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這次這小子死定了啊!」

「可不是,你看看這些黑衣服的,那眼睛一個個兇巴巴的肯定不是什麼好人。」

「趕緊走,趕緊走,惹不起啊!」

……

聽著周圍眾人的竊竊私語,楊凱那腫的跟豬頭一樣的臉上浮現了一抹詭異的笑容,靜靜的盯著林逸,在等待林逸的答案。

「對了,如果你不願意跪的話,他們會打斷你的雙腿,讓你跪下的。」楊凱補充了一句。 「打斷我的雙腿?憑什麼?就憑他們嘛?」

林逸冷漠,嘴角噙著一抹玩味的笑容,看著周圍一個個身強體壯的保鏢,冷冷的質問道。

別的不說,就算是他林逸沒有進入宗師之境,殺這些人也如砍瓜切菜一般簡單,更何況,現在的林逸,已經不是去東海時的林逸。

實打實的宗師之境。

橫掃眼前這些人那真是一點問題都沒有。

「哼!你說的不錯,老子憑他的就是他們,憑的就是人多,你今天跪也得跪,不跪,老子就打的你跪下!」

楊凱猙獰的咆哮道,不過倒是不著急,今天,他要慢慢的跟林逸玩兒,竟然敢打他,而且還是在王嵐的面前把他打成這樣。

如果不好好的折磨一翻林逸,再讓他死去,在楊凱看來實在太便宜他了。

「呵呵,好囂張啊?在中江市要跟林少比人多?」

彭振武龍行虎步,大搖大擺的從遠處走了過來,背後跟著的則是一票彭家子弟,自從林逸傳了彭振武修行功法之後,這傢伙可謂是厚積薄發,這實力簡直是一日千里。

現在竟然也衝進了宗師之境,算是一方好強。

「彭振武?」

楊家在中江分支的一名保鏢,眉頭微微一皺,臉上浮現了一抹凝重。

彭家現在在中江市的身份地位可不低,最重要的是彭家的人個個都崇尚武術,戰鬥力極為彪悍,遠不是一般人能夠對付的。

他們這次來的人雖然不少,可如果真的要跟彭家人硬砰的話,弄不好會損傷一半。

「怎麼了?彭家很牛?「

楊凱一看自己的保鏢,竟然一副凝重的樣子,頓時有些不爽了,冷冷的質問道。

「少爺,彭家最近一年發展迅速,現在可以稱得上是中江市一流家族。」

保鏢上前一步,湊到楊凱面前小聲說道,他們以後還要在中江討飯吃,在保鏢看來,如果能夠不跟彭家起衝突,那是最好的。

「pia!」

一道響亮的聲音驟然響起,保鏢只感覺自己的一張臉火辣辣的,一絲絲腥鹹的血腥之氣,慢慢的在他的唇齒間擴散開來。

雖然心中充滿了怒火,不過保鏢卻瞬間把怒火壓下,恭敬的站在一旁。

「瑪德,他甚只是一個小小中江的一流家族,老子們可是京城的一流家族,這能比嘛?來人,給我動手打他!」

楊凱扯著嗓子吼道。

「是!」

一眾楊家保鏢,紛紛凶神惡煞的朝著林逸走了過去。

「林少!」

陳兵的人來了。

「主人!」

陳天行的人來了。

人都不算太多,不過卻都是精銳。

加起來大概有上百人吧!每個都是龍精虎猛的壯漢。

剛剛邁出一步的楊家保鏢全部傻眼了,一個個緊張的吞咽了一下口水,如果之前,他們兇悍的就像是鬣狗一般的話,那麼現在,圍上來的這些人便是餓狼。

從大山中走出來的真正猛獸,可以跟獅子老虎博弈的猛獸。

恐懼,緊張,就像是瘟疫,瞬間在楊家眾人間瀰漫開來。

剛剛,還一臉囂張的楊凱,瞪大了雙眼,一臉緊張的看著面前,那黑壓壓的人群。

王嵐也愣住了,她一直都以為林逸是在跟她開玩笑,卻沒想到,林逸在中江市竟然真的這麼恐怖。

「拼人多?」林逸咧嘴笑了,隨後伸手指著楊凱,一臉狂妄,囂張的大笑道:「我再給你十分鐘時間,讓你繼續叫人,來,今天,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少人!」

這話說的簡直狂妄的沒邊兒了。

可楊凱卻不敢接話了。

楊家,在中江分支的強者都過來了。

可現在明顯跟林逸這邊的人數差距在一倍以上。

而且林逸這話很明顯,人家還能夠叫人,這還怎麼玩兒?

恐懼就像是大海,一瞬間就把楊凱淹沒了。

周圍楊家的保鏢,也一個個臉色蒼白,神情緊張看著周圍黑壓壓的人群。

這次掉的大啊!

「咕嚕!」

楊凱發乾的喉嚨,輕輕的蠕動了一下,吞咽了一下口水之後,看著林逸不自然的笑道:「林,林少,我這都是開玩笑的,我叫他們過來嗎,都是為了歡迎你回到中江的。」

「歡迎我的?」林逸伸著腦袋,囂張狂妄的指著自己的鼻尖兒,冷笑道。

「對,歡迎林少的,歡迎歡迎,熱烈歡迎。」

楊凱就像是一個智障一般,推開了攙扶著他的兩名楊家保鏢,用力的拍著手,一臉緊張的盯著林逸笑道,只是那笑容卻比哭都要難看。

「瑪德,你們還愣著做什麼呢?都給老子歡迎起來啊?」

楊凱一看周圍的保鏢,竟然還在發獃,頓時沒好氣的呵斥了起來。

眾人一聽,頓時身體一顫,紛紛開始鼓掌,歡迎。

「歡迎歡迎……熱烈歡迎……」

一時間,整個機場竟然掌聲如雷。

周圍還沒有來得及走遠的旅客,都傻眼了,不要臉的他們見過,可是如楊凱這樣沒有骨氣的,他們還真是沒有見過幾次。

「給我打!」

林逸冷冰冰的扔下一句話,隨後扭頭看向了王嵐,「那啥,去哪裡?需要我送你嗎?」

「哼!不用了,我還要去飛第二班!」

王嵐冷哼一聲,便豁然轉身,搖曳著杏乾的身軀朝著飛機上走了過去。

「瑪德,貌似老子沒有什麼地方招惹到你了吧!」林逸莫著自己的鼻尖兒,一臉蛋疼的笑道,隨後大步流星的朝著遠處的商務車走了過去。

他這一次去東海可是有好幾天了,這尼瑪要是不趕緊去韓雨菲哪裡報道,誰知道要出多大的事兒啊!

一路上,風馳電掣,僅僅只是用了十幾分鐘的時間,林逸便出現在了大學門口,隨後抱著一束鮮花一溜煙兒的衝到了韓雨菲所在的教室里。

此時,正在上課,一名穿著煙灰色職業裝,打扮的十分時尚幹練的女人,正站在講台上,她膚若凝脂,氣若仙女,簡直美的冒泡。

如果說韓雨菲是九點九分的美女的話,那麼眼前這個在講台上的女老師絕對也是九點九分級別的美女,甚至,在打扮上,在穿著上,她還要比韓雨菲高出那麼零點一分。 韓雨菲的美,是那種青春無敵的美。

而眼前這女老師的美,則是另外一種美,就像是一罈子老酒一般,給人一種回味悠長的芳香之感。

兩人只完全是截然不同的兩種美女,不過見慣了韓雨菲的青春無敵之後,突然看到眼前這樣杏乾的女老師,林逸的心跳還是不爭氣的加快了一些。

「這位同學,我早就跟你說過了,我在上課的時候,是不會收任何人的花的,還請你不要打擾我們上課!」

蘇嫣皺著眉頭,神情冷漠的盯著林逸呵斥道。

班上全神貫注,在聽課的學生們一聽,也齊刷刷的扭頭看向了林逸。

韓雨菲赫然也在其中,當看到林逸的時候,一張臉頓時紅的就像是桃花一般,漂亮迷人。

「送花?」

林逸神情一怔,隨後低頭看了一眼自己抱著的鮮花,馬上咧嘴笑道:「不好意思,這位美女老師,這花可不是送給你的。」

「不是我送給我?」蘇嫣神情一怔,愣住了。

「是啊!這花我是準備送給我媳婦兒,韓雨菲的。」

林逸沒有絲毫掩飾的意思,大大方方的說道。

「我去!菲菲,我好羨慕你啊!」

「可不是,你還說你男朋友是個木頭,你看看人家多浪漫啊?」

「就是,你要是不喜歡啊!讓給我們好了。」

班上的女生瞬間就炸開鍋了,個個一臉羨慕的看向了韓雨菲。

站在講台上,美的冒泡的蘇嫣一張臉卻是滾燙,宛如路口的紅燈一般,紅的簡直刺眼,發燒。

「那個,不好意思,我以為你是找我的,如果是找我班上的同學的話,你等一下,很快就下課了。」

蘇嫣那春蔥一般水靈白凈的小手,輕輕的撩了一下額前的秀髮,想要盡量掩飾自己心中的尷尬,以往,來教室送花的人,百分百都是她的追求者。

還真沒有遇到過林逸這種愣頭青。

雖然大學對於戀愛已經管的不是那麼嚴格了,可是,在這裡的畢竟都還是學生,也許私底下會送花,可是這麼明目張胆衝到教室門口的還真是不多。

當然了,這也說明林逸的求生欲很強啊!

這次一個人在東海溜達了那麼長時間,最要命的是還跟薛燕有點那個什麼了,如果被韓雨菲知道,他真的怕這女人發飆啊!

別的不說,要是什麼時候,趁著他不在的時候,給他頭上帶點綠,他林逸以後還怎麼混啊?

他可是板上釘釘,要成為至高無上仙帝的人物啊!這種事情是萬萬不能發生的。

「呵呵,那我等著下課好了。」

林逸咧嘴輕鬆的笑道。

「叮鈴鈴,叮鈴鈴……」

突兀的,一陣下課鈴聲響起。

這下,就連林逸都愣住了,瑪德,要不要這麼巧合啊!

「那,那個,知識點下節課再講好了。」

蘇嫣說完,慌張的拿起自己的書本,就急忙走了出去。

香風來襲,林逸可以肯定,那不是任何一種香水的氣息。

「瑪德,果然是上天的寵兒啊!竟然如此完美!」

林逸吧唧了一下嘴巴。

「吆喝,這麼喜歡看啊!要不我把你調到我們班上來好了啊?」

韓雨菲玉臂抱胸,眼睛一翻,一臉高傲的冷笑道。

「嘿嘿,好啊!如果我調到你們班上,那不就每天都可以看到你了?嘻嘻,人家喜歡。」

林逸一臉銀劍的湊到韓雨菲面前討好的笑道。

「哼!果然油嘴滑舌,林少你這可是瀟洒的很啊!這幾天去哪兒了?人家陳大美女可是來學校找了你好幾次啊?」韓雨菲冷冰冰的說道。

陳美君那身材,連她這校花都嫉妒啊!那種充滿力量的感覺,簡直讓人吞口水,可偏偏這個女人竟然隔三差五的來找自己的男人,韓雨菲這心裡如何能痛快呢?

「嘿嘿,那小妞找我是公事,我之前不是去朱家村幫他救了幾個人嘛!為的就是這件事兒。」

林逸攔著韓雨菲的肩膀,就朝著遠處走去。

韓雨菲見狀象徵性的掙扎了兩下之後,還是順從的跟著林逸一起走了出去。

「對了,你這幾天到底死哪兒去了?你小姨子也在找你呢。」

韓雨菲一臉哀怨,盯著林逸問道。

她算是發現了自己找的這個男人,實在太能惹女人了,這才幾天不在學校?就又是明星,又是軍旅俏佳人的。

「洛兒?她找我做什麼?老子可跟她沒有任何關係啊?」

林逸一聽,頓時眼睛一瞪,焦急的解釋道。

看著林逸那惶恐,不安的樣子,韓雨菲心中的不滿,在這一刻,全部化成了銀鈴一般的笑聲。

「哼!洛兒說她最近好像有點撞鬼了,準備找我們的林大師給幫忙看看。」

韓雨菲抿嘴淺笑道。

「撞鬼了?」林逸神情一怔,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

特別是那些心中無愧的人,就算是真的遇到了鬼怪,那些髒東西也應該主動退讓才對啊!

「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嘛?」韓雨菲一看林逸的神情,便知道不好,焦急的問道。

她跟洛兒雖然只是表姐妹,可彼此之間卻如親兄妹一般,自然無比關心洛兒的安危。

林逸看著韓雨菲那擔心的樣子,咧嘴一笑,湊近了韓雨菲的耳邊,小聲笑道:「那個,本大師出馬當然是能夠搞定的,不過,出場費倒是有點高哦?」

說著,林逸還壞壞的吐了一口熱氣。

「高?有多高啊?「韓雨菲低眉垂眼,神情羞澀的小聲問道。

「嘿嘿,今天陪我,嗯,不要多,二八一十六次就行了。」

林逸咧嘴哈哈大笑道。

韓雨菲一聽,頓時杏眼一瞪,抬手就是一把航,狠狠的打在了林逸的肩膀上,「你大爺的,想得美,我跟你說,趕緊去看看洛兒。」

「哎呀,老婆,你看我這次外出那麼辛苦?」

林逸晃著肩膀,撅著嘴巴,一臉委屈的看著韓雨菲。

「呵呵,辛苦?既然辛苦了,那就好好的在休息,我現在送你回去!」

「我擦,韓雨菲不是吧!你這麼殘忍的?」林逸歪著腦袋,臉上充滿了濃濃的委屈。 「哼,殘忍?林逸老娘告訴你,如果你讓我知道你在外面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情,到時候我一定會讓你知道什麼是真正的殘忍。」

韓雨菲杏眼怒瞪,一臉兇殘的獰笑道,隨後一把揪住了林逸的耳朵,就朝著學校外面走去。

「哎吆我糙,菲菲,菲菲剛剛咱們不還好好的嘛?這是幹嘛啊?趕緊放手啊?「

林逸歪著腦袋,一臉蛋疼的哀求道。

「呵呵,打是親罵是愛,好好享受老婆對你的親親哦。」

TFboys殿下專寵萌物 韓雨菲一臉狡黠的壞笑道,隨後直接拉著林逸上了她的甲殼蟲。

「把腰帶解開!」

甲殼蟲上,韓雨菲綳著一張臉,盯著林逸宛如女王一般,冷冷的呵斥道。

「什麼?我去,這,難道這小妞發現什麼了?」林逸心頭猛的一顫,不過這個時候倒是不能迷糊,只能靈氣運轉一周,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隨後弓著身體,準備開始照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