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真的有辦法,還是隻是偷聽了我的對話,揶揄下我。”龍小虎順着那老者的目光看去,只看到那深邃的眼神,那麼神祕,那麼幽然,好似深夜裏的兩顆明珠一般,散發着它不爲人知的光芒。

龍小虎沉默着,一言不發,他只是不敢問,生怕問了以後得到的回答是對方只是開個玩笑而已。

“怎麼?不相信我?”老者隨手一揚,那尋龍猛然抖動,忽然飛起,落在了他的手裏。

“你……”龍小虎有些驚訝,卻聽老者笑道,“如今,信了嗎?”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龍小虎心服口服,要知道就算自己,如今也無法操控尋龍,可那老者,隨手一揮,便能將它驅動。

“前輩”,龍小虎抱拳喊了一句,“煩請前輩幫忙,相救小虎的兄弟。”


老者微微點頭,似乎是在讚許,“剛纔我問你,你還沒有答我。是不是我救了他,你便能做任何事情?”

龍小虎毫不猶豫,斬釘截鐵答道,“是”。

老者又加了一句,“包括要你的命?”

這話一出,龍小虎不禁懷疑,“難道對方是屠龍殿的人,他們記掛着自己那顆九轉靈龍心已經很久,只是不知道有什麼陰謀。”

正是這麼在想,老者微微一笑,朝着前方走去。

龍小虎已經,急忙要說話,卻聽老者說道,“你隨我來。” 那老者雖是風燭殘年,臉上的皺褶比犀牛還多,但是卻依然有着矯健靈活的步伐,一路走去,連龍小虎也跟的有些吃力。

“我們這是要去哪裏?”走了老遠,卻依然沒到目的地,龍小虎不禁有些擔心起來,要知道他心中還有一個牽掛,此刻正在經受着人生最大的考驗。

老者沒有說話,他似乎很有自信龍小虎會隨着他一路而去。二人就這樣一前一後走着,整整走了一日一夜。

自從那一次問話沒有得到答案之後,龍小虎便學着那老者的樣子,也是一言不發,一句不問,只有在行路的過程當中,將自己精血滴入老虎額頭。

老者看到也不說話,只是微微一笑。

第三日的清晨,二人終於停下了腳步。但並不是目的地到了,而是前方,已經沒有路了。

龍小虎擡頭去看,只見一片茫茫大海,海中偶有幾座冰山漂浮,可大部分地方都是湛藍湛藍的,非常美麗。

老者依舊沒有說話,只是站在那裏面對着太陽,默默站着。

龍小虎站在他的身後,看到這背影有些蕭瑟,有些單薄,可是那影子卻是那樣的長,那樣的神祕。他依舊沒有問話,此刻他的心中已經有九分肯定,那老者不是在誆他。或許,有些事情,要等到了目的地,才能說的清楚。

遠處水中,一道波瀾,兩邊盪開,似乎是有東西正在前來。

遊得近了,龍小虎細細一看,那東西竟然是一隻鐵做的烏龜,此刻浮出水面,朝着老者慢慢爬來。

“老傢伙,大早上吵醒我做什麼?”烏龜的言語似乎不是特別友好,但是卻讓人感覺它和那老者似乎是多年的朋友,感情真切。

老者沒有說話,只是起步走上那烏龜的後背,招了招手,示意龍小虎也上來。

龍小虎點了點頭,跨了上去,只聽到老者說道,“你扶着我的後背,下水的那一下會比較不適。”

這是他兩天來的第一句話,龍小虎心中還是有些開心,畢竟這是一個轉折,只是不知前方還有什麼在等待着他。

二人一龜,潛入水裏,龍小虎忽然覺得身體一浮,就要朝外漂去。好在搭在那老者肩上的手中傳來一股真氣,將他雙肩牢牢釘在烏龜背上,他微微適應,卻看到自己周身有一個氣泡一般的東西,海水無法入侵。

之前林婉兒下水之時,也有這樣類似的東西,龍小虎看了覺得新奇,如今自己也被包在裏頭,他忍不住好奇之心,伸手去戳。

誰知那氣泡特別綿軟堅韌,手指雖然戳了出去,可氣泡依舊沒有破裂,只是微微變形。

“可惜羅剎他們沒有機會見識這樣的東西,真有意思。”龍小虎童心大起,橫豎站着無聊,就在那裏自顧自玩起外頭那圈泡泡來。

正玩的開心,卻聽到老者一句,“到了……”

聽了這話,龍小虎心中大驚,急忙擡頭去看,卻看到一個頗爲熟悉的洞穴。

“這是哪裏,爲何好像我曾經來過?”龍小虎心中暗想,自顧自的就朝着洞穴裏頭走去。

老者微微一笑,便跟在他的身後,亦步亦趨。

龍小虎細細觀察,心中大致肯定這洞穴自己曾經來過,只是前頭一片黑暗,他便想拿出海皇杵前來照亮。

正要照明,那老者隨手一甩,通道兩旁的壁上,一盞盞燈火瞬間亮了起來,照亮了這一片窄小的區域。

有了燈火照明,龍小虎再細細端詳這處洞穴,猛然發現兩側的洞壁之上,多是刻畫着一些圖案,有人有龍,栩栩如生。

“想起來了。”龍小虎豁然開朗,“這處便是那日我和林婉兒一同進來的地方,前面還有一處寬大空間,壁上有一條碩大神龍。”龍小虎故地重遊,心中興奮,急忙提步向前。

老者見他開竅,也是會心一笑,跟了上去。

走到裏頭,老者袖子一揮,那洞穴立刻也是燈火通明,如同白晝。

之前黑暗之中,龍小虎研究那壁上之畫,只不過是管中窺豹,只見一斑。如今整個洞穴明亮如晝,他一眼看去,纔將全景納入眼中,不由心生感嘆。

那洞穴且寬又大,但是洞壁之上,幾乎所有能畫的地方,都已經畫滿了圖案。且不所這圖案畫工如何,講述了什麼,光是看着碩大的工程,怕是沒個幾百年,無法完成。

“老前輩,你叫我來這裏,所爲何事?”龍小虎自認爲時機成熟,那老者必定是有話要說,便開口問道。

誰知那老者依舊沒有開口,只是點了點一處洞壁,暗自笑了一笑。

龍小虎朝着那一處洞壁而去,正是之前自己吸收真氣的那一塊刻有“歸藏”的洞壁。只是在歸藏邊上,卻有密密麻麻刻滿了文字。

那些文字,龍小虎都能識得,他心中好奇,粗粗一看,覺得大約是個故事,便來了興趣,索性退後幾步,坐在地上,細細端詳起來。

遠古時期,人類羸弱,卻生性安逸,神洲大陸一片祥和。

四大家族龍族,鳳族,麒麟族和海皇族鎮守着神洲,憑藉着與生俱來之力,與自然抗衡。

只是常年佔據神洲九地,四族心有不甘。於是長老們會晤,選出門下精英弟子尋訪萬里山林。 阿黛 ,二來尋找上古稀有物品,增加族人實力。

只是這萬里大山,綿延不斷,越往外走,兇獸越狠。走了段時日,便只好訕訕而回。


不知何時,有人提出,既然三面大山無法寸進,那麼就向東而行,開闢萬里大海。

衆人紛紛同意,海上兇獸稀少,島嶼多有奇珍異寶。於是海皇族長領頭,打造了一艘大船法器,各族挑了幾名精英,出海探尋。

起初探尋,各島上都有驚喜,一路下去,這船也越開越遠。

待到一日,衆人尋到一個奇特小島,這小島中間有一根藍色光柱通天而上,景象異常。

衆人大喜,心想這島必有寶物,便紛紛登島探尋。

只見島上一洞,洞內一巨大黑鼎,周身泛着黑氣,鼎蓋之上一根巨大光柱透出洞去。

到了鼎邊,衆人見這鼎十分詭異,驚以爲奇,紛紛觀望。

人羣中,分爲兩派意見。一派認爲自己道行強大,無所畏懼。另一派認爲世事無常,萬事小心。

最後投票,多數人卻認爲不要打開,任它永世在這洞中。衆人都無話好說,到了海灘紮營休息,以圖翌日回程。

時至夜深,一海皇族的青年,名叫海玄天。他自小天資聰穎,自視極高。此刻他覺得自己若是偷偷打開,衆人也沒有辦法,而且若裏面有些瑰寶,自己有這膽量,必定會被人稱頌。

於是他溜進山洞,去將黑鼎蓋子掀開。

剛一掀開,這山洞頓時翻天覆地起來,那藍光越來越弱,最後消失不見。而鼎內冒出一股黑氣,飛到空中,最後化爲一隻九翼天龍,飛出洞去。

海玄天心中害怕,急忙跑出洞去,在後頭尾隨。只見海灘上十多個四族高手,盡然一息之間便被那龍噴成灰燼。

海玄天大駭,卻不敢出聲,只聽那龍在空中笑道,“該死神農,封印我萬年,如今脫困,必率百萬兇獸,踏平神洲。”說完便朝西邊飛去。

海玄天此刻心中才真的懊悔,自己的得意忘形,竟然害了同胞性命。他跑到海邊想要回航通知部族進行防備,沒想到那大船也已然被毀。

萬念俱灰之下,他只能求助飛鳥,一方面,將訊息綁在幾隻飛鳥腳上,希望有世人可以得此訊息,以求防備。

另一方面,他自己也是煉器高手,他從山裏找到礦石老樹,着手打造另一艘船,以圖回航。

待造完船隻,漂洋過海,這一去竟已過了五年。

踏入神洲,海玄天猛然發現,這裏已經一片荒蕪。百里無物,萬里無人。他急忙奔回家中,家裏的妻兒老母哪裏還有身影,只剩下地上堆堆白骨,有些竟已被兇獸咬的粉碎。

他苦痛萬分,想起自己走時,老母慈祥,妻子大肚,小兒學步,可如今全都變成一堆枯骨,這讓他對自己的行爲更加內疚。

海玄天呆呆坐了五天,不吃不喝,他正打算就這樣死去的時候,正好海皇族長帶着倖存者從海外歸來。

海玄天哭着痛述自己罪行,祈求人們諒解。只是這禍闖的已不是彌天可以形容,最後他被趕出領地,流放遠方。

之後幾年,海玄天痛定思痛,發誓報仇。

於是他下定決心,將那帶回的黑色寶鼎煉化。

海玄天從小便是煉器天才,如今每日每夜的煉製,那鼎竟被練得越來越小,最後形如槍尖。

終於槍成,天地變色。這槍名喚尋龍,有通天之能。只是這槍滿身怨念,那力量也是由怨恨之力發出的。

幽幽過去千年,這槍一直塵封。不知何時那九翼天龍按耐不住又率領衆獸衝出山林,侵肆九洲。正當人類塗炭之時,一名少年拿着這槍迎向濤濤兇獸。

這一人一槍披靡,頓時兇獸屍積如山,聞風而逃。那六翼天龍聽聞便來會他,只是沒有幾合,就被打的負傷而遁。

那少年趕跑了兇獸也不解氣,孤身進入萬里大山,尋找天龍,之後便再無音訊。

若干年後,一把黑色長矛追着一隻如狼如虎的怪物飛出林中,追了數月,終於將它釘在月山林的一個洞中…… 壁上的話語,罕見的通俗易懂,與當日那歸藏總章有着天壤之別,龍小虎暗喜之餘,卻也爲那海玄天的遭遇悲傷。

不知何時,那老者已經踱步到了龍小虎的身側,眼看龍小虎將那一段盡數看完,他開口問道,“怎樣?看完之後有什麼想法?”


龍小虎細細一想,開口問道,“那九翼天龍便是神洲獸潮的始作俑者?”

老者點了點頭,便繼續用那詢問的眼神看着龍小虎。

酒吞混亂後總想對我圖謀不軌[綜] 尋龍說他有天大使命,難道就是擊殺那九翼天龍?”龍小虎繼續說道。

老者又是點了點頭。

龍小虎沉默了一會,又說道,“那被釘在牆上的,難道是……”

老者笑了起來,“你現在終於知道我爲何要叫你來到這裏了吧。”

“這……”龍小虎並不清楚老者意圖,一聽這話,頓時有些疑惑。

“這是命運……你今天到我這裏,便是命運一步步的牽引着你過來的。”

一聽這話,龍小虎不禁心想,“自從自己拿到尋龍之後,這一路看似平凡,卻實際都有千絲萬縷的聯繫。直到今日再次走入這個洞穴,這一切好似都是有人刻意安排一般。

“怪不得我老是能在洞裏得到歸藏殘卷,這難道也是命運的安排?”龍小虎說道。

“是的”,老者的聲音忽然大了起來,說道,“你想知道自己的命運嗎?”

龍小虎迷茫的點了點頭。

“那你看這裏。”老者走了幾步,引着龍小虎走到一片洞壁之前。

龍小虎細細看去,那圖畫看似連貫,像是在訴說一個故事一般。

故事的開頭是一個少年得到一把黑槍,隨後少年實力大增,一路披荊斬棘找到那九翼天龍,但最後少年的身體裏頭飛出一條更加巨大的神龍,而少年也變成了一隻兇獸,最後被黑槍刺在洞裏。

“你說這便是我的命運?”龍小虎道。

老者搖了搖頭,“這是每一個尋龍者的命運。”

“尋龍者?每一個?到底有幾個尋龍者。”龍小虎大約能猜到自己便是那個尋龍者,但是卻不知道這尋龍者究竟是做什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