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越聽着電話那頭的忙音,有點無奈,看來這高勇還是這副急性子。

不過他也不敢怠慢,他能夠知道,像高勇這樣的超級富二代,如果要是介紹給自己朋友的話,應該是各個行業泰斗級別的人物。

隨後他和林詩柔打了個招呼,讓林詩柔開着保時捷帶着自己離開了。

南城的藝術展中心。

高勇就約他在那裏見面,能夠知道應該是很重要的事情。

大約半個小時後,王越準時到達了那裏。

高勇很早就在那裏等待着了,看王越來了,急忙上前,指着不遠處的藝術展說道。

“王越,你可總算來了。”

王越和高勇簡單的說了幾句,隨後擡起頭,很快明白這裏正在舉辦藝術展。

隨後,王越想了想問道。

“高勇,你不是喜歡玩兒車嗎?怎麼現在喜歡上書法了?你不會只是讓我來看書法展吧。”

“我可對這文人的玩意兒不感興趣,讓你來是想給你介紹個書法界的泰斗給你認識。你等會兒說話可點兒小心點。要是給那人留下好印象的話,估計以後你那公司業務這塊肯定沒什麼問題。”

王越聽到高勇的話後,愣了一下,沒想到高勇竟然想的這麼遠,自己打心眼裏倒是挺感激這個人的。

不過他現在很好奇,高勇到底要給自己介紹誰,要說高勇怎麼會認識書法界的大人物。

很快,高勇就把王越帶到一箇中年男子面前,中年男子看起來文質彬彬的樣子。

當王越看到後,瞪大了眼睛,沒想到竟然是他。

一旁的高勇沒看到王越在一旁震驚的臉色,還是給王越介紹道。

“楚先生,這就是我給你之前說過的王越。”

“王越,這是書法大家楚先生,楚先生不僅是個書法大家,他的弟弟可是我們濱海市大人物,具體我就不方便透露了,以後我會和你說的。”

王越聽到高勇的話後,急忙上前對着楚雲飛說道。

“楚先生,早就聽說您在書法界赫赫有名,今天能夠看到您的書法作品,真是大飽眼福。”


說實話,王越並不是和眼前的楚雲飛客套,因爲剛纔王越見到楚雲飛的第一面,就認出了他。

這不是前一世享譽全國的書法大家楚雲飛嗎?

在前世楚雲飛可是被稱作當代王羲之,他的書法作品的確很有名,不過那是在死後。

王越記得當時楚雲飛好像是出車禍死亡的,不過後來自從他過世後,他的書法作品就被拍賣到了上千萬的價格。

甚至後來被稱爲華夏藝術瑰寶,所以此刻王越看到楚雲飛後,打心眼裏佩服眼前的這個中年男子。

就算沒有他背後的那位大人物,像楚雲飛這樣真正搞藝術,懂藝術的人實在是太少了。

不過說實話,現在楚雲飛並沒有錢,也沒有那麼出名,因爲,此刻的他似乎並不被衆人所接受,也沒有那麼廣爲人知。

不過對於此刻的王越卻心情比較複雜,沒想到能夠親眼再次見到楚雲飛這樣的大書法家。

另一旁的楚雲飛聽到高勇的介紹後,笑着走過來看着王越說道。

“王總,你可別說笑了,今天可有幾個大書法家在這裏呢。我現在就是個籍籍無名的小輩而已,你這樣說可折煞我了。”

“不過,雖然現在我知道,我的的作品不被人認可,大家都是看在我弟弟的面子上纔給我捧場的。即使這樣,我也希望有人花上幾千塊錢買下我的作品,到時候我也可以去做做慈善,也算是不枉此行。”

楚雲飛說完後,眼神有點暗淡,看起來臉色有點失落。

說實話,像他這樣懷才不遇的人,確實現實裏很多。

王越能夠感覺到楚雲飛其實挺失落的,不過他也能夠理解像楚雲飛這樣有風骨的人,實在是太少了。

想當初前一世他能夠享譽全世界,看來確實有常人無所企及的地方,是人都知道楚雲飛背後他弟弟厲害。

但是在楚雲飛心中卻在乎的是自己的作品,這倒是讓王越十分的佩服。

“楚先生,您的作品在哪裏?我可以去瞻仰一下嘛,我真的很欣賞您這個人。”

高勇在一旁看到王越後,點點頭,隨後忍不住欣賞的看了他一眼,看來這王越確實還挺會來事的。

聽到王越這麼說,楚雲飛立馬興奮的把他領到了一處角落,然後指着上面的書法作品說道。

“王總,這就是我的作品了。”

王越能夠看得出來,此刻的楚雲飛確實不怎麼出名,很少有人過來觀看他的作品。

不過,在濱海市一般人也不敢說楚雲飛作品不好,大部分都是恭維的。

不過王越現在倒是有點好奇,爲什麼來這裏看的人這麼少,要知道楚雲飛背後的那個大人物,可不少人巴結呢。

高勇見到王越一臉疑惑,隨後走過去小聲說道。

“這楚先生爲人十分的固執,他不想借自己弟弟的背景,所以就主動讓主辦方把自己的作品放到了這個角落的地方,也不讓衆人知道這幅作品是他寫的。他只是想證明自己,不過現在看來這些來看書法展的人,應該都不怎麼懂書法。”

王越聽到後,想了想,看來這楚雲飛倒是挺有文人的那股傲骨之氣的。

他隨後看着楚雲飛想了想,認真地說道。

“楚先生,我現在有個不情之請,不知道您肯不肯把這些書法作品賣給我。”


“怎麼王總,您想要買我的書法作品嗎?”

楚雲飛聽到後,一臉的興奮,隨後他反應了過來,苦笑了一聲說道。

“王總,我知道你是想恭維我,不過沒必要大家都是朋友。你如果喜歡的話,我就把這幅作品送給你就好。”

高勇在一旁聽到王越的話後,皺皺眉頭,隨後拉了他一把。

這個王越這時候怎麼能這麼說呢?

就算是他想買楚雲飛的話,也得先開好價格吧,順便點評幾句。

不然的話,讓楚雲飛覺得自己不受重視,這反而讓楚雲飛有點生氣了。

“王越,你這是做什麼?楚先生可是書法大家,你可別拿你那點錢來侮辱他。”

高勇說完後,對着王越使了使眼色說道。

“楚先生,您可見諒,我這個朋友第一次不懂事,他可沒什麼別的意思。”

楚雲飛聽到後,有點無語,他本來以爲王越是來欣賞自己的書法作品的,沒想到也只是想來奉承自己,和那些陰奉陽僞的人沒什麼區別。

所以他現在對王越並不感興趣,不過接下來王越說的話讓楚雲飛眼神一亮,有點震驚的看向了王越。

“楚先生,高勇,你們看來都誤會我了,說實話我是真心欣賞楚先生的書法作品,所以纔想要買下來收藏的,並沒有其他的意思。”

“看您的書法作品,能夠感覺到您精研體勢,廣採衆長已經自成一家。看字體風格平和自然,筆勢委婉含蓄,遒美健秀,確實很有大家的風範。”

“您的造詣已經超過了很多當代書法大家,相信將來如果要是能夠潛心繼續研磨的話,定當百尺竿頭更進一步,您絕對有當代王羲之的享譽。”

王越的話說完,讓旁邊的高勇還有楚雲飛目瞪口呆。

高勇此刻一臉疑惑的看着王越,沒想到王越這小子還懂書法,他倒是小看對方了。

他可是根本聽不懂啊,不過楚雲飛倒是一臉的驚喜。

說實話,他最喜歡的書法大家就是王羲之了,沒想到王越的點評如此的到位,說到了他的心裏面。

如果不是真正喜歡書法的人,絕對不可能說出這幾句話。

沒想到在這濱海市竟然還有懂自己的人,簡直是自己的知己啊!

“王總,是我剛纔誤會你了,沒想到我楚雲飛這麼多年,竟然還能遇到一個懂我的人。高山流水遇知音,王總你就是我的知音啊!”

王越聽到楚雲飛的話後,點點頭,隨後看着這幾幅書法作品。

說實話,他打心眼裏是佩服楚雲飛的,或許楚雲飛不知道,但是王越能夠知道當年楚雲飛的這幾幅書法作品,可是被拍賣出天價的。

此刻的楚雲飛不停地在王越面前和他聊天,一旁的高勇遠十分的高興,沒想到王越竟然還懂書法。

王越在一旁看時間聊的差不多了,隨後,想了想,對着楚雲飛說道。

“楚先生,如果你要是不嫌棄的話,我願意花一千萬將你這幾幅作品全部買下來。”

“燕雀安知鴻鵠之志,我能夠知道濱海市能夠欣賞你的人太少了,但是我堅信將來有一天你一定會讓所有人都認可,享譽全國!” 楚雲飛十分的感動,也沒有拒絕王越,握着王越的手說道。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聽說你當初放出話去,想要打造濱海市第一高端汽車品牌,我現在倒是有點相信了。高勇這個朋友沒交錯,從今天開始,王總,你就是我楚雲飛的朋友。”

王越聽到楚雲飛的話後,愣了一下還沒有說話。

高勇看着王越,笑着說道。

“你還不知道嗎?之前你直接買下濱海市民營企業的工廠,你還說要打造濱海市第一高端汽車品牌。我們濱海市這麼多年製造業一直就不發達,你這麼說背後沒少有人嘲笑你。”

“其實剛開始我也不相信,不過後來見到你後,我發現王越你還真有這個潛質,說不定我們濱海市將來還真的能夠因爲你在製造業這一方面,響徹全國呢!”

王越聽到高勇的話後,明白過來原來是因爲自己準備打造濱海市第一汽車品牌的事情被他們知道了。

不過聽到他們兩個笑着看着自己,王越認真的說道。

“楚先生,我可不是在和你們開玩笑,一直以來我們濱海市制造業就不發達,如今已經是網絡時代了。而我要做的不僅僅是濱海市第一汽車品牌,更做的是關於能源方面的汽車,正好也提高一下我們濱海市的GDP。”

“我知道你們可能現在不相信,楚先生,你應該知道很多內部消息。我們國家現在已經開始扶持民營企業生產製造,畢竟實業興邦這句話可不是白白說出來的。”

“我相信在未來的幾年,濱海市一定能夠成爲真正的大都市。現在是網絡時代講究的都是快捷高效,如今環境污染這麼嚴重,尾氣排放量也逐年的增加。現在我要做的就是能源汽車,靠充電來代替石油,這樣不僅能夠減少尾氣排放,還能夠節能減排。”

“我的這個想法可不是空穴來風,能源汽車一定是未來的趨勢。”

高勇聽到後,還是有點不相信,他是做房地產的,在這方面沒有什麼經驗,他覺得王越說道能源汽車有點不太現實。

畢竟大家現在所能接受的還都只是燃油汽車,能源汽車這種概念雖然已經有人提出來了,但是現在並沒有多少人真正的敢去做。

如果要是造出能源汽車沒人去買的話,估計會傾家蕩產,血本無歸。


然而楚雲飛聽到後,點點頭,說道。

“沒想到王越你的消息這麼靈通,眼界也這麼寬廣。你說道沒錯,國家確實在考慮節能減排的事情,而且,現在污染很嚴重,已經有很多人開始考慮去做能源汽車了。這個大蛋糕所有人都想去切一塊,甚至我聽說有人已經開始生產能源汽車了。”

“不過說實話,你現在也只是個外行,沒有雄厚的資金支撐,如果要是貿然進去的話,恐怕會賠得血本無歸。”

“楚先生,你放心吧,其實對於能源汽車想法,我已經有了大概的計劃,資金方面絕對沒什麼問題。不過技術方面,我現在還沒有找到合適的人選。”

王越看着楚雲飛笑了笑說道。

他今天來找楚雲飛,知道楚雲飛的人脈十分的廣,說不定他能夠幫自己。

“資金沒問題的話,只要能夠把能源汽車造出來,應該將來絕對是一種趨勢,也不會去發愁銷量的。只是現在我也只是個大學畢業的,如果想要去造能源汽車的話,恐怕技術這方面確實有所欠缺。”

楚雲飛聽到王越的話後,想了想,忽然有點興奮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