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英東轉身施展出《陀羅步》。

身法極速的往外移。

要盡一切可能躲開箭道軌跡!!

「往哪裏走?呵呵。

逼我使出這一招。

你算是第二個。

足以自豪了。

去死吧「

「給我去「手指輕輕一松之時。

靈骨弓傳出崩的一聲。

緊接着那枚金箭呼嘯而出。

轉眼就不見了蹤影!

半空傳來長箭破空的爆裂聲音。

此箭籠罩的範圍極其巨大。

一團氣浪瞬間向四方炸開。

發出震天動地的巨響。

「颼「

「轟「

……

感受到前方的強箭來襲。

蘊含的勁道如同重鎚一般敲擊而來。

只是一根利箭。

呼嘯著的利箭。

動用了少年幾乎全身氣勁。

破空而來。

同時那隻利箭也擠壓了空間。

壓縮了空間。

似乎只有一剎那間。

利箭已然近身。

陸英東奔跑的速度已然很快了!

仍就避無可避。

剎那間透過了銀蝟甲。

陸英東的《陀羅步》同時運轉到了極致。

身形快速的旋轉、閃躲開來。

肉眼可見。

仍有一層層激蕩的勁道在陸英東的身體上衝過。

剎那間。

周邊林木枝葉翻滾。

地面塵土揚起!

一道人影被瞬間拋出。

只見全身上下。

血肉模糊。

重傷當場。

包括全身上下所有的武器裝備。

無影神針。

那件天羅軌針和剛奪來不久的玄階弓器。

被那一枚金箭之威震飛出大老遠。

……

陸英東險險躲開。

沒被箭射中。

可一箭之威。

爆射之下。

那箭氣反噬。

竟是全身震蕩。

氣血翻湧。

鬱結難過得要死。

要死了嗎?

但覺腦海內突地一陣巨痛傳來。

全身更是酸軟。

徑直緩緩倒下……

陸英東只覺自己的意識越來越模糊。

隱隱看得到那女魔傾瓏上前拾起的武器天羅軌針。

還有走向了……

一箭之威。

原地都有一個一丈深的小洞口。

斷枝殘葉。

泥土氣息撲鼻。

剛對戰的幾人全部躺地不起。

……

「收拾一下東西。

準備走「曜瓏慢慢將左手臂上的靈骨弓縮回成正常狀態后道。

「用了這招。

我需要一段時間休息「

「曜瓏哥哥。

你沒事吧「傾瓏趕忙上前。

「不礙事。

奪了們天魁記名牌。

快走「曜瓏一路上連斬了不少人。

唯有眼前這個少年人。

僅有靈谷後期力量的樣子。

卻逼動用了本體的法門。

雖然是解決了。

但持弓少年也開始謹慎了些。

收斂了些許之前的驕意。

北瓏風族長說得沒錯。

漢人中的確有厲害、詭詐的高手。

而且。

似是有種不好的預感。

這種預知給帶來了極強烈的不安。

「好「傾瓏將那金色長弓遞給曜瓏說:「曜瓏哥。

你的弓「

三人打掃了下戰場。

屍體和重傷的棄之不顧。

正準備要撤離。

乍然的。

一個聲音自耳畔響起。

「你們幾個。

拿了我的東西。

是不是太着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