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布想了想,說「他們可能有病吧!」

「@#¥%……」青蓮仙師腦子裡面立刻晃過亂七八糟的星星,張了張嘴,一句話也接不上來。

羅布看了她一眼,只好又小聲解釋道,「我覺得天極隱老可能對我有所圖,三清古仙腦子卡住了!」

「不準這樣說我師叔公!」青蓮仙師瞪了羅布一眼,但羅布卻不買賬,嗤道,「三清古仙是我結拜哥哥,我偶爾說他一句,也不算對他不敬。」

降妖星君現在是真正的絕望了,他痛哭流涕地望著羅布,不住地磕頭道:「羅界主,早知道你和天極隱老和三清古仙的結拜兄弟,就算借我一百個熊心豹子膽,我也不敢為難你啊!」

「現在知道已經晚了!」羅布毫不領情,淡漠地回了一句。

青蓮仙師盯著羅布,擰了下秀眉,若有所思道:「羅布,你剛才說天極隱老對你有所圖,你只是個三珠小仙,他到底圖你什麼?」

羅布哼了聲說:「他把一個叫天心仙術的東西置入我腦子裡面,卻又不教我怎麼使用,分明就是貪圖我的符咒……」

「天心仙術?」

青蓮仙師、伏魔星君和降妖星君頓時神色大變。

羅布愣了下,問:「青蓮,你們也聽說過天心仙術啊?」

青蓮仙師伸手在羅布的額頭上敲了下,嗔怪道:「天極隱老的成名絕技就是天心仙術!非常厲害,我早就聽說這種天心仙術並非法術,而是一種古怪的法寶!」

伏魔星君搶過話茬兒,急切道:「羅界主,天極隱老怎可能把天心仙術給你,要知道,這天心仙術就是他手上最為稱心如意的法寶,他怎可能會給你?」

羅布聳了聳肩,說:「我哪會知道?隱老大哥當時可能糊塗了吧?」

青蓮仙師瞪著羅布,嚴肅道:「羅布,你可能不了解天極隱老的為人!」

羅布遲疑了下,問:「他為人如何?」

「他?>「他為人十分精明!決不可能犯這種低級錯誤!」頓了下,青蓮仙師認真地問,「羅布,你到底給了天極隱老什麼好處?他怎麼會把他最好的東西都送給你了?」

羅布瞅著青蓮仙師,心道:大家都只注意到天極隱老送了自己天心仙術,卻忽略了自己的焚天金符,不過,從他們的反應看,這天心仙術似乎真是個好東西。

青蓮仙師見羅布沒有回答,忍不住又催問道:「你在想什麼?」

羅布這才若有所思地說道:「青蓮,我正有個問題想問問你,你告訴你,焚天金符和天心仙術,哪個更厲害?」

羅布這樣問,其實是有根據的,如果焚天金符比天心仙術厲害,那麼,天極隱老送自己這個法寶,就說明他有可能貪圖自己的焚天金符。這叫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反之,如果天心仙術更厲害,那他就沒必要放棄厲害的來換自己不厲害的。

青蓮仙師遲疑不決地望著羅布,過了好一會兒,才好奇地問:「羅布,你怎麼突然想到這個問題?」

羅布催促道:「你先告訴我。」

青蓮仙師輕擰了下秀眉,說:「天心仙術是件很神奇的法寶,據說用到極致,可以抵得過十顆仙珠……」

羅布驚訝道:「什麼意思?它如何抵得過十顆仙珠的?」

「傳說中,天心仙術就像個超級仙珠,它能輕易貯藏十顆仙珠的法力!羅布,你應該很清楚,仙珠越大,你可以貯存的法力也越多,只有貯存到自己仙珠中的法力,才是你真正的法力,並且,仙珠越多,練功時,才可能更快更容易地從天地間吸收靈氣,從而為自己所用!」

羅布眉頭一皺,忽然想到了掌心中那個原生空間,便謹慎地問道:「如果我本身就有取之不盡的靈力,那我再結一顆超級仙珠,是不是就顯得多餘了?」

青蓮仙師搖了搖頭說:「超級仙珠不僅可以貯存靈力,它還象徵著你的實力,打個比方說,你貯存在仙珠中的法力,任何人也不能搶走,而你存在法寶中的靈力,卻可能被人搶走。你聽懂了嗎?」

羅布心下忖道:對於現在的我來說,好像仙珠最大的好處是象徵著實力。

羅布繼而又想:難怪我很容易就結出了第二顆仙珠和第三顆仙珠,十之**與這個什麼天心仙術有關!

這樣一想,羅布就露出了笑意,伸手拍了下腦門,笑道:「看來我錯怪隱老大哥了,他送我天心仙術,原來是幫我結仙珠的!」

青蓮仙師遲滯了下,又問:「羅布,那你剛才說他貪圖你那個什麼符咒,又是什麼意思?」

羅布盡量放淡語氣說:「我會焚天金符……」

青蓮仙師瞥了羅布一眼,沒好氣道:「我們現在是一家人,你騙我有好處嗎?」

「沒有。」

既然青蓮仙師不相信自己會畫焚天金符,羅布索性就不給他解釋,隨口敷衍了一句,轉頭看向了被裂天金錘困住的降妖星君,回頭又看了眼紫金天火,心裡的氣便消了一大半,再轉回頭時,羅布腦中那個要殺死降妖星君的念頭便淡了下來。

裂天金錘搖晃著錘身,請求道:「主人,讓我先把降妖星君這廝滅了吧。」

羅布還未回答,降妖星君就驚恐萬狀地大喊起來:「羅界主,饒命啊!」

伏魔星君搶過話茬兒,趕緊說情道:「羅界主,你我同為彌天陛下效力,你要是殺了降妖星君,彌天陛下必會找你麻煩。請你務必三思,大家以和為貴,你意下如何?」

青蓮仙師忙也拉住羅布的手臂,低聲道:「羅布,反正我們都沒有吃虧,不如暫時放了他吧,畢竟殺了他對我們沒有一點好處,何況我們以後還要呆在仙界。」


羅布冷道:「這樣放了他,未免太便宜他了!」

降妖星君慌忙叫道:「羅界主,你放了我吧,你想要什麼,只要我有的,我都可以給你!」

羅布眼珠一轉,問:「你老婆漂亮嗎?」

降妖星君驚愣了下,說:「我沒老婆……」

青蓮仙師伸手在羅布的手臂上掐了下,咬了下牙,沉聲道:「我警告你,不準再花心!」

「我和他開玩笑的,只是想試試他說話是否作數罷了!」羅布微微一笑,馬上便不懷好意地盯向了降妖星君,很快又把目光移動到了他腳下那兩團玄疾天火上。

伏魔星君察顏觀色的能力極強,眼見羅布盯住了降妖星君的玄疾天火,立刻就提醒道:「降妖星君,羅界主好像對天火比較感興趣,紫金天火已經歸順了他,你不如再做個順水人情,把腳下那兩朵玄疾天火也送給他吧。」


降妖星君頓感心裡吃痛,臉上抽搐了下,苦道:「伏魔星君,這兩朵玄疾天火跟了我多年,它們只怕不願意再認新的主人…….」

「你又不是它們,你怎麼知道?」羅布當下也不和降妖星君客氣,伸出手掌,勾了下腳頭,「先借給我玩幾天!」

降妖星君苦著臉,遲疑著不肯,伏魔星君急忙喝道:「降妖星君,你好生糊塗,俗話說得好,錢財本是身外之物!」

這話意在提醒他,你今天要是保不住小命,那玄疾天火自然也會被羅布搶走!


降妖星君打了個激靈,頓時醒悟過來,慌忙伸手,分別點出兩道細線狀的白色靈霧,迅速打在了腳掌跟前…….

那兩朵玄疾天火好像兩隻發現了骨頭了獵狗似的,立刻撲騰了過去!降妖星君馬上又把兩道靈力移向了羅布,那兩朵玄疾天火跟著就沖了過來。

降妖星君嘴臉上卻又露出滿滿自通道:「羅界主,這兩朵玄疾天火習慣了我的靈力,也不知它們會不會喜歡你的靈力。如果它們不喜歡,我也就無能為力了!」

羅布微微一笑,抬起右手掌,立刻用意念召喚掌心的原生空間。原生空間非常聽話,得到羅布的命令后,迅速射出一縷濃郁的靈力,直接衝到了那兩朵玄疾真火的跟前!

兩朵玄疾天火已經撲到了降妖星君的靈力線條上,但是,羅布這道靈力衝過來后,它們立刻調轉火苗,瞬間追向了原生空間中的靈力!

青蓮仙師離得最近,隱約中也聞到了羅布掌心那道靈力特殊的香味,忍不住說:「羅布,你只是個三珠小仙,竟然有如此濃郁的靈力,我真是越來越看不透你了!」

「這是個秘密!」羅布神秘地笑了笑,沒有再解釋。

青蓮仙師嘆道:「你到底還有多少秘密瞞著我?」

「很多!」羅布漫不經心地應了一句,他現在已經成功釣到了那兩朵玄疾天火,心裡十分興奮,哪還有心思同青蓮仙師討論這些沒有價值的問題。 羅布當下就把先前那個用來裝紫金天火的空間戒指戴在中指中,迅速指使著原生空間給裡面灌滿靈力,這才又不慌不忙地把這兩朵天火引了進去。

做了這些工作后,羅布又把那八朵紫金天火喚進了裡面,同時對其中一朵紫金天火交待道:「大金,你們務必把這兩朵玄疾天火看緊點,別讓它們再出來了!」

那朵紫金天火閃亮了下,迅速掠了過去,羅布分出神識看了一眼,發現八朵紫金天火居然把這兩朵玄疾天火牢牢地包圍在裡面,就像在監視敵人似的!

羅布趕緊又對紫金天火提出了新的要求:「大金,以說服教育為主……」說出這話時,羅布忽然才想起,自己養成了在凡間時上課的陋習,居然學會了政治老師的口吻。

搞定了這兩朵玄疾天火,羅布退出神識,耳邊卻又聽到裂天金錘氣呼呼地說:「主人,你真要放了降妖星君嗎?」

羅布瞪了它一眼,說:「不把他放了,難道還養起來嗎?」

「依我的脾氣,還是殺了好!」裂天金錘翻裝著錘身,閃過一絲耀眼的強光,顯然是動了殺機!

青蓮仙師聽得清楚,急忙叫道:「羅布,冤家有仇,宜解不宜結,今日你也有不少收穫,不如放了他吧。」

羅布閃了青蓮仙師一眼,狡黠道:「既然你替他求情,那我就放了他……」

青蓮仙師總覺得羅布眼中有詐,便擰了下眉頭,嗔道:「羅布,你要是想讓我答應你娶依瑪和紫嫣,我還是決不會答應的!」

羅布假意嘆道:「青蓮,我不會為難你。我只是希望你能答應我一個小小的要求。」

「什麼要求?」

「我要是不小心做了對不起你的事情,希望你能原諒我。」羅布看著青蓮,雖然說是請求,但他眼中卻分明流露出了霸道之意。

青蓮仙師一看,立刻就明白了,自己即使不答應,他依舊可能做出對不起自己的事情,不禁幽幽地嘆了口氣,無奈道:「羅布,你現在還只是個三珠小仙,就如此霸氣,若是你以後成了大仙,只怕我在你面前更沒有話語權了。」

羅布微微一笑,表示默認,轉回身,他又沖著裂天金錘喝道:「把降妖星君放了吧。」

裂天金錘哼了一聲,很不高興地暴出一道亮光,瞬間就把陷在金色海洋中的降妖星君給震了出去,嘴裡還憤憤地罵道:「以後再動害我主人的心思,我一定會砸死你!」

降妖星君連滾帶爬地站了起來,連聲說不敢。裂天金錘依然不舒服,又威脅伏魔星君:「還有你,雖然你這次沒有對我主人動手,但我還是要警告你,只要你敢對我主人不敬,就是和我裂天金錘過不去!」

伏魔星君苦??君苦著臉,擺著手連聲說不敢。

放走了兩人,羅布對裂天金錘豎了下大拇指,青蓮仙師也不失時機地讚賞道:「金錘,你如此厲害,以後哪還有誰敢欺負羅布?」

裂天金錘嘿嘿地笑道:「青蓮仙師,你此話差矣,敢欺負我家主人的雖然不多,但這裡就有一個!」


青蓮仙師怔道:「誰?」

「你!」裂天金錘毫不客氣道,「我家主人以前也算比較有脾氣,誰知他居然要看你的臉色,我深為他感到不平!」

青蓮仙師:「——」

裂天金錘繼續叫道:「如果我是他,我才不會管你的死活呢!」

青蓮仙師沉下臉,惱道:「金錘,你,你太過分了!」

羅布滿意地點了下頭,裂天金錘雖然幫自己出氣,但它還真不了解自己,這女人嘛,適當的時候,哄一哄,又不丟臉,再說,青蓮仙師現在掌握著伊瑪和紫嫣的命運,我有必要和她硬碰嗎?

不戰而屈人之兵,乃兵之上策!

裂天金錘只是一件仙器,它哪會懂得用兵之道?

羅布喝住它:「金錘,你現在有何打算?」

裂天金錘應道:「我繼續探險。」

羅布奇道:「你到哪裡去探險?」

「八大仙域外面有很多古怪的空間,我發現有個地方好像有一條通往神界的通道,主人,要是哪天我突然不見了,估計我就到神界去了。」

裂天金錘這話聽起來好像沒什麼,但羅布卻突然有種感覺,趕緊問:「金錘,聽你這樣說,好像你要離開我?」

青蓮仙師小聲嘀咕道:「走了好,免得欺負我!」

裂天金錘的話竟然當真變得凝重起來:「主人,我的目標一直是到神界去,如果總是在仙界混,對我來說,肯定是種恥辱!」

羅布皺眉問:「神界對你說來,就那麼有吸收力?」

「那是當然,在這仙界,我已經打遍天下無敵手了,如果這樣混下去,豈非很無趣!」

青蓮仙師不知想到了什麼,突然說:「裂天金錘,你不是還打不過渾天仙鼓嗎?」

「它?」裂天金錘很是不屑道,「它不過是浪得虛名罷了!」

青蓮仙師振振有詞道:「可是,我聽說你和它之間的比武,你終究是輸了!」

裂天金錘頓時怒不可遏道:「那是以前!那廝很可惡,仗著一朵紫金天火,就僥倖勝了我半招,我一定要找它報仇!」

青蓮仙師笑道:「好啊,那你們約個時間再打一架,我倒也想看看你到底能不能勝得了它!」

羅布恍然明白過來,青蓮仙師開始受了裂天金錘的刺激,這下找到機會,就要小小地報復回來,古人還真是誠不欺我,得罪誰也別得罪女人。

裂天金錘滿口答應道:「好,我過幾天就去找渾天仙鼓一雪前恥!我要讓你們看看,誰才是仙界最厲害的極品仙器!」

青蓮仙師眉開眼笑道:「這下又有好戲看了。」

裂天金錘如果不慎輸了,那自己也會沒面子的。羅布眉頭擰了下,便問:「金錘,你覺得自己和渾天仙鼓較量,取勝的把握有多大?」

裂天金錘遲疑了下,說:「我的功力應該在渾天仙鼓之上,但是,這幾天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僥倖砸爆了一隻怪獸,因此消耗了不少法力,所以得將息幾天!」

羅布驚奇道:「什麼怪獸,竟有這麼厲害?」

裂天金錘鄭重道:「一隻四不象,那東西真的太厲害了,渾身上下沒有一絲仙靈氣息,但是,我和噬魂金獅聯手,也差點沒有打贏它!」

羅布心下大驚,所有的仙獸中,能夠打得過噬魂金獅的,估計只有自己那隻小豹貓殺伐仙獸,難道它被噬魂金錘和裂天金錘聯手幹掉了?

如此一想,羅布脫口就叫了起來:「金錘,那隻怪獸叫什麼名字?」

裂天金錘搖晃了兩下錘柄,說:「主人,那隻怪獸被我們打死了,它又不會說話,我哪知道它叫什麼名字?」

羅布急道:「是不是一隻豹子?」

「豹子?」裂天金錘似乎遲疑了下,說:「有一點像……」

羅布一顆心陡然沉了下去,急道:「麻煩了,有可能殺到自己人了!」

「主人,它不是人!」


羅布噢了聲,吃痛道:「我知道它不是人……」

「主人,難道你見過那隻怪獸?」

「有可能……」羅布心裡有些痛,忙又問,「那隻怪獸真的死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