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青山看了看又說道:“我擊敗了那個以武技和身法的高級天師後,那時我以意念探知,整個華府除了那個魔頭外,仙師以上的人物都沒有,所以我就進入第八道門。

在第八道門那裏,看見了那個魔頭,一見那個魔頭我就大吃一驚,沒想到那個魔頭也是從凡界來,體力在我之上。

凡界修煉者成魔者,是魔界同級別中裏面最厲害的魔,我當時是中級天師的功力,他是高級天師的功力,都是來自凡界,我心裏沒有勝算。我馬上佈置氣結,並催促他們幾個離開!”李青山說到這裏看了看他身後的幾個徒弟又接着說;“那時那個魔王朝我發起攻擊,我體力和功力皆不是他的對手,我只能用意念力佈置氣結來封制那個魔頭,沒想到那個魔頭的意念力也很強,一般魔是沒有意念力的。

在凡界意念力強的的人一般不會成魔的,沒想到那個魔還有人的意念力,這種似人非人,似魔非魔的結合體最難辦了,我就知道想全身而退是不可能的。

我當時雖然退到了天師中級,但我依舊有仙級的法術,於是我就動用法術,結下了封字陣法,再在那個陣法裏面加上迷魂陣,這樣,就封鎖了那個魔頭大部分功力,那個魔頭要是捨棄功力追我,他也會功力大損,不一定是我的對手。

那個陣法也消耗了我多年修煉的功力,結好陣法和迷魂陣之後,我的修爲大大的下降。那個封字陣法,不但封住了魔頭的功力,也封住了我消耗在陣法中的功力,我的功力和魔頭的功力都會形成元丹留在那個陣法和迷魂陣中。那個魔頭不願放棄它的功力,它就沒有離開陣法來追我們。

這樣我和這幾個徒弟才得以逃脫,經過與魔頭這一戰,我們的修爲下降到了武師級別,我們只能隱藏起來重新修煉。

直到200多年前,我修煉到了仙師級別!那是我就來看過華府情況,發現了華府有了天師設置的氣結,我就知道那個魔頭從我的封字陣和迷魂陣中拿回了它的部分功力。

再後來我爲了瞭解華府的內部情況,我就在華府插了眼線,沒想到被他們發現看,他們就追蹤找到了李府。開始魔頭也不知道我們的深淺,它就散了一點魔氣在倩兒身上,正好誤打誤撞被昊天把魔頭的魔氣給燒燬了,所以魔頭就一直按兵不動。

後來魔頭派人摸清楚了我們的底細,知道倩兒身上的魔氣是一個小孩子誤打誤撞的給破壞了,所以魔頭就決定向我們動手。

魔頭知道把倩兒抓走,我就會出現,估計魔頭現在出來還不是很方便,可能它還有缺陷。

修煉成魔了,功力越高傷害就越大,聽說他快要修煉成人魔雙修了,要是等到他修成之日,那修氣大陸就大禍臨頭了。

所以我們的時間不多了,這次救倩兒就是決一死戰,今天是第四天了,還只剩三天時間。”

劉青山看到辦理飯食的徒弟回來了就,就叫昊天就從鐵欄杆的縫隙中把飯菜拿了進來。青山弟子吃好飯了,就準備攻打華府四道門!

昊天聽李青山講完魔頭的故事,他不但不害怕,還有一種想盡快見到那個魔頭的想法!

隱隱約約中,昊天感覺到那個魔頭和黑影之間有些關聯! 二十章:詭異的吸功

青山弟子吃好飯後,就開始攻打華府第四道門,事已至此,只能前進不能後退,不是魚死就是網破,成敗在此一舉。

李青山就對李山保說:“山保,這次攻打人多起不了作用,你和昊天,大月三個人去就可以,當昊天吸他們功力的時候,你和大月要保護昊天,不能去了意外!攻過了第六道門,不管怎麼樣都要回來一趟,我還要交代你們怎麼攻七道門,切記,一定要回來,一定要小心啊!”

李山保,李大月,昊天異口同聲的答應:“知道了,師尊放心!”

說完三人就朝三道門走去,雖然殺了三道門前的九位高級宗師,但看第三道門是緊閉的,李山保怕有機關,就沒有去打開第三道門。後來聽到李青山的聲音,就想快速的離開華府,沒想到被華府第一道門的陣法和鐵欄杆給擋住了。

聽了李青山的介紹,這次攻打四,五,六道門,可以說是有備而來,成敗在於昊天的吸功大法。但昊天的吸功大法能不能行還是一個未知數,不管行不行,現在都不會放棄這唯一的救命稻草。

三人來到第三道門,李三寶在前發功震開第三道門,裏面果然沒一人。跨過三道門後只見第四道門也是緊閉的,華府好像是怕人知道他門的底細,所以就關起門來。門雖然關着,但門前有一位身穿白色袍子的中級仙師,長的賊眉鼠眼的,坐在大門中間的椅子上,旁邊站着四個大漢,都是初級修爲仙師!

三道門和四道門之間的場地也是千米以上見方,是爲了給仙師決鬥的,華府上空有氣結陣法,仙師在此不能駕氣飛行。

昊天不能真正感覺到仙師的氣場,只覺得這些人比前面幾道門的人威武多了,李山保和李大月能感受到仙師的威力。雖然李青山也是仙師,但是他一直隱藏仙師的功力,以前李山保一直不知道李青山爲什麼隱藏功力,現在才知道,是因爲有仇家注視他,所以他才隱藏功力。

華府四個初級仙師看見來攻打華府的只有李山保,一個高大的漢子,李大月,一個眉清目秀的年輕人和一個小孩。這個小孩穿着藍色的褂子,黑色的褲子,藍色的布鞋,長的體格勻稱,眉清目秀,兩眼炯炯有神,乍看惹人喜愛,只是眉宇之間流露去不凡的神態,倒讓人有點驚訝,這不是一個普通小孩能發去來的氣場!


李山保和李大月的功力他們一看就知道,雖然修爲不高,但沉着冷靜,必定身懷絕技。畢竟實力擺在那裏,李大月和李山保再身懷絕技也不是仙師的敵手!

昊天猜想:華府的人肯定認爲青山弟子中定有仙師坐陣,所以他們在等青山弟子中的仙師露面,沒想到只是這三個擺不上擂臺的傢伙來挑戰他們,這些仙師氣的眼冒金星。

雖然華府中有人探聽到了李青山的講話,知道昊天會吸功大法,但是沒有人告訴這些守門的仙師,只有屈指可數的幾人高層知道內情。華府的高層爲什麼隱藏這些消息,就不得而知!

華府一直聲名遠播,也許是上層的人根本不把這些青山弟子放在眼裏,不然,青山弟子還能活到現在!華府下面的人不知內情則猜青山弟子中一定隱藏着仙師級的人物,不然也不敢輕易的攻擊華府!

很多事去不能按倫理來推算的,往往就是就是這樣,明明沒有實力,做的事夠大膽也可以唬弄人。

像昊天明明有實力,打死了人都沒有人相信他有實力,事情就是這樣被誤解,正因這樣,昊天才可以得以成長。

四道門前,一個穿着黃色衣服的大漢,長的虎背熊腰,滿臉橫肉,他看到昊天着三人,氣就不打一去來。走上前幾步一揮手,只用了5-6分功力,他認爲這樣就可以將昊天三人擊成粉末。

那個大漢雖然是隨手一揮,一股強悍的氣流從他的手中發去,逐步變大,不久就氣勢磅礴的朝昊天他們壓來,仙師的威力真的是宗師無法比擬的。百米之內的東西,一招之間可以摧毀,這個攻擊力何等的恐怖。

初級宗師只能1米之內傷人,初級仙師能百米之內傷人,昊天從來沒有看到過這麼大的氣勢,要不是心裏早有準備,說不定會被嚇蒙,畢竟是一個12歲多點的孩子。

現在整個青山都是依靠昊天,沒有退步之路,昊天上前一步,意念一閃,雙手伸去對着那個仙師發來的氣功,按着平常的練功方法吸氣一樣用氣脈運行把吸來的氣到那個黑洞之中。

當昊天的手接觸到那個仙師的氣功時,感覺太強悍了!氣力進入身體流到那個黑洞中,第一次通過這麼大的氣流,昊天的身體一直髮抖,好像被那個仙師打的不行的樣子。

黃衣大漢看着昊天的樣子笑道:“無知的娃娃,想用你那弱不禁風的身體裝下我的氣功嗎?哈哈!哈哈!受傷了吧!再給你來點!”

李大月和李山保也驚去一身冷汗,認爲昊天受傷不輕。開始昊天認爲雙手吸初級仙師的功力應該差不多了,經過一試,覺得雙手來不及導流,於是就用整個身體來吸。這樣一下子就輕鬆了,基本上沒有了感覺,就是比平常練功感覺通過了氣流強些而已。

昊天吸來的氣流進那個了黑洞時,黃服大漢就感覺不對,就想抽回功力。昊天是沒有能力控制他收回功力的,可是他身體上的黑洞太強大了,只要昊天不關閉那個黑洞,到了裏面的氣流你想抽回他約吸,你想停止都不行,那個黑洞會自然的產生吸力,和宇宙黑洞一樣,你沒有辦法收回的功力。

不一會穿黃服的大漢全身發抖,抖了十幾次,就口吐白沫,他的功力全部被昊天身體裏面的黑洞吸去,他一生的修爲打了水漂,“撲通”一聲,他栽倒在地。

李大月和李山保看到昊天成功的吸了一個仙師的功力,一點事都沒有,他們兩個心放下了一點。

李大月和李山保高興了,華府的人就不高興了,他們看昊天一個沒有戰鬥經歷的小屁孩,一下子讓仙師的功力沒了,和變戲法一樣,他們難以理解。

在修氣大陸,沒有人用過吸功大法,也沒有吸功大法這個詞語,不過從此以後有了!

見黃衣大漢,這樣莫名其妙的死了,四道門前的仙師一下子蒙了。現在給他們也搞不清楚情況,中間的那個坐陣的中級仙師沒有搞清楚情況,他是不會隨便去手的,他還想看看這個小孩到底是耍的什麼手段。

這樣真好給昊天練習吸功大法的機會,剩下的那個三個初級仙師,一個一個的上來。開始都是試探性的發力,想弄清楚昊天到底是施展的是什麼魔法。

不管你怎麼發力,你的氣功接觸到了昊天的身體裏的黑洞,就是有去無回,沒多久,三個初級仙師糊里糊塗的陪昊天練習了一翻,什麼原因都沒發現就完了。

這位中級仙師一直觀察昊天,按他的思維,昊天應該是被一個老妖怪附體了。這個中級仙師,此時看到昊天反而怕了,他也只有硬着頭皮,試探性的發功,這樣也成了昊天的陪練,四道門的宗師就這樣詭異的被昊天吸完功力了,四道門簡簡單單的就功下了。

李大月馬上回去把情況反映給李青山聽,大家聽到這好消息,非常興奮。沒想到華府仙師都做昊天的陪練,其實仔細想想,不知昊天底下的四道門的仙師,這樣做也可以理解。

他們想,這個小孩不是一般的人,肯定是幾千年的妖精附體,但又看不去他身上有妖氣,只能付代價試探這個小孩的底細了。

主要是華府這些下面的人不知道昊天是用的什麼功法,他們沒有聽說過吸功大法這個詞語,根本知道還有這樣大有神奇的功法。

華府的那些在牆縫中看到現場的人,把情況反映上去,上面的人不傳達下來,這樣守門的仙師根本不知道前面的人是怎麼死的,後面守門的仙師,也瞭解不到昊天的底線。 二一章:非比尋常


華府守門仙師一直認爲青山弟子中隱藏着高手,後面幾道門的仙師也搞不清楚前面是怎麼被青山弟子攻下的,由於華府的高層沒有向他們透露青山弟子的情況,這樣無形中幫助了昊天!

華府收們的仙師都犯了常規性的思維錯誤,一直小看昊天,這給昊天帶來成長的空間。

華府高層爲什麼不把昊天吸功的消息傳下來,其中必有原因,不過昊天他們此時顧不了這麼多了,不過華府高層有什麼動機,對青山弟子來講,攻打華府的計劃是不能停下來的。

此時昊天他們已推開了第四道門,邁入進來。

四道門與五道門之間的場地也是千米見方,五道門緊閉的,門前坐着5個人,中間是一位老者,看氣場是高級仙師,旁邊四位是中級仙師,看起來都是道骨仙風。

此時的昊天吸收了前面幾位仙師的功力,那些仙師被吸收功力時散發的一些意念無形中干擾昊天的意念,使昊天這個單純的少年發生了不尋常的改變。

五道門裏面的五個人,他們和前面的仙師一樣,看見只是一個小孩,一箇中級宗師和一個高級宗師來攻關,他們一點都不在乎。不過有心細的也猜疑,認爲這三人背後看肯定有什麼隱藏的力量。不然的話這三人不可能來到五道門。

開始有位穿紫色衣服的中級仙師,看見昊天大搖大擺的走去前面,一臉不以爲然的神色!李山保和李大月反而還行走後面,他有點敏感的猜想,這個小孩可能是老妖精附體,於是他和前面的仙師一樣,發功試探性的攻擊昊天,這樣正好中了昊天的下懷。

一位中級仙師莫名其妙的在一個小孩面前,功力盡失片刻就成了乾屍,這下震驚了後面幾位的仙師,他們確定這個小孩弱小的身體裏面隱藏着厲害的傢伙。

隨後一個藍衣長袍的仙師也是試探性的攻擊昊天,也是用了5-6成的功力,昊天吸功的經驗此時豐富了很多,藍袍仙師一眨眼就死在昊天的面前,變成了空殼。從外面根本看不去是昊天吸走他的功力,昊天的身體沒有一點變化,那些功力好像蒸發了一樣,不知去向!

第三位仙師戰戰兢兢地的來到昊天面前,對昊天說道:“高人請現身一戰!”

“拿命來!”此時的昊天覺得對付一個這樣的仙師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反而朝第三位仙師衝去,第三位仙師本身就怯場,趕忙發力攻擊昊天,結果很快的也成了乾屍。

到了第四位中級仙師,因精神繃得太緊了,乾脆崩潰了,發了瘋一樣的攻擊昊天。昊天這時心態比剛開始成熟多了,滿有信心,絲毫不畏懼朝自己攻來的仙師,反而冷靜的看着第四位仙師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發瘋的仙師胡亂的攻擊,頓時將那塊場地炸的灰塵迷漫,昊天運用任意而行身影一閃,就到了第四位仙師背後,按手在他的背上,第四位仙師的力量就從他背上流朝昊天,他想運功阻止,沒想到越阻止越快,不多時,發瘋的仙師也被吸乾了。

五道門中的高級仙師,見多識廣,雖然不知道昊天是什麼功法,他不再和前面幾位仙師一樣,試探的發力,他一上來就將功了爆發去來,猛的一掌攻擊昊天。

昊天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陣勢,一下子也蒙了,只見他弱小的身體在這個狂猛的掌力裏面的被吹的東搖西擺!這位高級仙師看這樣的攻擊也沒打爆昊天,昊天只是東搖西擺晃了,看上去和沒事人一樣。一般的情況在他這樣狂猛的攻擊下,中級天師也會被頓時打爆,這些功力打到昊天身上就好像是一陣風吹過。

這位高級仙師不知, 游戲三國之英雄傳說 ,所以昊天就東搖西擺。

其實昊天的身體就是漏斗,再高的仙師也白搭,這是昊天不同於常人的原因。

這位高級仙師的看見自己的功力打在昊天身上,完全沒有作用,他不由的鄒了鄒眉頭,感覺大事不妙。

李大月和李山保看到老者蓋天鋪地的掌力攻向昊天,一下子心也提到嗓子眼了,他們也沒有見過這樣的強攻勢,猛烈的掌風呼呼作響,就是參天巨木在其中也會迎風而起。可昊天在這陣攻擊中卻遊刃有餘,讓李山保和李大月更驚覺昊天是神人。

經過這次老者的狂猛的攻擊後,昊天知道自己的吸功的能力是有限的,要是遇到真正懂自己的人就危險了,假如有3-4個高級仙師同時向自己發功,自己的身體的肯定來不及吸,這樣說不定也會被打爆。

正是因爲華府守門的仙師不知道昊天的情況,給昊天做了最佳的陪練,讓昊天知道自己的缺陷,爲以後的迎敵打下了基礎。

陌安 ,看發功傷不了昊天,就準備用武器來對付昊天,用戰技來解決戰鬥。

老者是一次性發功攻擊昊天,不是連續的以綿長之力發功的,老者是發了一掌後續沒有連續供力,所以昊天不能繼續着吸他的功,其它向昊天發功的人都是試探性的來攻擊昊天,那些人的功力到了昊天身上他們還繼續發力,這樣就落入了昊天的陷阱。

老者是一掌式的暴力攻擊昊天,開始昊天來不及吸,等吸完了身邊的功力,老者早停止了發功,這就是老者的經驗,知道不能用功力持續的攻擊昊天的身體。

老者準備拔劍的時候,李大月和李山保看見不對,他們身形一閃同時出現在老者的身邊,以閃電般的速度攻擊老者。老者防不勝防,沒想到李山保和李大月身如閃電,只見老者揮劍擋住了李山保的劍,李大月的劍則砍下他的頭顱。

老者也死的冤,他一直看着昊天,慢慢的拔劍,生怕昊天發起攻擊!沒有想到李山保和李大月來的這麼快,最重要是他太專注昊天了。

昊天也非常疑惑的看着李山保他們兩個,這時李山保走到昊天身邊問道:“小師弟是不是覺得搞不懂我們,哈哈!”

昊天點點頭,李山保看着昊天笑着說道:“其實我和李大月都是來自凡界的,哈哈!我們都具備三重攻擊力,還有馬武也是來自凡界,”

難怪!李山保說李大月還有絕技。昊天聽李青山講從凡界來的武者,攻擊力和抵抗力都是三重力,還有身法也都是特別快的。

李青山爲了不讓李大月攻下一道門又回去報告,就叫馬武跟着後面看情況,馬武在鴻來氣功館時昊天見過馬武的身法非常快,現在馬武的身法更快了。

只見跟着後面遠處觀戰馬武一閃,人就去出了。‘難道凡界真的會出奇才嗎?’昊天不由的想到。

李山保對昊天說道:“小師弟,要是你有了肉身,你就知道,你在肉身一步能邁出1米的話,來到了魂界,一步可以邁出10米,你在凡界跳1米高的話,你在這裏可以跳10米高,要是你的三魂七魄都沒有損傷的話,你在這裏可以擴大百倍能力,這就是凡界修煉的好處!”

“在凡界修煉過後來到這裏有這麼厲害啊!”昊天不由的驚歎了一聲!

“因爲這裏沒有肉體,只是魂體,凡界肉體很沉重的,人在凡界練武,到了魂界,那真的不同啊!哈哈!小師弟,我們都是從凡界來到魂界的,不知道魂界功夫回到凡界會怎麼樣?這個答案,或許小師弟可以知道。小師弟加油!”李山保總是笑哈哈的說道,像一個老大哥。

“你們還有絕技嗎?”昊天看着着李山保和李大月問道:

李山保說:“再有絕技也比不上小師弟的吸功大法和任意而行啊!哈哈!最重要的是師尊說你是你非比尋常,這個就特別厲害了!可惜我們跟不上小師弟,哈哈!”李山保不敢說去昊天的身世,只說昊天非比尋常。

昊天聽到李山保這樣一講也若有所思,心想;‘我真的非比尋常!’ 二二章: 黑暗之氣

李山保看見昊天陷入了沉思,就摸了摸昊天的頭說:“小師弟不要多慮,我們繼續攻打六道門。”

昊天,李山保,李大月來到五道門前,李山保一揮拳,五道門被炸開了。

六道門是敞開的,六道門裏面坐着四位高級仙師,五道門和六道門中間的場地也在千米見方,和前面幾個場地沒有什麼區別。

因爲五道門內有氣結陣,李大月和李山保就沒有跨入五道門,只有昊天一人進了五道門。

“小師弟,要小心!”李大月和李山保多次囑咐昊天。

“你們就放心了,師兄,我現在經歷了幾戰,有了站鬥經驗!”昊天滿有信心的說道:

第六道門裏面四個高級仙師,都是穿着藍色的袍子,四個人年齡看上去都有50多歲,各個眼露兇光,就像是強盜。


昊天現在面對他們也不害怕,昊天想:‘他們反正打不到我,沒有什麼可怕。’

六道門裏面的四個高級仙師看見只有昊天一個人邁入五道門,雖然懷疑昊天身藏古怪,可他們都是久經沙場之人,見怪不怪。其中一個身材矮墩墩的人站起來一下子就飄到了昊天身邊,舉手就攻擊昊天,他沒有發氣攻擊昊天,是想用身法試探一下昊天。

昊天看見人影到了面前,意念一動,閃了幾閃,就到了場地的南北方向的角落中,離這位矮墩墩的高級仙師幾百米之遙,矮墩墩仙師看昊天一下子沒了人影,楞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