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銅鐘內.滿天滿地.全都是絕世殺陣.斗轉星移.神鬼莫測.萬丈紅塵.全都包攬其中.顛倒變化.走馬觀花.


「帝恨戟.」

氣貫長虹.飛流如瀑.一座座大陣.被秦逸直接擊穿.崩潰爆炸.

無數火光.滿天璀璨.如同煙火.

「死神鐮刀.」

「一件仙器.還有一件半神器.」喬天魔尊望見巨鍾內真氣沸騰.轟轟炸響.眼睛死死盯著秦逸.猩紅色的光芒.如星光一般燦爛.臉上全是又驚又喜的神色.

寵你入骨:小妻乖一點 .一聲長嘯.手持死神鐮刀.驚鴻一劃.虛空中一道血芒緩緩綻放.噼里啪啦.狠狠撞在青銅巨鍾四壁.爆閃而出的火星.如同銀河.照得巨鍾內部.亮如白晝.但是卻沒有將巨鍾打破.

「沒有用的.修道者.你不要做無謂的反抗了.萬象萬物鍾.是由太古時期縱橫宇宙的萬象大仙煉製而成.其中包含紅塵大道.只要是世間的緣氣.一旦被吸入進去.就不可能掙脫出來.

時間空間法則.在鐘身內部.都是不成立.無法使用的.

我現在就帶你回到我的暗夜靈宮.用我天國神族最強大的焚心獄火.將你燒成一灘膿水.

到時候你的靈魂、法寶.都歸我所有.


你手裡光是武器.就有一件仙器.一件半神器.你困住我兒子的那件法寶.恐怕也是一件不低於神器級別的法寶.那也會是我的.

億萬總裁纏綿愛 .得到無上法寶作為補償.就算是損失一個兒子.那又如何.」

喬天魔尊得意大笑.身後一抓.

萬象萬物鍾嗡嗡旋轉.捲起巨大龍捲風.逐漸縮小.變得只有兩寸大小.飛到喬天魔尊手中.

喬天魔尊此刻臉上.寫滿了得意.興奮.猖狂.

「哈哈哈哈.這次的收穫.實在是出乎我的意料.沒想到區區一個低賤大陸的修道者.竟然身懷如此豐盛的密寶.看來這一次.我一舉突破炎皇境界.踏入炎帝境界.可以說是十拿九穩.

一旦提升到炎帝境界.我也就可以徹底吸收暗夜靈宮中的殺伐氣息.將它煉化成我的本命法寶.未來實力.節節攀升.連連突破.都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一想到因為這次奇遇.讓自己未來的成就.不可限量.喬天魔尊興奮得臉色通紅.恨不得下一刻.就回到十八大獄的暗夜靈宮中:「我們走.」

「慢著.」

猛然一聲怒喝.彷彿天威.從宇宙深處.抵擋傳來.一股強大能量.竟然在虛空中濃縮成一道通徹古今的晶壁.攔截在喬天魔尊面前.

砰.

喬天魔尊伸出去.想要撕開虛空的魔爪.猛地撞在了晶壁上.一股強大的力量.竟然震的喬天魔尊連連後退.而晶壁上.連一絲裂紋都沒有出現.

秦逸身處萬象萬物鍾里.也覺得一陣天旋地轉.日月沉淪.四周殺陣.陣陣紊亂.

秦逸一拳將飄來的十多座殺陣.直接打碎.感知力凝聚一束.洞穿虛空.向青銅巨鍾外望去.

距離喬天魔尊遠遠的虛空中.一個足足有黑洞那麼大的時空通道.出現在宇宙中.混沌古氣.洶湧澎湃.力量無窮.

和這個時空通道比起來.喬天魔尊打開的通道.簡直就小得像是一顆綠豆.

一個身穿紅衣的女子.懸停在這個巨大的時空通道面前.給人無與倫比的巨大壓力.

她腳踩一條數丈長的七彩巨蟒.面容清麗.氣質冰冷.全身都透著如刀鋒一般凌厲的味道.一雙眼眸.更是亮如矛尖.讓人看上一眼.就遍體生寒.彷彿被洞穿一樣.

這個女子光是停在那裡.就讓四周空間.像是受到巨大壓力一樣.不斷扭曲.發出萬鈞鋼板.被狠狠拖動的震耳轟鳴.

秦逸身在萬象萬物鍾內.看到那個女人.像是發現了自己的存在一樣.雪亮目光.筆直射了過來.

秦逸瞬間就有一種.全身上下.都被對方洞悉.毫無秘密可言的感覺.

「好可怕的力量.這種壓迫力.就算是面對皇無極.面對著喬天魔尊.都不曾有過.這個女人的境界.恐怕還在皇無極.甚至喬天魔尊的炎皇境界之上.她到底什麼來頭.想要做什麼.」

秦逸勉力和對方的目光抗衡.心中充滿疑惑.

「你是什麼人.竟然敢阻攔我的去路.」喬天魔尊望了一眼對方.立即就感覺到這個女子身上.如熊熊火焰一般的可怕力量.


「你手裡那個人.不能帶走.」女子面無表情.「有人讓我來阻止你.」

「是來救我的.」秦逸心中.一下子充滿了震驚.

眼前這個女子的境界.根本叫他一眼都看不穿.無比深邃.

「恐怕至少是炎仙、眼神的境界了.那些星辰.在她面前.彷彿都要融化.她到底是什麼來歷.為什麼要救我.」

「哼.竟敢口出狂言.你知道我是誰嗎.」喬天魔尊連連大吼.眼中凶光畢露. 「我管你是誰.」女子目光冷冽.聲如寒冰.「把你抓住的那個人留下來.他不能死在你手裡.」

「大膽.竟敢這麼和我說話.去死吧.」喬天魔尊一聲咆哮.狠狠一掌.如開山巨斧.朝著女子.狠狠劈下.

慘淡魔光.凝聚出道道神芒.筆直驚天.慘慘烈烈.戰鼓齊鳴.如同浩浩蕩蕩的江水波濤.要將周圍一切.全部腐蝕.

「區區一隻螞蟻臭蟲.也敢在我面前放肆.」女子目光一凝.一拳打出.

沒有任何花哨的動作.澎湃天威.從她拳中.奔涌而出.一下子就將所有魔光.狠狠鎮壓.如同一尊巨仙.鎮壓萬魔.

無數聲慘叫.從魔光中傳來.數不盡的刀光劍影.擂動戰鼓.獵獵旌旗.剎那之間.就將魔光撕得粉碎.

女子五指一張.覆蓋千萬里.緊隨其後.朝著喬天魔尊.一把抓下.

方圓數十萬里的虛空、宇宙.好像一下子都停滯了.

運轉星辰.滑行流星.全都一下子.停止轉動.

整個世界.彷彿一下子陷入死寂.

噼里啪啦.

喬天魔尊一聲慘叫.重重跌落.後背將一顆行星.撞得四分五裂.碎岩漫天翻飛.

灰塵碎石之中.喬天魔尊一身盔甲.盡數破裂.布滿裂紋.暗紅鮮血.從裂縫裡滲透出來.觸目驚心.

「好、好可怕的實力……」過了好一會兒.喬天魔尊才艱難地從碎石堆里爬了起來.目光中透出深深恐懼.望向半空女子.

萬象萬物鍾里.秦逸眼中.也滿是震驚.

喬天魔尊可是炎皇境界巔峰的強者.一揮手能覆滅虛空萬里.掌滅陰陽.但是竟然被這個女子.輕描淡寫一拳一掌.就打得全身是血.毫無還手之力.

「你、你是來自高等位面的人.」喬天魔尊咬牙切齒.望著對方.低聲咆哮.「到底是什麼大陸.竟然連我身為天國神族的魔尊.都要被你壓制.」

「原來你是天國神族.」女子這時候.才正眼朝喬天魔尊望過來.「既然這樣.那我就告訴你好了.」

喬天魔尊和秦逸.齊齊屏息凝神.眼睛緊盯著女人的嘴巴.耳朵凝神細聽.

「萬華大陸.天衍學院.妝紅袖.」女人緩緩吐出十一個字.

她的聲音.雖然很輕.但是聽到了喬天魔尊耳中.卻是如同滾盪雷霆.每一下.都震得他臉色發白.發青.全身肌肉.都緊繃起來.體內鮮血.都停止了流動.

「什麼.你竟然是來自第八等大陸.萬華大陸上四大門派之一的天衍學院.」

秦逸只知道萬華大陸.對天衍學院.卻是一無所知.但是喬天魔尊.卻是一下子吼了出來.聲音都變了調.

他臉上的肌肉.因為震驚、恐懼.全都狠狠扭曲.不是親眼看到.很難想象.一張臉上.會出現如此驚怒恐懼交加的神色

顯然他對這個學院極為忌憚.


「萬華大陸.可是比十八大獄.等級還要高一些的大陸.仙靈氣息十分濃郁.四大學院凌立.各佔一方.無數天才弟子.層出不窮.不少都是足以抗衡天國神族神君級別的偉大存在.

就算是最普通的弟子.降臨到低等大陸.都是無敵的存在.

萬華大陸四大學院.任何一所.都擁有弟子百億.佔據無數星域.稍微天資好一些的.不出百年.就可以達到仙人境.

仙人境啊.那可是我們天國神族中.都極為偉岸的存在.

但是在萬華大陸四大學院里.卻只是地位稍微高一點的存在.」

聽喬天魔尊這麼一說.秦逸頓時明白過來.天衍學院.竟然是如此浩大的存在.

並且第八等級的萬華大陸.相對於連九等大陸都算不上的御風大陸.已經可以說是.高高在上的高等大陸了.

「我什麼時候和萬華大陸的學院有聯繫了.」秦逸心中.疑惑更盛.

秦逸此刻.心中迷惑不解.喬天魔尊卻是連連後退.眼神中滿是敬畏、憤怒、恐懼等等混合在一起的複雜情緒.

「我抓住的這個小子.只不過是所有位面中.最下等位面一葉浮萍上的修道者.和你們萬華大陸天衍學院.根本就不能比.

如果你們天衍學院是一座山.那麼這個修道者所在的大陸.只不過是山上的一粒沙.

他怎麼可能和你們學院.扯上聯繫.」


「告訴你也無妨.」妝紅袖對喬天魔尊此刻忌憚的神色.顯然很是滿意.於是多說了幾句.開口道:「他算什麼東西.怎麼可能和我們天衍學院.有任何聯繫.」

「我們天衍學院收入的弟子.都是青年才俊.一個個天資卓越.人中龍鳳.隨便一個.未來都是大有作為的人物.

你抓住的這個小子.卻是一個炎宗境界都沒有突破的廢物.

你是螞蟻臭蟲.他就連螞蟻臭蟲都不如.就是一灘爛泥.踩在腳上都嫌髒的爛泥.

我怎麼可能為了他.降臨到這個低等的界面來.」

「那你是.」喬天魔尊眼中閃過一絲狡詐和疑惑.

聽到妝紅袖對自己的評價.秦逸拳頭握了握.心中確定.這個女子.是絕對不會為了救自己而來的.她一定是有另外的原因.

「天衍學院.妝紅袖.好.你們的名字.我記住了.總有一天.我會讓踩著你的臉.對你說出相同的話來.」秦逸心中.暗暗發誓.

「我們萬華大陸天衍學院.最近新加入了一位天才弟子.這個弟子.雖然剛突破炎王境界不久.但是就能夠依靠自己的天賦和實力.連同到高等位面.汲取靈氣.」

聽到妝紅袖的話.秦逸的心弦.猛然一顫.心中一個答案.呼之欲出.

「這個弟子.已經加入我們天衍學院里.最著名的堂口.他雖然才炎王境界.但是實力驚人.越級挑戰.斬殺炎皇境界的強者.都不在話下.

我們學院.已經將他看做最有潛力的弟子.打算等他一旦正式進入學院.就用最好的資源培養.

我這一次降臨這個低等位面.就是因為這位天才弟子.暫時因為某種特殊原因.暫時無法現身.

他專門和我說過.你抓住的這個叫秦逸的廢物.絕對不能由除了他和他手下之外的人殺死.

你聽明白了沒有.」

PS:恭喜放誕兄弟成為煉神的第四位盟主.兇殘的凸票直接把我嚇到了哈哈^^~ 妝紅袖的話.讓秦逸和喬天魔尊.都無比吃驚.

秦逸吃驚.是因為他隱約已經猜到了這個人是誰.

他根本沒有想到.這個人.竟然手眼通天.達到了如此成就.

而喬天魔尊.是因為懂得規則.才會吃驚.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才會比秦逸.更為震驚.

喬天魔尊明白.越是高等級的大陸.地位就越是森嚴.

地位低的人.就連向地位比自己高的人大聲說話.都等於觸犯法律.要受到嚴厲懲罰.

以低地位.吩咐高地位去做事.更是不可能.簡直無法想象.

但是現在從妝紅袖口中.卻傳達出來這個意思:那個急劇潛力的弟子.雖然還沒有正式加入天衍學院.但是已經得到天衍學院.從上到下的一致認可.甚至可以讓妝紅袖.破開虛空.來到低等大陸.為他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