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清情況后,所有人都明白蛟霸天慘嚎的原因了,一個個驚懼不已,難以置信。

察覺到蛟霸天生機大量流逝,被剝奪得難有再戰之力后,林仁終於收手,停止了造之力的運轉,沒有痛下殺手。

「嘭……」

林仁腳踏蛟霸天,衣袍獵獵,長發亂舞,精氣神飽滿而又蓬勃,比之前的氣息更加強大,肉身璀璨無比。

造之力的另一個作用體現了出來,剝奪他人生機,原封不動的滋潤自身,這帶來的好處不用多想也知道多麼巨大。

這種做法,看上去有違天和,屬於邪門歪道,實際上這也是堂堂正正的神道規則。

世間萬物,本就難以平衡,若想強大,必須取長補短,這造之力,闡述得便是一種補之道,可補自身,也可補他人,完全取決於自身意志而已。

造化天葫這件寶貝的神秘常人難以揣測,僅僅只是顯露部分力量,就已經如此恐怖,當其真面目完全暴露出來后,難以想象將會是何等的驚天動地。

「吼……」

蛟霸天乃是堂堂妖族名聲顯赫的純色天才,怎能忍受被林仁以腳踏身,當即想要反抗,可他一大半生機都被剝奪了,虛弱不堪,已經相當於步入暮年,心頭再不甘也沒辦法,只能咆哮不停。

林仁沒有理會蛟霸天的咆哮,他冷冷的看著周圍之前對他冷嘲熱諷的蛟族眾人,喝道:「不去請你們蛟族的王侯嗎?想看著蛟霸天被我煮熟嗎?」

聞言,眾人一陣悚然,林仁突然露出的這手剝奪生機的手段實在是太恐怖了,讓人對他忌憚而又畏懼。

雕炸天與糟老頭子幾人也是駭然無比,他們也是第一次見到林仁施展這種手段,糟老頭子他們不了解林仁,所以以為以往林仁就擁有這手段,可雕炸天對林仁知根知底,結合之前的種種,他敏銳的猜測出,林仁在霧石中力量有了變化。

「噗呲……」

見到蛟族眾人愣在原地,林仁眉頭不禁微微一蹙,而後一記掌刀劃出,直接切下了一塊蛟腿肉。

隨後,林仁疾影手奧義加持手臂之中,食指騰起神焰,當著眾人的面開始燒烤,不一會便看到那蛟龍肉泛起了金黃色,油脂滴落,香得不得了。

蛟霸天直接氣暈了過去,他眼睜睜看著自己肉被烤熟,那種感覺簡直讓他想要一頭撞死,實在不願意看林仁的大快朵頤了。

他敗得極其不甘心,林仁的造之力詭異而又霸道,突如其來,他根本沒有防備,若是提前知曉這種手段說什麼他也不可能讓林仁有近身機會的。

說到底,蛟霸天的對戰經驗還是不如林仁,畢竟林仁是一路殺出來的經驗,歷練在外遭遇了無數場戰鬥,經驗非同小可。

「大膽……有種你別跑!」

見到林仁真的大快朵頤起來了,蛟族眾人驚怒無比,一個個怒髮衝冠,因為林仁這是在徹徹底底的打他們的臉,蛟族年輕一輩首席天才,被他眾目睽睽之下當食材,這傳出去,整個蛟族都要淪為笑柄。

當即有大量蛟族人馬離開,去尋自身族群的王侯大人,他們不可能讓蛟霸天就這麼不明不白的被人當肉給吃掉。

將這一切看在眼裡,林仁目光微微一閃,暗道自己計劃總算是上了正軌。

若是直接殺了蛟霸天,那結果可能就是不死不休,這並非林仁想要看到的,蛟族不擇手段,一旦不死不休,日後林仁就得時刻擔心身份泄露,林田村會面臨危險了。

如今這樣,使得蛟霸天面臨死亡威脅,乃是最好的情況,既能夠逼迫得王侯回返,也不至於刺激得蛟族那些前輩瘋狂,屬於兩全其美之策。

「天吶……大兄弟真是彪悍,說吃蛟龍肉就真吃蛟龍肉,佩服佩服!」一旁,野蠻人佩服道。

糟老頭子沒有說話,他心智不凡,察覺出林仁這麼做另有目的,肯定不可能是為了口舌之欲。

正所謂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蛟族盡量封鎖消息了,可依舊一傳十,十傳百,越來越多人知道這裡發生了什麼,紛紛趕往此地湊熱鬧。

林仁將蛟霸天當成了座椅,就那麼光明正大的坐在蛟霸天的身上,閉目打坐,身旁放著一塊吃了一大半的蛟腿肉,醒目至極。

新來的那些人見狀后自然目瞪口呆,紛紛了解情況,而後一個個紛紛稱奇不已,暗道這真乃是一大奇事,蛟族的面子算是丟得一乾二淨了。

從昏迷中蘇醒的蛟霸天看到這一幕,頓時被刺激得口吐鮮血,再一次暈厥了過去。

時間緩緩流逝,終於,眾人察覺到一股恐怖的氣息在緩緩接近。

「辱我蛟族者,殺無赦,傷我蛟族者,殺無赦,欺我蛟族者,殺無赦……」

身影還未出現,一道長嘯聲便化為滾滾音波,傳遞而來,震得塵靈谷都坍塌了,殘缺結界都承受不住這一聲威力。

王侯級的氣息席捲而來,眾人放目遠眺,只見東方一道身著青色長袍的中年人踏空而來,氣息浩瀚如海,狂暴無邊,踏得虛空生出一道道波紋。

三聲殺無赦,震天動地,殺伐之氣席捲十方天地,周圍非蛟族人士皆受創,口吐鮮血,被震得受傷不輕。

「蛟族都是這等蠻橫無理之輩嗎?我等並未出手,為何要出手傷我等!」周圍那些觀戰者憤怒了,有人開口喝問道。

「轟隆……」

那蛟族王侯袖袍一揮,當即有大片人影化為灰飛,消失得無影無蹤,顯然瞬間被轟殺得乾乾淨淨。

「爾等袖手旁觀,看我蛟族笑話,乃是辱我蛟族,自當殺無赦!」那蛟族王侯位置不斷接近此處,口中淡淡道。

聽到這牽強的理由,所有人都憤怒了,無論如何,蠻橫也得講究個分寸吧,就因為這個就隨手殺人,實在是不講道理。

普天之下,有多少人是因為觀戰而死,實在是少之又少,傳出去都是奇葩無比的荒謬之事。

雖然憤怒,但是沒有人再敢開口,他們族群中的王侯不在這裡,此刻逞口舌之力,只會自討沒趣,大家都敢怒不敢言。

林仁目光微冷,知道這是蛟族王侯在震懾眾人,想找回蛟霸天丟掉的蛟族面子,要在眾人面前重振蛟族威嚴。

隨後,林仁面色陡然一變,因為他在這蛟族王侯身後不遠處又看到了兩個王侯的身影,竟然是猿九血和龍熊。

「為何他們兩個也來了!」林仁瞳孔驟然收縮,渾身汗毛豎起,本能的察覺到一股不妙。

他隱隱感覺到,或許事情超出了他的預料,事情的發展已經脫離了他的掌控和計劃。

「龍熊與猿九血也來了,這是為何,蛟族一個後輩而已,他們怎麼也這麼在意,易碩王現在在哪裡,難道已經遭遇毒手了?」林仁心頭陡然涼了半截,而後趕忙搖頭,阻止這個想法的蔓延。

林仁心頭微沉,一個王侯他還有把握能夠逃命,可若是三個王侯,尤其其中還有族主級的王侯,那他就情況不妙了,恐怕激發靈沙國度的機會都沒有。

雕炸天等人察覺到這一幕也面色大變,不由有些焦急。

糟老頭子微微一嘆,道:「完蛋了,三王齊臨,我們是插翅難逃啊!」

隨著三位王侯的來臨,這方天地瞬間風雲變色,電閃雷鳴,風起雲湧,三位王侯化為此地的中心,什麼日月星辰都沒有他們矚目,天法境的氣息威壓四方天地,無人能夠與其抗衡。

蛟族王侯身形乾瘦,目光陰狠,看到生機流逝眾多的蛟霸天後,面色微變,聲音頓時變得冰冷刺骨。

「好歹毒的小子,用了什麼邪門神通,給我從實招來,否則定將你千刀萬剮。」蛟族王侯冷聲喝道,殺氣騰騰,光是目光就讓林仁有種肌體欲裂的感覺。

天法境,與胎息境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林仁此時此刻面對天法境是難有一戰之力的。< 第二百八十七章寶物驚人

讓得林仁等略微有些詫異的是,在殿門外殺戮一番后,那通靈惡魂就消失不見了,與此同時殿門也轟然關閉。

殿門一關,林仁等相互對視了一眼,皆感覺有些詭異,這是要斷了他們的退路?

忍不住哆嗦了一下,雖然通靈惡魂消失了,但林仁他們可不敢繼續在外圍徘徊,當即深入這殿宇。

殿宇寬廣,分殿眾多,大部分人都跟隨眾多王侯的腳步,深入其中,尋找機緣,只有少部分人還停留在外圍區域。

林仁一行人追尋大部隊的蹤跡而去,一路上看到許多被搜刮過的分殿,裡面殘留有不少寶貝的氣息,弄得雕炸天那個痛心疾首啊,通靈惡魂都被拋在腦後了。

遠古時代有神通,乃是一花一世界,如今這殿宇內也可謂是一殿一世界了,來到深處后,林仁發現殿內還有殿,神奇無比。

當林仁追上大部隊的步伐時,眾多高手正好在開啟一扇殿門,這扇殿門一開,濃郁的精氣熱鬧而出,更有種種仙鶴異像出現,葯氣滾滾,驚人無比。

現場一陣騷動,很多人向前涌去,可是卻沒多少人敢輕舉妄動,因為就在他們的頭頂上方,有數十位大人物還沒用出手呢。

紫金獸王,赤蟻族族主,易碩王等等王侯級人物都在這裡,此刻皆盯著殿內。

當殿門完全打開后,葯香更濃郁了,在殿門后流動,不少人飄飄欲仙,忍不住咽口水,像要舉霞飛升了一樣。


「刷!」

半空中的數十位絕頂人物,不分先後,化成一片神光俯衝下來,一字並開,站在殿前。

沒有人敢上前與他們爭搶,這些人是此地最高戰力,代表了許多大勢力,就算有匹敵的實力,也沒有幾人敢得罪!

「各憑手段!」赤蟻族族主開口道,當先邁步進去,而後其他王侯也同時進入,剩下的人緊隨這群大佬步伐。

「好濃郁的芬芳,難道真的有頂級神葯啊!」

「可惜,有這些族主級人物在此,普通王侯都不一定能得到什麼,就不要說我等了。」

……

進入殿宇后,眾人議論,許多人都很不甘,卻也無可奈何,包括部分王侯。

殿門大開,氤氳霧氣衝出,這是先天精氣,眾人一窩蜂一樣沖了上去,感受到了神葯的氣息,葯香濃郁至極。

「媽的,這次虧大了,光聞這葯香就知道這裡有不得了的神葯,肯定沒我們什麼事了。」雕炸天沮喪,無精打采,憤憤的磨嘰。

「轟!」

殿中傳來巨響,有人大戰了起來,不用想也知道為了爭奪神葯,有絕頂強者動手了。

「進去看一看!」野蠻人忍不住了,向前衝去,跟著大部隊沖入了殿宇。

糟老頭子臨時算了一卦,龜甲四散,他叫了一聲:「有驚無險,莫大機緣,趕緊上啊!」

這個老東西連竄帶跳,跟一個活兔子一樣,沒有了一點老態龍鐘的樣子,很是亢奮,也很自信。

「這老梆子吃春藥了。」野蠻人咕噥,他身手敏捷,卻愣是被糟老頭子反超了過去。

林仁,雕炸天跟隨在後,進入這座分殿中,頓時感覺精氣洶湧,渾身都在被洗禮,每一寸血肉都充滿了力量。

這座分殿,在外面看起來雖然宏偉,但是卻談不上浩瀚,可是一旦進來卻發現彷彿置身在另一片天地中,無比的廣闊,同那神府起初給人的感覺一模一樣。

此時,已經有上千人進來了,站在這分殿內,可是一點也不擁擠,再來兩千人都沒有問題。

「神葯在那裡!」

前方,有一片玉田,芬芳撲鼻,綠葉托仙葩,流光溢彩,絢爛奪目。

「不止一株神葯!」

「不對,這當是藥王!」

……


人們不斷驚嘆,所有人的眼睛都紅了,恨不得立刻衝過去,這是無價的瑰寶,一株在手,連絕世族主都要折腰。

以五色神玉築成的一塊葯田中,黑土肥沃,六株古葯晶瑩剔透,流動神霧,散發出的清香讓許多人咕咚咕咚咽口水。

上方的石壁,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地乳滴落下來,滲入泥土中,滋養這六株古葯。

「雖然不是聖品或者帝品神葯,但這是神藥王,生長八九萬年了,天啊,一次竟孕生出這麼多株,真是逆天了!」

人們驚嘆,許多人眼睛都要瞪出來了。

世間,一株藥王都不可見,雖然比不上那些八品九品的神葯,但也算是仙珍了,一株藥王起碼可延命四千年。

當世,除卻記載於古籍中的聖品和帝品神葯外,還有什麼靈物可以做到?每一株藥王基本都是六品以上,在歲月的磨練下,具有種種神道精華。

妖族的赤蟻族族主,紫金獸族族主,人族的易碩王等等族主級人物將葯田圍住了,不遠處有人在大戰,有其他絕頂大能不服氣,打了上來。

人群躁動,沒有人可以平靜相對,許多人都想衝過去大戰一場,可是懾於那些人的威名,都猶豫不決。

「天啊,這座分殿存在多長時間了,藥王繁盛與枯萎不知幾代了」有人驚呼。

五彩玉髓築成的葯田中,六株藥王旁邊,還有一些早已化成爛泥一樣的古葯印痕,那是也不知道早在多少萬年前就爛掉的古藥王。

很顯然,這六株不過是那些古藥王的籽生長出來的,繁衍也不知多少代了。

六株藥王,每一株的品種都不相同,有的開出夢幻一樣的七彩花朵,花瓣如玉一樣剔透,有的結出瑪瑙一樣的果實,馥郁醉人。

每一株可延命四千年,六株加在一起,快抵得上半株帝品神葯了,許多人呼吸急促,難以克制。

「憑什麼你們來分配,大家一起上,搶了!」

終於,有大能忍不住了,衝上前去,大打出手,其他人也不管不顧了,縱然是族主,王侯等阻擋在前也不行。

「砰」、「咚……」

這片分殿一片大亂,人們都出手了,瘋狂向前衝去,各種神寶都祭了出來,打向那數十位大人物。

此地若非有陣紋守護早已成為了飛灰,這麼多人出手,不乏絕頂大能,那種威勢足以毀掉一方天地。

此地一片嘈雜,轉時間就有不少人丟了性命,六株神藥王都被人拔起,那數十位大人物也沒有辦法平分了,各憑手段搶奪。

「殺!」

喊殺震天,得手的人向殿宇深處跑去,不敢久留,其他人在後緊追不捨。

葯田中空空如也,什麼都沒有剩下,野蠻人用力捶石壁,無比的遺憾。

「噗!」

葯田的泥土中,糟老頭子冒出頭來,吐了一口黑泥,咒罵道:「媽的,就差一點得手,讓我白白吃了一嘴泥!」


在搶奪中,他被一位絕世族主一巴掌給拍進了黑泥中,幾人見他又活蹦亂跳的走出來,無比吃驚。

「六株藥王啊,可延命兩萬四千歲,讓那群混蛋得去實在不甘。」糟老頭子搓手。

「形勢比人強,我們能打過那十幾個絕頂大能嗎?」野蠻人道。

「趕緊走,不然什麼都要被他們搶光了,我覺得此地可能有一株真正的聖品神葯!」雕炸天道,當先向里跑去。

再次前進一段距離后,眾人進入了另一個分殿,同樣廣闊,衝進來數千人一點都不擁擠,依然顯得空空曠曠,此時大戰依舊在繼續,沒有人願放手藥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