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瀾?阿瀾呢?」楚眉靈的臉色煞白。她找不到慕容驚瀾的身影了!他該不是……

「他連同身體和魂魄都被青煞獸吞噬了!哈哈哈哈!」夜冷翼仰面狂笑,一道巨大的修羅光輪突然出現在上空,他對楚眉靈道:「這是修羅輪迴盤,臨死前被其所封,那就永世不得超生!」

「不要!」楚眉靈意識到了什麼,心臟劇痛,急聲道:「好!好!我答應你!我什麼都答應你!」

她的眼淚開始往下掉,竟主動抱住了他的腰,輕聲道:「我都記起來了,我愛的是你,不是他……」

「你說什麼?」夜冷翼先是一愣,不可思議得看著懷裡的女人。

「我說我都記起來了,都記起來了……」楚眉靈不斷呢喃,手臂越擁越緊,但一雙鳳眸卻冷得沒有一絲溫度。

她快速轉動體內妖元,同時感應兩條妖脈的起伏,一年前,她體內形成了妖府,她無數次揣摩這「空地」的用途,卻終究沒有領會。


她偶爾能祭出被吞噬靈魂的技能,比如殘血魔帝!可每次祭出都不受她意識的控制,而是受她情緒的控制!

那修羅光輪的光芒越來越刺眼,她彷彿聽到慕容驚瀾痛苦的悶哼。

「阿瀾!」她撕心裂肺得喊,眼淚噴涌而出,極度的痛楚和恨將體內的血肉化成一道道血符,血符全部凝聚在她的妖府中!夜冷翼完全沉浸在她的溫柔中!她真的是靈兒?是靈兒的轉世?然而,就在下一刻,他突然感覺到肌膚被灼痛。 心念一動,那修羅光輪也消失了!他猛地抬頭,竟見眼前的女人竟顯魔相,長發披散,鳳眸滿是凌厲和冰冷!雙唇已從艷紅變得深紅,眉心有一道黑色蓮花印記。

「你想吞噬我的靈魂!」夜冷翼從方才的蠱惑中回過了神,怒意已顯:「你根本不是她,不是她!不是她!我要殺了你!」

言畢,他的面容突然變得猙獰無比,手掌微翻,一把閃爍著黑光的修羅刀已握在掌心。

楚眉靈見過修羅刀,眼前這把不知道比她以前見過的要強大多少!

「你根本不是她,可你卻冒充她,我要殺了你,殺了你!」夜冷翼像是瘋了,高高舉起修羅刀,以驚人的速度朝著她的頭頂劈過去。

楚眉靈絲毫不懼,無數魔氣和妖氣全部凝聚在驚梅劍之中,形成了一把如同殘月般刀刃。

「鏘!」在震耳欲聾的巨響后,萬丈光芒迸射,照耀了天空!

「噗!」

兩人同時噴出了一大口血。

「你究竟是誰?」夜冷翼的雙眸閃過一道驚訝,不過是只五尾妖狐,竟有如此大的力量?雖然無法吞噬他的靈魂,但他的靈魂受到了損傷。

楚眉靈抬手擦去唇角的鮮血,用驚梅劍撐起了身子,冷聲道:「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誰!你只需要知道,我,是殺你的人!」

言畢,她的騰空而起,劍尖直指他他的眉心!

「好!既然如此,那你的命,更加不能留!」夜冷翼的手腕微翻,天空竟出現了巨大的弓箭,弦上整整有百支長箭,散發著鋒利的寒光。

「殺!」字落下,百支修羅箭齊發!然而,它們卻在半空中齊齊震斷!

楚眉靈和夜冷翼同時回頭,竟見慕容驚瀾站在他們身後,他的周身散發著一股股精純的玄力,這種力量似乎就是萬物的主宰,彷彿天地間所有的光芒全部凝聚在他的身上。而他的身後卻是青煞獸的屍體。

「阿瀾?」楚眉靈喜極而泣。

「你殺了青煞獸?」夜冷翼心神劇烈顫動,怎麼可能?可他既然殺得了青煞獸,為何不煉化成靈魂祭?

慕容驚瀾像是看出了他的心思,淡淡回道:「因為我嫌噁心。」

言畢,他橫抱起了楚眉靈,心疼萬分,隨後抬頭看向夜冷翼,清澈的黑眸閃爍著鋒利的寒芒,冷聲問他:「哪只手傷她的?」

夜冷翼也受了傷,他的雙手緊緊攥著,握得骨節泛白。

楚眉靈已感覺到慕容驚瀾身上透出的殺氣,立即抬手握住他的手腕,低聲道:「阿瀾,別!」慕容驚瀾深吸一口氣,壓下了滔天怒火!的確,他現在不能殺葉冷翼!靈兒受了傷,她必須先得到最好的醫治!若是和夜冷翼拚死一戰,一定會兩敗俱傷,到時候他和靈兒被無數修羅兵圍堵!靈兒會有危

險!

怪只怪他現在還沒修鍊到十重天!

他收回了定天劍,身後的靈魂祭也隨之消失,但周身的狂霸意志卻還在,「夜冷翼!兩國的合約還剩下一年!這一年你好好準備,一年後,我們戰場上見!」

一年,足以讓他殺盡蛀蟲,重振輝玄帝國!

言畢,他足尖輕點,衝出了妖獸苑。

夜冷翼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臉色徒然變得冷厲!他果然像極了那個人!目中無人的模樣讓人厭惡至極!

一年便一年!一年後,修羅帝國將統一滄瀾和聖羅大陸!

楚眉靈是暈著回去的,醒來的時候已被換上了乾淨清爽的衣服,慕容驚瀾正坐在床邊,烏黑的長發垂落在兩肩。

他唇形很好看,不薄不厚,恰到好處!他的鼻子完美英挺,雙眸比以往更狹長,看上去更加的威儀和孤高,她能想象,當他睜開雙眸時是如何得迷惑眾生。

她忍不住翻了個身,指尖一一撫過,又忍不住輕吻,還記得第一次見他時,他坐在樹蔭下看書,一身白衣霞姿月韻,讓她怦然心動。

而現在,他的氣質完全變了,變得深冷且威儀,這才是真正的帝王。即便是夜冷翼,他身上透出的只是邪!卻沒有讓人甘心臣服的王者威嚴。

他太完美,完美得讓她覺得他高高在上,而非與她纏綿的枕邊人……

一想到這裡,她的臉不由得發燙,體內有什麼東西蠢蠢欲動!

糟糕!毒性發作了!


「怎麼了?哪裡不舒服?」慕容驚瀾不知何時醒了,緊張得問她。因為太疲憊,他的黑眸布滿了血絲。

「我……」她張了張口,不知如何回答。

慕容驚瀾見她臉頰發燙,急聲想喚御醫,卻被她制止:「沒,沒事,我想吃紅燒肉,你給我去做!」

她現在受了傷,若是提出和他做那種事,肯定被他嘲笑!

「紅燒肉太油膩,你的內傷還沒有痊癒。」慕容驚瀾拒絕了她的要求,隨後輕嘆了一聲:「這裡環境不堪,連植物和水果都甚少。」

楚眉靈只覺得快透不過氣,便催促道:「那就給我燉些粥,清粥!」

「御廚已經在做了。」慕容驚瀾見她胃口好,便對門外命令:「將粥端來!」

「我不要別人做的!我要你親手做的!」楚眉靈忍著慾火焚身的痛苦,將他從床邊奮力推開。

慕容驚瀾抽搐了一下唇,怎麼都覺得她現在的行為有些怪異!


「好吧,你躺著休息,我很快就回來。」他站起身子,一斂衣袖就出了門。

楚眉靈見他出門,這才鬆了一口氣。她盤腿而坐,開始念口訣壓制毒。可正如慕容驚瀾所說,她和夜冷翼的這次正面交鋒讓她受了重傷。

「咚咚咚!」門被敲響,隨後又傳來百裡子衿的聲音:「姐姐,有些事,我想與你談談。』

楚眉靈對她有排斥,所以本想拒絕,可是門已經被推開。

百裡子衿正紅著眼站在了門口,她的身材羸弱,只披著一件薄薄的銀灰色披風,頭頂斜插著一支紅梅金絲鏤空簪子,雖然打扮素雅,卻如同來自風雪的仙子。

「進來坐。我去給你沏壺茶。」楚眉靈取下床頭的大衣披上,準備起身。「不用,我很快就走。」百裡子衿坐了下來,將手裡提著籃子放在了桌面,聲音帶著幾分沙啞:「我是為上次的事與你道歉,也謝謝你救了孩子。」 「過去的事就不必再提了。」楚眉靈還是替她倒了茶。


若說以前對百裡子衿有怨恨,那現在已經釋然了。畢竟,她曾經為慕容驚瀾守了那麼多年的江山,導致了身體有了損傷。

所以,她並不打算將她毒害她的事情告訴慕容驚瀾!只是,她不知如何與她解釋這孩子的事!若她知道孩子是夜皇澈的,不知道會是怎麼樣的痛不欲生。

「雲宸愛你!他抱著你回來的時候,整個人都在顫抖,直到御醫說你無礙,只是體虛,他才鬆了一口氣。」百裡子衿說的時候,長長的睫毛輕顫,凝結著晶瑩的淚光。

此時的楚眉靈已開始心不在焉,因為毒性又開始蔓延,就如同被無數絲線劃過肌膚,又如同被蟲蟻啃噬,讓她忍不住蜷縮身子。

「你怎麼了?身子不舒服?」百裡子衿問她。

「沒,沒事!」她抬起手臂擺了擺,卻已經是一頭的冷汗。

「姐姐,我知道不該插足你們之間的感情。但如今我有了孩子,我只希望孩子能有個名分。」百裡子衿將來的目的說了出來:「或者,我帶著孩子默默得守在一個角落。」

楚眉靈顫抖著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你是他的妻子,你們的孩子是太子,我不會有半點妄想。」

百裡子衿的臉色有些發白,她生性清冷,從不向任何人懇求,但她真的愛慘了雲宸。她不求妻的位置,甚至不求他的愛,只求能留在他身邊,陪他談心,陪他下棋。

「百里小姐,有些事情不能勉強!而且這也由不得我做決定,一切都要聽從陛下,不是嗎?」楚眉靈對她笑了笑,繼而起身拱手道:「我有些不舒服,想要躺下休息。以後有空再談吧。」

「姐姐!」百裡子衿心底湧出一股不可自制的悲傷和嘲諷。她悲傷自己的多情終究成空,嘲諷自己竟求著一隻狐妖!

但她無路可走,她不能讓孩子沒有父親,沒有名分!更無法徹底失去雲宸!「姐姐,你知道我有多愛他嗎?他離開了這麼多年,我每天都會寫下一個字,這個字就是望,我望著他早日歸來!我望著有一天他也會愛上我。可最後他回來了,他卻告訴我,他有了妻子!我愛了他那麼多

年,可他卻在短短的幾千年裡愛上了你!我應該放下,可我放不下,我只求他能給我一個角落,我只要在這角落裡看著他,守著他,這輩子也算知足了……」「我羨慕你和他經歷了那麼多同生共死!其實我何嘗不想!我也想不顧一切,策馬揚鞭去修羅帝國陪著他!和他一起同生共死!可我的身子不行!你知道輝玄帝國的底子有多爛嗎?我撐了那麼多年,真的撐

不住了!」百裡子衿的眼淚不斷得流淌,唇上的血色早已褪乾淨。

她的聲音雖輕,卻透著撕心裂肺。

楚眉靈聽了這番話,心裡很同情她,畢竟她和她的愛情何其相似!而且愛上了同一個男人。只是,她得到了他的愛,而百裡子衿沒有。

可是,同情歸同情!愛情還是最自私的東西!

「他留不留你,是由他來決定!你請回吧,我身子真的很難受,要休息了……」楚眉靈再次下了逐客令。她不是聖母,所以不可能因為同情就將自己的夫君推到別的女人懷裡。

不僅不會推,她還會讓阿瀾徹底遠離她,不能給她半點靠近的機會和可能。唯有徹底掐滅希望才是最仁慈的做法。

她不是說只要帶著孩子躲在角落嗎?那她就成全便是了!

百裡子衿都將話說到了這個地步,再多說無益,她見楚眉靈面色難看,便行禮退下了。

楚眉靈坐回床榻盤腿而坐,不知是不是遲了的緣故,她連呼吸都不受控制,更別說調息念口訣。在痛不欲生和面子面前,她還是選擇放下面子。

「來人!」她對著門口急喚。

「娘娘有何吩咐?」門口守著宮婢恭敬得問她。

「去,去找陛下!」她抬手捂著胸口拚命喘息,肌膚就如同被火灼傷。

宮婢低聲回道:「奴婢不知陛下在哪裡?」

「在膳房!」她顫聲回答。

「好!」宮婢匆匆得離開了,過了一會兒又氣喘吁吁得回來:「陛下說粥馬上就好了,還給你做了其他你愛吃的東西,再稍等片刻!」

「等不了了!」楚眉靈已滿頭是汗,擺擺手道:「你帶我去找她。」

「好!」宮婢攙扶住她的手臂,快步走向膳房,路上還時不時得看向她,輕聲問道:「娘娘,是不是不舒服?你的臉,很紅……」

不僅是紅,還紅得不正常,這小宮婢雖沒有經歷過男女之事,但皇后此時看起來真就是面泛桃花,一雙鳳眸清冽且妖冶,輕覆著一層薄霧。

終於到了膳房,宮婢很知趣得退下了,楚眉靈見慕容驚瀾正在切菜,裡面只有兩三個御廚替他打幫手。

她在掙扎了一會兒終於下定了決心,輕喚道:「阿瀾?」

「你怎麼來了?」慕容驚瀾吃驚得轉身,見她吞吞吐吐,便命其餘的人退下。

「過來!」他對著她揮了揮手,笑容溫柔。

楚眉靈深吸了一口氣后便走了過去,可肩膀依舊不受控制的顫抖。

「你看我做了什麼?」

他並沒有發現她的反常,而是抬手擦了擦臉上的白粉麵,俊顏帶著從未有過的興奮!人間有習俗,一家團聚就要吃餃子。

望兒雖然不在他們身邊,但他們終於找到了對方,也要慶祝一下。

「是餃子……」楚眉靈強顏歡笑,想扯出一個笑容,卻不受控制得發出一聲撩人的低喘。

慕容驚瀾被這突然起來的聲音驚了一下,低頭問她:「怎麼了?不舒服?」

「嗯。」她微微點頭,斜眼瞄了一眼他,卻還是開不了口。

「身子不舒服還跑出寢殿?」慕容驚瀾心疼得斥責,抬手覆上了她的額頭,「我帶你回去!」

楚眉靈想點頭,可她的肌膚就好像著了火,額頭早已是一層薄汗,突然一把抱住了他。

慕容驚瀾被她這麼一抱,忍不住笑出聲:「你這是怎麼了?才分開不到半個時辰,就想我至此?」

:「難受……」她就像只小貓,臉頰貼著他的胸膛低喃,白皙的手在他領子處輕輕勾了勾,低聲都:「還有些熱。」「那是發燒了!」慕容驚瀾捧起她泛紅的小臉,在她鼻尖輕刮:「都做娘親了,還不懂得照顧自己!」 楚眉靈心裡有些氣惱,可惡!他平時一見她就想和她翻雲覆雨,現在卻總是扯開話題,一臉的清心寡欲!


她強撐著一口氣,就是不主動,一定讓他先提出!

「阿瀾,你在做餃子嗎?你教我!」她拉過他手,示意他站在她身後,手把手得教她。

慕容驚瀾一心想帶她回寢殿休息,哪裡有心思做餃子,但又不想掃她的興,終於還是答應了。

他寬厚的大手包裹著她的柔荑,手把手得包起餃子。心裡卻有些不解。這餃子明明是她教他做的,如今怎麼需要他來教?

那一夜是除夕,所有學子都回去了,唯獨他留在混沌學院的寢室,他沒想到她竟然出現在了門口,身上落滿了積雪,手裡端著粉面兒和肉餡。

他不記得何時對她動的心,但他清楚得記得,見到她的那一刻,他有種想將她摟入懷的衝動……

想起「少年時」的青澀和美好,他就忍不住緊了緊手臂,將她圈得更緊。

楚眉靈的呼吸越來越急促,被他這麼一抱,更是慾火焚身。

「靈兒,你渾身在顫抖。」慕容驚瀾皺眉,這次不容她再推脫,準備將她一把橫抱起。豈料,她突然踮起腳尖,紅唇覆了上來。

慕容驚瀾怔了一下,一時間竟忘了如何回應。

楚眉靈已顧不得面子,藥性快要侵入筋脈,命比面子重要多了!

「阿瀾……」她輕喚他的名字,五條尾巴已不自覺得露了出來,鳳眸含淚得看著他。

慕容驚瀾已然明白了她的意思,他深吸一口氣,將她反壓在鋪滿麵粉的桌面,略帶粗糙的掌心輕輕撫過她的臉頰,唇角勾起一抹邪氣的弧度:「前兩天沒有滿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