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那麼壞嗎?”

“你說呢”霓裳的一句反問令他立刻無語,貌似自己剛剛確實一直在動壞心思

“對了,霓裳姐,那什麼瑜伽不行,我教你一種吧”


“哦—是什麼?”

“我先說段口訣,你記一下……”

“你等等我找紙筆記一下,太生澀難懂”霓裳微皺着眉頭

“別,你就記在腦子裏,這東西不能傳出去”夏楓急忙說

“這麼重要?”

“當然了,這個可是我們家傳媳不傳女的絕世功法”這貨立刻順口胡謅

你小子就貧吧,霓裳白了他一眼心想

連着重複了好幾遍,霓裳才感覺勉強記住,仔細琢磨了一會兒,她疑惑的問

“真的是種修行功法?”

夏楓點點頭,霓裳再次陷入思索中—

“走吧,我們去隔壁,我教你動作,同時再給你仔細講解一下”

“嗯”既然這樣,自己就沒必要閉門造車,自己摸索

“左手擡高點,嗯,右腿向後點,對,就這樣”……

夏楓在一旁不停的做着糾正,提醒霓裳儘量做到動作規範,最後終於忍不住上前伸手,調整她的動作,至於忍不住的原因,大家都懂的

沁人的清香不斷鑽入鼻中,舒服—連汗味兒都是香的,這貨齷蹉地享受着美人體香,並不時‘一不小心’地蹭一下某個部位,仔細體會着令人心動的柔軟和彈性—

得寸進尺,總想更進一步的心理終於愈演愈烈,這貨無恥地從霓裳後面一手環抱着柔弱的楊柳般腰身,一手託着藕臂

“對,就這樣,嗯—”這貨居然忍不住**出聲

霓裳感覺渾身一陣酥軟,她臉色紅欲滴血,畢竟心性不同於一般女孩,果斷地身子一扭,脫離夏楓火熱的身軀

“好了,今天就到這兒吧,時間不早了,明天還要起早帶小雪出去玩”


“哦”一股空虛和失落寫滿夏楓的臉龐

“你確定這是一種功法?我怎麼感覺有點怪怪的”走到門口時,霓裳心情已經平靜下來,她轉身問

“當然,等你修煉有成後就能母儀天下,不對,是威震天下,估計桂老頭想打贏你都難”靠—差點說漏嘴

“真的?”霓裳當然知道夏楓口中的桂老頭是誰,她臉色一正

夏楓認真地點了點頭

“我明白了”

“對了,明天不用找車了,有車”

“嗯”…… 早上起來,夏楓換了身衣服,從髒衣服兜裏摸出了那把梧桐木法劍拿在手中,一臉若有所思

梧桐木是鳳凰棲息涅槃之地,其實我有幸重生在這個世界又何嘗不是一次涅槃,以後就叫你‘涅槃’吧,而且雖然我現在無法完全掌控這把法劍,但可以一直保持接觸先‘培養感情’,增加契合度—

夏楓手上把玩着一把小巧的翠綠色小劍走下樓梯,三個明顯爲出門做了一些準備,風格各異的美女令他眼前一亮

小丫頭依然是將可愛進行到底的風格,一件紅色的迷你短裙,由於氣溫漸涼,她今天加上了深藍色連體絲襪,腳蹬紅色的小巧皮鞋,渾身充滿朝氣,令人看着都感覺神清氣爽

霓裳和商嬋就明顯有經驗多了,T恤加上休閒牛仔褲,平底運動鞋,典型的出遊着裝,飯後霓裳看着商嬋手中擰着的小坤包開口

“不用帶包了,拿着麻煩,今天讓小楓請客”

商嬋確實不習慣讓別人甚至是男生替自己付錢,所以才特意帶包的,不過霓裳的面子必須要給,她只得有些糾結地放下手中的坤包,其實霓裳也是因爲知道她的性格,怕她客氣影響了今天的氣氛才說的

四人下樓,小丫頭有些興奮的問

“霓裳姐,你找的車呢?”

“我們跟着小楓吧,他說有車”

“咦—小楓哥哥怎麼還帶個玩具啊?”扭頭看向夏楓的小丫頭立刻一副發現了新大陸的表情,小手神速伸出,把小劍抓進手中

“好重,什麼材料做的?摸着感覺很舒服哎”她立刻驚奇地問道

“傳家寶,別弄壞了,趕緊還我”東西讓小丫頭成功到手,是夏楓不願跟她計較

“不還,我明天去打個孔穿個鏈子,應該是件不錯的項鍊”

看了眼有些緊身的短裙包裹着的雙峯,穿成項鍊套在脖子上,涅槃不正好處身在兩座山峯中被不斷擠壓、廝磨,靠—這麼幸福的事怎麼降臨不到我身上,這貨無恥地想到,兩眼放光地盯着某處

“霓裳姐,你看他又在動壞心思了”小丫頭注意到他的目光,立刻抱着身旁霓裳的手臂一陣搖晃,面前山峯隨着身子的扭動一陣顫動,夏楓眼饞不已

“趕緊走吧”霓裳選擇無視,擡腿就走,商嬋對着夏楓投來一個鄙視的眼神,跟上霓裳

靠—這冷豔小妞,我又沒看你?你表的什麼情,惹急了我,我天天用眼睛強J你

按照夏楓的提醒,幾人來到一輛車前,這小子掏出鑰匙開鎖,一轉眼鑰匙又進入小丫頭的手中

“我來”

“等等,這是我剛買的車,再說你剛滿十八歲,應該還沒駕照吧?”夏楓立刻上前一步,伸手按着車門,不讓小丫頭打開

“誰說我沒駕照,過生日時爸爸給我的生日禮物就是一輛新車和駕照”小丫頭撅着嘴,像一個準備掐架的小公雞,昂着小臉

“有駕照也不行,這是我的車”

小丫頭一聽,立刻臉色一變,伸手牽着夏楓胳膊搖晃着撒嬌

“小楓哥哥好嗎—讓我開嗎—”

“不行”夏楓的回答很堅決,不能輕易答應,最起碼要趁這個機會把涅槃先要回來

小丫頭眼珠一轉,伸頭靠近了夏楓些低語

“小楓哥哥最好了,大不了回來我偷偷讓你看看—”說着話,她眼神向自己胸前掃去

這貨兩眼一熱,衣服豬哥相

“你確定?”

“當然,不信我們拉鉤”小丫頭表情堅決

“那你先把我小劍還我”

小丫頭有些不捨,不過明顯開車的慾望更大,她最終把小劍賭氣般塞入夏楓的手中

“哼—小氣鬼”

靠—別人的東西不給你就是小氣鬼,不過好在東西拿回來了,夏天不再跟小丫頭較真,走到旁邊鑽進副駕駛座,其他兩位美女已經在她二人爭論的功夫在車內坐定

“噢耶—出發”小丫頭興奮的大喊一聲,上車—

夏楓冷眼掃視着小丫頭的動作:打火啓動、看後視鏡、鬆手剎,踩離合、掛檔—-

還好,雖說動作有些生澀,不過都很規範,他終於放心,昨天連公子那貨的水平都敢毫不怯場地上車把他嚇着了,他可不想泡妞大業未成就先捐軀了,跟美女一起貌似也不行—

去**紀念塔看了看,又去**福塔上在高空看了大都市的全景,順便在那兒解決了午餐,夏楓很自覺地付賬,三個美女都沒帶手包,他就算想賴也賴不掉,看來必須要儘快找個來錢的財路了,這貨有些鬱悶地心想

這裏離遊樂園不遠,於是吃飯時,小丫頭獨斷專行的確定了下午的行程

進入遊樂園,小丫頭像個快樂的小鳥跑來跑去,大家能感覺到她的真性情,霓裳和商嬋的眼神中都有着一股溺愛,不離小丫頭的身影,夏楓這貨的眼神就有些不純潔了

小丫頭歡快地跑動時,他的眼神緊盯着兩坨顫動,目不斜視,喉嚨不時出現一個吞嚥動作,要多猥瑣就有多猥瑣,閒暇時目光還搜尋四周,期盼着能發現一些‘野外’的‘風景’

商嬋一直在隱晦地偷偷觀察着在她心裏這三個古怪的組合:

猥瑣的夏楓一點都不掩飾自己的無賴神情,並樂此不疲,超然的霓裳永遠都是那麼平淡、睿智,並且居然對那小子猥瑣視若無睹,性情開朗的小雪也絕對不如表面那麼單純,她很聰明,不可能不知道那小子的猥瑣,可卻好像並不討厭、拒絕他的猥瑣……

這種現象太奇怪,她們到底出生在什麼家庭?父親好像知道一些,不過他沒跟自己明說,只是說讓自己珍惜這份別人求都求不來的友誼……

對於面對夏楓的態度,她有一些糾結,這個由於自己第一天入住就發生誤會,令自己印象惡劣的傢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毫不掩飾的猥瑣眼神不太符合一個男生的正常心態,是徹底的無恥還是真性情?

“霓裳姐,我們坐過山車吧”小丫頭歡快的聲音打斷沉思中的商嬋

“我就不坐了,你們去玩吧”

“我也不去了,陪着霓裳姐”商嬋急忙說

“那小楓哥哥陪我去,我一個人害怕”小丫頭開始拉壯丁


沒有發言權的夏楓付賬,陪着小丫頭上車,頭朝下的高速穿行令小丫頭緊握着夏楓的手,大聲地吶喊,興奮莫名,一圈下來,小丫頭嚷嚷着要繼續,不願下車,當車子緩緩再次啓動,小丫頭問

“小楓哥哥你怎麼不叫啊?很舒服的”其實是因爲這種程度的刺激根本就對這貨無效,不過這貨卻說


“嘿嘿—聽着你叫我就很舒服了,我要是興奮地一叫你會受不了的”這貨無恥地意有所指,並且毫不掩飾的侵略眼神看向她的胸前

安全帶交叉漫過小丫頭的胸前,把她的雙峯勒的輪廓更加分明,看的這貨眼饞不已,靠—爲什麼連安全帶都比我幸福,這個世道很不公平,讓我變成安全帶吧!這一天下來,得能近身體驗多少迷人的大小MM啊—

令夏楓過足眼癮的過山車之旅結束,小丫頭又發現了衝浪,不過霓裳看着她期盼的眼神勸解道

“還是不要了吧,你看看下面”

小丫頭順着她的目光看去—原來結束這個項目的遊客大都渾身溼漉漉的,自己穿着裙子,又沒有衣服可換,確實不適合,不過夏楓這貨卻兩眼冒光地攛掇道

“其實也沒什麼,現在氣溫還行,就算衣服溼了也能很快就吹乾的”這丫頭要是渾身溼透那還不過足眼癮啊

“小楓”霓裳開口立刻令這貨閉嘴,不敢再誘惑小丫頭,再說畢竟這裏人多,所以他並不是真的想忽悠小丫頭上當

幾人離開,繼續朝前走去,小丫頭走在故作一臉失落的夏楓身旁低語

“要是沒有外人,小楓哥哥陪着我我就去了”

這貨聽的精神一震,小丫頭的意思要是沒有外人就不介意我看,嘿嘿—那個先前同意她開車的條件不知道有沒有可能達成呢?

“霓裳姐,我想玩蹦極”

“那就去吧”

“可是我害怕哎—”

“不是也可以兩人一起嗎,真的想玩就讓小楓帶你去”

“哦”一副小白表情的小丫頭雀躍着蹦到夏楓身旁,跟他一說,這貨立刻兩眼冒綠光

“綁緊點兄弟,要不出了事你負責啊?”這貨總覺得跟小丫頭綁的不夠近,連連提示着工作人員

當準備開始時小丫頭臉紅着有些不滿地說道

“不要抱那麼緊嗎?我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