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靈兒也不知道從哪拿出了一支答題用的2b鉛筆,柳眉一擰,啪的就將鉛筆掰斷成兩截。

馬夏風嚇得嬌軀一顫:“我的2b……”

然後,他掙脫開白小鳳,撒丫子就鑽到了後邊一排的座位上去了。

“膽小鬼!”白小鳳一陣無語。

看了一眼陳靈兒。

陳靈兒嘴角勾勒起一抹嗤笑,淡然地將斷掉的鉛筆扔給了馬夏風,然後坐在了白小鳳身邊:“現在,你還有沒有意見了?”

白小鳳聳了聳肩:“你沒意見,我肯定沒意見啊。”

說着,他就看向窗外。

可就在這時,耳邊陳靈兒的聲音就彷彿是九幽吹出的寒風似的,驟然響起。

“大洋馬,好好味吧?”

白小鳳猛地一拘靈,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娘希匹的!

陳靈兒怎麼還記着這事?

這分明就是馬夏風嘴裏跑火車,胡編亂謅的呀!

下意識地,他扭頭就想解釋的。

可一轉頭,就看到陳靈兒不知道又從哪摸出來了一支2b鉛筆,正拿着一把鉛筆刀,緩緩地,狠狠地削着呢。

光滑筆直的鉛筆,被刀削得木屑翻飛。

這一幕,看得白小鳳心裏大驚。

恍惚間,他有種奇怪詭異的感覺,下意識地,夾緊了雙腿。

mmp!

好方哦!

“說啊,大洋馬,是不是好好味?”

陳靈兒一邊狠狠地削着鉛筆,一邊斜眼朝白小鳳看來。

“……”白小鳳。

他好方哦。

好強烈的殺意呀!

他又不傻,明明沒有的事,這時候要是賭一口氣,真說出來的話,那可就是一點寒芒驚現,三尺雞血直飆了!

白小鳳雖說敢鬥鬼殺妖,所向無敵,但面對陳靈兒的時候,還是得慫一下的。

感受着陳靈兒的目光,白小鳳看向了後邊的馬夏風,沒好氣道:“馬瓜皮,這事你就不打算解釋一下嗎?”

“啥?馬冬梅?”馬夏風一臉呆萌的看了過來。

白小鳳神情一冷,右手握拳,捏的“咔咔”作響:“你再馬冬梅一個試試?”

“哦,大洋馬?”馬夏風頂着豬頭臉,眨巴了一下眼睛,然後,他目光幽怨地看向車窗外,右手緩緩地錘在腰上,之前考試的狀態,確實把他耗得太虛弱了,他嘆氣道:“唉……身體被掏空的太厲害了。”

話音剛落。

啪!

陳靈兒一刀削斷了鉛筆,冷笑道:“果然好好味哦!”

白小鳳頓時風中凌亂了。

感受着陳靈兒身上的殺意。

他看着滿臉萎靡幽怨的馬夏風。

這一刻,他真的有一句mmp不知當講不當講呀!

馬夏風這瓜皮,解釋一下會死嗎?

不解釋就算了,爲什麼要在這節骨眼,說一句這麼猥瑣有深意的話出來?

“靈兒,真不是你想的那樣,出國辦正事呢。”白小鳳覺得很有必要解釋一下了,他可不想一點寒芒驚現,三尺雞血直飆呢。

“大洋馬就是正事嗎?”陳靈兒冷冷地看着白小鳳。

她雙手緊緊地攥着鉛筆和小刀,不知道爲什麼,這麼長時間沒見到白小鳳,總覺得心裏空落落的。

可現在這個傢伙出現在了面前,卻總感覺有股子邪火要發泄出來。

甚至連陳靈兒自己都搞不懂自己爲什麼會這樣。

但,完全不用搞懂啊!

發泄出來就行了啊!

“嘖嘖……白少,託你的福,陳大校花可是第一次參加咱們班組織的集體活動呢。”

這時,周葉帶着眼鏡男他們幾個上了車,周葉笑着打趣了一聲,然後就朝最後一排走去。

白小鳳眉頭一挑,笑看着陳靈兒:“你把第一次給我了?”

“啊?”

陳靈兒嬌軀一顫,驚慌失措的叫了一聲。

她瞬間感覺渾身像是火燒似的,俏臉緋紅,低下了頭。

這傢伙,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

果然還是一如既往的無恥,混蛋!

見陳靈兒害羞低頭,白小鳳嘴角勾勒起一抹邪魅的笑容,俯身靠近陳靈兒:“說啊,第一次,是不是給我了?”

“你混蛋!”

陳靈兒氣的大聲呵斥了起來。

要不是還有理智存在,她差點就要用手裏的小刀戳面前這個無恥狂徒了!

明明在審問他的事情呢,他怎麼好意思牽扯到這上邊來?

“我,我不和你坐了!”陳靈兒被白小鳳盯得渾身火辣辣的,貝齒緊咬了一下紅脣,起身就要換座。

也就在這時,一道倩影走了過來。

這道倩影高興地說:“靈兒,你不想和白小鳳坐嗎?那我坐咯?” 白小鳳和陳靈兒同時一怔。

站在面前的,竟然是宋楠楠!

宋楠楠上身穿着白色t恤,下身藍色牛仔褲,極其簡單的裝扮,卻將她的身材凸顯的淋漓盡致。

她應該是跑得有些急了,渾身香汗淋漓,讓白色t恤都有些浸溼,隱約能看到胸前巍峨的輪廓。

碰碰車,果然巍峨壯觀吶!

白小鳳“咕咚”吞了一口口水,眼睛放着光亮,緊盯着宋楠楠的胸前。

啪!

馬夏風坐在後排,看了一眼宋楠楠和陳靈兒,一巴掌拍在自己腦門上。

他呢喃道:“完咧!師父今天是天生要強,註定要涼了啊……”

車上突然多了一個陌生大měi nǚ,自然引得所有人的關注。

全車人的目光,都鎖定在了宋楠楠身上。

其中一些男牲口,不乏眼睛放着光亮,暗中吞起了口水。

但,他們看到宋楠楠正對着白小鳳淺笑的時候。

一個個男牲口,登時臉色變了。

隱約間,大巴車內,一陣玻璃碎裂的聲音。

是心碎的感覺。

“楠楠,你怎麼在這?”

陳靈兒回過神,訝然地問宋楠楠。

宋楠楠嫣然一笑:“靈兒,這不是年級大考結束了麼?各班都想着出去玩,我們班太無聊了,所以我就想到你們班來,蹭一場晚會玩呀。”

蹭一場晚會玩?

陳靈兒嘴角抽搐了一下,低頭看了看白小鳳,然後又看向了宋楠楠。

這丫頭,是侮辱本xiao jie的智商麼?

到底是蹭晚會玩,還是蹭面前這無恥混蛋玩呢?

“好不好嘛,靈兒,讓我一起去咯。”宋楠楠見陳靈兒沉默,摟抱着陳靈兒的胳膊,整個上半身都緊貼在了陳靈兒胳膊上,撒起了嬌。

這一幕,看得白小鳳一陣口乾舌燥。

從他的角度看去,陳靈兒的細小手臂,整個都陷進宋楠楠的巍峨溝壑裏去了啊。

娘希匹的!

嚇人咧!

與此同時。

全車男牲口也看直了眼,一個個瞪圓了眼睛,目不轉睛的盯着,暗自吞着口水。

這場面,太兇殘了啊!

陳靈兒被宋楠楠纏的沒辦法了,況且,她倆還是閨蜜呢。

她忙讓宋楠楠停下:“這事是我們班的集體活動,我還得問問同學們的意見呢。”

說着,她張口正準備問呢。

“沒問題!”

全車男牲口異口同聲的迴應道。

開玩笑!

有měi nǚ同行,誰不願意啊?

陳靈兒一陣愕然,完全沒料到班裏的同學竟然這麼熱情好客。

緊跟着,她笑着對宋楠楠說:“行了,那就跟我們一起吧,現在你可以鬆開我了吧?”

“歐耶!靈兒最棒啦!”

宋楠楠高興地蹦躂了起來。

陳靈兒揉了揉胳膊,有些無奈,胳膊被夾得都有些酸了呢。

下意識地,她目光看了一眼面前蹦躂的宋楠楠,那兩座巍峨山嶽,好似巨浪翻滾。

她又扭頭看向白小鳳,卻發現這傢伙正瞪圓了眼睛盯着。

混蛋!

這傢伙,還是那麼無恥呢!

這時,宋楠楠已經準備坐到白小鳳身邊。

陳靈兒柳眉一蹙,忙拍了拍宋楠楠的肩膀:“那個,楠楠,這是我的位置呢。”

“啊?”宋楠楠愣住了,“靈兒,剛纔不是你說的不和白小鳳坐了麼?”

陳靈兒俏臉一陣緋紅。

但,她咬了咬嘴脣,道:“沒有呀,你一定聽錯了,我只是坐累了,起來活動一下。”

“……”白小鳳。

“……”馬夏風。

不帶這麼說瞎話的吧?

宋楠楠眨了眨眼睛,笑道:“那好吧,我去坐後邊。”

說着,她就走到後排,和馬夏風坐在了一起。

陳靈兒淡然一笑,重新坐回了位置上。

挑釁似的看了白小鳳一眼。

哼哼!

想和楠楠坐?

不闊能!

這輩子都不闊能!

白小鳳一陣無語,有些不甘心地看了一眼宋楠楠。

要知道,這一趟是去郊外的,要是宋楠楠坐在旁邊,等下汽車顛簸起來了……

那場面,想想都覺得要噴鼻血了啊!

但,有陳靈兒在旁邊鎮着,這種畫面,他也只能想想了。

很快,所有同學都上了大巴車。

車子發動,朝着郊外開去。

這次郊外篝火晚會,目的地是班裏的幹部們提前選定好的。

白小鳳向馬夏風打聽了一下,是濱海城外的“楓葉山”,那地方算是濱海近郊遊很出名的郊遊地了。

滿山的“楓葉”,這個季節正是楓葉紅了的時候,整個“楓葉山”白天從山腳往山上望去,盡皆一片通紅。

且,楓葉山之所以出名,還因爲山上有座“山神廟”,據濱海本地人說,那廟很靈的。

聽完馬夏風的介紹,白小鳳癟了癟嘴,便靠在椅子上,睡了過去。

他從小到大跟着無良師父,見過無數所謂的“山神”,但,無一例外,最後都被他倆按在地上錘了一頓。

這世上,有沒有神仙,他不知道,也沒見過,無良師父也沒見過。

但,就他知道的一些山神,其實是一些山精鬼魅xiū liàn出道行了,自行立的山頭。

且,這些山精鬼魅還受到了普通人的供奉信仰。

爲什麼這些山精鬼魅能享受到別的同類不能享受的待遇?

原因很簡單!

無非就是一個善惡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