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隨便找一篇文,在文名下方有→[收藏此文章][下載][免費得123言情幣][推薦給朋友][灌溉營養液],選擇第四個【推薦給朋友】,將文章分享到微博或者其他網上,即可獲得月石,基本上推薦兩篇文就能得到十個月石了。

(友情提示:你們推薦一篇文到微博上,該文的作者也能獲得月石,所以你們可以推薦自己的文/基友的文/喜歡的作者的文)

求投票么么噠╭(╯3╰)╮ 第44章:晉-江文學城獨家發表

蘇天雲心中一片冰冷,他發現除了葉天頤腦子被驢踢了主動將那玉觀音空間還給他,他毫無辦法重新奪回空間。

葉天頤看著蘇天雲那蒼白的臉色,嗤笑一聲:「真不知道你怎麼會這麼蠢,我之前想殺你,你現在竟然還敢出現在我面前?」

蘇天雲深呼吸一下,努力冷靜下來:「你不敢殺我的,基地里不準私鬥不準殺人。」

葉天頤挑挑眉:「哦?」竟然這麼篤定么?

蘇天雲回頭看了一眼視線內的肖少爺等人,微微揚起下巴,道:「更何況,肖少爺還在看著我們呢。」

葉天頤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但很快便又收回視線,他看著面前的蘇天雲,突然覺得這孩子實在太蠢,即使殺了他也提不起絲毫的興趣來。

他怎麼就那麼天真的認為自己不敢當著肖少爺的面兒殺他呢?

如果肖少爺願意為他報仇,憑著自己的本事,逃出基地完全是小意思;如果他在肖少爺心中根本沒多少分量,說不定肖少爺還會裝作若無其事的拉攏自己。

葉天頤可以說是肆無忌憚。

面對自信心爆表的前來找死的蘇天雲,他也沒客氣,直接伸手將人掐住脖子,低下頭靠近蘇天雲那滿是驚慌的臉,輕聲道:「你看,你那寄予厚望的情郎可壓根就沒想管你呢。」

蘇天雲不敢置信的看向正慢慢的朝這邊走過來,絲毫不著急他安危的肖少爺。

他雖然自從那次肖少爺把他交給葉天頤換取逃生機會後,便不再對肖少爺有什麼信任了。他今天敢這麼來找葉天頤,就是因為他相信,肖少爺即使是為了那些新鮮蔬果,也不會放任他死在葉天頤手中的。

但現在他都被葉天頤狠狠的掐住脖子喘不過氣來了,肖少爺卻不緊不慢的帶著人朝這邊走過來。

麻痹還過來幹嘛?就那走路的速度,烏龜都比他們快,等他們過來救他黃花菜都涼了。

姓肖的壓根就不在乎他的死活,估計連新鮮蔬果也不是很在乎,否則怎麼會放任他落入葉天頤手中?

一心只怨恨葉天頤心狠手辣和肖少爺袖手旁觀的蘇天雲,自始至終都沒反省過他自己的問題,明明是他自己先將人支走的。

肖少爺被蘇天雲誤解得挺冤枉的。

他先是被蘇天雲給忽悠著帶來找葉天頤了,蘇天雲想跟葉天頤談點私密話支走他,他還得為蘇天雲的生命安全緊緊的盯著這邊的情況。

但葉天頤是何等高手,如果要對蘇天雲動手,他們距離蘇天雲那麼遠,等趕過來救人,屍體都僵硬了。

所以肖少爺也沒指望自己和手下們在這裡能阻止葉天頤動手救下蘇天雲,只期盼著葉天頤能顧慮著他們不現在動手對付蘇天雲。

只可惜他這番念頭註定要落空了,也不知道蘇天雲究竟說了什麼讓葉天頤生氣的掐他脖子。

&&&&&&&&&&&&&&&&&&

肖少爺帶著人步伐一絲不亂,不緊不慢的朝這邊走過來。

其實他早就看到葉天頤只是掐著蘇天雲的脖子沒立馬殺了,就猜到葉天頤可能是想借蘇天雲的小命跟他談什麼條件,在他們談崩之前蘇天雲是絕對沒有生命危險的。

畢竟若是葉天頤真想殺蘇天雲,他們連人都死透了還不一定反應得過來,所以沒必要太著急,給對方增加談判砝碼。

肖少爺盡量表現出一種蘇天雲其實不重要即使拿他也威脅不到他們什麼的現象來迷惑葉天頤。

只不過葉天頤從始至終就不是為了拿蘇天雲威脅肖少爺,他只是猜到肖少爺可能會有反應,故意做出來打擊一下蘇天雲的。

葉天頤在蘇天雲耳邊不停的說著:「你看,你根本一點價值都沒有,肖少爺壓根就不在乎你。你肯定沒有將你丟了空間的事情告訴他吧?你說,要是肖家知道你除了一個不中用的水系異能什麼都沒有了,你會是什麼下場?」

他說話時在挨著蘇天雲的耳邊說的,嘴唇動得也不明顯,聲音如蚊吶,也就一個蘇天雲能聽見他的聲音。

葬元劫

蘇天雲還不算太傻,只是他重生后一直以自己知道未來而沾沾自喜,自大蒙蔽了他的雙眼,不知不覺的便以一種俯視的心態去看待其他人,讓他總是做出一些自以為正確的傻事。

然而他面對葉天頤這個前世他只能羨慕嫉妒恨的人生贏家哥哥時,心中有種自卑感,哪怕他重生一世奪走葉天頤的金手指,卻依舊比不上他。

在被葉天頤緊緊的扼住咽喉,窒息感讓他眼前都有些發黑,但他的神智卻前所未有的清醒。

他能察覺到葉天頤只是在威脅他,卻暫時對他沒有殺心,對比上次在A市城內遇到的葉天頤,現在的葉天頤沒有殺氣。所以他心中還懷著幾分希冀,自己今天不一定會死。

既然他都不會死了,那麼他當然不希望葉天頤將自己空間已經被奪走的事情告訴肖少爺,否則他必將從雲端墮落深淵。

蘇天雲只能用哀求的眼神看著葉天頤,希望他能因為自己的卑微求饒放過自己這一次。

葉天頤看著蘇天雲那乞求的眼神,不得不說,不管他跟蘇天雲有沒有仇,有人用這種眼神看著他,的確讓他心情很暢快。

心底的暢快感覺剛剛升起,葉天頤馬上就覺得有些不對勁。

這種扭曲的從弱者的痛苦哀求中找快感的病態心理怎麼會出現在他身上?

葉天頤雖然因為家庭環境和成長環境導致他冷心冷清,但還不至於變態,他對從欺凌弱者上找快感的事情完全沒興趣。

葉天頤皺了皺眉,這種被什麼強行影響了性格的感覺真不好……

&&&&&&&&&&&&&&&&&&

肖少爺來到葉天頤的面前,目光從蘇天雲身上一掃而過,對葉天頤道:「蘇……葉少,還請葉少手下留情,你們畢竟是親兄弟。」


他想從這方面做突破口,可惜葉天頤從來不是念著血緣之情的人。

他暫時按捺住心中的疑問,對肖少爺冷笑道:「我姓葉,又不姓蘇,我跟他算哪門子的親兄弟?」

至於他之前化名用了蘇姓這件事被他暫時性的遺忘了。

肖少爺看到葉天頤那一副跟蘇天雲不死不休的模樣,心中埋怨蘇天雲竟然沒告訴自己他跟葉天頤的恩怨究竟是什麼,現在想說情也不容易找到正確的入口點。

他只得道:「葉少就算是給我一個面子,給肖家一個面子。」

這話聽起來是替蘇天雲求情,但實際上是給葉天頤施壓,言外之意就是「你要是放人就是不給肖家面子我們不會放過你的」這樣的。

其實肖少爺並不算很看得起葉天頤,畢竟葉天頤末世前再有本事身份再好,現在他什麼也不是,比起肖家來說根本不算什麼,哪怕葉天頤的異能等級很高。

但肖少爺不得不對葉天頤忌憚,還是因為葉天頤異能等級高。

以他的了解,整個基地估計沒有人異能等級比葉天頤高,若是因為今天這事肖家得罪了他,他轉頭就投靠姜司令,那肖家豈不是倒霉了?肖少爺可沒忘記之前他曾發現李旻找過化名為蘇天的葉天頤這件事。

而且一個無牽無掛孤家寡人的異能高手,即使不投靠誰,拚命了的想給肖家找麻煩,光是刺殺就夠他們傷腦筋的了。

肖少爺自矜身份看不起葉天頤,但葉天頤又何嘗看得起他?


葉天頤從末世前就是天之驕子,從未低頭,傲然於世。末世后雖然被蘇天雲算計變成了喪屍,他也是等級最高的喪屍,更是瀟洒。憑他如今四階的精神力異能,足足可以驅使好幾萬的喪屍來攻打A市倖存者基地,哪裡會怕了一個肖家?

所以面對肖少爺那表面上非常誠懇低調實際上非常高調倨傲的求情,葉天頤直接甩給他四個字:「白日做夢!」

他說給個面子就給個面子?他說放人就放人?想得美!

面子不是別人給的,而是靠自己掙的。整個肖家就沒什麼值得葉天頤忌憚的,他會怕肖家?別說肖家如今只是基地中不敢擅動的二把手,便是肖家掌控了整個基地,他也不懼。

葉天頤突然覺得,其實喪屍這個身份還是不錯的,起碼面對人類勢力無需任何顧忌。如果他還是人類,說不定就不能這樣肆無忌憚了。

肖少爺聽到葉天頤那含著不屑的拒絕,臉色刷的一下就陰沉了下來,但他看了看還在葉天頤手中掙扎的蘇天雲,咬咬牙道:「那請問葉少要怎麼才能放人?」蘇天雲事關重大,不得不救。

葉天頤也沒再為難他,而是伸出手朝蘇天雲的丹田處狠狠的擊了一掌,先是打破他的丹田,然後充滿了破壞性的雷電竄進了他的體內,開始肆意的破壞他的經脈。

作者有話要說:我的另外一篇文《[快穿]男主總想讓我破產》

參加「我和123言情有個約會」徵文大賽,已經入圍,本文在【純愛】分類欄里第四個,求投票:在那篇文的目錄界面點擊文名旁邊的幾個紅字【[入圍作品,請投票!]】,就能進去投票了。

或者直接點擊我給的投票入口→

每個賬號只能在一個分類中選擇一篇文投一票,投票時自動扣除十個月石,如果投票失敗則是月石不足。

月石很好得到的,有兩個方法:

1、用電腦購買VIP章節填寫驗證碼隨機贈送月石;

2、隨便找一篇文,在文名下方有→[收藏此文章][下載][免費得123言情幣][推薦給朋友][灌溉營養液],選擇第四個【推薦給朋友】,將文章分享到微博或者其他網上,即可獲得月石,基本上推薦兩篇文就能得到十個月石了。

(友情提示:你們推薦一篇文到微博上,該文的作者也能獲得月石,所以你們可以推薦自己的文/基友的文/喜歡的作者的文)

求投票么么噠╭(╯3╰)╮ 第45章:晉=江文學城獨家發表

雷系異能是攻擊力最強的,破壞性也最大,因此當葉天頤讓他那四階雷系異能的雷電竄入蘇天雲的體內破壞他的經脈時,他立馬便感覺不到丹田處的疼痛了,因為經脈燒灼斷裂的疼痛遠遠蓋過了丹田的痛感。

蘇天雲並不是多麼堅強的人,否則他前世就不會淪落到靠身體換取食物的地步,所以在這疼痛下,他哀嚎得撕心裂肺,平日里故意裝出來的高貴出塵全都變成可笑的狼狽,嚎得跟殺豬似的。

聽得一旁距離他挺近的肖少爺驚得後退了一步,葉天頤嫌棄的將他扔到地上,冷眼看著他滿地打滾的樣子,對肖少爺道:「現在你可以帶他走了。」

其實異能和內功有很大的相似之處,只是不同於內功將內力儲存在丹田中,而是儲存在腦中的異丹里,平時異能的激發也是需要通過經脈的,所以葉天頤將蘇天雲的經脈廢掉了,他就沒辦法凝聚出異能攻擊,最多只能緩緩的凝聚出一個小水球喝點水。

而且為了保險起見,葉天頤連他的丹田都廢掉了,只因葉天頤在基地中聽說了,基地里有習武之人,還是有內功的那種古武。為了以防蘇天雲能夠藉助武功心法什麼的捲土重來,他乾脆連丹田也廢掉了。

現在的蘇天雲只剩下腦子裡的那顆異丹還在,他的異能還沒失去,但如今蘇天雲的情況,如果好點的話還能發出個小水球解解渴,不好的話連滴水都凝聚不出來。他基本上已經是一個廢人了。

葉天頤看著肖少爺讓手下小心翼翼的將蘇天雲抬走,眸中俱是冰冷。

他本想直接殺了蘇天雲給個痛快的,畢竟他之前是在昏迷中被蘇天雲扔下去喂喪屍的,並未清醒,所以他的感觸並不是很強烈,說他有多強烈的恨蘇天雲也有點假。

但如今得知蘇天雲竟然是在知道玉觀音的秘密為了謀奪玉觀音才這樣對他下狠手,尤其是那副在他面前以一種『玉觀音是我的你快點還給我』口吻找他索要玉觀音時,讓葉天頤感到非常的膈應厭惡。

所以他決定『大發慈悲』的讓蘇天雲多活一段時間,雖然這種活法蘇天雲可能很不想要。

一個失去了空間和異能的廢人,他倒要看看肖家能否容得下,看看這傢伙最後會落到個什麼下場。

不過,生不如死是肯定的。

在蘇天雲被肖少爺帶走後,葉天頤就再也沒見過他了,就彷彿蘇天雲已經離開了A市倖存者基地一樣,沒有絲毫的訊息。

肖家也表現得很古怪,就好像從未大肆拉攏過蘇天雲這個人,肖少爺也好像從未喜歡過一個叫蘇天雲的男人,一切都表現如常,讓那些關注蘇天雲消息的人們都心中覺得奇怪。

&&&&&&&&&&&

電影世界大紅包 ,進入A市城內,好好修鍊,或許還有一天能夠恢復人類的身份。

雖然他如今已經習慣了喪屍的身份,對人類身份也不是太執著,但他畢竟做了二十多年的人,還是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夠擁有體溫心跳,只有這樣他才能準確的感覺到自己還是活的。


這是對生命本能的渴望。

不過葉天頤發現,在蘇天雲被帶走後,他便找不到蘇銘的行蹤了,離開的行程就此耽擱了下來。

這一天晚上,葉天頤正在空間中用右手摸著胸口上方的觀音像,腦海中男子念口訣的聲音響起,他閉目專心的感應著異能在體內遊動的感覺……

他突然睜開眼,發現自己竟然在一個廢棄的倉庫中,他下意識的去找小葉子,直到將站在自己肩膀上的小葉子抱在懷裡方才安心下來。

倉庫外面傳來陣陣嘶吼聲,那聲音他再熟悉不過,正是喪屍們飢餓渴望新鮮血肉的聲音。

而聽聲音,喪屍們顯然是將這個廢棄倉庫給包圍了。大門外面傳來喪屍撞門的聲音,他心中竟然不由自主的產生了一種恐懼的感覺,心臟跳得非常快……等等!心跳?葉天頤震驚的摸著自己的胸口。

是的,心跳,這是心跳的感覺,活生生的心臟還在跳動,充滿著活力和生命的感覺。

還有掌下肌膚那溫熱的感覺,這是體溫……他不是在末世一開始就變成喪屍了嗎?

葉天頤將目光投到懷裡的小葉子身上,此時的小葉子只有兩條尾巴,應該是剛剛覺醒成為一階變異貓。

看著小葉子那懵懵懂懂的寶藍色的貓瞳,葉天頤的心驀然就平靜了下來。雖然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但小葉子還在他身邊。

廢棄的倉庫大門年久失修,能抵擋這麼久的喪屍群實屬奇迹,沒多久喪屍便沖了進來。

葉天頤下意識的便要一聲吼退它們,待他反應過來自己此時不是喪屍時,他的身體已經不由自主的開始動了起來,釋放異能殺死一隻又一隻的喪屍。

然而喪屍還在不停的迫近……葉天頤卻已經顧不得近在眼前的喪屍群了,他的注意力都被自己現在的情況吸引過去了。

因為他發現, 婚迷心竅:首席愛妻如命 ,卻無法控制身體。

這種身不由己的感覺實在太糟糕了。

然而還沒等葉天頤想到有什麼辦法可以找回自己的身體控制權時,他發現他體內的異能已經消耗殆盡,只能憑藉著體力殺喪屍,然而喪屍卻還是源源不斷的湧上來。

「小葉子,看來我們今天都要死在這裡了,或許會變成喪屍也說不定,只要被一隻喪屍撓到就會被感染啊。」

葉天頤震驚的聽著自己的身體不受他控制的對和他一起戰鬥的小葉子說出這番遺言。

他突然意識到,不對勁,很不對勁。

且不說他早已經是四階喪屍了,小葉子也進階三階了,怎麼可能出現在這個廢棄倉庫里被一群最高只有三階的喪屍群包圍得只能等死呢?

而且他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卻又沒有在自己身體中發現第二個靈魂,就好像這些話全是身體自己說出來的。這也太詭異了吧?

&&&&&&&&&&&&&


和主人並肩作戰的小葉子似乎聽懂了主人那悲涼絕望的話,突然體型變大起來。

葉天頤聽見身體驚慌的喊道:「小葉子,快點變小!」小葉子只是一階,體型小時還能靠靈活嬌小的身體躲避二階三階喪屍的攻擊,如今體型變得這麼大,又是在廢棄倉庫這種狹窄的空間里,不是送上門去給喪屍撓嗎?

只是小葉子根本就不聽主人的話,變成兩輛轎車那麼大后,它用自己的兩條尾巴將主人身邊的喪屍抽飛,將主人捲起放在自己的背上。

然後它就不顧自己身上被異能喪屍攻擊的傷口,也不顧四肢下腹被喪屍們撓出來的血痕,它對喪屍們的攻擊不躲不避也不回擊,只是死死的用尾巴卷著自己的主人,以血肉之軀,仗著自己體型大,蠻橫的衝出一條血路。

它踩著喪屍和自己的血肉,用一擊冰系異能最強的單體攻擊轟開了大門,露出一個足以它龐大體型通過的大洞。

小葉子馱著背上的主人從大洞中沖了出去,速度快極了,完全不符合它一階變異獸的等級,就彷彿燃燒了生命一樣往前沖,就連追在它身後的一隻三階風系喪屍都暫時被它甩開了。

葉天頤依舊沒有恢復身體的控制權,只能傻愣愣的被困在身體中,透過身體的雙眼看著外面雪白的貓毛上染著的大片大片殷紅的血跡、傷口處綻開的血肉和咕嚕嚕往外直冒的鮮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