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間充斥著驚人的火焰風暴,將一切吞噬進去,燃燒殆盡。

咕嚕!

很多學員都狂吞唾沫,額上紛紛冒出了冷汗。若是換做他們的話,絕對在剛才恐怖的爆炸當中,命喪當場了。

很快,火焰風暴退去,露出了當中的真相——金色大佛依然傲立當空,雙手合十,嘴唇微啟,像是在念經一般。它的表面並無任何損傷,光芒依然燦爛。

「怎麼可能!?」林輝嚇得魂不附體。他覺得蕭然縱然實力強大,但在自己如此可怕的攻勢下,怎麼會毫髮無損呢?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這個林輝,真是沒用!」龍躍很是氣憤地罵了一句。

「不是他沒用,是蕭然太強!」龍騰雙手抱胸,面沉如水地說道。蕭然如今已經擁有了死門境的實力,即便不動用炎神三變,實力也並非林輝可以對付的。縱然是他龍騰出手,想要佔得便宜也很艱難。「他對上蕭然,只有落敗。」

龍躍吃了一驚,詫異道:「蕭然,真得那麼強嗎?」

他無法想象,當年他的境界還比蕭然高呢,可如今卻被蕭然甩得遠遠地,而且也根本無法和蕭然相提並論了。他暗暗地握緊了拳頭,牙齒咬得咯咯作響,心裡很是不甘心,但卻無可奈何。

就在此時,蕭然表情淡漠地說道:「你打完了嗎?」

林輝怔了一下,沒有反應過來。

「那該我了。」蕭然不等林輝說什麼,雙手結印,只見金色佛陀雙手攤開,兇猛出擊。「千佛手!」

話音未落,只見成百上千道佛手印如同群獸一般,帶著嗚嗚破風聲,從四面八方朝著林輝拍擊而來。

看到密密麻麻的金色佛手印,林輝臉色大變,急忙雙手往前一推,雄渾的魂力頓時爆發開來,變成了一堵弧形火牆。

嘭!

第一道佛手印拍擊在了弧形火牆上,頓時火牆顫抖了一下。緊接著,第二道、第三道……嘩嘩啦啦,數百道佛手印全都落在了弧形火牆上,震得火牆劇烈晃動,火光四射。不僅如此,火牆上的火焰相繼熄滅,堅實的外殼也變得支離破碎,彷彿隨時都會徹底爆碎開來似得。

林輝看到這脆弱的火牆,嚇得急忙後撤。就在他後撤的瞬間,火牆又遭受了一擊,頓時爆碎開來。強大的勁風頓時呼嘯而出,一把將他震飛。

「金陽手!」就在林輝被震飛的時候,金色佛陀的手掌高高揚起,從天而降,直奔他而來。

看到那如山嶽般巨大且極為真實的金色手印,林輝嚇得面露哭色,急忙大喊道:「我投降!」

嘩!

話音未落,金色手印瞬間消散,金色佛陀也眨眼消失。接著,蕭然從天而降,穩穩地落在了擂台上。

一位長老躍上擂台,乾脆地喊道:「這場比賽,蕭然勝!」

啪啪啪!

掌聲雷動,非常熱烈。

蕭然只是平淡無奇地笑了笑,隨即轉身下了擂台,回到了蕭邦那裡。

「這也太輕鬆了吧?」木尋笑道。

「他們倆的實力差距,太大了。」雲陽很高興地笑了。他和蕭然來自同一個王朝,蕭然變得這麼強,揚名立萬了,他也跟著沾光啊。

「蕭然打敗了林輝,那順理成章地挺進了前三強。金龍打敗了藍海,也晉陞前三強。至於這最後一強,就要從徐晨和韓嘯兩人中誕生了。他們倆實力相差無幾,而且一路晉陞都非常順利,又都來自妖火門。呵呵,這場內戰,看來很有看點啊!」周展說道。

說話之際,徐晨和韓嘯已經上了擂台。

他們倆雖然都來自妖火門,但卻已經事先說好了,到了擂台上絕不留手,會把彼此當做必須打敗的對手來看待。所以,兩人一照面便是立刻展開了攻勢。

打了幾個回合,兩人不分勝負。從他們的出招力度和角度來看,他們真得沒有在演,而是真得在拼殺。

「這兩人也太拼了吧?居然對自己人也下這樣的狠手。妖火門的人,可真夠狠的啊!」木尋咽了一口唾沫,看得心驚肉跳。

「因為,他們都想得到這剩下的一個名額。而且,從他們的眼神來看,他們沒有在恨對方,而是在全力迎戰。也就是說,他們在尊重彼此。」蕭然解釋道。

「什麼意思?」雲陽不解,其他蕭邦成員也不解。

「他們倆當中,只有一個可以參加接下來的火王封禪戰,另外一個則必將被淘汰。雖然他們都來自妖火門,也都是徐垚的左右手,平時非常熟。但他們知道,這些感情並不能幫助他們得到這個資格。所以,他們才會盡全力去和對手作戰,他們只是把彼此當成了不認識的對手而已。如果你真是尊重對方,那就盡全力打敗他,然後把對方的努力一併用上,奮力向上。」蕭然解釋道。

聞言,雲陽點了點頭。

「雖然說起來簡單,但做起來,卻非常艱難。這不僅需要強大的心理調節能力,還需要很好的自我控制能力。即便是我,也未必辦得到。」蕭然表情嚴肅地說道。

「嗯?還有你辦不到的事情?」木尋調侃道。

「當然,如果換做我跟你打,還是可以辦到的。」蕭然笑眯眯地看著木尋說道。這話一出,雲陽他們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弄得木尋很是尷尬和無語。

談話間,徐晨和韓嘯已經打得如火如荼,雙方真得傾盡全力攻向對方,戰況異常激烈。但時間一長,明眼人就看得出來,徐晨的實力要比韓嘯強上一線,而且經驗更加老道一些。

果然,五分鐘之後,徐晨抓住了韓嘯的一個小小的破綻,頓時加強攻勢,打得韓嘯節節敗退,只能苦苦支撐。又支撐了半分鐘后,韓嘯最終因為魂力消耗太大,無力再戰而被打敗。

韓嘯雖然被打敗了,但卻沒有生氣,而是笑著拍了一下徐晨的肩膀,說道:「我敗了。所以,接下來就全靠你了。」

「放心吧!我會盡全力奪下火王稱號的。」徐晨重重地點了一下頭,算是答應了。

這時,擔任裁判的那位長老走了上來,他面帶微笑,面容慈祥。

「你們兩個,都很不錯。如果規矩允許的話,我願意讓你們一同晉陞。只可惜……」長老笑了笑,最後宣佈道。「這場比賽,徐晨勝!」

觀戰的學員們紛紛爆發出了熱烈的掌聲,相信更多的還是因為欽佩徐晨和韓嘯的氣度。

「今天的比試結束了,接下來便是最後的一戰。為了讓三位學員擁有最好的狀態來比試,學院決定,三日之後,再進行最終決戰!」那位長老當眾宣布,頓時引得全場沸騰。 「蕭懺長老,你找我什麼事啊?」

比試結束后,蕭然前腳回到了蕭邦,蕭懺後腳就急匆匆地趕來找他。

「蕭然,你現在身懷赤龍炎和藍龍炎,相信你肯定知道七色龍炎的事情吧?」蕭懺嘿嘿笑著,神秘兮兮的樣子。

「我知道。七色龍炎,按照實力排序,分別為赤、橙、黃、綠、青、藍、紫。學院當中,我有赤龍炎、藍龍炎,金龍有黃龍炎,伊若有紫龍炎。除此之外,就沒有其他的了。蕭懺長老,你怎麼突然提起了這個啊?」蕭然很是好奇,隨後猛地想到了什麼,眼睛頓時瞪大,急忙問道。「莫非,你知道了其他龍炎的下落?」

蕭懺笑著一點頭,說道:「我發現了橙龍炎。」

「在哪兒?」蕭然很是高興,如果能夠得到橙龍炎的話,那他的戰力將又會增強了。而且,據影子龍說,這些龍炎誕生於真龍體內。若是身懷多種龍炎的話,以後興許還有機會見到真龍。

「我就知道你肯定感興趣。」蕭懺笑了笑,繼續說道。「距離最後的爭奪戰還有三天時間,完全來得及。跟我走!」

說完,蕭懺帶著蕭然快速離開了蕭邦,直奔學院外面而去。

蕭然對蕭懺極為信任,所以毫不猶豫地緊跟他後面。

出了火魂學院,兩人直奔西南方向而去。

路上,蕭懺也跟蕭然講了他是如何得知橙龍炎的下落的。原來,在五天前,學院里的一個蕭家子弟外出歷練時,在一座百獸山當中,遇到了一隻熔岩龍獸。

那個蕭家子弟為了得到熔岩龍獸守護的一株靈藥,與之激戰一番,結果發現對方居然擁有橙龍炎。那個蕭家子弟不敵,不得不敗走,等回到學院后他便將此事告知了蕭懺。

得知了這件事情后,蕭懺本來打算立刻告訴蕭然的,但當時已經極為臨近火王封禪戰了,他為了讓蕭然全身心投入火王封禪戰當中,故而暫時將消息隱瞞了下來。經過幾天角逐,蕭然成功晉陞三強,恰好又得到三天休息時間,於是蕭懺就趁機把消息告訴他,希望他把橙龍炎奪到手。

兩人趕了一天的路,終於看到了百獸山。

吼吼!

還沒到百獸山時,他們便聽到了震天響一般的獸吼聲,而且極為嘈雜和多樣化。大概判斷一下,估計就有百十種魂獸,而且實力也都不低,不少都在死門境左右,還有一些在造血境層次。真是名副其實的百獸山啊!

「那熔岩龍獸乃這百獸山的霸主,實力達到了造血境頂峰,還差一點就晉陞鑄骨境了。可即便如此,縱然是鑄骨境的強者想要擊敗並且殺了它,也是極為艱難的。」蕭懺解釋道。

「更可怕的是,它還擁有上百頭實力強大的魂獸的手下。一旦它命令那上百頭魂獸朝我們發動進攻,那我們倆縱然實力不錯,恐怕也是雙拳難敵四手,難逃魂力被耗盡而亡的結局。」蕭然的臉色凝重了起來。想要得到橙龍炎,難度不小啊!

「你說的沒錯。」蕭懺點了點頭,說道。「蕭然,待會兒我先去跟那熔岩龍獸爭鬥一番,把它打疼了。它若是命令其他魂獸來攻殺我,我就將計就計地把那些魂獸引開,你去對付熔岩龍獸。如果它不命令其他魂獸來援的話,我就將它打傷,然後咱們倆再聯手,以雷霆手段幹掉它!」

這個辦法的確很好,但蕭然不大同意,因為蕭懺的實力其實就在鑄骨境而已。正如他自己剛才所說,縱然是鑄骨境實力的強者,要擊敗並且殺了熔岩龍獸,都是極為艱難的。如果讓他一個人去和熔岩龍獸打鬥的話,有點危險。況且,熔岩龍獸擁有上百個實力不凡的手下,一旦那些魂獸發動全面攻擊,蕭然到時候也不敢保證能夠援救及時。

「我們倆如果單打獨鬥,幾個回合就能滅殺一頭實力在造血境之下的魂獸。如果是偷襲的話,很有可能一擊得逞。這樣,我們先分頭行事,先解決掉那些死門境實力的魂獸,然後再聯手對付熔岩龍獸。到時候就算它命令手下來援,對我們也不會造成太大的威脅。況且,以我們兩人之力對付熔岩龍獸,短時間內便可以給它造成重傷,到時候要取它性命,如探囊取物般容易了。」蕭然建議道。

蕭懺仔細想了一下,覺得蕭然的辦法可行。

兩人達成共識之後,立刻分頭行事,並約定好十個小時之後齊聚百獸山頂,共同對付熔岩龍獸。

他們倆的實力都比那些魂獸強很多,在收斂氣息的條件下,縱然是熔岩龍獸也很難察覺到他們的存在。兩人如同幽靈一般,穿梭在茂密的山林當中,以閃電般的突襲,連續擊斃了不少落單或者實力差一些的魂獸。

五個小時的時間,百獸山上就伏屍近三十餘具。照這樣的速度,十個小時之後,百獸山上的魂獸,恐怕就要折損六成左右了。屆時,這裡就不能叫做百獸山了。

連續擊殺了十多頭魂獸,即便是蕭然,也是損耗不小。他急忙尋到一個安全僻靜的地方,暫時躲藏起來,恢復實力。

過了不久,山頂處突然爆發出了激烈的戰鬥,巨響不斷傳開,山石滾落,林木飛天。

「怎麼回事?!」蕭然猛地站了起來,遠眺山頂處。他急忙將強大的靈魂感知力席捲開來,頓時就感知到了,原來是蕭懺遭遇了熔岩龍獸的攻擊。此時,這一人一獸正在大戰呢。

當下,蕭然毫不猶豫地竄了出去,以最快的速度朝著山頂處掠去。與此同時,他看到有數十頭魂獸也正朝著山頂而去。

「不能讓這些傢伙上去,否則蕭懺長老會有危險的!」蕭然立刻俯衝下去,右手一揚,十顆巨大的火球如同隕石一般從天而降。

嘭嘭嘭!

地面連續爆炸,一個個火球轉眼間體積飛速膨脹,化為巨大的蘑菇雲,升空而去。火焰瞬間爆射開來,所過之處,紛紛劇烈燃燒,變成熊熊大火,蔓延方圓幾百里。

不少魂獸躲避不及時,被火焰燃到了,身上那堅硬的皮毛很快變成灰渣。實力強一些的,奮力將火焰驅逐開來,但也很是狼狽。

為了阻止這些魂獸援助熔岩龍獸,蕭然特意在火球裡面加了金焱,使得它們擁有更加強大的灼燒力,燒得更痛,更難滅掉。

吼吼!

魂獸們紛紛慘叫了起來,焦臭味瀰漫開來,嗆得蕭然快要嘔吐出來了。他急速升空,隨後加速朝著山頂掠了過去。

此時,蕭懺已經和熔岩龍獸打得不可開交。

蕭懺憑藉自己鑄骨境的實力,血肉強勁,骨骼堅硬,硬是與熔岩龍獸肉搏。而熔岩龍獸呢,仗著皮糙肉厚,有橙龍炎幫助,強行彌補了實力上的不足,與蕭懺打得有來有回。

嘭!

蕭懺一拳頭轟擊在了熔岩龍獸的背上,像是一拳頭打在了精鋼上似得,反震之力極為強大,震得他胳膊酸痛,指骨劇痛難忍。熔岩龍獸挨了一下,身體猛地往後滑行數十米,四隻爪子在地上刨出了深深的溝壑。

熔岩龍獸的外形像一頭甲龍,背部是厚厚的熔岩鎧甲,一片火紅,而且還冒著滾滾熱氣。下腹比較軟弱,但是想要將它翻過去,極為艱難。再加上,它那熔岩鎧甲當中,還有橙龍炎的紋路,使得它防禦力更為驚人,攻擊力也強大地可怕。

吼!

熔岩龍獸咆哮了一聲,前肢微微下彎,背部揚起,橙龍炎紋路突然綻放橙色光芒,一條橙色火龍急速飛升出來,直奔蕭懺而去。

見況,蕭懺猛地一劃,金焱爆涌而出,化作一把金色長劍。這金色長劍,約莫三尺長,表面燃燒著熊熊金焱,看上去極為神異,威力不凡。



鏗!

金焱劍劈在了橙色火龍的身上,頓時精鐵之聲奏響,火花四濺。橙色火龍吃痛,叫了一聲,隨後龍頭翻轉,一口朝著蕭懺撕咬了過去。

蕭懺急忙揮起金焱劍,劈斬過去,結果被橙色火龍一口咬中了。橙色火龍咬中金焱劍之後,立刻翻轉龍身,想要強行將金焱劍給扭斷。

見況,蕭懺急忙跟著橙色火龍旋轉起來。金焱劍乃蕭懺的魂兵,如果它遭到破壞,那他也會身受重傷的。

旋轉了十多圈,蕭懺猛地抽回金焱劍,隨後左手騰出,一掌拍在了橙色火龍的腦袋上。

吼!

橙色火龍吃痛,立刻調轉龍身,用強大有力的龍尾,狠狠地抽打了過來。蕭懺右手握緊金焱劍的劍柄,左手抵住金焱劍的劍身,做出一副防禦的姿態。

嘭!

龍尾狠狠地抽打在了金焱劍的劍身上,頓時將其打出一個可怕的弧度,強大的力量頓時震得蕭懺迅疾倒飛而出。與此同時,熔岩龍獸看準時機,瘋狂出擊,嘴巴里噴射出一道火焰柱,直奔蕭懺的後背而去。

蕭懺察覺到身後危險,但兩者相距已經非常近了。而且,他剛剛被震飛而來,身形不穩,難以做出較好的防禦。

就在這萬分緊急的時刻,一條身上滿是藍色紋路的赤色火龍迅猛而來,用強大有力的龍尾抽打在了火焰光柱上,頓時將其凌空打得爆碎開來。

看到這熟悉的赤藍火龍,蕭懺頓時一喜。

「赤藍火龍,給我上,把橙色火龍拿下!」蕭然拋出一塊龍晶石,大聲命令道。

赤藍火龍張開大嘴,吞下了龍晶石,隨即立刻朝著橙色火龍展開強大攻勢。蕭然立刻落下,站在了蕭然的前方,看樣子他是要和熔岩龍獸單打獨鬥。

「蕭懺長老,你先休息一下吧,這個傢伙,交給我來便是。」蕭然笑了笑。

「嗯!我先恢復一下實力,然後再幫你。」蕭懺沒有逞強,他在消耗很大,還沒有來得及恢復時便遭遇了熔岩龍獸的突襲,所以才處於劣勢的。

眼下蕭然到了,蕭懺有足夠的時間來恢復。而且,他在恢復的同時,也注意查看山下情況。若是有魂獸來援助熔岩龍獸,他還是地咬牙繼續戰鬥,決不能讓蕭然陷入重重圍攻的不利局面。 自己的攻擊被破,熔岩龍獸倍感憤怒,頓時朝著蕭然咆哮了起來。

「吼?我看你能吼到幾時。」蕭然話音未落,身子陡然在原地消失,下一剎那突然出現在了熔岩龍獸的身前。

熔岩龍獸看到突然出現的蕭然,嚇得表情一呆,眼神里滿是不敢相信。它下意識地把腦袋往下往後一縮,打算以自己的鎧甲防禦。

蕭然的拳頭頃刻間落在了熔岩龍獸的背上,極端恐怖的力量驟然間傾瀉在了熔岩龍獸那堅硬無比的鎧甲。

嘭!

伴隨巨響傳開,熔岩龍獸腳下的地面頓時爆碎開來,它龐大的身軀急速下落。而且,它背上那堅硬無比的鎧甲,居然還出現了一個凹陷。在凹陷邊緣,甚至還能夠看到清晰的裂縫。

這一拳,力量極為霸道啊!

這一幕被蕭懺看在了眼裡,頓時令得他極為震驚。他與熔岩龍**過手,知道它的鎧甲是何等堅硬,但在蕭然一拳下,卻顯得並非那麼堅不可摧了。

這小子的力量,真得非常人可比啊!蕭懺咧嘴笑了笑,額上忍不住滑下一顆冷汗。

這時,被打入泥土當中的熔岩龍獸暴怒不已,體內頓時噴發出極度恐怖的熱氣,將周遭的泥土的水分全部蒸發,使得泥土頓時變成了乾燥的沙子。


呼呼呼!

熱氣迅猛蒸騰,沙子飛揚而起,迅疾擴散開來,使得天地變得昏暗了起來。熔岩龍獸猛地一躍而起,掄起尾巴就朝蕭然抽打了過去。

雖然蕭然的視線被阻隔了,但他的靈魂感知力極強。縱然身處黑暗當中,也難以讓他變成無頭的蒼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