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標:變異星隕巨獸——魚人族長

體能:18.15標準星辰值

精神力:18.1標準星辰值

生命力:18標準星辰值

力量:18.1標準星辰值

敏捷:18.05標準星辰值

天賦技能:水陸兩棲

綜合戰力:18.08標準星辰值

18.08的標準星辰值,比一般的一品機甲戰師都要強大!

放在一旁的勢力當中,這或許很強大了!

但是,對於南天來說,根本不是不值一提! 恐怖降臨 “拿命來!”

魚人族長暴喝一聲,渾身上下,氣勢大漲。

一柄長長的三叉戟,兇惡地刺向了南天。

南天只是輕輕地擺了擺手。

九天神龍,如同排山倒海一般,迎了過去。

“啊!”

魚人族長大叫一聲,整個身子,立馬飛射了出去,如同一個斷了線的風箏。

“咚!”

名門貴公子:極品壞男人 魚人族長倒在地上,身上的骨頭都斷了幾根。

魚人族長,緊接着頭一歪,就昏了過去。

“族長,族長!”

小二,小-三,小四幾個魚人獵人大叫道。

南天語氣冰冷:“他已經死掉了!你們不要再呼喚了!”

“我們與你拼了!”

小二,小-三,小四,幾個魚人獵人,還以爲南天的修爲跟之前的一樣,疲軟無比,可以肆意蹂躪。

但是,事實情況,根本不是那樣。

“殺!”

南天大吼一聲,渾身上下,真氣爆射!

對於,這些兇殘成性地,吃人肉的魚人,南天沒有心慈手軟,統統一擊必殺。

自然界就是如此,弱肉強食,有些時候,哪裏有那麼多的仁義道德可以講!

見到,南天如此神武!

連強橫一時的魚人族長,都不是南天一擊之敵。

原來你還在這裏 吳上尉與倪上尉更是嚇得不輕。

現在,他們兩人的性命,全部捏在了南天的身上。

還不待南天動手。

一旁大批的魚人士兵,憤怒無比,行動了起來!

爲首的魚人將軍,大吼一聲:“都怪你們這些該死的人類,竟然殺害了我們的族長!你們幾個是同伴,同夥,必須要陪葬!”

魚人將軍的綜合戰力,在17標準星辰值上下,堪比二品機甲戰師。

魚人將軍手持三叉戟,將吳上尉和倪上尉幾人全部推下了沸騰地鍋爐中。

吳上尉與倪上尉,都是機甲戰士,強大的是機甲異能,而不是,自己的肉體!

他們與古武者差遠了!

當機甲被魚人們褪下後,吳上尉,倪上尉幾人一下鍋爐,頃刻間,就發出了淒厲地慘叫聲。

“啊啊!”

“啊啊…….”

幾人沒過多久,就成了一鍋肥肉湯。

莎莎在一旁,看得噁心無比。

南天將莎莎摟在懷裏,輕聲地安慰了幾句。

“不要怕,有我在呢!”

南天呵呵一笑。

魚人將軍,開始向南天發起猛烈地攻擊。

魚人士兵的數量有七八百個。

每一個魚人士兵手上,都有一個三叉戟。

三叉戟也是魚人一族最常用的兵器。

“流星!”

帝國總裁的天價逃妻 南天召喚了流星機甲附體!

“獨孤九劍之吾劍如風!”

“獨孤九劍之劍氣沖天!”

獨孤九劍前兩劍,也是最爲殺伐直接,劍快劍氣大!

用來羣體作戰,殺人奪命,最是合適不過了!

“撲哧!”

“撲哧!”

南天手上寶劍揮動,一顆顆魚人士兵的人頭被斬落而下。

既然,魚人們以人族爲食物。

南天作爲人族強者,就要守護人族,爲人族誅殺此禍患!

“殺!”

南天殺意沖天,配和自己,自己強大的修爲,僅僅是一炷香時間過後。

南天就幹掉了所有魚人。

地下巢**,也是鮮血染地,幾條地下河流,都變成了血紅色的了。

“天棋南天,我好害怕呀!”

莎莎雖然是正規銀河軍內部編制出來的,但是一時間,在昏暗地地下見到如此血腥之場景,也是有些反胃。

南天拍了拍莎莎:“你先好好睡一覺吧!”

南天運用了一些攝魂術,將莎莎催眠了起來。

隨後,南天將莎莎放入了自己的生命之界當中。

現在的生命之界,經過這麼長時間的開墾,已經大變模樣。

雖然,空間面積沒有多大的變化,但是內部可謂是繁華無比。

生命之界內,綠樹成蔭,氧氣充足,已經十分適合普通人居住了。

不再像是,以前南天剛剛接手時候,環境惡劣,一片混沌,只有少數精英或者特殊羣體,才能適應生存下來。

做完這一切,南天也是大呼一口氣。

南天靜靜地走到枯井的旁邊。

枯井上面有一個鏽跡斑斑地井蓋子。

南天說起啦,也要感謝一番,這個魚人族長。

要不是,它們魚人一族,歷經了好幾代人,在荒島上苦苦尋覓枯井。

南天還真不一定,能夠找到呢!

這個枯井的位置,實在是太隱蔽了!

隱藏在地底下,這麼一個不起眼的地方。

尋常人,就是耗費一輩子的時光,也不一定能夠找到。

南天懷着喜悅地心情,將枯井的井蓋給搬開了。

井蓋一拿開。

井口處,頓時射-出一抹刺眼地金光。

金光持續了好一陣子,這才漸漸地消失掉了。

南天也沒有猶豫,旋即,跳入了枯井當中。

一切祕密,碧海之眼,馬上就要揭曉了!

枯井的好像一個神祕地通道,南天穿越枯井的過程,讓南天感覺到了一陣熟悉,就像是做空間傳送陣一樣。

枯井的通道十分幽長,周圍都是光怪陸離的。

南天饒是現在修爲大漲,身體素質強大無比,依舊是感到頭腦暈乎乎的。

漸漸地,南天模模糊糊地閉上了眼睛,睡了過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南天再次睜開雙眼。

眼前的景象已經大變了模樣!

浮現在南天眼前的是一個神奇的地方。

這裏晶光閃閃,光芒四射。

海水都是倒着流淌的。

一個巨大的碧藍色的海水漩渦,飛快地旋轉着。

在漩渦的中心,有一個長長的柱子。

柱子上面,光滑無比,顯得十分厚重,古老。

不過,在南天的腳下有一個石碑。

南天撿起石碑,看了看。

只見石碑上面寫着:“定海神針,在此鎮壓碧海之眼!”

“這個長長地,看似直通雲霄的大柱子,果然就是定海神針!”

“十二神兵之一!”

“不過,這個柱子這麼粗大,怎麼叫神針呢?針可是非常細小的,怎麼看,這個柱子都不沾邊呀!還有,我該怎麼將這個柱子給扛走呢?”

“再者,魚人族長所說的,魚人族至寶——美人魚的眼淚,在哪裏呢?”

南天心中疑惑重重。

雖然,來到了碧海之眼,這個神祕地所在。

但是,南天需要探索的,還有許多呀!

南天一邊想着,又打開了《碧海之眼的神祕之旅》這本遊記,希望能夠從中找到答案。 南天將《碧海之眼的神祕之旅》這本遊記,翻到了末頁,總算是找到了一點蛛絲馬跡。

遊記上,隻言片語,含含糊糊地寫着,碧海之眼,一個神奇的所在。

【在海眼正中的定海神針,千萬不可輕易挪動,否則將會有天大的禍患。】

“天大的禍患?”

南天神色冷峻,頗爲不屑。

所謂的禍患,無非不是人編纂而出。

十二神兵,乃上天之無上瑰寶,豈能輕易地埋沒於此。

不管怎樣,南天是一定要把這個大柱子給拿走掉的。

寫遊記的前輩,似乎也知道這個道理。

再最末尾地一行,寫道:【若想阻止禍患發生,必須用美人魚的眼淚,填補海眼,用以代替定海神針。】

“美人魚的眼淚?那是什麼東西。長啥樣子?‘’

南天十分疑惑。

之前,只有魚人族長,提起過這個所謂地美人魚的眼淚,就落在碧海之眼中。

碧海之眼說大,不大,說小不小。

想要尋找一個不知名的東西,的確有些難度。

最爲關鍵的是,這個所謂地美人魚的眼淚,南天還根本不知道,這個東西,到底長什麼樣子。

這可就難辦了!

樣子都不清楚,怎麼去尋找?

“罷了!碧海世界的禍患,與我又有何關?”

南天知道自己的時間,真的不多了。

外出這麼久,也不知道貔貅現在怎麼樣了?

天道符文一道徹底破碎掉。

定海神針,又爲及時地送過去。

哪個時候,貔貅就倒黴了,就要消散於這天地間了。

“起!”

南天冷厲地一喝。

“再起!”

南天抱起碩大的柱子,想要將其拔出。

但是奈何,這個柱子實在是太大了,堅若磐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