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天火大帝》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天火大帝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素雲芳一愣,看見眼前堅毅英俊的少年,她突然覺得他或許有一天真的可以與素華夜這種天之驕子相媲美。不過,她現在雖有一絲絲悔心,但是挑戰既然已經發出,哪還有收回來的道理。而且一旦收回,那不意味著宗家怕了這小小分家?

她想著,一個轉身,細細纖腰微微一扭,裙擺之中輕輕幽幽散發著一股少女之香。眾人見此,立即讓出場地,站在一旁觀看。

素銘凝重的看著眼前的少女,毫不保留的將玄士初階的威勢爆發出來。他心裡很清楚,能夠被宗家派出來的人,修為恐怕至少也有玄士五階吧。

玄士五階與玄士初階,這完全是不對等的比試!

「我也不佔你便宜,你可以取出武器與我對戰!」素雲芳看著對面赤手空拳的少年,遂頗有些傲意地說道。

素銘聞言也不多說,默默從納虛戒中取出一把火紅色的焰劍,現在不是講究面子的時候,既然對方已經說話,那他自然也不能太客氣,況且他確實還沒有不用武器的實力。

「看招」,素銘抽出素紫焰天劍,一股無匹火意朝著素雲芳劈去。素雲芳不避不閃,玄者五階的氣勢發出,竟是讓撲面而來的火焰隱隱又被壓制熄滅的傾向!

「果然是玄士五階啊!」素銘在心裡嘆了一口氣,隨即眼神凜凜,這一戰,他必須贏!他一個躬身,將風影絕身法施展到極致,旋即,劍掃長空,從劍中噴出的火龍如長虹貫日般直衝素雲芳而去!

素雲芳輕笑一聲,若她是三階的素凌,速度自然比不上全力施展風影絕的素銘,但可惜她是真真正正的玄士五階啊!只見她腳步輕點,一瞬消失在原地,下一刻竟直接閃現到素銘的背後!

素銘感受到身後猛烈勁風,倒吸一口涼氣,但動作卻沒有絲毫停滯。他用力扭曲倒轉著身體,旋即一個翻身旋轉,火紅劍氣直劈向少女的纖纖腰身。

素雲芳見狀,雄渾靈力凝聚在腳上,接著狠狠一踢。腳力橫掃長風,呼呼的風聲呼嘯在天際,似是蒼鷹嘹亮的鳴叫,一瞬踢在焰劍之上。而由劍身傳過的勁力盡數傾瀉在素銘的身上,素銘頓時悶哼一聲,倒飛十丈。

「若你只是想來這種小兒科的打鬥,那還是算了吧!」素雲芳對著氣血翻湧的素銘冷冷說道,剛才還對素銘的勇氣還有一點點讚許,現在卻全部被他這弱小實力沖刷殆盡!

素銘一步站定,緩了緩身上的勁氣。以前和章公子打的時候並沒有太大感覺,現在他才真正知曉玄士五階的威力。

站在一旁觀看的人群,獃獃地看著眼前的一幕,原以為以素銘的天賦已經夠可怕的了,沒想到這個不知名的小女孩竟然比素銘更恐怖。

素若在一旁攥緊拳頭,如果有可能,她毫不介意上去幫哥哥一把,雖然勝的幾率很小,但她也絕不能眼睜睜地看著素銘被打傷在地!

而躲在人群中的阿雪,則眨巴眨巴眼睛,寶石般的眸子閃著細微的光芒,若是素銘真的出現險情,它就會立即發動幻術,把素雲芳困在幻境里。同等實力的情況下,素雲芳想要逃離幻境,必是極為困難的事情。

素銘深呼一口氣,現在他不能有絲毫的保留,對方連功法都沒出,自己卻已經被逼的如此被動,看來必須用那一招了。

「讓我看看你有多厲害吧」,素銘砸吧砸吧嘴,最從修鍊御風四絕以來,他似乎還沒有用那一招出手過。

「千風絕。」

素銘低聲輕喝,瞬間天地間的無盡風流源源不斷的從四面八方湧向素銘體內,素銘感受到這股越來越強大的力量,內心卻還是有些不滿足。

「今天的風似乎有點小啊」,素銘一聲輕嘆。千風絕能夠提升修為多少主要看風的強度有多大,今天風力這麼小,看來增強的實力不多。

「沒關係,沒風,我就製造點風出來吧!」

話音一落,素銘悄然運行焚火訣,紫火順著焚火訣的路線疾速匯聚於手中,卻並沒有形成一個紫火球,而是源源灌入素紫焰天劍內。

素紫焰天劍接收到龐大紫火,頓時光芒萬丈,濃郁的紫色火焰燃燒在劍身上,熱烈的溫度經由劍身放大幾倍,竟是有一點焚山煮海的味道。

素雲芳從焰劍中感受到濃濃危險,遂再也不敢大意。一股濃濃寒氣從其體內竄涌而出,旋即在她手上凝結成一把極寒冰槍,只見她玉手一擲,冰槍破風無聲地極速朝著素銘激射而去。

射完冰槍,她並沒有經此停手,而是再度聚結寒氣,寒氣越來與濃郁,竟是直接與焰劍分庭抗禮,一轉眼,冰火兩重天!


素銘手握紫焰長劍,由於高度緊張,他白皙的雙手此時青筋暴起,大顆大顆的汗水滴落劍上,瞬間被蒸發。

「好快的速度!」素銘一陣驚駭,只見長槍破空激射,他此時根本避無可避,只是憑著身體對危險的直覺,反射性的對著急速飛來的長槍狠狠劈去!

砰!冰槍與焰劍交擊的一刻,天風一時激蕩,冷熱兩種溫度夾雜在風中,弄得在場眾人無不驚駭,實力弱的直接抱頭鼠竄,有些實力的則因受勁,臉色一陣發白。

素銘劍擋飛槍,無奈飛槍來勢太過迅猛,差點將他手中的劍給震脫,他自己也是被震退幾十丈,虎口大滴大滴的流著鮮血。

擋過一招,素銘並沒有喜色,他能夠注意到,在他擊飛長槍的那一瞬間,對手已經準備好了更為強大的下一輪攻勢。

轟!

素銘剛剛站定,周身忽然竄騰出無數冰針,冰針萬道,齊齊向素銘射來!素銘凌然作色,一腳長弓,隨即將風影絕催動到極致,手握焰劍,旋殺四方!

冰針暴刺,亂影橫飛,素銘極速旋轉身體,攪旋起一陣風捲風,形成一道堅實的風壁,將冰針全部擋在外面。

「現在才是正招!」素雲芳嬌喝一聲,只見一塊巨大冰岩憑空而出,直直對著素銘舞起的龍捲風倒壓而去!

冰針繞身激射,巨岩壓逼頭頂,天上地下,無處可逃,除非遁地,否則難逃一死!

「認輸吧!莫說你只是玄士初階,縱然你修為與我同等層次,遇上此招,你也比必敗無疑!」素雲芳白著臉說道,顯然,剛剛施展的武技對她的身體產生極大的負荷。

「還沒完呢。」

素銘狡黠一笑,沉吼一聲「千風絕」,頓時所有動亂的狂風全部被素銘吸引而去。狂風進入體內,素銘的修為頓時一路躥升,竟然升到了玄士三階!

而四周冰針失去封閉阻擋,全部朝著素銘全身射去。

叮!叮!叮!萬千飛針直直射來,穿透素銘的靈氣防護,直接讓他血濺四方!

素銘忍著渾身的劇痛,冰針雖然來勢兇猛,威力卻沒有想象中的大,經過靈氣消耗后,只是稍稍入肉。但饒是如此,他渾身也是被射成個血窟窿。

修為躥升,素銘再次攪擾天風,風旋四起,全部集中於劍上。他又再次運轉焚火訣,無匹風勢再加上無匹火勢在劍中運轉。素銘以手執劍,磅礴氣勢裹挾漫天威壓,他就像一個混世的魔王。

「下一擊,一風絕天穹!」

素銘凜聲高喝,素火焰天劍劍指蒼穹,隨後一個劈斬,天地彷彿變色。

巨岩破裂,廣場破裂,風刃絞殺著冰屑,冰屑又遇漫天大火,頓時起一陣蒸騰,雲霧繚繞。

「師妹,小心」,素非心大喊,此時他再也顧不得現場是不是單挑,直接衝到了廣場之上,靈力外放,玄士六階的修為盡顯。

「翻雲破天掌!」

素非心大吼,彷彿是一頭受驚的獅子,瘋狂的傾瀉著靈氣。

翻雲覆天掌,五階低級功法一出,浩然靈氣夾雜著無匹勁力,猶如巨山壓陣,轟隆隆朝著天空中的風火劍罡砸去。

轟!巨大的撞擊聲音震耳欲聾,而兩道磅礴靈力相撞,更是激蕩四周空間,樹木摧折,在場玄師級全部出手,才終於讓周圍的房屋得以保存!但即使是那些玄師,此時面色也並不大好看。

風煙瀰漫,煙塵滾滾。嗖!在風塵中倒射而出的一人,重重地跌落在地上,一動不動,身上血流如注。

而廣場上的素非心和素雲芳臉色慘白如紙,嘴唇艷麗如血,他們被狂瀉的勁力衝擊,此時正無力地倒在地上,氣血翻湧不止。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天火大帝》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天火大帝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在素銘倒地的那一刻,素若連忙從人群中沖了出來。剛才她的確是很想上去幫素銘,但是被素少陽擋了回來,因為一旦她上去,就表明出雲分家敗了!

阿雪也急匆匆地衝到素銘身旁,用鼻子蹭著素銘的臉。在最後的關鍵時刻,它最終還是沒有發動幻術,因為素銘有素銘的驕傲!

顫巍巍,艱難地睜看眼睛,素銘勉強對著素若和阿雪一笑,卻不說什麼。他還要保存氣力,保存那一絲清醒的意志,等待著宗家三個傢伙的認輸!

眾人看到廣場上的那一幕,一個個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們原以為和素凌一戰,素銘就已經發揮了全部實力,卻沒想到,現在才是素銘的真實實力!

「素家果真是出了了不得的人物啊」,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感嘆說。

素凌從昏迷中醒來,剛好看到那驚天的一擊。他心中有一點高興,因為分家戰勝了不可一世的宗家,但是更多的還是失落。僅只大半年,素銘就從玄者三階一下子躍升到了玄士初階,這是何等的驚才絕艷!

「如果不是他已經到了十七歲,想必現在已經被招入宗家修鍊了吧,果然是妖孽般的天賦啊」,素凌一聲感嘆,之前的驕傲蕩然無存,剩下的是一種欽佩與不甘。

「可是你又該如何突破凡品靈脈的限制呢?」素凌想著,又不禁覺得自己的問題有些愚不可及。或許凡品靈脈真的是一個不可逾越的界限,但對於真正的大天賦者,想必這點荊棘還攔不住他們吧。

素未清神色不定的看著廣場上躺著的人,這才知道剛才想奪寶的想法是多麼的荒唐可笑。如果把素雲芳換成自己,絕對只會輸得更慘,畢竟自己才玄士四階!

素非心緩緩地從地上爬起來,他沒有顧及身旁的師妹,因為他現在連自己都很難顧到。他一步一步的走到素銘身前,臉色煞白,似乎只要輕輕一推,就能把他弄得倒地不起。

「我們輸了」,素非心艱難地低下頭,倒不是他對此場比試有什麼不甘心,而是宗家的榮譽太過重大,自己回去肯定會受到嚴重的處罰。想到這裡,他的臉又白了幾分,像是尚未動墨的宣紙,更似下了一晚冷清的秋霜。

「不過,你想為少陽大哥雪恥,以你現在的實力還遠遠不夠。」

素非心頗有些可惜地說道,「華夜師兄現在修為已經達到了玄師六階,即便是素伯父,現在都不可能戰勝他。更何況你如何突破凡品靈脈?這天然的界限,是無人能夠打破的,至少現在的凌霄帝國不能。」

素銘干著嘴唇笑著,現在他的血已經被止住,身體仍是特別的沉重,想動也動不了。他很想站著接受宗家的認輸,但這似乎這個想法不太現實。

「世界上並沒有絕對的界限和法則,誠如你所說,現在的凌霄帝國的確是沒有能夠讓我突破廢脈界限的方法,但是身為宗家人,你也應該知道,在那遙遠的中州,這種方法的確是有的!」

素銘一語落地,頓時震驚在場所有人。

「你要去中州?」素非心一臉的難以置信,旋即又嘆了嘆,「中州是所有人的夢想之地,即便是以華夜師兄的天賦,想進中州也很難。」

聽著素非心的感嘆,素銘詫異道:「世間真的沒有去中州的方法?」

「有,據說我們所在的一隅為東大陸,而在東大陸上,唯有幾個最強大的國家有資格選送學子去中州。像我們凌霄帝國甚至是周邊的所有國家,都還遠遠沒有達到這個資格!」

「那我就去那幾個國家奪下去中州的名額!」素銘十分堅定的說道,由於一時激動,導致傷口裂開,不少地方鮮血又開始漸漸流淌。

素非心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轉身向素辭等人告辭,然後帶著素雲芳和素未清等人離去,離開前,他回頭說了一句:「珍重吧,但願你夢想成真。」

而素雲芳經過此一戰,她對素銘的看法似乎也有了寫改觀。話本小說里經常有驕傲的女子一旦在生死決戰中被更強的男人打敗,她們就會對打敗她們的男子至死不渝,這話似乎並不是那麼不靠譜。

素非心正要帶著他們離開,素雲芳卻突然轉身,小臉紅撲撲對著素銘道: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就像……就像你剛剛能打敗我一樣,你一定能夠化腐朽為神奇的!」

看著眼前嬌羞的女子,素銘不禁洒然一笑,又點了點頭。

「借你吉言。不過,看你這麼相信我,我倒是想問你一個問題了。」

素雲芳聞言,俏臉更紅了一層,像是成熟的水蜜桃,又嬌嗔道,「什麼問題?」

素銘蒼白的臉此時終於是有了一絲血色,頗有些認真的問道:「如果有一天我和你的華夜師兄打起來,你覺得哪個會贏?」

「當然是華夜師兄!」姑娘毫不猶豫地說道。


「那你剛剛不是說我能化腐朽為神奇么?」素銘沒好氣地白了她一眼。

「華夜師兄本來就是神奇,你化腐朽為神奇有什麼用?」素雲芳說到這裡,又有些羞赧的說道,「雖然你不可能打敗華夜師兄,但是我還是希望你能贏。」

說完,素雲芳也不理會躺在地上的素銘是什麼表情,直接就跑到素非心處,和他們一起離開,頭也沒回,大概是不好意思吧。

素銘對著遠去的倩影搖了搖頭,「女人真是說變臉就變臉吶,剛才還以命相博,現在卻惺惺……,錯了,是被人珍惜的感覺真好。」

素銘砸了咂嘴,正暗自得意著,不想阿雪突然咬了他一口,疼的他一個抽搐,剛才由於激動還沒感覺到渾身的傷痕纍纍,現在卻猶如被千刀萬剮,竟是一下子被痛暈了過去。

素若一見他沒了意識,趕緊把他抱回房,而在懷中的素銘卻沒有絲毫的撲倒美人的自覺,尤自不能清醒過來。阿雪看著素銘暈倒過去,也是追悔莫及,只能烏泱烏泱地低聲叫喚著。

一連過了三天,該走的人全都走了,該散場的鬧劇也全都散了。在素家的府院中,最終還是方十四親自過來,餵了素銘幾顆貴重的丹藥,他才慢慢地緩過神,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

這之後又是靜養了好幾天,偶爾會下床起來走走,看看炎炎似火的夏陽,欣賞一番院中大朵大朵開著的梔子花,聞著沁人心脾的梔子花香,身上的傷也不知不覺好了很多。

阿雪是一直陪伴在身邊的,為了能夠讓躺在床上的素銘開心一點,它也會織出各種美妙的幻境。這些幻境中,有漫天飛舞的雪花,有繽紛灑落的柳絮,有樓閣之上美麗動人的處子,還有高處不勝寒的蟾宮月華。一時之間,素銘竟有點流連忘返,沉浸其中了。

當然,他也沒有忘記自己的目標,在感到身體恢復得不錯時,素銘也會盤腿修鍊。這才晉階玄士后不久,他的修為經過兩次大戰後也已經穩固下來。

但是,這並不能讓他感到滿足,要想追上素華夜,他必須以更快的速度進階突破,同時還要找到地榜神火,將其煉化,助自己突破廢脈禁錮,修為更上一層樓。

「記得琴淵殿主曾說過,他曾經在帝國邊境的廉州發現地火榜排行六十四位的紫雲天炎,也不知道時隔這麼多年,這火還在不在。」

素銘在房間里來回踱了幾步,思考良久,終於下定決心,過幾天就去帝國邊境看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天火大帝》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天火大帝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無盡天風回蕩,席捲天地靈氣,眾人一時間彷彿被扼住了脖子,根本不能呼吸。同時周身靈力震蕩引起的體內靈力混亂,也使得眾人體內一塌糊塗。

就在眾人等待死亡來臨之時,忽然,妖碟暗芒大盛,以更加毀天滅地之姿直壓凌天巨劍,巨劍竟然一時搖搖欲墜,周身裂紋開始慢慢浮現。

巨劍出現裂紋,劍內的銘符開始不斷修復劍身損傷,但是暗黑妖碟仍然以更狂放的姿態壓逼而來。此時的妖碟不再是一道靜態的符印,反而更像是成為了一個真正的靈碟!

它揮動拍打著翅膀,攪起陣陣罡風。罡風凌厲無比,比之百道劍氣更加威力無匹,全都重重地擊落在巨劍之上。

巨劍想負隅頑抗,但是銘符開始破碎,劍身開始碎裂,已經沒有任何東西能夠阻擋它一夕崩毀。而就在此時,天空中忽然出現一隻巨大的妖獸虛影!

虛影是一隻犀牛,高傲的獨角揚天,嘴裡發出陣陣陣沉吼!音波迅速擴散,眾人氣血一陣翻騰。

「南田古犀!劍靈!」一人驚慌失措地喊道,但是很快他的聲音就被音波淹沒!

妖碟遇到古犀,暗芒再盛,竟化作無數分身流影,將古犀團團圍住。古犀一時間彷彿被吸盡精血一般,無力地嘶吼著,最後不得不湮滅在暗夜裡。

劍靈既亡,巨劍威力也隨之大減,再也不堪受妖碟攻擊,碎裂成煙塵散在狂風中,飄飛無影,而妖碟也隨著巨劍的毀滅漸漸消失。

天空漸漸變得清明,但眼前卻是淪為一片廢墟。參天大樹被摧枯拉朽地摧折成碎屑,古殿也早已經在妖碟之威下被夷為平地。好在眾人都在妖碟的陣眼之中,沒有受到妖碟太大的波及。

但是在風煙散盡之後,還有一人渾身是血,無力地癱倒在地上。

血染紅了他的袍子,染紅了他的扇子,扇子不再輕輕搖動,他,也不再是那個風度翩翩的公子。長發滿地,衣衫破碎,唯有一息還存。

感受到方十四微弱的呼吸聲,茗煙閣的兩位長老大喜,直接衝到他身旁,將他輕輕扶起,餵給他一兩顆丹藥,然後坐在來給他調息。

「大好時機,此時不上,更待何時!」突然,章公子面露猙獰,原本還有些俊俏的臉上,此刻變得邪惡醜陋無比。

「這,公子,恐怕不好吧,畢竟剛才他以一人之力救了大家。」章公子身邊的長老面露猶豫之色,看起來倒也不是什麼大奸大惡之人,只不過是章公子自身忒壞了點。

「我們不殺他,等他醒來,他就會殺了我們!」章公子目中寒芒閃閃,臉上陰鷙之色更甚,「別忘了,是我們跟蹤他,他現在的實力你已經看到,等他恢復過來,誰還能當得住他!你么?

他望了望左邊的長老,左邊長老沉默不語。他又朝著右邊長老看了看道,「還是你?」右邊長老也噤聲不說話。

「那就聽我的,上!」章公子一聲令下,場面頓成劍拔弩張之勢。


幫助方十四調息的長老看見章公子竟然要反目下手,立刻停止運功,站了起來。

「十三對十二,你們輸定了!」章公子大笑。現場場面上,章公子身旁有十二人,加上他本人,十三個。而方十四這邊,方十四自身已經昏迷,失去戰鬥力,自然不算。素銘只是一個大玄者,在玄士面前根本就是隨手捏死的螞蟻,所以也不算,剩下的正好十二人。

十三對十二,現場場面對方十四這邊十分不利。

「必須先解決掉一個」,方十四身邊的兩位長老一對眼,搶先出招,想在敵人未作出反應之前,一擊制敵。

但是想象很豐滿,現實很骨感!章公子那邊彷彿早已經料到茗丹閣長老會搶先出手,所以章公子身邊的長老已經早早做好準備。

砰!砰!四道掌氣迎面對上,場面頓時再陷危境!

章公子看到雙方已然出手,動作也毫不遲疑,上前幾步,直接掠向昏迷不醒的方十四。茗丹閣人馬見章公子襲來,立即迎面阻擋,卻被章公子這邊的人馬通通攔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