穿的。

因為羅美鳳身上敷著葯,而且傷口還沒有癒合,根本無法亂動,至於穿衣服就更別說了。

「陳玄。」

見到陳玄走進來,羅美鳳想掙扎著坐起來。

陳玄急忙走過去說道;「阿姨,你躺着別亂動,不過你放心,雖然你身體上的傷口很嚴重,但是我給你開的葯絕對能在一個晚上的時間就讓你傷口癒合,而且還不會留下任何疤痕的。」

上次他給上官雪治療用的就是這種葯,堪稱是加強版的再生膏。

聽見陳玄這話,羅美鳳眼睛一亮,問道;「真的嗎?」

沒有女人願意自己的身體上留下疤痕,像羅美鳳這麼漂亮的女人就更加不想了。

「當然是真的。」陳玄笑道;「阿姨,你忘了我可是一個大神醫嗎?明天早上你就能看到效果了。」

羅美鳳興奮的點了點頭,滿臉感激的說道;「陳玄,謝謝你了,阿姨欠你的已經還不清了!」

「什麼欠不欠的,阿姨,跟我怎麼還說這種話……」

聞言,羅美鳳一臉嬌羞之色。

想了想,陳玄看着羅美鳳問道;「阿姨,這次你到底遇上了什麼麻煩?為什麼會傷的如此重?是大羅天宮的人乾的嗎?」

聽見這話,羅美鳳苦笑一聲,她知道,有些事情已經瞞不住了。

不過就在羅美鳳準備對陳玄述說一些隱秘的時候,冷芊秀來了,至於穆雲姍和寧芷若兩人已經返回學校,飯店也關門了。

「媽,你感覺怎麼樣?」冷芊秀來到床前。

「媽好多了,幸虧有陳玄在,丫頭,媽欠下的情,看來以後就只能你來替媽還了。」羅美鳳笑着說道。

聞言,冷芊秀臉色一紅,只見她偷偷的看了陳玄一眼,然後羞/澀的點了點頭。

見此,羅美鳳心中一喜,難道這丫頭已經把這小子拿下了?

陳玄有些尷尬,他又不是傻子,自然知道這母女兩人在暗示着什麼。

不過這種事情讓他很頭疼,他上次並不算是答應了冷芊秀,可是冷芊秀顯然是認為自己默認了這種關係,現在去拒絕的話,這丫頭還不知道該有多傷心了。

可是自己如果不拒絕的話,對秦淑儀、沈初雲、江無雙三人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自己是不是太花/心了一點?

更何況自己如果接納了冷芊秀,那麼穆雲姍了?還有已經對自己表露愛意的古若雲呢?

這些可都是對自己情根深種的痴情女!

所以,對於這種事情陳玄現在是真不知道該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