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一聲慘叫,手中的鐵棍落在地上,痛苦的喊叫個不停,楚歡一把抓住小洋洋的頭髮,向後一拽……

「啊,疼疼疼……」

小洋洋拚命的嚎叫著,顫抖著身形,一張臉疼的發紫!

鬧市區周邊,六輛商務車內……

「兄弟們,葉少跟歡哥出事了,抄傢伙!」

一聲大吼,瞬間沸騰了,六輛商務車眾人,紛紛手持片刀,一窩蜂的竄了下來,浩浩蕩蕩,手持片砍,衝鋒著,一路上頓時驚呆了眾人!

一名剛剛買菜回來的老太太,拎著籃子,戴著眼鏡,拄著拐棍,遲鈍的看著一名誅神兄弟,看著此人手中明晃晃的片刀,這位兄弟也在看著老太太,老太太眼神好像極度不好使,看了半天都未看清!

「老太太,您去那邊,別傷了您……」

誅神的兄弟作勢就要衝鋒,老太太一把拉住此人「小夥子,你這菜刀看著比我家的鋒利多了,在哪買的?多少錢?」

額! 誅神的兄弟滿臉錯楞,菜刀?多少錢?誅神的兄弟抬起頭看向自己揚起的開山刀,沒錯,是開山刀!

前面的隊伍已經消失,自己還遲遲不跟上,心中頓時焦急起來,對著老太太說話的語氣也不禁大了幾分「老天天,我是誅神的人,我老大在前面砍,我得過去救……」

「嘭!」

老太太雖然上了歲數,但是出手可是不慢,一腳踹在誅神兄弟的大腿上,旋即晃晃悠悠的離開,嘴裡還叨叨著「養豬的就養豬的,這麼大聲音幹什麼?哼……」

誅神兄弟嘴角一陣抽搐,簡直要崩潰,大吼一聲「殺!」

話落,拎著開山刀沖了上前!

此時,楚歡一腳頂在小洋洋的后腰,另一手抓著小洋洋的頭髮,小洋洋痛苦的不停哀嚎著!

葉浪抽出一根煙,旁邊的一名兄弟急忙為葉浪點燃,葉浪深吸了一口,看向小洋洋!

「大哥,大哥,我錯了,我真錯了,放過我……」

小洋洋不停的哀求著,兩次犯在葉浪手中,他是真心有些發憷!

「保護葉少……」

一聲大喝聲傳來,只見一百餘名誅神的兄弟,統一制服,手持開山刀,快速將小洋洋等人包圍了起來!

一百多人,全部拿著明晃晃的開山刀,穿著衣服都是統一的,殺氣凜然,看的小洋洋目瞪口呆,周圍眾人也已經紛紛嚇傻!

楚歡將小洋洋扔給誅神的兄弟,四五名兄弟急忙上前,砰砰砰,連打帶推,直接按在地上,臉死死的貼在地上!其他的小混混全部被誅神的兄弟,兩人架在一起!

小洋洋震驚的看著這一幕,尤其是眾人肩膀上如利劍的誅神兩個字,就如泰山壓頂一般,一陣頭暈目眩,自己怎麼會得罪誅神的人!

「大哥,各位大哥,各位誅神的老大,我錯了,我錯了,我錯了……」

小洋洋哭喊著,誅神的名頭誰沒聽說過?在這老城就是地下秩序,自己這點實力,哪夠誅神看?

「你他嗎剛才的牛筆勁呢?」

楚歡上前一拳打在小洋洋的腹部,小洋洋悶哼一聲,感覺被大象懟了似得,若不是兩名誅神的兄弟拎著,早就噗通倒地了!

「噗!」

一口酸水噴出來,小洋洋簡直是絕望了,葉浪擺了擺手,誅神眾人急忙鬆開小洋洋等人,小洋洋等人紛紛大喜,同時有些懵圈,面對誅神的人,他可沒有想跑的想法,否則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葉浪緩步走上前,拍拍小洋洋的肩膀!

「噗通!」

小洋洋如坐地炮一般,一下子坐在地上,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大哥,別殺我,我有眼不識泰山,敢跟您叫板,我作死,我不是人,您就當我是屁,給放了!」

「啪啪啪……」

說著,小洋洋對著自己的臉甩手就是幾下,此時的小洋洋腸子都悔青了,這個葉浪這麼能打,一看就不是一般人,罵的,自己看見她恭恭敬敬的不就好了,為什麼這次還往槍口上撞!

「我問你三個問題可好?」

葉浪微微一笑,吐出一縷眼圈,蹲下身形,對著小洋洋說道!

「你問,大哥,我保證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你問,大哥!」

小洋洋額頭流著汗水,哆哆嗦嗦的說道!

「第一個問題,你想死還是想活?」

「大哥別殺我,我……」

「回答我的問題,回答的不對,我讓你去護城河餵魚!」

葉浪語氣一寒,面色有些發沉的對著小洋洋說道,小洋洋打了一個大大的冷顫,吞了一下口水,急忙道「想活,想活!」

「第二個問題,你看這位老人可憐不?水果拉,醫藥費了……」

葉浪吹了吹劉海,對著小洋洋說道,小洋洋急忙道「我給,我給!」

葉浪就這麼看這小洋洋,小洋洋驚疑不定,不明白葉浪什麼意思,葉浪翻了翻白眼,小洋洋頓時明白了過來,急忙大喊「你們幾個,把錢都給我掏出來,全部送給這位老人家,快點滴……這是我的,大哥,你看夠不夠……」

「曹尼瑪,嚇老子一跳,這麼大聲,你要瘋啊!」

楚歡在旁一直盯著小洋洋,嘭的一腳,踹在小洋洋的後身,這一腳可是不含糊,踢的小洋洋火燒火燎,那滋味無以言表,小洋洋不敢有絲毫的吭聲,強忍著擠出一絲笑容「踢的真好……」

「尼瑪……」

楚歡嘴角一陣抽搐,忍不住罵了一句!

「第三個問題,你們老大,大熊在哪?」

葉浪眼中閃過一抹駭人的精光,小洋洋感覺周圍的空氣都在下降,耳朵一陣轟鳴,完全沒聽清葉浪在問什麼!

葉浪當即收回自己的氣勢,雖然葉浪現在的身體是普通人,但那殺神的氣質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你們老大,大熊在哪?」

小洋洋猛的回過神,楞了楞,旋即驚喜道「大哥,你認識我們大哥?那就好辦了,咱真是一家人不認識一家人,大水沖了龍王廟,大哥幾十個小弟,偏偏獨寵我一人啊,我勸大哥一定要雨露均沾,大哥非是不聽呢……」

額!

葉浪嘴角一抽,搖了搖頭「認識……」

「我就說嘛,大哥,都是誤會,都是誤會,都是自家兄弟……」

「把他扔河裡!」

葉浪淡淡的說了一句,旋即數名誅神的兄弟快速上前,將小洋洋的手腳綁起來,抬起就走!

小洋洋的那些小弟紛紛大驚失色,有些騷亂,楚歡大吼一聲「誰敢動?」

眾人頓時一縮脖子,差點讓楚歡這一嗓子嚇尿,別說楚歡警告,就算是楚歡不警告,他們也沒人敢動啊!

「大哥,大哥,剛才還好好的了,怎麼了? 冷情boss,非誠勿擾 怎麼了?這是?大哥,哦,對,我大哥在四大街……」

小洋洋大吼一聲,葉浪揮了揮手,眾人這才將小洋洋放了下來,小洋洋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此時的小洋洋離著護城河很近,甚至能聞到河水的味道!

「你剛才說,你大哥這麼多小弟,就獨寵你一人?」

葉浪走到小洋洋身前,微笑著問道!

小洋洋剛想套套近乎,猛的返現不對,葉浪是再笑,可那笑容就如六月飛雪一般,滲人的不行,小洋洋倒是沒傻到一定程度,葉浪帶著這麼多人,行駛沖沖而來,不會是找大哥喝茶的,一定是來找大哥麻煩的!

「大哥,我與大熊勢不兩立,殺父之仇,奪妻之恨,我恨不得扒了他的皮,親手弄死他……」

小洋洋猛的反應了過來,大吼一聲,義憤填膺,信誓旦旦的宣誓…… 「好啊,那我給你這個機會,帶上他!」

葉浪微微一笑,拍了拍小洋洋的臉頰,小洋洋一愣「干,幹什麼去?」

「砍你大哥啊!」

葉浪很認真的說道,小洋洋眼睛瞪的老大,震驚道「啊?」

「怎麼?那你挑一個,一個去砍你大哥,一個去河裡餵魚!」

葉浪努了努嘴,將煙頭泯滅,對著小洋洋說道,小洋洋一張臉跟吃了什麼難吃的東西似得,這根本沒得選,身形一垮「好,去砍我大哥,我早就看他不順眼了!」

葉浪轉身走向被小洋洋打的攤販老闆,拿起小洋洋他們的錢,遞給攤販「老伯,這是他們賠給您的!」

攤販老闆頓時嚇了一跳,急忙搖頭,擺手「不,不,不能要!」

攤販老闆驚恐的看向小洋洋,今天這個錢若是拿了,自己以後還不被小洋洋折磨死?

葉浪看著攤販老闆的表情,心中有數,聲音放大一些「以後,保護費的事情就免了,不僅不用交保護費,洋哥還會保護你們,對不對,洋哥?」

都市超級雇傭兵王 小洋洋一哆嗦,嘴角一陣抽搐「對,對,對,免了,免了!」

「拿著吧!」

葉浪將錢再度遞給攤販老闆,攤販老闆猶豫的看著錢,剛剛接過去,小洋洋便出聲道「讓你拿著就拿著,怎麼這麼費勁!」

「啊!」

這些人受小洋洋壓迫太久,以至於小洋洋一句話都嚇了一跳,錢掉在了地上,嚇的攤販老闆面色一白,急忙蹲下身形撿起,嘴裡喊著「對不起,對不起!」

葉浪面色一寒,楚歡二話不說,拿過手下的一把砍刀,向著小洋洋走去!

小洋洋麵色慘白,嗷嗷大喊,不停掙扎「不要殺我,救命,救命!」

楚歡將開山刀一橫,用平面啪啪沖著小洋洋的嘴就是兩下,這兩下抽的極狠,鮮血瞬間流下,牙齒都碎了兩顆,一陣慘叫聲傳來!

葉浪眉頭一挑,揮了揮手,幾名誅神的兄弟立即將小洋洋帶走!

葉浪轉身離開,誅神收隊!

「小夥子,小夥子……」

這時,一道聲音傳來,葉浪回頭看去,頓時嚇了一跳,只見一條街的商販,手中拿著或多或少的東西,紛紛準備送給葉浪!

葉浪微微一愣,這一幕讓葉浪有些感動!

「謝謝你……」

那名被葉浪所救的商販,左手拎著香蕉,一袋子蘋果,右手拎著草莓,西瓜,滿滿的幾袋子,沉的小販都有些拎不住,這些人看著葉浪的眼神,滿是感激,但也很驚恐,所以不敢說太多!

「這些送給你……」

商販老伯指了指大家手中的東西,葉浪微微一愣,上前兩步,從老伯那裡拿了一個蘋果,擦了兩下,狠狠的咬了一口,嘿嘿一笑「蘋果很甜……」

話落,葉浪便轉身離開,誅神眾人分成兩隊跟在葉浪身後,轉身離開,待葉浪走出沒多遠,商販激動的大聲喊道「好人啊,謝謝你!」

「好人啊,謝謝你……」

隨後所有商販都是高聲喊道,葉浪微微一笑,或許這樣也不錯……

……

四大街,坐落於老城西區,西區與西區郊區的中間點,也就是位於繁華與蕭條之間!

這裡為何如此出名,因為四條街全部都是酒吧,當真是一家挨一家,從街頭到結尾,一共四條街的酒吧,足有上百家,是紫禁的一道風景區!

大部分人來這裡享受放肆的時光,也是眾多男男女女尋找獵物的地方,甚至還吸引了不少的外國人!

「嘎吱!」

一陣刺耳的聲音,一輛黑色的悍馬停在了四大街街口,葉浪走下車,看著燈紅酒綠的四大街,吹了吹劉海!

身後跟著幾十名誅神的兄弟,帶著小洋洋,向著街里走去!

「尼瑪的,你不會走快點!」

楚歡一言不合就開踹,一腳踹在小洋洋的屁股上,小洋洋一個踉蹌,不敢有絲毫的不滿,相反還不停的賠著笑臉「大哥,就在前面,別著急,別著急!」

小洋洋越走越是發憷,對於自己這位老大,小洋洋還是不敢起什麼心思的,為人心狠手辣,虎啦吧唧的,什麼事都幹得出來!

「幾位大哥,一會我告訴你們具體位置,然後我就先走了,你們看這樣好不好?」

小洋洋嘿笑著,一臉媚樣,哀求道!

「你他媽廢話怎麼這麼多!」

楚歡那大巴掌可不是閑著的,一巴掌差點把小洋洋拍的吐血,又走了兩步,小洋洋還是不放心,罵的,誅神跟自己老大打架,萬一沒把自己老大怎麼樣,那自己的後果可想而知!

「不是,幾位大哥,我說什麼也要搞清楚一件事,你們到底找我們老大幹什麼?你要是不給我個話,我落在老大手裡也活不了了,你們還不如現在就殺了我!」

小洋洋直接來個坐地炮,冒著冷汗,強自鎮靜的說道!

楚歡一把搶過一人手中的開山刀,揚起手就要坎「老子成全你!」

「啊,不要!」

小洋洋尖叫一聲,眼看刀就要落下,葉浪出聲道「楚歡!」

「唰……」

開山刀停在了小洋洋上空,甚至能感覺到刀風,嚇的小洋洋哭天抹淚,猛吞口水,眼淚都流了下來!

「你的老大不會看見明天的太陽……」

葉浪抽出一根煙,對著小洋洋說道,聲音不大,卻清晰的傳入小洋洋耳朵里,就如死神的歌聲一般,小洋洋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噌的一聲竄起來,大手一揮「放心,跟著我,我帶你們去……」

如此一來,小洋洋就徹底放心了,只要老大被幹掉了,那自己就沒有什麼壓力了!

小洋洋帶著誅神眾人,穿過一條街,來到第二條街,一家名為風情酒吧的門口,誅神眾人按照葉浪的吩咐,分別落座於各個小吃的門口,小洋洋,葉浪,楚歡,以及還有五名兄弟,一行幾人站在風情酒吧的門口!

「大哥,就是這家,使我們老大的場子,每天這個時候,我們老大都會在這,凌晨才離開!」

小洋洋生怕別人聽見,小聲的對著葉浪說道!

顧少,情深不晚 「他今天也在這?」

葉浪語氣多了一絲波瀾,總算又見到了大熊,這一次,一定會讓他很驚喜!

「他今天一定會在這,因為他今天約了幾個朋友,說好的了事情……」 葉浪抽出一根煙點燃,深吸了一口,吐出一縷青煙,抬腳就要往裡走去「那就進去吧!」

「葉少!」

楚歡眉頭一挑,急忙攔住葉浪「葉少,我們是不是多喊一些人過來?」

葉浪微微一愣,好笑道「害怕啊?」

「葉少,這是說的哪的話,我主要是擔心你的安全!」

楚歡雙眼一瞪,一拍胸膛「葉少,我一個人單挑他們一群!不要懷疑我,我從來不吹牛!」

「那不就行了!」

葉浪微微一笑,邁腳向著裡面走去,楚歡急忙拉住葉浪,葉浪一個踉蹌「又幹啥?煩不煩?這一天天的!」

「不是,葉少,要是我一個人自然沒問題,可是你現在這副身體,我不光要對付他們,還得保護你,我怕我費勁啊!」

楚歡急的額頭流汗,不放心的說道,若是葉少出事,龍魂等人還不生撕了自己,誅神怎麼辦?

「楚大個,我發現你這身肉真是白長了,跟你師父算是白學了?就這麼幾個小雜碎你嚇成這樣,我用的著你保護?得得得,滾犢子,有你這樣的兄弟,哥都丟人……」

葉浪直翻白眼,抬腿再度向著裡面走去,而楚歡卻一把拉住葉浪,率先一步走了進去,眼睛瞪的老大,扯開嗓門大吼道「曹尼瑪的,狗熊,老子來砸場子了,來一場火拚……」

說完,楚歡還瞅著葉浪,意思是,我慫么?我牛筆不?

葉浪嘴角一抽,尼瑪,犯不著這麼囂張吧?然而,巨大的音樂讓楚歡的嗓門完全起步上作用,好似沒人聽到楚歡的話一樣,守在門口的兩名小弟看著楚歡,翻了翻白眼道「沙比……」

這是何等的卧槽,楚歡這個氣啊,剛想在喊,葉浪上前沖著楚歡的後腦勺就是一巴掌「你鬼叫個什麼?顯你嗓門大啊,這一天天的,我跟你著不了這個急!」

「滾後邊呆著去……」

葉浪頭一偏,楚歡頓時低著頭,向著後面走去,一旁的小洋洋笑個不停,生怕楚歡生氣,使勁捂著嘴,盡量不出音,身體顫抖個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