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額?原來是這用途啊!”白雲皓兩眼發亮,正欲開口,被林寒一把捂住了嘴巴。

“請幫忙將陰界通往星域的通道封印!自此之後,星域飛昇的真神可以通過陰界進入神域,但是神域和陰界的修行者無法進入星域。”林寒用最快的速度將自己的願望說了出來,快到讓白雲皓觸不及防。 “你是不是傻啊!爲什麼不對這卷軸許願成爲最強的人?”白雲皓不太明白,爲什麼林寒不直接許願成爲最強的人。

“拔苗助長的人最終只會面臨隕落的下場。而且,最強根本沒有定義,你剛纔沒有看到那捲軸所寫的東西嗎?”沒有最強,只有更強,所以這種不切實際的心願不許了。

伴隨着林寒的願望實現,這本卷軸化爲了一道牢不可破的結界,隔絕開了陰界和神域通往這片星域的道路。

原本那些在星域肆意妄爲的陰界修行者和神域修行者,都悉數被遣送出了星域。

星域歷經了一段時間的聚變,終於恢復了昔日的繁榮昌盛,這是林寒最願意看到的。

餘下的時間,他所能做的,是好好教育自己的四個徒弟和他的孩子們。

這段時間,可能是林寒過的最舒心的時候。

伴隨着時間的流逝,全星域的第七大家族誕生了,百年之後,林寒所在的林家,擠掉了魔族七大家族之首的美名。林寒也成功的飛昇至神人巔峯修爲,晉升真神,不過是相差一顆破雷丹的距離。

但是他遲遲沒有突破,是因爲他還沒有享受夠天倫之樂,還沒有做好要跟家人分開的準備。

難得閒適的時間,他全部都放在了培養弟子,陪妻兒的身。

林寒重新找了一顆大的星球,用靈力將這顆星球復甦,將光明星的種族,舉族遷徙到了這顆星星。

這顆星球最終也成了這片星域之,最強悍的存在。

七大家族的產業都在這顆異常繁榮的星球紮根成長,林寒更是一躍成爲這片星域傳說的人物。尋常人若是想要見到他,那都是需要花費不少的精力的。

一個少年,高坐在高塔之端,看着塔下這片一望無際的巨大城市,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所創造的。

“林寒,你在這裏幹嘛?”又過了百年,林寒跟他身邊所有的人模樣都是一如既往。

“我在看風景。”林寒沒有回頭也知道是誰。

“決定好了嗎?什麼時候飛昇?”白雲皓已經等不下去了,飛昇迫在眉睫,不過想要等這小子一起走。

只是這小子好像對星域的事情無的眷戀,本來早應該去往神域了,是遲遲不去。

“沒決定好,我不想離開……”林寒看着這片自己深愛着的土地,他不想要離開。

這片土地,有他的家人,有他的愛人還有他的族人。

都是無重要的存在。

“如你所言,大家都會飛昇成長的,你不可能一味的停滯不前,你若是不走,那對他們意味着,日後他們飛昇去了神域,無所依靠,這也是你想要看到的嗎?”林寒在一百年前,封印了陰界和神域通往星域的通道,給星域的人帶來了生存的希望。

但是他難道會不知道,若是不去神域,等於是不給他們的家人族人創造任何的機會。

這也意味着,神域之行,兇險萬分。

“況且,你再等,天劫降下,你會死的。”從這片星域飛昇到神人巔峯修爲,是爲星域天道所不容的,修行者再強,也無法強過天道。

“而且你不是說口口聲聲說想要爲你的家人尋找不滅妖凰的內丹嗎?去神域,或許有機會。”白雲皓的話勾起了林寒深藏已久的戰鬥欲,是啊!他對家人的承諾沒有做到。

“走!回去跟家人告別一下,我們走吧。”林寒起身,總算鬆口了。

他不能讓他的家人去了神域卻無所依靠,現在那些在下層仙境的人都已經飛昇到了這個星域,他已經放心了。所以現在,是他離開的日子。

這百年間,他煉丹煉器,從來不曾停歇過,實則修爲早已超越了神人階品,只是一直用靈力強壓着的修爲靈力的。

這一天始終是要面對的,那面對吧!等到自己在神域爲他們打下了一片天,能的坐等他們來了。

步步驚婚:總裁的心尖前妻 見林寒總算想通了,白雲皓鬆了一口氣。

兩人的身影一起消失在了高塔之,再出現時,已經身處在林家的宮殿的大殿之。

林寒開口通知了一下全部的家人族人來大殿之,不過片刻的功夫,人都湊齊了。

“家主!”下下數千人跪地,對着林寒高呼了一句家主。

“都起來吧。”林寒這個家主做的一點氣勢都沒有,很是平易近人。

“怎麼了林寒,你找我們來?”柳楠兒開口詢問了一句。

“我即日要動身去神域了,楠兒,抱歉,可能又要離開你們一陣子了。”林寒看着柳楠兒,眼底充滿了不捨。

“……”柳楠兒沒有說話,她知道這一天早晚都會來的。

只是從沒想過,這一天來的這麼快。

眼淚瞬間傾瀉而出,柳楠兒哽咽的開口,“好!一路順風。在神域等我。”柳楠兒明白林寒繼續留在這裏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她愛林寒,不想要林寒將命交代在這裏。好幾次,她都看到他偷偷的用靈力壓下了自己的修爲。

“嗯,我在神域等你。”林寒笑着回答,眼底泛着淚光。

“爹,要努力,可別等我去了神域被我超過去了。”林晚楓還是一副沒心沒肺的少年模樣。

“你小子,好好保護孃親和米姨娘。”林寒看了一眼米舒,發現米舒偷偷的轉過頭抹着眼淚。

“知道了!我會好好保護的。”林晚楓的表情也變得嚴肅了許多。

“雅兒,對不起,我們先過去,你然後再來。”白雲皓前,一把將妻子摟入了懷裏。

“去吧!雲皓,我很快會追你的腳步。”雅兒看着白雲皓,眼底也泛着一絲淚意。

離別,總是最爲傷感,林寒和白雲皓沒有跟家人們做一一的告別。

一方面是捨不得,另一方面時,說的越多,越捨不得走了。

“老公,我愛你。”白妖妖哽咽的開口,在林寒轉身要走之際,前一把將林寒抱住了。

“我也愛你。”林寒低頭,吻住了白妖妖的紅脣。

吻了第一個,剩下的兩個女人自然都要安撫一遍。終於,林寒還是走了。儘管有千萬個不捨,千萬個的難過。 兩個神人飛昇歷劫是非常可怕的事情,幾乎整個星域爲之震顫了起來,尤其是林寒的雷劫,更爲驚人。

他的雷劫是白雲皓的雙倍不說,因爲擠壓了過多的靈力,所以在歷雷劫的時候全部都應驗到了林寒的身。儘管他吞了破雷丹,然而並沒有卵用,該有的雷劫次數一下都沒有少。

看的一羣站在寒星觀看雷劫的族人們膽戰心驚。

白雲皓早早的歷完雷劫回到寒星了,林寒還在宇宙下不來。

甚至到了最後,整片的星域都被照亮了,直到所有的光芒從星域之散去,林寒的身體完全消散在了星域之,連一絲的痕跡都沒有找到。

“林寒!”柳楠兒一臉震驚,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所看見的。

沒……沒了?

“人呢?怎麼不見了!”

¤ttkan¤c o

“是啊!”

“人呢!”

所有人面面相覷議論紛紛,這可是全星域有史以來第一個在歷劫的時候消失的修行者啊!

“爹!”林寒所有的孩子都崩潰了,無法接受這樣的一幕。

“別急,別急雅兒,我去神域找找,興許他直接去了神域,也不一定的。”白雲皓看到身邊肝腸寸斷的林雅兒連忙開口安慰。

¤тt kān ¤¢O

“雲皓,如果在神域找到了林寒,給我們回個消息過來。雖然從陰界和神域通往星域的通道被關了,但是消息還是能夠傳遞過來的。”人進不來,但是消息能夠進來。

白妖妖算是較冷靜的一個,她連忙開口跟白雲皓說了一句。

“知道了岳母,那我先去了。”白雲皓點點頭,跟林雅兒做了簡單的告別之後,佈下陣法,直接去了神域。連陰界都給跳過去了。

林寒歷劫失蹤這件事情,一度成爲了全星域最避諱的話題,一代天驕,這樣消失不見,誰都忍不住嘆息。不過這絲毫不能改變寒星在全星域第一的地位。

林寒雖然失蹤了,但是他的底蘊還在,他的那些孩子們,各個都是逆天的鬼才,一個一個強悍厲害。不過最強的還是林寒,他是難得丹器雙修的大師。也成了丹靈世界的創造者,他對全星域的人來說,都是救世主。如若當年不是他,星域早毀在了陰界和神域的修行者手。

“咳咳!”很重很重!

好似有一座大山壓在自己的身,壓的他完全喘不過氣來一般。

林寒猛地咳嗽了幾聲,艱難的從地爬了起來。

爬起來之後才發現自己渾身下都被燒焦了,起身耙了耙自己的頭髮,發現抓了一手的灰。

此時此刻的林寒渾身下看起來都有些破爛,而且他的身,沒有任何的東西了。

在歷劫之前,林寒將所有的東西都轉移到了寒星自己設下的禁地裏。

本想着等到歷完劫給取回來的,然後……連個p都沒有弄過來發生了意外。最後那一剎那他發現自己掉入了一個扭曲的隧道之,然後暈過去了。再醒來,是這麼一個懵逼的狀況。

他兩手空空,該帶的,該弄得,一樣都沒有。

這一下,林寒有些懵了。

試着運轉一下靈力,發現靈力尚存,修爲好像突破至了真神巔峯,這是自己應該有的修爲。之前一直壓制着自己的修爲,所以纔會在歷劫造成了這麼突然的情況。

這個地方的環境給人一種無強大的壓力,如若沒有運轉靈力,連站起來都是困難的。

運轉了靈力,林寒起身站起來,才發現自己出現在了一個故城之外的城牆下面。

面前的這座城牆看起來巍峨入雲,霸氣磅礴的感覺,還真是叫人有些驚訝。

城樓這麼高,想要翻過去是不太可能的,只能走正門了。

思及此,林寒邁開腳步,走向了城門。

這過程一直運行着靈力,消耗較大,沒走幾步,林寒感覺到了飢餓難當的感覺。

“怎麼會餓了?”林寒眉頭不解,這是多久沒有過的感覺了。

他都快要忘了自己多少年沒有吃過東西了。

腹部不斷的傳來提醒的聲音,讓他有些不好意思了。

又走將近半個時辰的功夫,林寒總算找到了城門所在的位置。

“衣冠不整者,不能進城。”林寒剛剛要進去,被人給攔下了。

總裁拜拜,我去戀愛了 然後定眼一看,發現這城門口的守門的士兵竟然都是一個個超越真神階品的大能時,他有些驚掉下巴了。

臥槽!這世界是怎麼了?真神不應該已經是巔峯了嗎?爲什麼還會有超越真神階品的大能?

這些人身的靈力蠻橫霸道,林寒在在他們的面前,弱小的簡直跟只螞蟻差不多。

“這年頭真是了怪了,一個乞丐也能是真神階品的修行者。”其一個士兵掃了林寒一眼,開口嗤笑了一聲。

“雖說不是呢?神都是這點不好,修行者都爛大街了!”他們的竊竊私語更像是明目張膽的議論,聽得林寒直接黑了臉色。但是無可奈何,他空有一身的靈力,但是無法跟他們進行對抗。

“看什麼看!還不快走!神都豈容乞丐進去?算你是修行者也不行!哪個修行者跟你一樣窮?”見林寒站在原地不走,他們直接開口驅趕了。

林寒面色難看,正欲動手,忽然被一陣雜亂的腳步聲給打斷了。隨後一個士兵前,一把將林寒給推開了。

“神女回來了!都讓開!”一個身穿藍衣的少年在隊伍前面帶隊,開口呵斥着擋路的衆人。林寒看了一眼對方,發現對方的身修爲極強,強到有些可怕。

不管是修爲靈力全部甩了自己好幾條街。

林寒沒有再想着動手,直接退到後面站着。

“嗯?”林寒只是站着不動,但是除了林寒之外的那些人全部都跪下了。

包括之前刁難林寒的守門士兵。

一道輕哼聲傳來,林寒循聲望去,看見一輛由一條白龍所拉着的龍車的窗戶被打開,從窗戶探出了一個面容絕美,氣若如蘭的女人來。

她對了站在一旁毫無畏懼打量着自己的林寒,嘴角微微的揚起了一抹笑。 忽然,隊伍停了下來,那個藍衣少年跑到了坐在白龍車的女人身邊,女人附耳在藍衣少年的耳邊低吟了幾聲。 藍衣少年轉過頭,犀利的眼神盯了林寒。

林寒忽然感覺到寒意由心鑽起,儘管有些害怕,但是他依舊沒有跪下。

從來,他林寒,跪天跪地跪父母,絕對不跪別人。

讓他有禮貌的跟對方打招呼可以,但是跪來跪去,恕他做不到。

我的手機通萬界 “小小真神,勇氣可嘉啊!”少年離開了白龍車邊,走向了林寒。

下將林寒打量了一番,發現這少年滿身狼狽,唯一讓人覺得眼前一亮的是他堅毅不拔的眼神。倔強的看着自己,沒有絲毫的後退。

“你好。”林寒實在不知道該怎麼打招呼,雙手抱拳,說了一句。儘管對方的身的威壓已經逼的他差點跪下了,但是他還是沒有下跪,保持着挺立的姿態。

“神女看你了,跟我們走吧!”少年開口命令了林寒一句。

林寒反而沒有動彈,“走?去哪兒?”他是打算叫他去哪兒?

“自然是去神都的神女宮。”少年說完,直接用定身術將林寒定住,隨即將他丟到了白龍車的外面。完全不給林寒一點反抗的機會。

林寒的身子動彈不得,只能木木的待在龍馬車的車廂前。

纔剛剛在車廂前坐穩,忽然,那拉車的白龍不太樂意了。它扭過頭,狠狠的瞪着林寒。一道近乎咆哮般的龍吟進入了林寒的耳,震得林寒不敢動彈。

發現這龍也是超越真神階品的存在,難怪它會對自己不滿,是在覺得自己的坐在它所拉的車子玷污了它的身份?

“小白,休要無理,你若是不想要拉了,我可以換一條龍來。”車廂裏傳出的聲音婉轉動聽,宛若山谷空靈一般。

聽到從車廂裏傳出的聲音,這條白龍立馬安靜了,但是眼神裏還是略帶不甘的轉了回去。

“你進來吧。”車廂裏又傳出了一道聲音,隨後林寒的身體不受控制的滾進了車廂裏去。

倒在那個神女的腳邊,林寒的身子還是無法動彈。

兩個人這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這個被稱爲神女的女人,咯咯的笑了出來。

“太有趣了,本神女活了這麼久,還沒看過像你這般,勇氣可嘉的之人。”敢於自己對視的人不多是搜遍整片神域大陸,都沒有幾個。他這個小小的真神,竟然敢於自己迎視。

“你要帶我去哪兒?”林寒又問了一句。

“我喜歡你的眼睛,打算帶你回去,挖了你的眼睛製成寶石來把玩。”這雙眼睛,太美了,美的她忍不住想要據爲己有。

林寒聽到她的話,渾身的冷汗都冒出來了,破舊的衣服很快被濡溼了。

“眼睛……放在眼眶裏,纔好看,若是取出來,不過是兩顆眼球,不好看的。”林寒小心翼翼的開口的說道。

那個神女沒有想到林寒還會開口自救,不由越發覺得有趣了。

“也是,這挖出來了,不過是一雙眼珠子,留着,纔算眼睛。那好吧!那帶你回去洗乾淨了,讓你留在我的身邊當一個面首好了。”神女的一句話,讓林寒的嘴角抽了抽。

“怎麼?你不願意成爲本神女的面首?”神女挑眉,開口問道。“要知道,若不是你的一雙眼睛長的好看,我是真的會直接弄死你的。因爲從沒有人敢對本神女不敬。況且,在本神女的面首,修爲最低的,也是神王修爲,你不過是一個小小的真神,能讓你作爲面首,純粹是因爲喜歡你的眼睛。”

林寒聽到這個神女的話算是明白了,這是一個被寵壞的小公主。

“那敢問,您是什麼階品的?”林寒對這個世界的階品一無所知,所以覺得有必要弄清楚一點。

“我?我自然是這片神域大陸之巔的存在,我是神帝五階大能。”神女開口的語氣充滿了驕傲自豪,她是這片大陸唯一修爲達到神帝的女修行者。

“這大陸之的修爲,是如何劃分的?”林寒繼續問。

“如何劃分?你說的是每個修爲的等級名稱吧!”神女思考了片刻之後,才徐徐開口,反正距離到神女宮還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和距離,所以跟這個小真神聊聊也未嘗不可,尤其是這個小真神目瞪口呆的模樣,實在可愛有趣的緊。

“最低的是你這個真神階品,其次,是神者,神師,神王,神皇,神帝。每個大階都分爲九個小階,我現在是神域大陸唯一一個神帝五階的女修行者,所以才能被那些人成爲神女。你連這個都不知道,難不成你是從下界來的?”神女總算髮現了端倪,沒理由在神域大陸生活的人連對階品的認知都沒有。這小子那難不成是從下界來的?

“不對,下界來的,修爲應該只是真神一階,但是你已經達到了真神九階巔峯。”這可是質的區別,都快要跨入神者修爲的人,連修爲分階都不知道,一看是新來的。

“我是從下界剛剛來的,只是因爲有事情,耽擱了飛昇,熬到了真神巔峯纔來的。”林寒開口解釋。

“不能夠啊……真神巔峯存在,在下界是要受天譴的。”這個人到底是怎麼在下界生活這麼久活下來的?

“額……那我不知道了。”林寒一臉無辜的樣子看起來不像在說謊。

“唉~!你出生真的有些差了。我的那些面首,一個個可都是神域大陸最頂尖的存在。也不知道你洗乾淨了好不好看。不然單單一雙眼睛好看,沒有多大的用途的。”她要的是容貌絕佳的,若是這男人洗乾淨之後只有一雙眼睛是看好看的,那自己豈不是太吃虧了?

……

林寒無言以對,第一次被人嫌棄了顏值。也是自己現在這麼慘不忍睹,哪兒有顏值可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