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紗看著他,說到:「然後呢?」

黑夜笑著的目中,透出刀鋒般的光芒,看著芝紗,說到:「然後我就可以拿到另一半的青龍丹!」

黑夜的眼中,已是有興奮,說:「將青龍丹服下后,我就是三氣元嬰境的高手了!」

黑夜越想越興奮,她已要叫出,但是她還是止住了,笑著看著芝紗。

芝紗嘆了口氣,說:「我也知道,自己恐怕難逃過一劫,但是我卻想死個明白!」

芝紗說完,手中又是拋出一袋星幣,說:「這裡是七千萬,我出門未帶太多,全給了你。」

黑夜笑了笑,面前刀光一閃,星幣如玉珠羅盤般叮叮響起,黑夜冷笑到:「還真是,不過我已不想要星幣了!」

「為什麼?」芝紗問到。

「因為,明天之後,星幣已沒用!」黑夜說:「我說的話,好像太多了!」

芝紗凝視著黑夜,說到:「我雖不懂得為何明天之後,星幣就無用了,但是你能不能在我死前,告訴我,是誰想要殺我!我自覺沒有做對不起任何人的事!」

黑夜冷笑,說:「到了你快死的時候,我會告訴,不過現在卻不能告訴你!」

話說完,黑夜已動了,黑夜動的同時,朱逐與離疏也動了。

三個如箭一把,朝著芝紗射去。

一柄烏黑的刀,一桿奇形兵刃,兩隻鐵戟已是朝著芝紗攻去。

芝紗看著攻來的朱逐與離疏,喊到:「我平時沒有虧待你們,你們為何背叛我?」

朱逐冷笑,說:「你待我很客氣,一點親近的機會都不給,我是一個男人,當然也要找女人,而且是要漂亮的女人!」 芝紗又看向離疏,等待這他的回答。

離疏並沒有回答她,因為他的武器已做出的回答。

一柄刀、兩隻鐵戟、一柄怪異的兵刃,已是在黑夜中,閃著寒光,朝著芝紗打下。

三聲脆響,幾乎響成一聲,接著骨骼破裂的聲音響起。

兩隻鐵戟已分別打入芝紗的兩側,怪異的兵刃,已從怪異的角度,刺在芝紗的心臟上,芝紗已變成了一個血人。

血霧噴涌中,芝紗已是應聲到地,氣息奄奄。

黑夜已走到芝紗面前,看著地上的血美人,嘖嘖到:「你們好狠的心吶!竟然下得去毒手!」

黑夜手一揮,刀已落下,橫在芝紗的脖頸上,說到:「你是不是還想知道是誰要殺你?」

凄冷的夜,冷如刀鋒的話,游傑曹看著倒著地上血人,意識已是隨著他胸膛上流出的血,而流出了他的體內。

他感覺雙眼重得就好似鉛塊一般,終於,他已閉上了眼,昏了過去。

黑夜的刀並沒有劃下。

黑夜並沒有注意到,她的刀砍下時,朱逐與離疏眼中怪異的表情!

芝紗看著她,眼睛已是閉上,顯然已準備受死!

黑夜的嘴角露出一絲戲膩的笑意,說到:「你不想知道,我偏偏要告訴你!」

「要殺你的人,就是你們城的植物大師枯逢春!」黑夜用勝利的口吻,冷酷地說到。

黑夜早已想將這個高傲的女人踩在自己的腳下。

黑夜看著已是閉上眼睛,話也不說的芝紗,說:「但是,光他一個人,是無法湊足青龍丹的材料的,所以,他還有幫凶,他的幫凶就是炎鐵心、勝如天、向田……」

黑夜一連說出了十來人的名字,他們都是一家之主。

芝紗的眼睛已是閉起,應也不應黑夜,看也不看黑夜。

芝紗突然嘆了一聲,在黑夜驚悚的目光下,她已經站起,完好的站起。

黑夜的神色已是不自然,驚慌地說到:「受了這麼重的傷,你應該是起不來的!」

「看來你不僅多嘴,而且還很笨!」芝紗說:「我當然沒有受傷,一點也沒有!」

黑夜轉頭看著朱逐與離疏,眼中帶著驚恐,說:「你們騙我!」

黑夜突然感覺自己的身體失去了力量,就好似失去腿一般的石像,已是重重跌在地上,她的眼神已是變得空洞,就像一隻已陷入獵人陷阱的野獸一般。

突然,她發笑,笑到:「你們舔得我真舒服!」

她在最後時刻,還是想贏得一些!

朱逐與離疏的臉上,果然露出了難堪之色!

接著,主逐就從自己的袖子中,拿出了一隻狗!

一隻舌頭十分大,身體卻十分小的狗。

朱逐看著地上的黑夜,說:「你說的,是它嗎?我想它應該很享受!」

離疏的袖子中,也有這麼樣的一隻狗。

——陣法與陣眼的大師,竟然要干這種,確實是讓他們難堪。

黑夜覺得,腿上,手上的口水簡直噁心極了!但是她已不能動。

芝紗已走到黑夜的身前,頗為意味深長地說:「不要忘了,這裡是星演城!」

黑夜已知道,但是黑夜已盡,天已要破曉,黑夜已回不去,她已被治安對帶走。

芝紗還是站著,看著朱逐與離疏,讚揚地說到:「你們這次做得實在好極了!」

芝紗輕嘆一聲,說:「不過,你們如果知道我還是六氣元嬰境,是否會下手呢?」

芝紗的聲音很冷,目光更冷,說:「但是,我已不是六氣,而是九氣元嬰境!」

朱逐與離疏的臉上,已有些不自然。

突然間,十一個黑衣人,已將他們圍住。

朱逐不解地看著芝紗,說:「芝城主,我們已按照你的指示去做了,你這是做什麼?」

朱逐的話剛說完,他的頭已滾落地面!

離疏已經面如死灰色,他知道,他們的計劃已是敗露。

他知道,莫問與其他三城的城主,絕不會出現在這裡,他更加知道,他已死定了!

悶響一聲,他的人已如蝦米般縮在地上,一動不動!

三個黑衣人,手中的刀鋒砍落,離疏瞬間變成了三段,就算剛才裝死,現在也已死透!

芝紗的眼中,充滿了肅殺之意,說到:「清除奸.細!」

本圍在她身邊的三十四個黑衣人,已是飛鷹般掠走。

夜色寂寂,遠邊響起凄厲的慘叫聲,芝紗看著地上失血過多的少年,臉上已恢復了笑容,飛身掠起,已是抄起了游傑曹,朝著一個方向飛了出去。

安靜的院落,清風飄擺,已是凌晨,小玉卻還未睡。

她正看著窗外被風吹得沙沙響的綠樹,突然,嗟嘆一聲,她已覺得困了!

但是一股濃烈的血腥味道卻是傳來。

芝紗不知道何時,已出現在小玉的房內。

小玉當然知道,她是何時來的,只是不願破壞自己的意境。

少女伏魔錄 ,說:「玉姐,叛徒已是肅清,不過人數卻是超過半數!」

芝紗說完,她顯得十分的沮喪,顯然這種結果並不是她願意看見的,但是她非這麼做不可。

小玉嘆了口氣,說:「這就是毀滅谷中的生存法則,你不殺別人,別人就要殺你,今後會越演愈烈!」

芝紗顯得十分的累,但是她還是笑著,狡猾的笑著,說:「玉姐,我說過要送你一件禮物,你跟我來!」

芝紗拉著小玉的手就要走。

此刻的芝紗看起來,和好玩的女孩子,簡直沒有什麼兩樣!

小玉不動,芝紗自然也拉不動,芝紗糗著嘴巴,說:「難道你不想看看禮物?」


小玉嘆了嘆,說:「我明天還得離開,不去了!想必你今天晚上也累了,應該多休息休息!」

芝紗用充滿**的口吻說到:「不去你絕對會後悔的!」

說完,她的人,已走了出去。

小玉看著芝紗的背影,她顯得十分的掙扎。

望著已是將明的天,小玉笑了笑,走了出去,跟在了芝紗的身後。

她倒要看看,是什麼樣子的一份禮物,竟然會讓她後悔!

——但是他嘴角開心的笑容,像是已知道了禮物是什麼! 天如白幕,風已涼,晚上已無聲無息地過去。

院落中有著落葉,風中傳來小蟲嘶嘶的鳴聲。

鳴聲雖小,卻已驚醒了游傑曹。

游傑曹覺得自己的嘴角發乾,頭痛欲裂,眼睛想睜開,卻是睜不開,臉色看起來十分蒼白,就好似久病不愈的病人一般。

游傑曹眼睛終於是睜開了!

因為他知道,這裡絕不是外面,外面絕沒有這麼軟,這麼舒服的床!

即使沒有床,他也知道,這裡絕不是外面,因為透過小間隙間傳入的風,都是如此的冷!外面的氣溫可想而知。

素手華箏 ,每到凌晨兩三點的時候,就是這麼冷。

游傑曹雖不知道,自己在何處,但是他知道,這裡的主人,應該是一個好人!

王爺難伺候 ,為何救自己?

躺在軟軟的床上,游傑曹的眼睛打量起了房間內的一些!

游傑曹的右手邊,有著一個碰在璧山的長桌子,長有三尺,寬卻只有兩寸不到,上面擺著奇異的花朵,用一個十分花哨的圓口瓷器裝著,養在長桌上。

床的正方向,是一張布置典雅的桌子,流金色的桌布,顯出主人的貴氣,錯落有致,古色古香的凳子,顯出侍女的勤勞。

桌上還擺著一個精美絕倫的壺,壺的四周,猶如眾星攬月般,聚著四隻杯子!圓口的杯子,顯得十分的小巧,讓人忍不住想要把玩。

游傑曹左手邊,空蕩蕩的,壁上卻是懸著畫,畫看來就好像是小孩的塗鴉,但是越是這樣,游傑曹越想看懂!

如果這是一副風景秀麗的山水圖,游傑曹但是不怎麼感興趣,因為那樣的山水圖,絲毫沒有可以鑽研的地方,但是這樣塗鴉式的畫作,游傑曹倒還真想看明白!

但是,只怕看上幾億遍,看到畫爛了,他也不會看出名堂來。

游傑曹正盯著畫像看,一聲可人的聲音已是傳來:「喂!你這人的眼睛,怎麼長得,我家小姐好心救你,你卻窺我家小姐墨寶,不會是想要偷東西吧!」

游傑曹吃了一驚,轉頭看向聲源處。

說話的人,站在門口,是一個女人,穿著白色的衣裳,看起來就好似一朵蓮花一般,她正笑著,看著游傑曹,使得她看起來就好似一朵完全綻放的蓮花,美得讓人心動!

如此夜晚,如此美人,游傑曹的腦中,竟然萌生了邪-惡的念頭。

游傑曹的實力並不差,他看到少女手中正拿著一個古色古香的托盤,托盤上有著各種香味,遠遠便是傳入了游傑曹的鼻子中。

這些香味就像是一隻手,在抓著游傑曹的心。

游傑曹想要站起來,但是想到自己身上有傷,而且有外人在,不方便使用去傷藥劑。

但是一動,游傑曹已是怔住了,他感覺胸口已不疼,身上還是換上一件感覺的衣服!

游傑曹突然想到一件事,他的眼中有著期望,又有著忐忑!

這時候,那個侍女已是將托盤放在了桌上,菜香更濃,游傑曹的口中已是分泌出口水。


但是游傑曹想到的問題,實在比吃更重要。

游傑曹問到:「這位姐姐,請問你家小姐是不是和你一起住的?」

侍女瞅了游傑曹一眼,答都沒答他。

游傑曹心中有著不悅,但是他面上還是笑嘻嘻的。

——大病初癒的人,心情本就不會十分好。


——但是,一個十幾歲的女孩,一個看起來像是二十的青年,叫人家姐姐!你說她生不生氣!

——如果說,在女孩眼中,什麼比錢還重要,只怕就是年輕了!即使是五六十的老太婆,也喜歡人家叫她小姑娘!

但是,游傑曹並不知道,自己犯的錯誤,他笑著,繼續說到:「這位小姐姐,你家小姐是不是與你一起住,還有沒有別人?」

游傑曹腆著臉,還是問到了,他一定要搞清楚!

「我家小姐,當然和我一起住了,你問那麼清楚,難道是要打劫?」侍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