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淡淡點了頭,戰戟已經握在手:“龍魂,你們本是守護龍王的守護者,卻聽信他人讒言,受到他人蠱惑,背叛龍王,這顆珠子是註定了你的結局,饕餮王交予我這顆珠子,便是代替龍王下了殺令。”

龍魂死死捏着拳頭:“饕餮饕餮饕餮!該死的饕餮!見鬼的守護者!我們根本不想留在這裏,我們要的是自由,自由!”

說完,龍魂朝着我瘋狂的衝了過來,可惜,他的腳步還擡在半空,動不了了,扭頭,惡狠狠的目光瞪向白虎:“該死的神獸!解除你的技能!”

“你在說笑麼。”白虎冷然:“在我佈置的空間內,你失去所有戰鬥力,以及能力,現在的你,只是個普通人罷了。而我們……所有能力翻倍提升。” 我走進白虎所割開的空間,如白虎所說,我只感覺到渾身的力量在瘋狂滋長,內力,精神力,戰鬥力,體力,不僅全部恢復了,甚至還充盈在身體每個部位。

這是傳說天地人獸均恐懼的神獸。

握着戰戟,我一步步朝龍魂走過來:“龍魂,我與你無冤無仇,所以要說一句抱歉,如若有下輩子,我會等着你來複仇。”

龍魂動不了,身體被束縛住了,不甘心的嘶吼一聲,他畢竟是龍,強大的力量還是讓白虎的空間晃了晃,但是我已經舉起了骨頭戰戟,目光堅定,然後揮舞下了戰戟。

“該死,龍王,饕餮……”龍魂倒下去,眼底還是對龍王的恨意。

其實龍王一直是在爲他們好,他們的身體體質根本離不開骷髏島,龍王一直在庇護着他們。

這些事我並未對他說,說再多,徒增哀傷,又有什麼必要呢。

骷髏島三大守護者,球的湯圓,鐵的修羅,線的龍魂,至此全部化爲灰燼,而我的力量也早到了極限,都無法支撐到收回骨頭戰戟,人跌坐在了地,紅紅陷入沉睡。

白虎用了這麼大的技能,自身力量也消耗完了,人形重新變化成白虎,趴在了地,對我說:“算你現在時間再緊,也必須要休息會兒了。”

“我同意。”我有氣無力的回答。

我和白虎現在連站起來走路都虛弱不行,雖然這裏很危險,隨時會有士兵下來,但也沒辦法了,這些守護者也確實厲害,有本事耗盡神獸的全力。

還沒休息有兩分鐘,前方傳來了腳步聲。

我和白虎立馬坐起來。

看到走近的人時,我和白虎異口同聲的哀嚎。

“現在完了。”白虎說。

我也想哭:“最不想遇到的人,卻偏偏又遇到了。”

“你們在這裏度假麼?”銀血抱着胳膊在我們前面一段距離停下。

白虎實力是強大,對付守護者沒問題,但唯獨對付不了這個用毒的,還會變成液體的殺手刺客,算是能力全滿的時候都不行,更別說現在了。

我更不可能指望了,我連這刺客的攻擊路線都不能捕捉到。

“看樣子那幾個守護者倒是幫我做了好事,不需要我怎麼出手,把你們的人頭送給我了。”銀血雙手出現匕首。

我撐着自己坐起來,白虎也爬了起來,雖然現在能活下去的機率已經很小了,但我們也要拼搏一次,哪能坐着等死。

銀血都懶得使用毒,只打了一招,我和白虎倒地爬不起來了。

白虎將我護在他的虎軀下面,銀血一腳踩在白虎肚子:“之前不是拽的飛天了嗎?現在再繼續來啊!繼續囂張啊!我說過不會讓你們再逃走第二次,我說過會親手取了你們腦袋,你們不是不信麼?哈哈哈,怎樣,神獸白虎,被你弱小的人類踩在腳下是怎樣的滋味?啊?哈哈哈!”

銀血仰着腦袋大笑,白虎甘願被這樣的小人踩在腳下,也不願意讓開身子自己離開,而是死死護住了我。

“白虎,我相信你能逃走的,快走吧,我是走不了了,你沒必要爲了我這樣一個人類而受如此屈辱的。”我在白虎身下說。

“說什麼廢話?老子是這種臨陣脫逃爲了活命扔下朋友的人嗎?!”白虎吼我。

朋友嗎……

我虛弱的笑:“白虎,爲什麼要願意和我一起來這個地方?你是神獸,明明可以不用來淌這趟渾水的,我們之間也誰都不欠誰,我救你,你帶我出雪山,不是嗎?”

白虎沉默了,幾秒後,他說:“誰知道呢。”

“你這什麼回答啊。”我笑出聲來。

是啊,誰會知道命運會在下一秒讓你與誰遇見,與誰羈絆呢?

“最後的遺言說完了麼?”銀血打斷我們:“感情那麼好,下輩子再一起死在我手下吧,哈哈哈!”

說着,銀血舉起匕首,對着白虎插了下去。

而白虎依舊沒動,只是閉眼。

我也閉眼,抱住白虎毛茸茸的巨大腦袋。

心魂鑰匙都已經拿到了,本以爲終於到了反擊時刻,誰成想到銀血會追我們追到了這個地方,真是老天弄人,老天弄人……

不知道過了多久,死亡卻遲遲沒有到來。

我和白虎同時睜開眼睛。

銀血還是在我們方,只不過身體全部被冰凍住了,成了個冰人。

我一下子,整個人都僵住了。

冰?

不會吧?不可能吧?絕對不可能的吧?是我想多了吧?是因爲太想念所以想多了嗎?那個人怎麼可能會來到這裏?他遠在雷城,怎麼可能……

彭!

銀血掙脫開冰的束縛,扭頭看向對面:“真是沒想到至尊王會來到這裏,要是殺了你,我是冥王座下最強王者了,哈哈哈!來的好,來的好!”

至尊王……

銀血剛剛說了什麼?

他說,沒想到至尊王會來到這裏。

至尊王,至尊王……

“白虎,我是出現幻聽了嗎?”我仍然不敢相信這一切。

銀血離開白虎,變成毒液體,衝向了對面的人。

白虎從我身讓開,也看向對面:“你沒有出現幻聽,你心心念念着的人真的來了。”

我撐着自己坐起來,渾身都在顫抖,顫抖着,害怕着,心情複雜的一同望向對面。

玄袍男人裹在冰氣當,空氣結成冰霜,地面凍成冰地,他僅僅只是單手隨便動了動,一團濃毒的銀血再次被冰凍住了。

白虎說:“毒最怕至寒的冰,冰會殺死毒當的病菌,銀血打那個男人,必死無疑。”

而我只是直愣愣的瞧着前方,在這一瞬間,心跳真的全部停止了。

我真的沒有想到,冷陌會來,會出現在這裏,如同以前的千萬次危急關頭他都會出現一樣,以救世神的姿態,再次救我性命。

感覺是在做夢,感覺……真的像是在做夢。

銀血連說句遺言的機會都沒有死了,毫無懸念。

眉目銳利的男人收起冰鋒,旋即,視線緩緩落到我身。

我也在看他。

時間忽然靜止了。 我不知道該如何來形容此時此刻自己的心情,因爲此時此刻,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誰,身處何方,來做什麼的了。

唯獨只能看着對面那個男人,一直看着,一直看着。

良久,良久。

“讓你久等了,我來了,小東西。”冷陌說。

我的眼淚一下子滾了下來,不受控制那種。

我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過這樣的感覺,明知道絕對不可能會實現,你卻依舊還是卑微的小心翼翼的期盼着的某件事情突然間實現了,這種激動到崩潰的心情,真的讓人窒息。

我坐在原地沒有動,因爲動不了,確切的說,我身體已經僵硬了,大腦空白,心跳停止,語言喪失,只能用力睜大眼睛,用力睜大,透過淚眼迷濛的霧氣,看着日日夜夜思念到不敢思念的男人,一步一步朝我走來。

白虎走到旁邊去了。

冷陌才一到我面前,單膝下跪擁我入懷。

我人還呆着。

“茶飯不思睡不着覺無心朝政人跟死了一樣的感覺,我不想再有第三次。”他說。

第一次是冥界法場救人事件。

第二次是這次……

我哇的一聲,終於忍不住,反抱住冷陌,大哭起來。

冷陌由着我哭了好一會兒,才說:“如果我現在也哭,你會不會笑我?”

我被他逗樂了,一邊哭一邊笑:“冷陌你這個混蛋!大混蛋!你特麼爲什麼會來!”

“我很早說過,要是沒有我,你都死了不知道多少回了,不來能行麼?”

沒有他,好像,我真的一丁點都不能行。

“超級無敵自戀狂。”我小聲念他。

他低低的笑,這個男人,連笑起來都那麼迷人:“我是超級無敵自戀狂,你不也愛我愛的不行麼?見到我激動的都快哭死過去了。”

被他說了,我頓時大囧,着急的和他辯解:“那你不也是……唔!”

還沒出口的話,被他的嘴堵住了。

那種想念到極致的心情,唯有緊緊擁抱彼此,用力擁吻,脣舌交纏,彷彿才能得到緩解。

愛情真的是一種特別容易讓人崩潰的東西。

好久好久之後,冷陌才分開我,一邊用指腹給我擦眼淚,一邊問我正事:“心魂拿到了嗎?”

“拿到了,我在龍魂水潭裏面遇到了饕餮。”說着,我把在這城堡裏的事大概與冷陌講了講。

“真沒想到饕餮會在龍魂水潭裏面,那怪物性格陰晴不定,這次幫了你,指不定下次會幫冥王洛柔。”

“嗯,我知道。”我點點頭:“那你呢?之前我在矮人族遇到個神級鑄造師,他說你那裏出了事情,宋子清遇到埋伏,他們呢?情況怎麼樣了?”

“你說的鑄造師,是鍾染?”

我都沒說名字,冷陌猜出來了,看樣子鍾染果然如同白虎說的,很出名。

“對,他說他叫鍾染,他好像知道很多事情。”

“鍾染麼……那是自然。”冷陌說:“事情都已經解決完了,不用擔心,我在雷城安排好了一切,便來找你了。”

這個男人肯定是因爲擔心我出什麼事,所以寧願扔下受到冥王洛柔威脅的城市,也要千里迢迢的來找我。

我感動的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你們要郎情妾意我不介意,不過是否應該換個地方?”白虎在旁邊冷悠悠的插了進來。

我這才頓時回到了現實,特別尷尬的低下腦袋,剛纔當着白虎的面和冷陌吻的如火如荼,咳咳咳……

冷陌倒是特別淡定:“神獸白虎,這段時間要謝謝你對我女人的照顧,如果可以,不如繼續與她一同戰鬥。”

先是向別的雄性宣佈主權,接着又大度邀約加入,冷陌不愧是冷陌,言行舉止都是沒法的。

“算了吧,老子對這世界的戰爭不感興趣,要不是你家女人扯了老子尾巴將老子強行捆綁船,誰特麼會跟她一路同行?”白虎從鼻孔哼了一聲。

想到把白虎拉下水的那個場景,我忍不住笑出聲來。

冷陌不高興了,瞪我:“回去收拾你!”

“……”我做錯什麼了嗎?

休息片刻之後,我,冷陌,白虎,我們從這個地下的水淵深處離開了。

城堡的士兵涌向我們,不過有了冷陌在,什麼都不是問題,離開城堡之前我跟冷陌說了這城堡房間裏各種怪的東西,冷陌二話沒說,我們踏出城堡的那一步,緊接着城堡倒塌變成了灰燼。

至尊王大人的脾氣不是一般的大。

蟲龍族按照約定早在外面等候多時,等着來接我了。

“對不起,我們誤會了你。”玄雨和玄凡對我的態度也改變了很多,特別是玄凡,連着說了好多個對不起。

我也不是小心眼計較的人,笑嘻嘻的和他們和好了。

冷陌與蟲龍族長老交談,讓他們趁這個機會將冥王殘餘勢力消滅,保護住龍魂,將骷髏島的大權控制好,這樣才能延續蟲龍族的血脈,不被冥王洛柔毀滅利用。

蟲龍族感謝了我們,還說如果能夠離開骷髏島一定加入冷陌麾下,幫助冷陌對抗冥王洛柔。

本是一句玩笑的話,冷陌的眼眸卻深了深。

告別蟲龍族之後,我們從骷髏島離開了。

氣泡還在洞口外面,我們兩人一虎擠在氣泡裏,回到了紅海海面。

矮人族也是夠朋友,一直在等我們,氣泡剛浮出水面矮人族來幫忙了。

“冷陌,你是怎麼來骷髏島的?也找了矮人族嗎?”岸的時候,我問冷陌。

“沒有,我直接來的。”冷陌卻並不多說他來的途徑,我還想問什麼,他走到前面去了。

白虎跟在我後面說:“估計他是太着急,把紅海凍住,自己找來的。”

“把紅海凍住?!!!”我下巴都要掉地去了:“可如果是這樣,他剛纔怎麼不照做?”

“你以爲把紅海凍住很簡單?我現在敢肯定,他表面雲淡風輕,實際肯定受了內傷,內力耗損的也差不多了。”白虎對我翻個白眼。

把如此大的浩瀚海洋凍住需要多大的力量?

我不知道。

只是看着前面挺拔後背的男人,眼眶又紅了。 見到至尊王大人出現在矮人族島嶼,矮人族族長簡直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哭着死拉硬拽的將冷陌拽走的。

我看到走最後冷陌那臉色黑的,分分鐘要暴走的節奏,笑死我了。

走出去一段路,發現白虎沒跟來,我回過頭,他還站在原地。

“白虎,走啊。”我喚他。

他卻依舊沒動,只是看我:“丫頭,既然有人來接你,我便走了。”

“你要走了?”突然說離開,我頓時有些不知所措起來。

“不然呢?我說過不會參與進你們之間的戰爭,還跟着你回去幹什麼?那個男人足夠保護你了。”白虎說。

“可是我捨不得你。”是真的捨不得,如果沒有白虎,這一路,我也不可能會拿到心魂了。

“別一副把老子當寵物的樣子!”白虎吼我,吼完之後耳朵耷拉下去,聲音小小的回:“大概,以後,還會再見吧。”

“不是大概,是一定!”我跑回去,一把抱住白虎的腦袋:“未來我們一定還會再見面的,白虎!一定!”

白虎好一會兒沒說話。

“再見在我們人類的話語裏,是下次再見面的意思,白虎,我們是朋友,所以下次一定還會再見面,見面之後也會有下下次,下下下次,一定會的!”我哽咽了。

“嗯,一定會的。”白虎終於說話了,聲音很低很沉。

我問白虎他要怎麼離開,白虎讓我不要瞎擔心了,天大地大哪裏他去不了,我想讓他跟我和冷陌一起從這個島嶼離開之後再走,白虎拒絕了,很果斷那種,然後他重新步入了海洋。

我站在岸邊,看着白虎在海洋遊的越來越遠,直到視線再看不到他的身影。

“童姑娘不要難過不要擔心,白虎那麼厲害,不會有問題的。”綠龜出現在我身旁,與我一同眺望遠方:“四大神獸都是重情重義的傢伙,當初黃帝也曾經對他們有過恩情,所以他們賭性命的加入黃帝麾下,幫他打贏蚩尤,這之後因爲神獸力量強大,所以他們又定下規矩不能參與世界任何事情,可你出現了,你救下白虎,白虎寧願毀規矩,也要一路保駕護航完成你的任務,他人不壞,對吧。”

“對啊,他挺好的,還有青龍,願意庇護快要滅絕的蟲龍族,我對四大神獸印象挺好,如果以後有機會,還真想都見見。”我說着,餘光看了看綠龜。

綠龜沒有回話。

總感覺綠龜和神獸也脫離不了關係,否則不會如此瞭解神獸。

送走白虎之後,我從岸邊離開,回到了矮人族村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