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通玄強者豈是易與,他怎麼可能老老實實的呆在這裡任我消耗,以通玄強者的手段,若說有辦法能將我找出絕不稀奇,只不過可能需要付出一些代價,故而他不會輕易使出,」

「若是將他逼到走投無路,當然會使出任何手段,若我只將希望放在耗死他之上,最後死的只能是我,有什麼方法,能夠讓我找回主動,,」

韓羿眉頭緊鎖,眼中思索之芒急急閃爍,片刻之後忽然目光一亮,望向自己身周不住肆虐的無盡風火:「有了,希望紫月聖輝能有傳說中的那麼強大吧,」

一邊說著,韓羿雙手在身前結出一個複雜的手印,一點赤色光芒隨著韓羿的內力灌注,在手印之中浮現而出,被韓羿牽引到了雙翼之上,使得一對神異的羽翼之上罩上了蒙蒙紅光,

緊接著韓羿低喝一聲,身後雙翼微微閃動,神光大盛,周圍浩蕩無盡的勁風烈火,頓時如受招引一般,朝著韓羿的雙翼匯聚而去,使得那原本暗淡的赤色光芒驟然明亮,隱隱之間更是向著橙色逐漸過渡,

韓羿此時施展的,正是從秋離月儲物袋中得到的秋家功法,紫月聖輝,

這個功法最大的作用是加持作用,只需要以功法催發出第一縷初始聖輝,便可以加持在自己身體的任何一個位置乃至兵刃之上,韓羿選擇的加持位置,正是剛剛得到的風火雙翼,

紫月聖輝每晉一階,對於施術者的修為有著嚴格的要求,不僅僅是因為需要龐大的內力作為支撐,更是因為如果武者的經絡不夠堅韌,將無法承受那瘋狂暴漲的巨大能量,動輒爆亡,

雖說韓羿奇經八脈貫通,身體經絡遠勝尋常同階武者,堪比龍脈中期強者,但能夠將紫月聖輝催發到黃色聖輝,平添四倍威勢已經是自己的極限,根本不足以對王凌造成絲毫威脅,

不過,他身後的風火雙翼雖說此時與韓羿身體融合,但其本身卻是源於遠古隕落的聖鳥鸞鳳,經脈之堅韌遠超想象,即便是將紫月聖輝激發到紫色階段,恐怕也沒有任何問題,


而此地永恆不熄的無盡風火,更是給韓羿提供了取之不盡的龐大能量,以這龐大的能量催發紫月聖輝,最終究竟能夠達到什麼樣的駭人威力就連韓羿自己都無法想象,不過這卻是他所能想到的,能夠給王凌造成足夠威脅的唯一方法,

「若是能夠催發出青色聖輝,平添十六倍威勢的一擊,定然能夠對王凌造成威脅,如果能夠激發出藍色聖輝,就算是通玄強者,也要翻船,」

看著雙翼之上的光芒由紅轉橙,逐漸顯露出模糊的黃色光彩,韓羿的心都是熱了起來,加緊催動風火,增幅聖輝,

王凌懸立在半空之中,場域外散,將自己的精氣神提升到了極致,全神貫注地感知隱藏在烈焰中的韓羿,事實上他是有苦自己知,

原本因為要帶著王紫坤下到這裡,他已經損耗了大量內力,現在再度衝進風火領域之中,更是使他本就剩下不多的精純內力無時無刻不在消耗,只不過他卻沒有別的選擇,

如果他不進來,韓羿會像剛才一樣,不斷地操控風火進行襲擾消耗,最終必然能夠將他生生耗死,他唯一的機會,就是在韓羿將他耗死之前,找出韓羿,並且將韓羿置於死地,

但身處這風火領域之中,他的內力損耗更快,韓羿更像消失了一樣無從察覺,根本無從下手,令他處於進退兩難的境地之中,出道至今,王凌經過的戰鬥何止百場,但卻從來沒有任何一次像今天這樣憋屈,完全無從著力,

只不過,王凌畢竟是修行多年的通玄強者,心思縝密,逆境之下依舊能夠保持冷靜,心中不住分析:

「此人雖然語調猖狂,但不過是虛張聲勢,他從不敢與我正面碰撞,修為必定不高,只不過因為獲得了鸞鳳傳承,能夠操控這裡的風火之變,才能對我產生威脅,

既然他能夠早一步感受到我的到來,提前藏身風火之中,憑他與風火融合的能力,絕對可以在我察覺之前脫身離去,既然如此,他為何要來冒險招惹於我,」

想到這裡,王凌心中忽然浮現出那懸浮在鸞鳳屍骸之上的青紅光團,眼中露出瞭然之色:「定是因為他的傳承還未結束,不甘就此離去,才會鋌而走險,倒是有點膽色,只不過實在不自量力,今天我就讓他知道死字怎麼去寫,」

王凌臉上露出嘲弄之色,舉目四顧,望著眼前呼號席捲的勁風烈火,冷冷喝道:「藏頭露尾的無膽鼠輩,既然你想躲在這裡那就躲著好了,待我收妥聖鳥傳承,再來收拾你,」

攻敵所必救,正是王凌針對韓羿定下的戰略,因為他料定韓羿不會任由自己取走剩餘傳承,必定會出手阻撓,自己就有機會能夠在內力耗盡之前斬殺韓羿,

一邊說著,王凌冷笑一聲,飛身而下,朝著青虹傳承形成的光繭處飛馳而去,

此時韓羿仍在拚命的催發紫月聖輝,身後雙翼之上已經泛起了濃烈的青色光芒,並且隨著韓羿的拚命催動,更多的風火遠遠不斷地湧入雙翼,令得雙翼之上的青色愈發盛烈,洶湧出一股股強大的能量波動,

看著王凌轉身下墜,朝著青虹傳承光繭飛掠而去的身影,韓羿心中暗罵,若是王凌能夠再等多一會兒,讓他積蓄更多能量,他將會有更大的把握,

然而此時王凌轉而去動青虹,卻是逼得他不得不立刻出手,畢竟,他不可能看著青虹的傳承遭到王凌破壞,

當韓羿身形展動,朝著王凌疾馳而來的瞬間,王凌頓時心有所感,猛地停住身形,大笑一聲,朝著後方揮手猛握,

「終於藏不住了么,讓我看看你是何方神聖,給我滾出來,」

隨著王凌手掌握下,在其掌心之中耀起一團明亮之芒,韓羿頓時駭然發覺,自己身周的空間竟然如同化作實質一般凝固起來,原本能夠靈活飛梭的身影驟然遲緩,甚至周圍肆虐的風火都在這忽然粘稠的空間壓力之下凝定不動,

四方的空間彷彿化作一方凝固的囚牢,而自己就處在這囚牢的正中,更是有一股強猛的吸力從前方傳來,要將自己扯出風火,帶到王凌面前,

若非是韓羿有了準備,恐怕只是這一招,便足夠令他吃上大虧,然而此刻韓羿心中卻只有興奮,

因為自己此時的風火雙翼之中凝聚了巨大的能量,若論飛行能力,他將不遜於任何一個通玄強者,即便如此,這個場域牢籠依舊能夠令自己行動艱難,可見對於內力必定損耗極大,

很明顯,王凌是不想久戰,希望能夠以這一招束住韓羿,速戰速決,不給韓羿任何機會,只不過他原本就是內力空虛,此時又將大量實力分在束縛韓羿之上,能夠調動起來發動攻勢的實力將會大幅削弱,如此一來,韓羿的機會將會更大,

韓羿不驚反喜,根本沒有抗拒來自王凌的拉扯之力,反而借勢向前,瞬間穿破風火,出現在了王凌的視線之中,低喝一聲,身後雙翼閃耀起沖霄神光,甚至將周圍的無盡風火都是掃退出十丈之外,交叉斜斬,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無盡的青紅神光,如同水波一般從舒展的雙翼之上流轉而下,光芒盛熾,化作兩道交叉傾斜的巨大光斬,青鸞火鳳的虛影繚繞其上,涌動出滔天威勢,朝著王凌瘋狂斬去,

「嚇,」

王凌萬萬沒有想到,韓羿竟然能夠發出如此凌厲的強猛攻勢,猝不及防之下,原本布滿殺機的臉上頓時露出駭然之色,

而他的長槍之上,更是早已經蓄滿赤紅如火的灼熱勁氣,勢如狂龍般的猛貫而出,想要將被他拉扯而出的韓羿直接洞穿,此時更是來不及變招,直接與韓羿氣勢如虹的風火雙斬轟然碰撞,

韓羿植入鸞鳳雙翼,等若以另一種形式繼承了鸞鳳血脈,傳承之中鸞鳳血脈在他體內燃燒覺醒,獲得了許多隻屬於鸞鳳一脈的天賦神通,

這些神通之中,有一些只有真正的鸞鳳才能施展,即便韓羿獲得傳承,依舊無法施展而出,但同樣有一些是韓羿能夠施展而出的,

風火雙斬正是韓羿所能施展的鸞鳳天賦之中極其強大的一種,威力不在殺指之下,在激發至青色階段的紫月聖輝加持之下,疊加三十二重威力之後,更是發生了如同升華般的質變,橫空而過之際,即便虛空都被鋒銳的雙斬撕裂開兩條細長的縫隙,

面對這樣的兇悍一擊,即便王凌全盛之時都要慎重對待,更何況是此時內力嚴重損耗,更是分出大部分精力來限制韓羿行動,使得這一槍只能發揮出自己三四成實力的情況之下,

此消彼長之下,王凌長槍點中雙斬中心,頓時轟鳴震顫,周圍虛空如同不堪重負的破布一般劇烈抖動,悶哼一聲,踉蹌倒退,

風火雙斬被長槍點中之後,雖說鋒芒大減,抵消了絕大部分威力,但卻依舊余勢不減,狠狠地斬在了王凌胸口之上,撕裂開兩道縱橫開裂的猙獰傷口,

「紫月聖輝,青色階段的紫月聖輝,你是秋家的人,,」

韓羿並不答話,根本不給王凌絲毫喘息之機,雙目之中寒芒大盛,一指殺生,身後彷彿湧起滔天血浪,無盡殺氣深蘊在他的一指之間,朝著王凌狠狠揮落,

雖說沒有紫月聖輝加持的殺指,威力遠遠比不上剛才的風火雙斬,但風火雙斬早已經破開了王凌的領域,在強橫的武技威力之下,通玄強者的肉身同樣脆弱,根本經不起這樣摧殘,

王紫坤一直站在地上,抬頭望天,似要看穿風火,關注正發生在爆裂火海中的劇烈戰鬥,

當聽到那一聲劇烈的轟鳴之時,王紫坤的目光頓時一亮,露出關注之色,但下一刻臉色便是猛地一沉,不能置信地看著王凌的身影破火而出,狼狽不堪地跌下天空,

王凌在半空之中穩住身形,噴出一口凄艷鮮血,抬頭望天,雙眼之中閃過憤怒不甘之芒,但卻毫不停留,閃身飛到王紫坤的身旁,抓起後者飛速逃逸,雙眼之中閃爍著強烈的仇恨光芒,幾可噬人,

此時的他再也沒有絲毫戰勝韓羿的把握,唯一能做的便是儘力保住自己的性命,待到他日恢復元氣之時,再找韓羿算賬,

韓羿緊跟在王凌身後飛出火焰,貼著懸在虛空的騰騰焰雲振翅疾飛,雙手疾揮,滾滾火海之中一條條暴虐的火龍不斷竄出,如同流星擊地,狂風驟雨一般朝著王凌二人席捲而去,

既然已經將王凌徹底結仇,事情再也沒有絲毫緩和餘地,韓羿絕不會給王凌留下絲毫機會,因為一旦出了此地,沒有這永恆不滅的風火作為後盾,面對王凌,他將沒有絲毫反抗的能力,

甚至,就連此時正被王凌裹挾而逃的王紫坤,都有足夠的實力能夠收拾自己,這天翎聖國年輕一輩的第一人絕對不會善罷甘休,最好的方法便是一不做二不休,在這裡將兩人全都殺掉,

憑這裡隔絕一切的風火領域,以及上方那封天鎖地的巨大封印,可能就連王家也永遠不可能得知是自己殺了兩人,即便最終仍舊瞞不過王家之人,也是殺一個夠本,殺兩個有賺,

想到這裡,韓羿眼中殺機更盛,從風火之海中衝下的道道攻擊更加狂暴,

只不過王凌雖是重傷之軀,但畢竟是通玄強者,即便此時劣勢之下無力為戰,但一心逃走,韓羿也絕難將他真正留下,

當王凌不惜吐出一口本命精血,速度驟增,將韓羿遠遠地甩在身後之際,韓羿終是不甘地嘆息一聲,停了下來,暗嘆可惜,

王凌的身影在遠空之中停頓下來,回頭狠狠望向韓羿,以他的眼力,從韓羿現身的那一刻起,早就已經看穿了韓羿的全部玄虛,自己一世英名,竟然被一個區區氣海境界的小子逼迫到如此狼狽境地,心中憋屈憤怒到了極點,雙眼之中殺機森寒,狂聲喝喊:

「混賬小子,我王凌在此發誓,定要將你碎屍萬段,挫骨揚灰,當你走出這裡的一刻,就是你喪命之時,」

說完之後,王凌再度狠狠瞪了韓羿一眼,轉身沒入漫天風火之中,朝著上方急速遁去,

自始至終,面對韓羿,王紫坤都沒有說一句話,只是用那一雙鋒銳凌厲充滿殺機的懾人目光,死死地盯著韓羿,從沒有任何一刻,他的心中像今天這樣產生過如此強烈的森然殺機,

王紫坤那冰冷的目光,就連韓羿都是感到一陣心寒,甚至比之王凌的殺機,令韓羿更加凝重,

看著兩人的身影消失在風火之中,韓羿眉頭皺起,滿臉凝重,他知道自己與王紫坤之間結下了難以化解的深仇,從這一刻開始,自己在這天翎聖國之中將寸步難行,

雖然王紫坤並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但是王凌卻認出了自己施展的紫月聖輝,更是看到了自己身穿殺生鎧甲的形象,以王紫坤和秋離月的關係,恐怕很快就能知道自己的身份,

好在這一次雖說沒能殺死兩人,但卻讓王凌受到重傷,以他所受的傷勢想要從這裡飛到地表,絕對要付出難以想象的巨大代價,很長一段時間之內都不可能與人動手,

王紫坤雖說身為王家聖子,但除卻作為他護道者的王凌之外,絕對不可能隨意調動族內的通玄強者,


而自己得到了風火雙翼,具備飛天之能,除非通玄強者親來擒拿,否則就算自己打不過,至少還能逃走,所以至少在短時間之內,自己還是安全的,

「天翎聖國幅員遼闊,短時間內絕難逃出其外,再者畏戰逃走,絕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唯今之計,只有找個地方儘快突破龍脈境界,然後將玄九分身祭煉而出,見步行步,」

王紫坤給韓羿帶來壓力雖然很大,但卻不足以令韓羿產生畏懼,反而是激起了韓羿逆境抗爭的頑強鬥志:「刀不磨不鋒,人不逆不強,就當這是一場歷練之旅,若能在王紫坤追殺之下不死,我將真正蛻變,」

韓羿心中湧起強大鬥志,忽然心有所感,回頭望去,頓時見到遠方那懸在虛空的巨大光繭爆發出濃烈的青紅光芒,爆裂橫掃,化成漫天光雨零散飛揚,

光雨揮灑之中,一聲清亮的鳳鳴響徹而起,在光雨中心光芒最強之處,一隻足有一丈之長的巨大鸞鳳飛揚而出,繚繞青紅神光,身後拖著一青兩紅三條神光湛湛的細長尾翎,振翅飛到高空之中,展翅翻騰,

或許是因為植入了鸞鳳雙翼的緣故,看著破關而出的青虹,韓羿頓時心頭一震,湧起了一種如同血脈相連一般的親切之感,更是敏銳地察覺到青虹身上的鸞鳳氣息更加純粹,那是血脈之力精鍊提聚之後最直觀的外在表現,

此時的青虹,除卻更具靈性之外,比之從前更是多出了一份神性光輝,在半空之中旋騰一周,向著韓羿振翅飛來,一邊飛著一邊變小,到了韓羿身前之時已經縮小到了與傳承之前一般無二,輕巧的落在韓羿肩頭之上,親昵地摩擦著韓羿的臉頰,顯然也是察覺到了韓羿的不同,

韓羿輕撫著青虹光潔的青紅翎羽,感受著這嬌小身體之中蘊含的那就連自己都感到忌憚的強大能量,心中湧起更加強烈的信心,

「青虹青虹,有你為伴,天下之大何處不可去得,王紫坤、王凌、秋離月,你們若想找我韓羿麻煩,儘管來好了,」

長笑一聲,韓羿震動雙翼,衝天而起,沒入了頭頂上方的風火之中,瞬息遠去,這片亘古長存的巨大空間,終於把重新恢復平日的沉寂,

鸞鳳屍骨化作的巨大灰燼,將會在這不為人知的地底之下永遠孤寂地沉睡下去,敘述當年戰天而敗,涅槃焚身的痛苦悲涼,

唯一不同的,是它的雙翼隨著韓羿的到來重換生機,此時更是隨著韓羿重新出世,將在韓羿的身上再一次地飛上高天,縱橫長空,馭風架火,重現昔日天空霸主的無盡輝煌,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半個月的時間之後,韓羿出現在風火山脈數十萬里之外,一座名為青魂的巨城之中,

這座城池的規模不在風火城的規模之下,是方圓數萬里內最大的一座城池,更是無數武者彙集之地,繁榮無比,


城內店鋪林立,與武者修鍊相關的坊市、店鋪星羅棋布,更是擁有著名的青魂坊市,專門供武者交易煉金兵器、功法、心訣、丹藥等等與修鍊有關的珍貴物品,只要擁有足夠的精玉,都可以在這裡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三天之前,韓羿便是來到了這裡,三天時間之中先後多次進入坊市,購買了大量可以用來恢復精血的丹藥之物,

只不過,為了避免因為購買太多這樣的藥物招致別人注意,韓羿每次進入坊市都會像很多人一樣以斗笠遮面,並且改變說話語調,因此雖說先後進入數次,卻沒有惹起多少注意,

經過三天的搜刮,他身上的大量精玉終於被他消耗殆盡,但卻購來了大量可以用來恢復精血的靈丹妙藥,只要能夠找個地方潛心閉關,再找到一件能夠提供神性生機之物,他有把握能夠在三個月的時間之內煉成玄九分身,

此時時值傍晚,韓羿剛剛從坊市之中滿載而歸,正在一家臨近長街的酒館之中,坐在大堂一角,叫了一壺熱茶,自酌自飲,

青魂成作為方圓數萬里內最大的城池,接南貫北,每天都有大量的人流在這座巨城之中進進出出,其中相當一部分都是修鍊的武者,

而這些武者閑暇之時,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坐在一起喝酒吹牛,天南海北的閑扯,發生在修鍊界的各種事件,將會通過這些武者之口快速的流通交換,

因此,酒館的大堂,絕對是探聽消息,掌握現今修鍊界各種信息的最好去處,雖說不可能探聽到那種隱秘之事,但卻足以掌握修鍊界中的重大事件,

韓羿在酒館的一角靜靜喝茶,功聚雙耳,周圍人的談話一句一句落入他的雙耳之中,

「嘿,你們聽說了沒有,天蓮宗和獸王殿一起發現了一處遠古福地,正在廣招天下龍脈強者助拳,到時候一起探秘遠古福地,除卻兩宗要求的幾樣物品之外,一切所得皆歸自己所有,更是許以每人一顆蓮心丹的報酬,」

「這麼大的事情,當然早聽說了,不過蓮心丹是與秋家升龍丹齊名的珍貴丹藥,豈是那麼容易拿的,這福地之行絕不簡單,那遠古福地之中定然是危機重重,否則兩大宗門何必要請他人出手,」

「當然不會簡單,天下哪有那麼好的事情,不過明知其中危機重重,依然令無數龍脈強者趨之若鶩,說到底富貴險中求,沒有點膽色就不要到修鍊界來混,」

「據說最近,獸王殿內夜夜龍吟,方圓千里之內清晰可聞,不知道是何原因,」

「葬兵荒冢之內再現神兵,接連三天,神光直上三千里,前後三名通玄強者入內求兵,兩人負傷而出,更有一人死無葬身之地,」


「嘿,葬兵荒冢內的神兵哪是那麼好求的,自古至今真正出世的也不過寥寥幾件而已,不到通玄進入葬兵荒冢只是送死,哪怕達到通玄,如果深入荒冢也是九死一生,」

「聽說王家聖子王紫坤,半個月前在風火山脈與人衝突,生死激戰,就連通玄境界的護道者王凌都是身負重傷,險死還生,」

「真的假的,在天翎聖國還有人敢打王紫坤的主意,你不是說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