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

一頭金色的神龍憑空出現,帶著兇猛浩瀚的氣勢,一口便將另一頭幼小的神龍徹底吞噬了。


下一刻,金色神龍身形猛地壯大了不少,達到了一萬三千丈。

「我的氣運神龍距離六爪更近了,但還遠遠不夠,我一定要儘快達到兩萬丈,只要那時候我才能戰勝吳昊,吞噬了他的氣運神龍。」

龍天王一掌將眼前的武者擊斃,吞噬了對方的氣運神龍之後,神色頗為滿足,但一想到吳昊,立刻就變的猙獰了起來,咬牙切齒。

「殺,我一定要成就九爪神龍,誰敢阻止我,我就殺誰。」龍天王猛的一聲咆哮,再次朝這遠處撲殺了過去。

整個邪王戰場中,迅速的掀起一陣腥風血雨。

……

「唧唧……」

吳瓊赤足行走在黑色污濁的大地上,溫潤如玉的小腳不沾絲毫的塵埃,出淤泥而不染,明凈乾淨,氣質高雅。

忽然,一聲驚人的鳥鳴從遠處飛來,引起了她的注意,抬頭看了過去,只見一隻青色大鳥悲鳴陣陣,正奮力的朝這邊飛來。

而在這青色大鳥的身後,一陣狂風席捲天地,卻是一頭灰色帶著死亡氣息的禿鷲從天而降,凶神惡煞,狠狠地抓在了大鳥身上。

青色大鳥完全不是禿鷲的對手,翅膀被撕下一塊肉,翎羽亂飛,看上去十分的凄慘。

「唧唧……」

眼看著青色大鳥就要喪生在禿鷲爪下,它忽然看到了黑色大地上的吳瓊,眸中閃耀著明亮的光芒,忽然撲了過來。

「找我求救么?」

吳瓊眉頭微微一皺,居然好像聽懂了青色大鳥的鳴叫,只是還沒等她說話,那青色大鳥已經來到了面前,張口吐出一塊銀色的盤龍令牌給她。

「竟然是白銀龍令,看來我不想庇護你也不行了。」看到這白銀龍令,吳瓊目光一閃,抬手便收了起來,朝青色大鳥道。

「唧唧……」

青色大鳥聞言一陣欣喜,身形猛地縮小,如一隻麻雀,跳到了吳瓊的肩膀上,隱藏在青絲秀髮之中。

而這個時候,吳瓊已經收起了白銀龍令,漫天的靈光剎那間便消散了起來,只留下道道靈光明滅不定。

「唳!」

與此同時,一隻灰色,帶著死亡氣息的龐大身形忽然從天而降,帶著凜冽的狂風,利爪森森,朝著吳瓊抓了過來。

!! 「唳!」

凶戾的鳥鳴穿金裂石,伴隨著狂風如刀的氣勢,一股濃烈到了極點的死亡氣息朝著吳瓊撲面而來。

哪怕是她靈魂與天地交融,幾乎不分彼此,此時也感覺也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威脅,心頭警兆連連。

「好強橫的凶禽!」

面對著從天而降,凶戾無比,追殺青色大鳥而來的凶禽,吳瓊眉頭微微一皺,嘆了一句,臉上卻沒有任何的波動。

只見她伸出手來,如慢似快,五指變化如拈花一般,給人一種柔美至極的感覺,但虛空卻憑空湧現出真正波動。

這波動蕩漾,如柔水,十分輕緩,然而卻透著一股可怕的力量,柔韌至極,不可阻擋,朝著那凶禽迎了上去。

轟!

凶禽從天而降,利爪如金鐵倒鉤,堅不可摧,直接朝著吳瓊抓來,狠狠地與那虛空柔和的波動撞在了一起,爆發齣劇烈的波動。

本來柔和無比的虛空波動猛然衝天而起,柔中帶剛,強橫霸道,竟然直接將那凶禽震飛了出去。

「唳……」凶禽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聲,被震開后迅速的振翅高飛,眸中如血般的光芒爆射,俯瞰著吳瓊,兇殘異常。

「我不殺人,亦不殺獸。你走吧!」吳瓊看著這凶禽,淡淡的說了一句,也不再理會,再次邁步而走。

那凶禽也不知道是聽懂了,還是沒有聽懂,一直在她頭頂上徘徊,好像在尋找機會,並不離去。

對此,吳瓊也不在意。

……

「又是你?」

另一處綿綿的山林中,水若寒神色清冷的看著兩頭爭鬥廝殺的凶獸,目光落在了一頭凶獸口中的銅色盤龍令上。

而這時,一個冰冷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虛空中朵朵冰花飄落,溫度迅速的降落了下來,顯現出了冰蓮兒修長的身形,俏臉冷峻。

「這枚龍拳皇令我要了。」

冰蓮兒目光淡漠,沒有絲毫感情,也不看那已經停下來爭鬥的凶獸,而是凝視著水若寒,冷冷道。

「龍拳皇令並不在你手中,想要的話,各憑手段便是。」水若寒冷哼一聲,對冰蓮兒的話並不放在心生上,腳下一動,如一道輕煙,瞬間朝著那兩頭凶獸激射了過去,出手搶奪龍拳皇令。

「你這是找死!」冰蓮兒神色更冷,眸中厲芒一閃,也間不容髮的出手,只是卻並不是去搶奪龍拳皇令,而是一劍刺向了水若寒。

只要殺了水若寒,那兩頭三級凶獸並不被其放在眼裡。

撕拉!

虛空一陣銳嘯,劍氣冰寒刺骨,帶著冰冷滅絕的劍意,朝著水若寒的面門刺了過來,還未靠近,便能感覺到面門生疼,肌體欲裂。

冰蓮兒出手,沒有絲毫的留情,這一劍顯然是要將水若寒擊殺當場的樣子。

水若寒雖然性格清冷,但是卻並非是任人宰割之輩,見水若寒出手狠辣,直指自己,頓時心中大怒。

當下,她也不理會那兩頭受驚之後已經停下來,朝著遠處逃去的凶獸,身形一轉,揮掌朝著水若寒殺了過來。

砰!

如今水若寒也已達到了靈海境一重的實力,靈魂壯大,將九天寒冰勁修鍊到了大成,一掌拍出,寒風凜冽,席捲四方,虛空一片茫茫。

哪怕是冰蓮兒領悟了劍意,面對水若寒的這一掌,也不由得臉色大變,劍招急忙變化,兩股驚人的寒氣相互湮滅了起來。

二人都是修鍊的冰寒之氣,儘管冰蓮兒出身北冥冰宗,功法玄奇,但是火雲宗的這一套《九天寒冰勁》也不遜色多少。

此番二女出手,都知道對方的厲害,沒有絲毫的收斂,寒氣狂涌,劍芒凌厲,不斷地湮滅絞殺了起來。

儘管二人並沒有受到什麼傷害,但是四周的山林草木卻遭了秧,眨眼之間便被無窮的冰寒之氣覆蓋,成了冰雕,繼而又迅速崩滅。


幾乎是片刻時間,方圓數百里都成了一片冰雪的世界,寒氣森森,早已將那兩頭凶獸驚走,不知道逃到哪裡去了。

「轟!」

對此,二女好像渾不介意,只是盯著對方,一招比一招兇猛,殺機四伏,你來我往之間,寒氣鋪天蓋地,殺氣此起彼伏。

二人在修為上雖然是冰蓮兒更高,但是水若寒也有奇遇,一身實力越級而戰沒有絲毫的頹勢,早在星辰山中就不分高下,此同樣的不分勝負。

只是二女好像打出了真火,哪怕是知道對方實力不在自己之下,也沒有絲毫停手的趨勢,反而越來越兇猛了起來。

驚天動地的波動從山林之中傳了出去。

「好強的寒氣,好濃的氣運……」

遠在百里之外,龍天王滅殺了兩名武者之後,忽然感應到了這股波動,眸中閃爍,觀望了起來。

此時,他一身氣運渾厚磅礴,哪怕金龍隱藏在識海中都無法徹底掩蓋,於虛空深處有巨大的金龍虛影若隱若現。

隨著龍天王朝著水若寒與冰蓮兒二女的方向觀望,那隱藏在虛空中的金龍也好似睜開了眸子,浩瀚莫測,洞徹天地。

剎那間,整個天地在龍天王的目光中都變了樣子,遠處的山林中兩股磅礴的氣運神龍騰空而起,飛騰變化,正在劇烈的爭鬥。

「如今我的氣運神龍已經達到了一萬八千丈,距離六爪神龍已經不遠,若是能吞了這兩條氣運神龍的話,恐怕立刻就成了。」

龍天王眸中厲芒閃爍,臉上浮現出一抹貪婪狡詐之色,身形一晃,快如閃電的朝著二女爭鬥之處撲了過來。

百里對於普通人來說幾乎遙不可及,想要趕到沒有兩三個時辰絕無可能,但是對龍天王來說,只是片刻而已。

很快,他便來到了山林之外,眸中神芒銳利,看到了正在劇烈爭鬥的二女,臉上貪婪更甚:「原來是冰蓮兒,好的很,她的氣運遠超他人。還有那個女人,又是誰,氣運竟然不輸冰蓮兒,實在是好,太好了,統統都是我的。」

龍天王嘴裡喋喋不休,聲音小的可憐,眸中厲芒卻悄然而逝,身形一晃,並沒有直接殺進去,而是隱藏了起來。

「她二人實力不俗,正好讓其多廝殺一會,最好是兩敗俱傷,才好動手。」

「嗯?若寒師姐的氣息,她在與何人爭鬥?」

就在龍天王隱藏好身形,準備漁翁得利之時,遠在一百五十裡外,行走在一片漆黑草原上的吳瓊忽然抬頭,美眸中神芒一閃。

「去看看!」

幾乎沒有半點遲疑,吳瓊閃身朝著這邊趕來,儘管在一百五十裡外,水若寒與冰蓮兒的爭鬥的景象卻栩栩如生的出現在了她的腦海中。

與此同時,她甚至發現了隱藏在二女爭鬥不遠的龍天王。

吳瓊奇遇非凡,修鍊的功法早已不是火雲宗嫡傳,而是自己無意中得到的一套神妙玄功,能將靈魂融入虛空,幾乎與天地一體,在這邪王戰場上論及感知能力,比之吳昊還要強悍的多,幾乎毫無遺漏。

只是她的靈魂不及吳昊強大,否則的話遠遠不止感應方圓一百五十里的範圍了。

龍天王隱匿氣息的手段雖然玄妙,幾乎能讓人毫無察覺,但是卻隱瞞不過吳瓊,被其感應的一清二楚。

!! 吳瓊能感應到龍天王的存在,但是龍天王卻無法察覺到她,甚至當吳瓊距離他只有數十米的時候,他都沒有半點察覺。

「此人的實力好強,氣運更是濃烈,恐怕不知道掠奪了多少人。此番隱藏在此觀看師姐與人爭鬥,絕對不安好心。」

吳瓊美眸中神芒閃爍,瞬間便將龍天王一身的氣息看的透透徹徹,就好像龍天王展示在他面前的一樣,哪怕是龍天王的目的,也都明明白白。

「與師姐爭鬥的那名女子實力很強,若是沒錯的話應該是北冥冰宗的冰蓮兒,只是為何她好像與師姐有深仇大恨一般呢,出手如此兇狠?」吳瓊將目光投向了水若寒與冰蓮兒爭鬥的戰場中,秀眉暗暗皺了起來。

「以師姐的修為,短時間也不會落敗,我先不急著出現。」吳瓊心中思量,身形悄然隱沒,頓時無跡無蹤。

「唳!」

九天上,一直跟隨著吳瓊而來的那頭凶禽在吳瓊消失了氣息之後,猛然發出一聲驚天的唳鳴,龐大的身形竟然降落了下來,好像在尋找著什麼。

「嗯?」

龍天王察覺不到吳瓊的存在,但是對著凶禽卻是感應的一清二楚,本來見其在高空飛行,並不在意,但是此刻竟然朝這個放心落來,頓時就讓他產生了殺機。

只是他不想讓水若寒與冰蓮兒察覺,依舊強忍著不動手,瞥了一眼那凶禽之後,心中暗道:「可惜這畜生體內並沒有龍拳皇令。」

龍拳皇令本來就是龍拳皇庭的東西,其他人感應不到龍拳皇令的氣息,但是他龍天王卻有特殊的方法察覺。

若是這凶禽體內有龍拳皇令,他說不定還願意出手,但現在,還是將目標放在了水若寒與冰蓮兒身上,依舊不動聲色的隱藏著。

「哪裡來的畜生?」

冰蓮兒正在與水若寒交手,一回頭就看到了那凶禽從天而降,徘徊不走,冷峻的神色越發的難看了起來。

在她看來,這凶禽出現在此,恐怕不是偶然,不是沖著她來的,就是沖著水若寒來的。

不過無論是沖著二人誰來的,這頭凶禽的目的絕對不純,恐怕屬於開了靈智,要趁火打劫了。

一般的凶獸,只有達到五級才能徹底幻化成人類,到時候肉身蛻變,實力強大,不遜色於武者之中的靈神境強者。


而在這之前的凶獸,儘管不能化形,但是通過種種手段,也能提前開發靈智,聰慧程度不下人類,十分危險。

此時,在冰蓮兒看來,這頭凶禽恐怕就是開了靈智,見她與水若寒爭鬥,想要漁翁得利,趁火打劫了。

對於冰蓮兒來說,有了這種心思的凶禽,絕對是其心可誅。

「先殺了這畜生,怎麼也不能讓它撿了便宜。」冰蓮兒眸中厲芒一閃,手中冰晶般的長劍猛然震動,道道劍氣破空而出,將水若寒逼退了數十丈。

緊接著,在水若寒詫異的目光中,冰蓮兒猛然迴轉身形,手中一道粗大的劍氣衝天而起,凌空斬落,直接落在了那低空飛行的凶禽身上。

「唳……」

這凶禽突然遭此無妄之災,完全來不及躲閃,立刻就被可怕的劍氣瞬間包裹住了整個身形,冰寒刺骨的劍氣將其整個身體都冰凍了起來,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之後,徑直從天上跌落了下來。

冰蓮兒蘊含劍意的一擊,可怕至極,哪怕這凶禽實力不俗,承受這一劍也絕不好受,大半個身體都僵硬了,難以飛起。

「死!」

一劍擊落了凶禽,冰蓮兒依舊不罷休,身如鬼魅,眨眼便激射了過來,又是一道劍氣破空而至,鋒芒冰寒懾人。

眼看著粗大的劍氣從天而降,凶禽慘叫的越發凄厲了起來,但是凍僵的身體根本就無法逃脫,只能承受。

咔嚓咔嚓的連續響了幾聲,這凶禽的身體如碎裂的瓷器一般,直接被劍氣斬碎撕開,眨眼便碎成了無數塊。

只是由於身體被冰凍的僵硬,體內血肉都成了固體,哪怕是碎裂了軀體,也沒有半點鮮血流淌出來,只是那瞪大的眼睛讓人看一眼就毛骨悚然。

這凶禽,實在是有些死得不明不白了。

不只是這凶禽,就連水若寒,以及隱藏在一旁的龍天王、吳瓊三人都有些不明白,冰蓮兒怎麼突然捨棄了水若寒,朝這頭凶禽出手呢?

「敢暗中窺伺與我,正是自取死路。」

看著凶禽身體寸寸崩裂,冰蓮兒臉色依舊冰冷,渾身殺氣不見半點減少,眸中寒光如刀,再次落在了水若寒身上。

「此人對我動了殺心。」

一瞬間,水若寒就從冰蓮兒目光內看到了必殺的決心,都是眉頭一皺,有些不明白,自己與冰蓮兒無冤無仇,為何她處處針對自己?

她哪裡知道,冰蓮兒並非是處處針對她,只是看不慣她修為不高,卻能與其打成平手,心中嫉恨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