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次,燒炭是門技術活,周霜霜覺得,憑自己蓋房子還能塌的實力,燒窯悶碳這個活,沒有個把月,估計根本搞不定。

而現在,每隔兩天,溫度都要下降一點,她又哪裏來的時間?

碳燒不好,會有煙,會中毒……可火要燒旺了,可是根本沒什麼煙氣的——權衡利弊,周霜霜很快就忘了這事。

………………………

樹枝被啓指揮着,一層層碼在房屋的四周,成了一個個碩大的柴垛,看着就有一股子安全感油然而生。

趁着鍋裏的肉還沒爛,周霜霜帶着啓,回到了他們曾經住過的山洞。

山洞的門被樹葉門害得嚴嚴實實,下方還綴着石頭,周霜霜小心把門掀開,一股悶熱潮溼的熱浪撲面而來。

——這種感覺,就像她有一年實踐課,去鄉下看人家的香菇大棚哦……

只不過,現如今這“大棚”裏種的,可不是香菇的菌棒,而是一簇簇綠油油的蔬菜。

種植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如此悶熱潮溼的環境,有些對於生存空間不那麼苛刻的蔬菜,早就蹭蹭破土了。

比如最前方,佔據了不少空間的,就是一片韭菜。

到底是沒有進行光合作用,說它們茁壯那肯定不能行……但是,也不算差了。

如今雖然只有十釐米多一點,但是周霜霜卻對它們抱有很大期望——韭菜多好啊!

好種又好養,割完一茬又一茬……除了吃起來不那麼美味之外,沒別的缺點了。

……………………

——關於這個韭菜的問題,倒真不是周霜霜挑剔,而是現在沒有炒鍋啊!

所以,這個韭菜的吃法,大概就是——韭菜不知名蛋湯,韭菜肉湯——

沒了。

在沒有煉油條件的現在,就連鐵板韭菜都顯得挺艱難的,也只能就這麼將就了。

而再往裏頭一點,越過兩個火盆,則又是一片青嫩的綠色。

這是一大片生菜。

嗯……這麼一來,菜湯又可以多一個品種了。

而牆壁上,那些羞答答伸出零星幼苗的,則是這裏唯一的水果——

草莓。

關於這個,周霜霜去過郊區的草莓基地,那種一邊摘一邊吃的感覺實在太誘人了——

吸溜!

可惜……

周霜霜黯然的想:自己如今這胃口,估計真要買門票去盡情採摘,那些老闆是不會同意的喲!

…………………………

至於其他山洞,基本都大同小異。

周霜霜甚至挑了個山洞,種了一半的小麥!

她倒是想種水稻來着,可是查來查去,水稻前期育種下秧後,都需要足夠多的水。

這山洞原本就潮乎乎的,有火堆每天燒着,也沒能改善到哪裏去——話說,但凡它有一絲過冬住人的希望,周霜霜就不會蓋房子了。

可這樣的環境,真要大水泡進來種水稻,周霜霜看了看水噠噠的頭頂,真怕山洞給沖垮了。

——唉。

………………………

她雖然因爲難得的種地經驗(並沒有,都是別人在幹活)而覺得有些志得意滿,可真到了講話時,卻還是覺得有些遺憾。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豆芽發出來,倒是挺受歡迎的。

……………………

來到原始世界,周霜霜充分萌發了一種老母雞心態,不管怎麼做,做了什麼,她都覺得不夠。

這不,一大早,她又想到了一種,原始人暫時還不會的工作。

那就是——

豢養家禽家畜。

家畜什麼的,養起來沒那麼大空間,所以暫時先擱置。

但是,家禽是可以的吧?!

她試過了,空間帶不來那些非植物類的生命體,但是,受了精的雞蛋鴨蛋什麼的,卻是能夠帶過來的!

——天可憐見!

這不,她從一大早就開始壘雞窩,企圖拱出一個合適的角度,把雞蛋都放進去,舒舒服服的破殼……

她想的美妙,可世間事,哪有那麼簡單的?

⊕ттκan ⊕℃ O

比如,此刻周霜霜雖然身在溫暖的屋子,可是,想要按照要求,把雞蛋周圍的溫度固定在一定區間,那可就難了。

最後,還是迪撓撓頭,給她打了一個簡易的木頭箱子。

箱子裏頭墊着他最愛,最戀戀不捨的棉被——當然,他的棉被失去後,周霜霜隨即又送了他另一條,甚至花色都比那一條斑斕許多……

而之前那個花花綠綠的被子,再把雞蛋塞進去後,整個箱子再送到火堆石臼旁邊,溫度計隨時待命………後,周霜霜已經習慣了。

最後,居然也勉勉強強維持住了。

…………………

當天空終於飄落一片晶瑩的小雪花時,棉被裏裹着的雞蛋中,有兩枚微微的動了動。 萬事俱備,她也做了自己能做的,啓他們也每天都在努力……

現在,只看這越發顯出殘酷的環境,能否容忍他們的生存了。

室外溫度顯示,已經是零下八度了。

而現在,還是白天。

……………………

周霜霜睜開眼睛的那一瞬間,下意識打了個哆嗦。

——倒不是宿舍中有多冷。

畢竟,帝都的十二月,早就供應暖氣了。

只不過她此刻,意識還停留在原始世界那邊深夜零下四十八度的天氣中,一時沒調整過來。

——乖乖啊,夜間零下58度,她長這麼大,就沒聽說哪個人羣所在的地方有這麼冷……

如果不是自己帶了棉衣棉被,他們豈不是要光着身子……不,裹着樹葉皮毛過冬了?

那……真的能過的下去嗎?

——更可怕的是,未來說不定會更冷……

………………………

她只是下意識的嘀咕兩句,卻不想被身邊的陸綿綿聽到。

此刻,只聽一旁看書的陸綿綿下意識接口道:“誰說的,南極洲能有零下90度呢!”

周霜霜一哽。

她卡殼了一瞬間,強辯道:“我說的是正常居住環境。”

“那也有很多呀……”

陸綿綿眼神奇怪的看着她:“你忘了,北極地區還有因紐特人呢。還有奧伊米亞康,那的最低氣溫零下72度呢,一年有三個月氣溫都在零下40度……”

“你看新聞,像咱們的中原地帶,下一場大雪,學生們都得放假三天。可在奧伊米亞康,氣溫低於零下52度,學生才被允許放假。”

——我的天哪!

周霜霜歎爲觀止。

不過……

“綿綿你真的好厲害啊!這麼生僻的知識都清楚……現在做主播,都要這麼有本事嗎?”

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還知道各個地區人們的生長環境……難怪就業壓力這麼大!

她之前還因爲自己考上閱微而沾沾自喜,沒想到身邊的同學已經進化到這種地步了!

——震驚!

她目瞪口呆,深切的反省了自己之前的膚淺,還有那點有本事就賣弄的小心思,將心境徹底的沉澱下來……

卻見這時,陸綿綿放下了手中的筆記本。

“天氣預報不是說下個星期末有大雪嗎?我每天直播的時候,總也要有新話題的。到時候就着大雪再來一場直播,不是很應景嗎?”

“這個主題需要提前跟直播平臺報備,也方便他們宣傳,所以我要提前做功課——吶,所有的關於冬天,大雪,氣溫以及地域性差異,我都做了筆記……你需要嗎?給你看看。”

周霜霜:……

不知爲什麼,有種芳心錯付的感覺……

她甩甩頭,沮喪的接過了筆記本。

不過,看看筆記上標紅加粗的“零下七十二度”,周霜霜心道:原來啓他們那麼抗凍的身體,不是那個時代獨有的啊!

她抖了抖,趕緊摸了摸自己身畔的暖氣片。

——“還好還好,要擱我在那生長啊,估計都得活活凍死!”

“那你就太小看你自己了。”

陸綿綿說道:“你要真在那裏從小長到大,說不定時間久也就習慣了。”

“騙人。”

陳雪薇從衛生間裏走出來,聞言接口道。

“‘時間久就習慣了’這句話,根本就是騙人的。”

“我家不是住單位小區嗎?那房子老,蓋的時候也沒有電梯,就住頂樓七樓。搬進去那一年,我覺得上樓好累,跟我媽說:咱不住這裏吧……我媽就告訴我:沒事兒,你先住着,上下樓久了就習慣了。”

她說到這裏,尤自憤憤不平——

“可是我到現在上七樓,還照樣氣喘吁吁呢!”

——這麼說也很有道理呀!

爬樓梯的痛苦,她初中高中,可的的確確是感受到了。

周霜霜搖擺不定了。

不過很快,她又反應過來——跑題了!

自己糾結這個沒意義啊!

現實中,她又不在那樣的環境下生存。至於原始世界,棉衣棉被,糧食蔬菜火爐全部都準備好了……沒別的啦。

……………………

想起這段時間的連軸轉,周霜霜就瑟瑟發抖。

——她最近實在太忙,太忙了。

陪生物系和化學系的兩位師兄折騰着公司的事,再幫原始人準備過冬的一切事物,同時,還要應付薛城那邊不斷來人對機械肢的數據審覈和實驗……

這個月,她整個人簡直跟個陀螺似的,被抽得滴溜溜的。

至於經管正經的專業課……

她悲催的想:等到期末,說不定自己就該掛科了。

閱微大學呀,每年掛科的可是屈指可數呢,難不成,自己也要加入掛科大軍了?

想到此,她就不由悲從中來。

…………………………

“對了綿綿,你弟弟怎麼樣?”

提起林侖,陸綿綿眉梢眼角俱是笑意。

她張口道:“很好,前所未有的好。直播平臺有人替我聯繫了一傢俬立高中,花了些錢,先去借讀,等明年就該回戶籍地高考了。昨天,他還跟小區裏新認識的朋友出去打球了呢……”

道謝的話不用說,陸綿綿已經對周霜霜說過不知多少次。此刻再提起來,自有一股默契在。

“不過,陸綿綿笑了起來:”希望霜霜你的事業能有進展,到時候讓我弟弟過安檢時方便些……”

她知道周霜霜想要將機械肢推向社會,這麼說,也是有兩分祝福的意思。

周霜霜自然聽懂了,此刻抿嘴一笑,默契自在不言中。

“哎,你們說什麼呢?打球?”

周婷婷睡的迷迷糊糊的,話也聽的半半截截,此刻好奇的從上鋪探出頭來:“綿綿,你弟弟他……”

周霜霜給林侖裝機械肢的事情,並沒有跟朋友說。因此,周婷婷她們半點也不知道。

陸綿綿自知失言,只好笑笑,也沒回答她的話。

不過,好在周婷婷考慮到林侖的殘疾,只以爲自己是聽差了她們的意思,倒也沒在多問,很快又縮了回去。

——雖然屋子裏有暖氣,可是畢竟溫度降下來了,離開被窩,總是會覺得冷的。

………………………… 機械肢還在洽談當中。

因爲合作方的特殊,而且還沒結束最基本的測試,周霜霜這次暫時沒有請律師,也沒有跟合作良好的商務律師姜文成透露。

所以,儘管原始世界可以稍微鬆口氣,她仍舊忙的團團轉,抽空就去實驗樓與他們磋商。

也幸好還在試驗階段,暫時不需要她全天守候,一點一點磨嘴皮……不然,她恐怕就得請假了。

在此期間,她只需要不斷製作出各種比例的機械肢,不管是腿腳、手臂、還是手掌,都會有軍方的人安排來實驗。

他們不像周霜霜這樣,對機械肢的能力萬分篤定,實驗也只是吸引軍方的走個過場……

反而相當重視。

至於周霜霜那種實驗方法,雖說她想檢測的數據也都得到了,可跟軍方鄭重萬分的實驗來比較,完全是小兒科。

當然,實驗結果,也關係着後續合作的價位,周霜霜還是很重視的。

……………………

其實,她一開始是打算不收錢的。

機械肢在未來,雖然是一項公開的技術,所有人——僅限於智人,都可以學。

可週霜霜雖然學習了其中的核心技術,卻並沒有得到授權——那位發明者兼改造者,在星環城,還奮鬥在科研的第一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