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有了之前靈液的洗滌,糰子很快就適應了這種程度的靈氣衝擊。

然後慢慢的將這些濃郁的靈氣都逐漸煉化,成為自己的一部分。

不過半個小時的功夫,糰子就已經成功的將這朵花消化了個乾乾淨淨。理所當然的,它又再次向前晉級了。

舔吧舔吧小嘴,似乎還有些意猶未盡的感覺,然後左聞聞,右嗅嗅,找准一個方向,又嗖的一下跑掉了。

依依他們在高速一路狂奔,四個小時以後,轉入岔道,直接進了一片叢林深處。

山高林密,人跡罕至,導致車子完全沒法在前進,所以他們只得舍了車子,徒步前行。

此刻他們正在一處紅楓林。只要過了這片紅楓林,就離他們的目標不遠了。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依依臉色一變,什麼都顧不得了,直接就盤坐在地上,立馬就開始修鍊起來。

郝宥櫟和蓮華他們都還沒有明白過來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時候,慕辰就已經從背包里跳出來了。

毛茸茸的爪子一揮,就將暖玉連帶著陣盤開啟的聚靈陣扔在依依身下。隨後小爪子上下翻舞,僅僅一瞬間就是一個屏蔽陣法又被他激活了。

就在他做完這一切的時候,郝宥櫟才反應過來他這個時候,應該保護好依依才是。

雖然不知道依依這是在做什麼,可是他卻知道現在不能讓任何人打攪她—-當然也包括這隻貓在內。

所以郝宥櫟反應過來以後,就直接將慕辰擋住了,然後說到:「你是誰?這個時候,你想對依依做什麼?我勸你趁現在趕緊離開,不然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幸好慕辰知道這些天,都是這些人在幫助依依,所以才會對他們這麼容忍。

「她現在正在升階,很有可能會突破金丹,所以你們都別去打擾她。只需要在一旁護法即可!」

辰辰今天也是一大早醒過來的,依依的情況他還是比較了解的,因為昨天他就發覺依依有即將突破的態勢,結果被她生生壓制住了。

可是就在剛才,他感覺她體內又湧來一股濃郁的靈氣,導致依依的壓制完全破裂,所以這才忍不住,就連陣法都沒來得及裡布置,然後就地進行突破。

「貓,貓咪,貓咪說話了!」

宥櫟他們之前猜測,可能依依身邊有隻貓妖,可是並不確定!

而現在他們卻不得不接受這個現實。

「護法我們自然是會的,可是你又是她什麼人?我可無法保證你會不會對她產生威脅!所以……」

慕辰知道,宥櫟這是在想趕他離開。恐怕真正的意圖,還是怕自己的身份會連累依依吧!

可是慕辰無法想象,依依在醒過來沒有看到自己以後,會是一個怎麼樣的場景,所以他並沒有選擇離開。

「她是我今生最重要的人,所以就算是我負了天下人,也絕對不會負了她!」說完,也不管宥櫟他們如何反應,直接就進了背包休息去了。

依依主動運轉心法開啟修鍊模式,體內還有糰子晉級以後的大量靈氣反饋,在加上聚靈陣輔助,幾乎在她心法瘋狂運轉的一瞬間,天地間都好像風雲變色了一般。

原本萬里無雲的天空,此刻竟然被濃郁的天地靈氣包圍,竟然讓旁邊的九人都覺著渾身舒爽無比,隱隱間,竟然也有修為大漲的感覺。

就這發現,讓他們不自覺的都盤坐在地,一起開始修鍊起來。

這裡已經被剛才那隻貓妖布置了屏蔽陣法,所以他們並不擔心這裡的情況被人發現。所以全都專心坐下認認真真的開啟了修鍊模式。

原本依依修為就已經到了築基七階頂峰,差點兒就要突破八階,還是被她自己死死壓制著,才沒能突破。

現在有了糰子的進階那大量的靈氣反饋,加上聚靈陣上靈石輔助,毫無意外的,依依一路高歌,直接衝擊金丹。

金丹一成,那聚靈陣聚集而來的滿天靈氣也都像流沙一樣,朝著依依的金丹衝進去。

籠罩的靈氣散去,原本的萬里晴空又恢復如初。

在依依穩定好境界,從修鍊狀態回過神來以後,竟然發現他們的靈氣修為齊刷刷的都漲了一個等級。

……

要不要這麼誇張的啊?這群人都是變態么?

殊不知,她此刻在別人眼中,才是當之無愧的『變態』。

明明都已經築基七階,偏偏還『艱難』的才拿個第九的排名。哼,現在暴露了吧!

依依看到他們的修為大漲,原本還想調侃一番的,可是立馬我想到自己的馬甲掉了,所以悻悻的並沒有開口說話。 可是,在看到身旁的暖玉和陣盤以後,依依就不能淡定了。

「這個東西怎麼會在這裡的?」

「如果我說是你家貓咪扔出來的,你信不信?」

宥櫟並不知道他們之間的相處,所以就事論事將事情發生的經過複述一遍。

在依依聽到『護法我們自然是會的,可是你又是她什麼人?我可無法保證你會不會對她產生威脅!所以……』這句話的時候,依依下意識的就開始四處張望,就要找慕辰的身影。

宥櫟沒有想到依依竟然會這麼擔心那隻貓咪,所以心裡很是慶幸他沒有離開。

然後指了指依依的背包說道:「它在那裡!」

循著宥櫟指示的方向,依依這才發現背包里露出來的一條尾巴尖!

看到這裡,依依倏然鬆了口氣,還在,沒走就好!

然後看向地上的陣盤,除了自己早先激活的聚靈陣,竟然還有一個隱蔽陣法被開啟了。

能在這個陣盤上激活陣法,除了自己,那就只有八卦圖飄影的持有者慕辰了。

啟動陣法,也會耗損自身靈氣。辰辰現在本源不穩,最是需要大量靈氣溫養,這麼一搞,恐怕又是雪上加霜啊!

等依依走近一看,這時候的辰辰已經又昏睡過去了,看的依依是一陣心疼。

陣法不撤,依依又將鑲嵌著陣盤的暖玉放回慕辰身下,這才又將背包背回背上。

「我承認之前我確實隱藏了實力,是我的不對,可是剛才你們都已經主動『收了好處』所以還請你們都幫我保密,別把看到慕辰的事情說出去。就當從來見過他如何?」

本來拿人手短,他們跟著依依一起過來探險,就是依依給的機會,就在剛才,他們又蹭著她的晉級,提升了自己的實力。

所以這會兒聽了依依話,都齊齊點了點頭,表示他們都會守口如瓶,一絲一毫都不會透露出去。

「好了,我們都不會說出去的,既然已經結束,那就繼續走吧,這前面還有好遠呢!」

宥櫟適時開解圍,並保證他們都不會有人說出去以後,這才整理行裝在次出發。

最開始遇到依依的時候,就知道她憑藉陣法和法寶就能輕鬆勝一個築基三階的老牌修士。

而前幾天見到她以後,更是感覺她更加深不可測。那個時候可沒有往修為突破上想。

末法時代,靈氣稀薄,那裡會有這麼快速的進階。

而依依在選拔賽上的表現,宥櫟也只當她是沒有用陣法和法寶輔助,才會打的那麼『吃力』。可是沒曾想,她竟然是隱藏了實力的。

前一段時間看到她的時候,也才築基三層,而現在才過多久?一個多月?她竟然就已經晉級金丹了!誰能告訴他,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而這也從側面反映出依依的潛能。

想到這裡,宥櫟悄悄的看了看他們幾個人。蓮華,愛倫,喆甫,落夜這哪一個不是公認的那種萬中無一的天才。

可是就算是這樣的資質,如果在給他們一個靈氣濃郁的環境,想必他們也肯定不會在這麼短的時間裡,接連突破到金丹吧!

所以這個丫頭簡直就是妖孽來的!

想了半天,宥櫟也想不出個所以然,最後還是歸結於妖孽資質這上面了。

「啪!」

見宥櫟一路走神,落夜忍不住給了他一個腦瓜崩。「在想什麼呢?我們都到了,你要進去不?」

「進,特意來一趟,又怎麼會不進!走吧!」

宥櫟說著就準備一馬當先的在前頭開路。

看到這裡,依依趕緊攔住了他。

「聽攤主說裡面機關重重,而我略懂一些陣法,所以由我先進去。就算是發現有什麼不對勁的,我還可以給你們斷後。」

依依說完就要往裡面走。

「這是什麼話?哪裡有讓女孩子走前面面對危險的,反正我做不到!」宥櫟的確是擔憂這裡面有危險,所以想要走在依依前面,那樣,至少可以給她當個人肉盾牌。

「你們都是跟著我過來的,所以我得保證你們的安危,所以就別再浪費時間了。」

依依說著,輕輕鬆鬆的就將攔在前頭的宥櫟拉向身後,然後自己往前一竄,就領頭走在前面了。

「依依姐,你慢點兒,等等我啊!」

在依依衝出去以後,秋秋也緊隨其後竄了進去。

愛倫也擔心自家表妹,急忙沖了進去。

最後幾人相視一眼,也都紛紛跟了上去。

就接觸這兩天時間,從最初的『勉強』贏得比賽,到剛才的輕鬆結丹。這一個轉折對他們來說,不要太衝擊!

所以他們潛意識裡都認為依依是一個隱藏的大神,現在,由著大神帶領他們尋幽探密,又或者可以說是用另一種方式來進行歷練,所以他們現在自然是乖得不得了。

剛才他們進來的地方,是臨近山頂的一處隱蔽洞口。這麼一進去,在通過一條長長的窄小的夾壁通道以後,這才發現一條長滿苔蘚的石階無限的往下延伸。

想必,那些東西就在這下面了吧!

沒有任何猶豫,依依將步伐運到極致,一馬當先的沖了下去。

依依這並不是一味的猛衝,而是一路上都再尋找陣法的痕迹。

只要破了那個攤主所說的陣法,那他們不就能夠安安心心的搜尋寶貝了?

的確,這一路上下來,還真的給依依發現了兩三個殘破的陣法,她也是順手搗毀,不讓它有機會成為他們路上的絆腳石。

階梯之上並沒有陽光,所以他們後面看的不是很清楚。不過依依發現她自從進階金丹以後,她的視力更加敏銳,而現在就算是沒有任何亮光,依依也能清楚的看到這裡面的布局。

從依依看到這個地方的第一眼,依依就已經發現這個地方的排列正好應了乾坤八卦的八個方位。

而他們現在就正在生門。如果他們當中沒有像依依這麼靈通陣法的人,所以只要他們現在轉身就離開,興許還能撿回一條小命。

不過現在他們有了依依,所以這才有了些許的底氣。

按照八卦走位,依依推開第一個方位的石門。

「轟隆隆」一陣哄響,石門慢慢打開。 因為身在陣中,所以依依一下子並沒有找出這個陣法控制的關鍵,所以有在進去石門的時候,向身後幾人叮囑道:

「我們往前一切都是未知,所以等下你們千萬別輕舉妄動。否則出了什麼問題,我們誰也承擔不起。」

這話,就算是依依不說,他們也都清楚!不過依依還能夠想起來提醒他們,他們自然還是領這個情的。

因為有了依依的領路,所以他們此行雖然我有些小意外,可是總的來說還算是順利的。

七個石室,生活,修鍊,煉器,煉藥,傀儡術,御鬼術,陣法一應俱全。

而其中不乏各種秘籍,手札,或者材料!想必這定然是這石室主人遺留在這世間的。

而依依他們機緣巧合下,來了這裡,說不得這才是天大的造化。

因為依依正想要學習煉器和煉藥,所以這兩門的手札都被依依收了起來。

依依的陣法,雖然從陣盤裡推演出來,但是三人行,達者師!不同的人對於陣法的不同見解,也會為依依提升陣法等級也有好處,所以有關於這陣法的手札,依依也想收入囊中。

不過她這個樣子,自己都看不慣,所以最後幾人一商量,每人學習一種,過一段時間以後,可以找別人交換另外一種。

協議達成,再然後將這些尋摸來的東西平分。

靈石當然是被依依他們找到了。看著那小山似的靈石,依依就知道這一次是來對了。

既然剛開始就說過帶他們來找這個靈石的,所以這個自然也是平分的。

看著手裡這一大堆的靈石,那個叫夜雨的丫頭都快愁死了。

這麼多東西,沒地方裝啊!

「依依,你是不是特別需要這些靈石的?」

「嗯,我剛開始的確是奔著這些靈石來的!」

自己精修陣法,以後恐怕是需要的是海量,不過也不確定!不過這種東西,多多益善,總是沒錯的。

「那,我可不可以跟你換一下?」

「你想要換什麼?」依依只是考慮了一下,就問了出來。

不是依依託大,而是這些東西能入得了她眼的,恐怕就只有那些秘籍,手札,和這些靈石了!因為這些東西是有錢也買不到。

「剛才我們每個人不是都有分到那個傀儡術的材料么?我覺著那個還挺有趣的,所以我想能不能用這些靈石跟你換那個傀儡術的材料?」

傀儡術?雖然自己剛才也曾動心,想要學習,不過她深知貪多嚼不爛的道理,所以念頭剛起,就被自己掐滅了。

「可以!而且我所的的傀儡材料也可以全部給你,不過……」

聽依依說可以,而且依依這話還沒有說完,夜雨丫頭就已經急了:「那我把這些靈石全都給你,你……」

「你急什麼,我話還沒有說完呢!而且,你確定你要把這些靈石一顆不留的全都給我??」

夜雨還沒有明白依依說的話里有什麼意思,下意識的就要點頭。

看到這個,依依感覺這丫頭沒救了!!

傀儡說白了還是死物,能夠讓它啟動的核心,不就是這些飽含靈氣的石頭嗎?

而現在這個丫頭又想要學習傀儡術,又不留點兒靈石,那她的傀儡造出來要用手推嗎?

雖然依依只是動過學習傀儡術的念頭,就粗略看了一下,正好就看見需要藉助靈石啟動的字樣!恐怕是這個丫頭並沒有發現那句話,所以才會做這個決定吧!

「換給你可以,不過我就只要你一半靈石就好。」

「啊!才一半啊!……剩下一半也還有好多,帶不走啊!」夜雨丫頭嘴裡雖然嘀嘀咕咕的,可是還是讓依依聽了個清楚。

這話,就有些讓她哭笑不得了。原來是因為嫌這些靈石太多,才會想出這個辦法『處理』。

不過,既然是她帶他們過來,而且他們也都知道自己的底細,索性就不在保留了。

「東西我可以換給你,可這靈石你必須留下一半。如果你是擔憂沒有辦法帶出去,我可以給你幫忙,就算是你存在我這裡的,隨取隨用。可以了不?」

聽了依依的話,夜雨丫頭眼睛賊亮:「真噠?依依你可真的是太好了,愛死你了!」

說完,這丫頭激動的抱著依依,在她臉上biaji一下就親了一下。

然後轉回頭高興的收拾依依換給她的傀儡材料去了。

見可以交換,那個排名第十的男子也有些局促的上前。

「依,依依!不知道我可不可以也用這些靈石跟你換一些東西?」

「不知道你要換什麼?」

「御鬼符,和那些製作材料!我可以用我所得的全部靈石跟你換。」他這說的是實話,他是真的很想要修鍊這高深的御鬼術,可是學習一門術法,那耗費可不是一般的大,所以他才會想著盡量的多收集一些。

不過依依也沒有換取他全部的靈石,也是只換了他一半,剩下的一半全都給他留著了。

靈石這東西,他們現在還沒有用,所以不知道它的價值,等以後知道它的好了,回過頭來想起今日的交易,如果依依真的收了他們全部的靈石,到時候還不得說依依是個黑心商人。

而依依給的報價,也確實是非常公道的,所以就算以後他們想要找刺,也挑不出來。

七換八換,依依現在手裡的靈石,竟然佔了半數以上。而現在她手裡除了這些靈石,也就那些煉藥煉器材料和可以輪流翻閱的修鍊手冊和手札。

不過這些正是依依所急需的,所以這一次也算是滿載而歸。

整理好『戰利品』以後,依舊由依依帶路,這才向著洞口出去。

就在他們剛要到開始進來的拿個洞口的時候,依依突然讓他們噤聲了。

「噓!」食指放在唇邊,做了個噤聲的手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