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羅伊帝國西南部,有一座規模不算太大的小鎮。

這樣的小鎮,在羅伊帝國也不知道有多少,不過這一座小村鎮,在附近極為有名。

因為出了這座小鎮,再向西不到兩三里,便是整個亞希大陸人人熟知的試煉森林。站在小鎮的邊緣,甚至能看到,不遠處那一片廣袤無際的森林景象。

正因為臨近試煉森林,所以這座小村鎮,也成為了諸多傭兵團和冒險者經常光臨的地方,每年每月都會有無數傭兵團和冒險者湧入這裡,再從這裡進入試煉森林,捕殺魔獸以獲得魔獸晶核。

當然,也會有些商隊,特意來到這裡,從傭兵團和冒險者手中,收購魔獸晶核以及獸皮獸血獸骨等材料。

夕陽西下,照射在這一片小鎮上,小鎮上開始瀰漫起一層淡淡的霧氣。晚歸的鎮民,結束了一天的忙碌,開始三三兩兩回到鎮中。

遠處的官道上,傳來一陣稀疏的馬蹄聲。

馬蹄聲漸近,透過淡薄的霧氣,依稀可以看到這一行人的模樣。

四匹馬,一輛車,組成了一支小小的隊伍。當前馬上一人,約莫六七十歲年紀,頭髮花白,身材高大,身著淺灰色武者勁裝,他臉上表情不怒自威,看上去自有一種上位者的氣勢。

身後緊跟著三名約莫十六七歲的少年,其中兩名少年,一身魔法師打扮,大大的魔法師斗篷將面目遮住,看不清楚他們的面容。

另一名少年卻很奇怪,似乎是普通人的打扮,墨藍色的長衫穿在身上,長長的頭髮披在身後,發梢處隨便扎了一個結,整個人看上去英俊無比。

四人的身後,則是一輛馬車,兩匹馬在轅前拉著,後面的車子雖然不大,然而從車身上所刻畫的數座魔法陣來看,這車子也是價值不菲。


這一行人,看上去像是一支傭兵小隊的樣子,這樣的隊伍,每一天在小鎮中也不知道有多少,所以來來往往的鎮民,也並未露出十分奇怪的表情,彷彿已經習以為常。

一行人走到小鎮口,當前那名老者忽然勒住馬頭,停了下來。後面的幾匹馬和車輛也都依次停了下來。

做普通打扮的少年,撥馬來到老者身邊,在馬上朝老者行了一禮,開口道:「大人,我們為什麼不進入小鎮?」

馬上的老者哈哈一笑,道:「放心,我自有道理,戴維,叫他們都下來休息一下。」他看了看落日的餘暉,自語道:「嗯,他們可能還要等一會才能到達。」

這一行人,正是從帝都出發,傳送至距離小鎮最近的一座大城,又用了一天的時間,趕到這片小鎮的帝國皇家學院歷練小隊。

戴維當然聽到了洛達柯的自語,不過他倒是不清楚,洛達柯口中的「他們」到底指的是誰。調轉馬頭跑到迪克和萊卡身旁,將洛達柯的意思朝他們兩人傳達了一下,戴維這才來到後面的馬車前。

輕輕敲了敲車門,戴維柔聲道:「萊蒂維婭,你們怎麼樣?」

「我們很好。」裡面傳來一個嬌柔的少女聲音,「戴維,為什麼停下來了。」

戴維撓了撓頭道:「不清楚,不過這是洛達柯大人的吩咐,聽洛達柯大人的口氣,好像在等什麼人。」

「等人?」車中傳來另外一名少女的聲音,這聲音,要比剛才那名少女的聲音更加甜美,讓人聽了有說不出的舒服,「這一次歷練,難道學院中還有其他小隊要來?」

「這個……我倒是不清楚。」戴維摸了摸鼻頭,又朝車中道,「萊蒂維婭,澤娜妮,你們要不要出來透口氣?」

「不用了,我們在車裡就好了。」前面那名少女的聲音又響起。戴維剛要在說什麼,忽然聽到身邊不遠處的洛達柯一聲低喝。

「來了。」

就在洛達柯說話間,戴維已經發現,遠處的官道上,幾匹駿馬,正朝小鎮飛馳而來。。

… 87_87161駿馬速度極快,轉眼間便已經來到小鎮前,戴維這時才看清,來的一行人樣子。

當前一匹馬上,一名約莫五十歲左右的男子,玄青色武者勁裝,寸許長的金色短髮根根豎立,渾身上下散發著一股股極為龐大而狂野的力量波動。

這名男子,戴維倒是沒見過,男子身後,跟隨者五名少年男女,皆騎在馬上,看上去都十分利落。

就在這五名少年男女當中,戴維一眼便看到了,緊跟在中年男子後面的一名少女。一見這少女,戴維臉上,頓時浮現出極為激動的神色。

一身水綠色武者長裙,緊身的齊膝短褲,犀角獸皮的小皮靴,一張精緻到極點的美麗面龐上,掛著一層朦朧的面紗。雖然看不清她的臉孔,但戴維一眼便認出了這名少女。

卻不是薩米麗是誰?

忍住了馬上撲過去的衝動,戴維停在原地沒有動作。只不過,他的眼睛,卻一直沒有離開薩米麗的身上。

這時,對面一行人,已經距離戴維他們身前約莫十來米,此時,薩米麗也已經在人群中,見到了戴維的身影,她的眼中,忽然浮現出一絲極為複雜的神色。

不過轉眼間,薩米麗便恢復了平靜,就那樣靜靜的跟在中年男子身後,來到戴維一行人面前。

戴維身後馬蹄聲響起,洛達柯越眾而出,來到隊伍前面,翻身下馬,朝著對面為首那名中年男子,施了一個標準的武者之間的見面禮,哈哈一笑道:「羅德尼大人,我們又見面了。」

那名男子也翻身下馬,回了一禮,歉聲道:「洛達柯大人,不好意思我們來晚了。」他又朝身後薩米麗等人招了招手道,「過來見過洛達柯大人。」

薩米麗等眾人下了馬,來到兩人面前,對著洛達柯紛紛施禮,他們也知道,能夠與羅德尼大人平起平坐的,最少也是達到了八級斗皇程度的武者。

而這一邊,戴維等人紛紛下馬,在洛達柯的示意下,朝著羅德尼施禮,就連車中的萊蒂維婭和澤娜妮,也聞訊從車中走了出來。

萊蒂維婭和澤娜妮兩人,此時雖然一身魔法師裝束,可並未戴著魔法師斗篷,兩人站在一起,宛如兩朵並蒂蓮花,嬌艷不可方物,和對面的薩米麗,正是春蘭秋菊,各擅勝場。

走得近了,戴維這才有機會仔細端詳對面的薩米麗。

一個多月不見,少女依然是那麼美麗。只不過,以前和戴維在一起時,經常掛在臉上的嫵媚笑容不見了,換上的,是一副極為平靜,甚至有些冰冷的面容。自始至終,她都沒有看戴維一眼,彷彿戴維,已經變成了一個完全陌生的路人。

戴維心中,忽然有些不是滋味。在沒有見到薩米麗之前,他只是單純的認為,自己對薩米麗,只懷有深深地愧疚之心,可如今見到了伊人,他遽然發現,這種感覺,似乎並非普通的愧疚那麼簡單。

這時,只聽洛達柯道:「這幾位,就是貴國這一次參加試煉森林歷練的小隊了吧?果然各個都是年輕俊才。」

他忽然轉過頭,面對著薩米麗,笑道,「這位, 真武神路 。老夫在羅伊帝國,也曾聽說殿下乃是整個亞希大陸萬年難得一見的超級天才,今日得見,方知外面的傳言,仍不足以形容殿下的天才程度。」

他略頓了頓,感慨道:「沒想到,薩米麗殿下,如今竟然已經修鍊至六級巔峰斗王的境界,怕是一隻腳都快要邁入七級斗聖之境了,超級天才少女,果然非同一般。」

洛達柯這一說,戴維這邊眾人,才注意到薩米麗的修為,除了戴維以外,所有人都露出駭然的神色,就連萊蒂維婭都不例外。

十六歲,六級巔峰,這……這還是人么?

戴維心中卻是一陣苦笑,上一次在惡魔之門,他回來以後才想起,自己在和薩米麗結合時,似乎迷迷糊糊運轉了「玄牝陰陽訣」。如今薩米麗能在短短兩個月不到的時間,晉級到六級巔峰境界,恐怕都是「玄牝陰陽訣」的功勞。

薩米麗輕輕施了一禮,聲音平靜道:「洛達柯大人謬讚了,小女子的境界實在不值一提,倒是洛達柯大人,一生勤於修鍊,心無旁騖,實在是我們的楷模。」

「哈哈!」洛達柯一陣大笑,「你這小丫頭,我喜歡!」

他忽然一擺手,道:「天色已晚,今日我們便在這小鎮住下,明日一早,我們再進入試煉森林,羅德尼大人,您以為如何?」

「今年你我兩國年輕一代的試煉森林歷練,在羅伊帝國境內舉行,一切由洛達柯大人的安排便可。」羅德尼淡淡道。

「如此甚好,羅德尼大人,請!」洛達柯做了一個請的動作,而後,翻身上馬,朝小鎮而去。

眾人也紛紛上馬,戴維又望了薩米麗一眼,見她仍舊沒有任何要與自己打招呼的樣子,只得悻悻上了馬,隨眾人進入了小鎮中。

就在戴維翻身上馬的一瞬間,薩米麗的美目,忽然落在了戴維身上,她的眼中,又浮現出一絲複雜的神色,似怨懟,又似悲傷,還有一絲絲不知名的,甚至連她自己都說不清的感情。

可惜戴維沒有看到。

……

……

不同國家的少年男女,自然而然的形成了兩個小團體,一前一後,相隔十數米,跟在前面兩位大人身後。

「喂,凱爾,你剛才有沒有看到,羅伊帝國那兩名少女,好漂亮,甚至都能與薩米麗殿下媲美了。」騎在馬上,那名叫做艾倫的少年忽然湊到凱爾面前,低聲道。

接著,他馬上又正色道:「不過,我還是喜歡薩米麗殿下。在我心中,薩米麗殿下就是獨一無二的女神,我要讚美她……」

他嘀咕著,忽然覺得有些不對,轉過頭看了看凱爾。馬上的凱爾,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似乎完全沒有聽到他剛才的話。


「喂喂,我說凱爾,你傻了啊?」艾倫伸出手,在凱爾肩上推了一把。

凱爾這才回過神來。他並沒有看艾倫,而是盯著前面羅伊帝國中的一名少年,喃喃道:「你看到羅伊帝國這群人中,那名普通衣衫的少年了沒有?我好像認識他。」

「什麼?」艾倫有些奇怪道,「你怎麼可能認識他?我記得你好像沒有來過羅伊帝國吧?」

「不是在羅伊帝國,是在黎斯坦帝國。」凱爾輕輕搖頭,「我在格蘭姆城和帝都,都見過他。他叫戴維,是薩米麗殿下的朋友,也算和我有些交情。」

「薩米麗殿下的朋友?!」艾倫失聲喊道,引得旁邊兩名少年紛紛側目。

彷彿也感覺到了自己的聲音有些高,艾倫吐了吐舌頭,見走在前面的薩米麗並沒有任何反應,這才放下心來,對著凱爾小聲道:「你胡說什麼,薩米麗殿下怎麼可能有朋友,還是異性朋友。」

「我騙你做什麼?」凱爾沒好氣的白了艾倫一眼,緊接著又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如果他真的是我在黎斯坦帝國碰到的那個戴維的話,我敢肯定,他和薩米麗殿下,絕對是朋友,只不過……」

他的語氣忽然又變得不確定起來,緩緩道:「剛才我看薩米麗殿下的反應,彷彿根本就不認識這個人,所以我剛剛才忍住沒有上前和他打招呼。我甚至懷疑,他是和我所認識的那個戴維,長得極像的另一個人。」

「算了,反正我們還要在一起半個月的時間,到時候問問不就行了。」艾倫似乎有些不在意這些問題,倒是馬上急急問道,「你剛才說什麼,薩米麗殿下有朋友?什麼時候的事情?怎麼不早告訴我?我要去和他決鬥!」

「切,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凱爾有些無語的望著艾倫,這傢伙倒是對薩米麗殿下有沒有朋友這麼關心,不過想想自己,好像也一樣。

說話間,眾人已經來到一座三層的小樓前,這也是整個小鎮,唯一一座看上去比較上檔次的地方了。

小樓前,早已經站了十餘名侍從模樣的人,一見洛達柯等人來到,當前一名似乎是領頭之人,畢恭畢敬的來到眾人面前,朝著最前面的洛達柯深深一躬道:「洛達柯大人,小人在此等候多時了。」

洛達柯點了點頭,道,「一切都準備好了么?」

「小人都準備好了,房間已經打掃乾淨,晚餐也已經就緒。不過這偏僻小地,沒什麼太好的東西,還請大人見諒。」頭領模樣的人恭敬道。

「嗯,沒關係,反正我們只住一晚而已。」洛達柯不在意的擺了擺手,翻身下馬,將韁繩遞到一個下人手中,轉身對羅德尼道,「羅德尼大人,此地簡陋,還請各位見諒。」

「無妨,洛達柯大人太客氣了。」羅德尼也翻身下馬,馬上便有一個僕人將馬韁接了過去。

後面跟隨的一眾少年,也紛紛下馬下車,跟隨在兩名斗皇身後,陸續進入了小樓。。

… 87_87161小樓內雖然較為簡陋,卻十分寬敞整潔,讓人看上去很是舒服。此時大廳內,已經擺放了數張桌子,幾名下人,正在桌旁不停的忙碌著,桌上已經擺放了不少佳肴,當然還少不了整瓶的美酒。

見到有酒,黎斯坦帝國的那幾名少年頓時眼前一亮。黎斯坦帝國好酒之風盛行,這些少年雖然年齡小,可一個個從小便嗜酒如命,就連艾倫這個魔法師也不例外。今天奔波了一天,能在晚上喝個痛快,對他們來說實在是很愜意的事情。

洛達柯哈哈一笑,正要招呼眾人就坐,忽聽旁邊薩米麗淡淡道:「洛達柯大人,奔波了一天我有些累了,想先去休息,失禮之處還請大人見諒。」

洛達柯一愕,不過很快便反應過來,笑道:「殿下若是倦怠了,就去休息吧!」說著,他高聲道,「帶薩米麗殿下去她的房間。」

馬上便有一個下人,快步到薩米麗身邊,做了一個恭敬的請的動作。薩米麗又朝羅德尼施了一禮,跟著那名下人,向前走去。

便在此時,身後的戴維,忽然發出一聲輕微的嘆息,聽到這聲音,薩米麗身子忽然頓了一下,不過很快,她便恢復如初,跟著下人,慢慢走上二樓,消失不見。

戴維的心情有些失落,他可是清楚記得,薩米麗當初為了和自己趕回黎斯坦帝國,整整兩天兩夜沒有合眼的趕路,他都累得不行,薩米麗卻跟沒事人一樣,依然活力十足。

如今只不過一天而已,她怎麼可能會累?

她還是在躲自己啊!

直至坐到了桌旁,戴維依然在無奈的想。

……

……

晚宴很快開始了,洛達柯與羅德尼兩人坐於上首,兩大帝國的年輕人則分兩邊而坐。隨著一盤盤精緻的菜肴被端上來,晚宴也開始變得逐漸熱鬧起來。

黎斯坦帝國武者嗜酒如命是出了名的,而洛達柯作為武者,同樣喜好杯中之物。和羅德尼坐在一起,兩個人很快便你一杯、我一杯的喝在了一起。

那邊,黎斯坦帝國的一群少年似乎極為熟悉,聚在一起有說有笑,開懷暢飲,不過羅伊帝國這邊,氣氛倒是有些古怪。

萊蒂維婭和澤娜妮二人,在宴會開始不久,便借故退席。兩人都是女子,又是魔法師,本來體力就差,這一天奔波下來,兩名細皮嫩肉的少女,早就苦不堪言,如今卻是真的累了,要去休息。

戴維,卻是有些心不在焉,端著酒杯卻沒有喝幾口,眼中有些失神,似乎在想著什麼事情。

旁邊的萊卡倒是很沒形象的大吃大嚼,自從按照戴維所說的方法修鍊以後,他的食量便大得嚇人,平時一頓飯,甚至要比普通人兩三頓飯的飯量還多。今天又一天沒怎麼吃東西,見到這些食物,早就把什麼矜持都放到了一邊,猛吃起來。

迪克少爺遠遠地坐在角落,身前的菜肴也沒怎麼動,他只是偷偷地望著戴維,眼中有著一絲隱藏的很深的怨毒。

就在此時,只見對面黎斯坦帝國那些少年中,忽然有一名少年站起身來,朝戴維身前走來。

走過來的少年,正是凱爾。

端著酒杯走到戴維面前,望著戴維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凱爾皺了皺眉頭,忽然道:「戴維。」

自從見到薩米麗以後,戴維心中便亂成一團,就連有人來到他身前,都似沒有看到。直到凱爾叫出「戴維」,他才回過神來。

見到眼前之人,戴維淡淡一笑道:「原來是你,凱爾。」

「你真的是戴維!」凱爾臉上露出一絲難以置信的神情,「你怎麼是羅伊帝國的人?」

戴維苦笑了一聲,有些尷尬道:「是的,其實我本來就是羅伊帝國的人。」

「你……」凱爾有些說不出話來,老半天才道,「既然你是羅伊帝國的人,怎麼會和薩米麗殿下成為朋友?」

「這個……」戴維摸了摸鼻頭,「其實,我是在羅伊帝國,與薩米麗殿下認識的。」

「你也知道,薩米麗殿下沒事就喜歡四處……四處遊歷,」戴維剛要說四處瘋跑,猛然想起,這凱爾,可是將薩米麗當做女神來看待的,他若是這樣說薩米麗,凱爾不當時就翻臉才怪。趕忙將要說的話硬生生咽了回去,「她是在羅伊帝國遊歷時,和我交上的朋友,其實也只是泛泛之交,沒有多深的交情的。」

「原來如此。」凱爾有些恍然大悟,不過很快,他又疑惑道,「不對啊!就算你們是泛泛之交,可今天薩米麗殿下,為什麼都不和你打聲招呼?我記得在格蘭姆城時,你們看上去似乎有說有笑的樣子。」

「其實……是因為上一次在帝都,我們發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可能薩米麗殿下到現在,還對我懷有成見,這才故意不理我的吧!」

聽凱爾這樣問,戴維只能有些無奈的編了一個謊言。

「是這樣。」凱爾點點頭,他忽然又笑道,「算了,不管你是羅伊帝國的人,還是黎斯坦帝國的人,我們都是朋友對不對?」


「當然。」戴維臉上也露出一絲笑容,「我一直將你當做朋友的。」

「那就好。」凱爾嘻嘻一笑,端起了手中的酒杯,「既然是朋友,那就將這杯酒喝了。」

「好!」看到凱爾爽快的樣子,戴維也變得有些輕鬆,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哈哈,戴維你果然痛快!」凱爾大笑著,也端起酒杯一口氣喝了個精光,指著戴維旁邊的座位道,「不介意我坐在這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