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之前所去的宋慧茹當領班的那個酒樓味道還不錯。

不過因爲距離比較遠,所以就放棄了那裏,在其他方面,葉天縱表現得不是很拿手,可是在吃喝玩樂上,這是他的拿手好戲。選擇了一家比較高檔的中餐廳,之前那家酒樓,其實是以西餐廳爲主,爲這次的餐廳多數都是一些家常菜,其實葉天縱也沒有吃過,不過是在問了老江湖林長輝之後敲定的。

中餐廳名叫‘爐火江湖’,以炭烤烤肉爲主,還有其他的輔助家常菜,聽林長輝的說法,口味非常好,尤其是有許多老街東西,做得很地道。當葉天縱將這個店名告知出來的時候,他們都有所聽過,這裏的消費還挺貴的,不過對於一家人來說,吃個慶祝飯沒什麼,但是這還是讓張春琴頗有微詞!

一個天天什麼事情都不幹的窩囊廢,憑什麼在家裏好吃好喝的伺候着。

一路開向中餐廳的時候,這張春琴還在喋喋不休的吐槽個不停,當然,大家都知道她的性格,也就是陪笑的隨便糊弄,沒有多說什麼,半個小時之後,晚上八點半,一家人來到了目的地。

現在正是吃飯的高峯期,從外表看起來,這家餐廳的生意就非常火爆。上下兩層樓,人滿爲患,而且在門口,也排起了很長的長廊,七七八八看過去,至少有五六十個人!

“這家生意怎麼這麼好?來這裏吃,吃什麼?”

張春琴感嘆的同時,埋怨着葉天縱,“這就是你精挑細選的?位置都沒有,難道還要讓我們站着吃嗎?”

“老婆,你先別急,既然天縱安排好了,肯定都弄妥當了,別擔心哈。”任東國趕緊安撫了一句之後,便是看着葉天縱,問道:“天縱啊,這人這麼多,直接進去是不可能了,你來之前,應該有預約過的吧?”

“沒有預約也不要緊,反正就是吃個飯,哪兒吃不是吃……”任雨柔也怕葉天縱下不來臺,跟着的補充了一句,葉天縱卻是擺手的說道:“嗯,都提前預約好了,這家的生意好,那說明他們的飯菜很可口,你們稍等下,我這就打電話……”

“哈哈。”

葉天縱還沒有來得及說完,掏出電話來的時候,一道戲謔的笑聲忽然從身後傳來。

幾人立刻扭頭看過去,就見到,黃世仁正款步的朝着這邊走來,更換了一身休閒服裝,玩兒起了富家公子的打扮,而且,跟隨着他的,除了身後的兩個看起來就像是隨從的年輕人之外,在他的身旁,還有另外一個看起來並不像隨從,也不像富二代,但是和黃世仁關係不錯的年輕人,跟着走過來。

這旁邊的傢伙,雖然不是長得尖嘴猴腮的類型,但是卻給人不舒服的感覺,而且,一雙眼睛,就跟做賊似的到處看,一看就不是什麼好鳥。事實上,能夠和黃世仁混在一塊兒的人,也不會是什麼好人。

“是黃公子……”

對於白天在海龍灣的事情,張春琴並不知曉,哪怕知道雙方是競爭對手,但是畢竟對方是五大財閥之一的黃家公子哥,排名第三位,其身份和地位,自然不用多說。

而任雨柔則是臉色瞬間陰霾了下來,她並不喜歡和這種人過多的接觸,便是深吸了口氣,低聲的說道:“天縱,反正這裏的客人挺多的,一會兒吃起來,也會很吵,要不然,咱們換一個地方吧。”

“對對對,雨柔說得對,咱們換一個。”

任東國也不想節外生枝,但是,葉天縱卻很執拗,微微搖頭,說道:“咱們來都來了,就這麼走掉,恐怕不太好。更何況,我已經提前預訂了位置,放心,不會吵的,是包間。”

“包間?”

黃世仁一幫人走來,雙手插兜,索然無味的說道:“那你知道包間的特色是什麼嗎?這爐火江湖的包間又是什麼人能進去的?要知道,在裏面接受到的服務,可比在外面大廳坐的人好太多,那你來告訴我,到底是什麼樣的?”

白天雖然得到了冠軍資源,但是冠軍的名字卻是拱手讓給了終南武館,這讓他很不爽。尤其是,自己一心想要得到海龍灣,但是卻因爲自己的神助攻,陰差陽錯的幫助他們銷售了樓盤,這個願望有些落空,因此導致他回到家族被數落了一通,今天找到好兄弟出來吃個飯,喝喝酒,解解悶兒的,可沒想到,真是冤家路窄,居然又碰見了這一家人!

既然碰見了,那如果不好好的羞辱下對方,他總是覺得心中虧得慌!

而看着葉天縱等人,他立刻就笑了。來爐火江湖拿包間?而且還是在生意這麼火爆的情況之下,根據他所知道的,沒有一定的身份和地位,哪怕是有錢也預訂不到,自己來這裏吃過幾次,對這裏的規矩太過熟悉。

所以,他篤定,對方所謂的訂包間,絕對是假的,哪怕是有,也是僞包間,和真正的包間,差距了不是一個檔次兩個檔次的。

這傻子,在他看來,頭腦應該是很清醒的人,之前只不過是在裝傻而已,可即便如此,他也不可能在這裏獲得這種資格。

說不定,通過自己的一番羞辱之後,對方會答應將海龍灣賤賣給自己呢?

“你們吃你們的,我們吃我們的,黃世仁,我奉勸你一句,別搞事情。”

…… 葉天縱的臉色立刻陰沉了下來。


他的確不知道。

聽到黃世仁的話,他這才瞭解到,原來這所謂的包間,還有講究的。

本來以爲就是一個相對獨立的空間,不會被吵鬧和打擾,一家人可以其樂融融的吃頓飯。

但是,現在聽到對方這話,讓他有些難堪。

因爲,這家店不僅僅是林長輝告訴他的,同時包間的預訂,也是他幫忙訂下來的。

只是說,等到了中餐廳之後,直接去前臺報自己的名字,對方就會引領他們一家人前去。

而且,不需要報任何的集團名字或者是家族背景,因爲,林長輝已經私底下利用縱橫集團的名義,給餐廳的老闆施壓了。

按照林長輝的說法。

“葉總,因爲我們最近接連收購了王家、孫家兩個大財富,我們縱橫集團,引起的絕對不僅僅是財閥公會的關注,就連臨城市本身的一些地方和人物,都對我們產生了濃烈的興趣。一方面是想同我們合作,另外一方面,更是希望知道我們集團的後續情況。”

“所以,當我報出是我們縱橫集團的人要來吃飯的話,他們就欣然答應了,而我所需要付出的代價,其實就很簡單,就是在今晚吃飯結束之後,我和和餐廳老闆聊聊,看看有什麼合作的空間,僅此而已。”

“所以,今晚的您,對於餐廳老闆來說,就是至高無上的客人,很尊貴,別說是普通人,哪怕是五大財閥的人來了,也只能夠乖乖的給您讓路哈。並且,您放心,我讓對方保留了我們縱橫集團的名聲,他不會說出去的,您的身份,很隱蔽。”

想到林長輝的話,葉天縱立刻就有了底氣。


在不泄露身份的情況下,一家人能夠順順利利的過去吃飯,除此之外,還有另外一個殺手鐗,本來是想等着一家人吃完飯之後再使用的,如果這黃世仁再跟自己過不去的話,他並不介意現在就動用。

本身。

財閥公會的五個爪牙。

王家、孫家接連被拿下,現在,就該輪着黃家。

而財閥公會想要扶植其他的家族加入進來,只怕,他還沒有培育成功,自己就已經去找葉中天清算當年的恩恩怨怨。

“搞事情?”

“我來這裏吃飯,你說我是搞事情?”

“我剛問你的話,你還沒有回答我呢?回答我啊,那包間,是什麼樣子的?”

葉天縱遲遲不敢回答,這讓黃世仁更加篤定,這傻子,就是過來裝逼的。

然而,沒有實力的裝逼,就是傻逼。

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藉機羞辱的同時,可能還會讓對方妥協。

“我……”

葉天縱慾言又止。

他其實是在琢磨應該怎麼去說,可是,這讓一旁的張春琴看來,卻是葉天縱分明在拿他們一家人開涮,沒有這實力,還非要去做,這不是傻子,是什麼?

“你什麼你。”

“你個傻子。”

張春琴立刻就推開了任東國,走了過來,指着他,粗喝道:“到底能不能好好吃個飯了?吃飯是你提出來的,餐廳也是你找的,剛你說你訂了包間,我當時還驚訝了下,可沒想到,居然是說來玩兒的,你覺得你是傻子,我們都是傻子嗎?沒有那麼大的金剛鑽,就別攬那瓷器活兒,現在被專業的人問着了,怎麼了,啞巴了?說不出話了?我就知道,跟着你這個傻子在一起,準沒好事兒!不是丟人就是丟臉!”

“老婆,你別這麼說。”

任東國也是滿臉無奈,看葉天縱的樣子,他知道,這訂包間的事情,應該是假的。不過,這不應該是葉天縱的風格啊,一般什麼事情交給他,他都會妥善的處理,而這次……草率了。

“媽,不就是吃頓飯麼?也沒什麼了不起的,那什麼包間不包間的,跟我們沒有任何關係,既然沒有包間,那咱們就走吧,換一家吃飯就好了。”

說完之後,任雨柔便是拉拽着葉天縱,就要走。

可是黃世仁卻瞅準了機會,立刻走過來,笑呵呵的說道:“你們說,這來都來了,突然又走,恐怕也不太合適。而我黃世仁也不是那種見死不救的人,這葉天縱沒有能力弄到包間,我可以啊。”

“我們不……”

“真的嗎?”

任雨柔本能的就要拒絕,可是對於張春琴而言,現在自己和女兒的公司正在不斷做大做強,臨城市的任何資源人脈,都需要牢牢的掌握在手裏。這黃世仁可是黃家的人,雖然說,並不是什麼青年才俊,但是至少有身份有地位,比起葉天縱這傻子不知道強多少倍,這是一次難得的接觸的好幾乎,她可不願意錯過。

更何況。

現在因爲要租房,所以美容院要抵押出去。

在她看來,這就是房產的問題,這黃家本身就是房地產起家的,好像在那邊,也有一定的關係,如果能夠因此而解決問題的話,那還需要中找那顧女士麼?完全就沒有必要啊。

說着。

她就湊了過來,還順便推了葉天縱一下,來到黃世仁面前,笑道:“黃公子,您好。我是雨柔的媽媽,認識認識。您是黃家的大少爺,今天的樓盤,您和我們海龍灣還有一定的競爭關係,但是我覺得,場上是對手,場下是朋友,您說呢?”

“阿姨這話說得對,我很喜歡。”

黃世仁早就知道張春琴是一個拜金女,曾經還是個坐檯小姐,這女的,是個唯利是圖的人,如果從她這邊找到突破口,或許是個不錯的選擇。一旁的年輕人,立刻心領神會的站出來,說道:“看起來,阿姨應該有很多事情要和我們談。黃公子是我的好朋友,而我作爲趙家的人,也應該能夠幫到點兒忙,大家都是做生意的人,互惠互利,我覺得沒啥問題,要不然,你們就在我們開的包間裏面去吃飯吧,咱們完全可以邊吃邊談的。”

“趙家的人?”

張春琴一愣。

趙家,在臨城市可是個巨無霸啊。

這身份,僅次於林家,是十足的千年老二。


但是哪怕是排名第二,他們家族的實力和影響力,就已經足夠震懾不少人了。

沒想到,這個年輕人,看起來其貌不揚,其實身份尊貴。

“好的好的,那就麻煩你們了。”

“你們別搭理這傻子,腦子也不怎麼好使,這麼大的餐廳,怎麼可能是收訂到包間就訂到的啊?怎麼可能嘛。”

“回頭,就我們一家三口進去就行了,讓他在旁邊站着,總之,別在我們身邊,看着就煩!”

張春琴這話剛說完,立刻就引來了任東國和任雨柔的不滿。

她平時尖酸刻薄也就算了,現在還當着外人的面詆譭自己人。

葉天縱雖然有病,的確容易犯糊塗,就比如這次是失敗了。

但是他好歹也是自家人,平時也爲家裏作出了貢獻,可是媽還是看他不順眼,當場就要發飆的時候,葉天縱卻是沒覺得有什麼,反而阻攔他們,淡淡的說道:“沒事的爸,老婆,這事情,我能搞定。我預訂了包間的,不過,我現在改變注意了,咱不去原來訂的包間,而去黃公子的。”

“啊?”

“天縱,你沒事吧?這黃公子就是個小人,咱不能和他們在一起。”

“還有那什麼趙公子,看起來就不是什麼好人,媽糊塗,你別跟着犯糊塗啊。”

面對這岳父和老婆兩個人的狐疑,葉天縱一笑置之。

他們以爲葉天縱這是認慫了,但是他卻有別的想法。

剛剛的聲音雖然並不大,但是卻聽在黃世仁的耳朵裏,他本來對方會很有骨氣,不過沒想到,他居然會這麼快就認慫了,看起來,也不過如此,便是立刻笑道:“你要和我們一起吃飯,沒問題。但是,一會兒在我和阿姨他們商量,把海龍灣賣給我的時候,你別來搗亂,否則,我就把你攆出去,別說是在包間裏面吃飯,就是大廳,都沒有你的份兒!”

“什麼?”

任雨柔一驚,狐疑的問道:“我什麼時候答應要賣了海龍灣了?這……”

“哎呀雨柔,這事情,都是談成的嘛。當時之所以要保留海龍灣項目,是爲了獲得任氏集團的支持,而現在咱們拿到了新公司的歸屬權,那這個項目對於我們來說,就不是那麼重要了,重點是黃公子如果能夠支持咱們的話,這比什麼都重要。”

在張春琴看來,海龍灣目前就是個雞肋,哪怕是最後累死累活的賣完了房子,其實到手的提成也不是那麼重要,關鍵是能夠扶植起自己和女兒的新公司,這是重點。

“媽,您這……”

“老婆,別說話,讓我來說。”

葉天縱打斷了任雨柔,深吸了口氣之後,臉上依舊保持着和顏悅色的態度,看着黃世仁,問道:“黃公子,我有沒有訂包間,其實並不重要。看起來,你很有見識,那不妨你來說說,這包間是什麼樣子的,在哪裏,你要怎麼進去?畢竟,這外面排隊的人這麼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