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而就見趙重幻禮貌地揖揖手,二人低低開始對話。

隗槐與阿丁再次愣愣地站在門邊等待。

只見那廂二人交談了片刻,趙重幻目光如炬,重又下了戲台,走出來。

她沿著那條往後門的通道來回走了三遍,透著戲檯子周圍的燈光細細察看了一番,有時還蹲下身姿在垃圾散落、灰不拉嘰的牆角邊摸索著什麼。等了好一會兒,她才終於結束回到隗槐二人面前。

趙重幻沉斂地看了看隗槐與阿丁,並沒有說話,惟有目光在阿丁臉上多盤桓了須臾。

阿丁被這目光瞅得本能地搓搓手,步子也不自禁後面挪了幾寸,幾不可見。

「隗槐,你們晚飯吃了沒?」

過了頃刻,趙重幻的神色似依稀鬆闊了一點,來這麼一句。

「呃?」隗槐徹底被趙重幻的話給砸懵了,他張張口,又瞄了瞄阿丁,心裡暗暗叫苦。

是他拍了胸脯說尋趙重幻來幫忙找走失的小娃,可是,他與阿丁正急似熱鍋上的螞蟻,那傢伙卻問吃飯否,這豈不是生生打疼他的臉嗎?

「你們也看到我們家正要吃飯!」趙重幻理所當然道,「我沒吃成,都一天未果腹了,自然得先尋吃食才有力氣幫你們找!」

阿丁聽聞此言,一時急得似紅了眼眶,卻又礙著情面不好直接反駁。

他翕翕口,不曉得如何開口,只憋了須臾冒出一句:「那,那你們吃吧,我自己去先找找!」

隗槐急了,嗓門都大起來:「重幻,你怎地這樣?咱們先找人,找著了我花半年俸祿請你去次春風樓!」

他信誓旦旦,完全沒想過他的半年俸祿也不夠春風樓兩壺官釀的美酒。

趙重幻微微一笑:「說到錢,我看阿丁應該有錢吧?」

阿丁瞬間臉色一紅,慌張地看看隗槐,辯解道:「我哪有錢呀!主家平日也沒賞幾個大錢呢!」

說著他趕忙去掏自己的荷包,扒開來給面前二人察看,「我不是不願請你們吃飯,只要找到小公子,我把我娘給我的金鎖典當了,請你們去春風樓大吃一頓!」

趙重幻依舊笑若清風,淡淡道:「跟你合謀騙走小公子的人莫非沒給你錢?」

隗槐大驚失色地一把抓住阿丁,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

而阿丁更是臉色剎那一片慘白,眼瞪到銅鈴大,映在發黃的牛皮紙風燈下,似驟然被扼住脖子的小鬼,有些猙獰。

他頓了半晌才囁嚅著道:「你胡說!你胡說——」

「證據不會胡說!」說著趙重幻攤開皙白纖長的手,手心落著幾顆小小的瓜子。

阿丁盯著這幾顆瓜子,眼波顫了顫,神色卻冷靜下來。 隨着道祖鴻鈞的一聲悶吼,通天道祖停下了手中的劍。

誅仙劍陣也在這個時候消失不見了。

道祖鴻鈞一臉頹然的看着通天道祖,內心很是酸澀。

縱使千般不願,他也只能無奈的說了一句:「我敗了。」

轟……

彷彿是在回應道祖鴻鈞,天空之中忽然響起了雷震之聲。

緊接着,道祖鴻鈞原本強大無比的氣息,頓時減弱了幾分。

與此同時,三界眾人的心裏同時出現了這樣一種感覺。

道祖鴻鈞,再也不是洪荒天道的掌道者了。

隨着他主動向通天道祖認輸,驕傲的天道便不再承認道祖鴻鈞掌道者的身份了。

噗……

隨着天道從自己的身體裏面被剝離出去,身體空虛無比的道祖鴻鈞張嘴便噴出了一口鮮血。

他慘笑一聲,甚至不敢看周圍人的目光,閃身就消失在了原地。

失去了掌道者的身份,他還有什麼臉面在別人面前耀武揚威呢?

雖然他還是天道聖人,可是沒了天道的承認,他在三界之內還有什麼可依仗的呢。

羞愧無比的道祖鴻鈞消失在了原地。

元始天尊張大了嘴巴,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自始至終,通天道祖都沒有使用任何的神通。

只是單純的將劍術和劍陣發揮到了極致。

反觀道祖鴻鈞,又是變成天道形態,又是使出各種各樣的法寶。

結果不但被人家通天道祖輕而易舉的抵擋住了,甚至還做出了反擊!

融合了十二枚混沌珠的諸天慶雲,在凌厲無比的劍氣面前竟然如此的脆弱不堪。

這是誰的都沒有想到的。

元始天尊更是如此。

他知道現在的通天教主已經今非昔比,但是沒想到竟然強大到了如此的地步。

那可是洪荒初開就存在的道祖鴻鈞,混沌魔神之一啊!

當年來魔祖羅睺那麼強大的存在都被道祖鴻鈞幹掉,此時竟然被通天道祖這個剛剛晉陞天道聖人沒多久的雛兒給打敗了。

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如果不是自己親眼所見的話,無論如何是不可能相信的。

可現在,由不得他不相信。

因為這一切真真切切發生在了他的眼前!

當初那個不被自己看在眼中,以為一輩子都不可能再翻身的通天教主,現如今已經不再是那個受制於人的通天教主了。

現在的他,遨遊三界,就連道祖鴻鈞也不能再束縛他的行動。

至於天道……

轟……咔嚓……

悶雷之聲響起,天空之中劃過了幾道駭人的閃電。

隨着天道脫離了道祖鴻鈞,此時的天道再次成為了無主之物。

通天道祖的強大令其折服,所以在道祖鴻鈞離開之後,天道竟然開始主動向通天道祖示好。

隨着一陣白光閃過,一個嬰孩一般的虛影來到了通天道祖的跟前,開始圍着通天道祖不斷的環繞旋轉起來。

如果是別人,遇到天道示好的情況出現,肯定二話不說,直接選擇答應。

畢竟這等於免費擁有一顆天道聖人級別的道心,不但可以讓自己變得比之前更強,同時也能藉著這個機會發現自身很多不足的地方。

不管怎麼說,那絕對是有百里而無一害的事情。

這一幕讓所有人都羨慕起來。

被天道所承認,本身就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

同意讓天道與自己合道,更是難上加難。

當初道祖鴻鈞是因為打敗了魔祖羅睺才有了這樣的機會。

現在輪到了通天道祖,失敗的那個人變成了道祖鴻鈞自己。

結局說不出的諷刺。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認為通天道祖會順理成章的成為新的掌道者,新的三界之主的時候,令人意外的事情發生了。

睜開眼睛的通天道祖竟然面色淡然的拒絕了天道的好意。

是的,面對着天道的示好,通天道祖竟然不為所動,直接拒絕了天道的好意。

「抱歉,我有我自己的路要走,所以這洪荒掌道者的身份,還是讓別人來做吧。」

通天道祖的話讓全場眾人全都傻眼了。

天道也一臉愕然的看着通天道祖。

人們現在心裏只有一個想法,是通天道祖飄了,還是自己聽錯了?

「師兄,我剛才是不是聽錯了,通天道祖他拒絕了天道?」

太清老子也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懸浮在半空的通天道祖:「應該沒聽錯吧,我剛才好像也是聽到的這個,他……拒絕了天道。」

拒絕成為掌道者,這可能是三界古往今來第一次發生這種事情了。

雖說他們以前就知道通天教主的脾氣性格和一般人不太一樣,但是沒想到這也太……獨特了一些。

反倒是號稱逍遙仙的女媧娘娘露出了一個笑容。

「如果是我的話,我也會拒絕,有什麼比得上自由自在呢。」

說這句話的時候,女媧娘娘的眼神流露出了強烈的對自由的渴望。

眼神熾熱的幾乎能將鋼鐵融化!

在她看來,通天道祖作出了她可能都做不到的事情。

試問在成為三界之主的面前,有誰能像通天道祖這樣的淡定呢。

可是通天道祖雖然爽了,但這無疑是對天道的藐視。

就在通天道祖拒絕了天道的一瞬間,憤怒的天道就開始在天空之中怒吼起來。

一時間整個三界都被烏雲所籠罩,雷霆萬鈞之間,無數的電蛇在其中遨遊,宛如世界末日。

通天道祖面色冷然的看着天空,他知道這是天道對他的危險。

可是他根本不為所動。

道祖鴻鈞加上天道都不被他放在眼裏,更何況單獨的天道了。

於是誅仙劍陣再次出現,恐怖的劍氣直衝雲霄,一副要將這老天捅一個大窟窿出來似的。

天道變得更加的焦躁起來。

它不成想面對着這樣的自己,對方還能如此的淡定,甚至一副要將它幹掉的樣子。

被單純的憤怒所驅使的天道,準備和道祖鴻鈞決一死戰。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人影出現在了通天道祖的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