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浪等人從直升機上下來后,首先被本地數十名士兵團團圍住,帶頭的軍官檢查了幾個人的護照,確定了身份后,這才將幾人放行。

本以為中東地區天氣相對炎熱,但事實,並非如此。

葉浪等人去的時候只穿著短袖,可是下了飛機后,寒意撲面而來。

冷,這是他們來到異國他鄉的第一感覺在。

說出來,可能有點搞笑。 第四十五章燎鋒

皓青走到肖戰面前彎腰點頭:「是!」

肖戰示意他們停手,看著皓青:「六個裡面你挑兩個人陪同你前去,另外老李這次也和你一起行動,非洲那邊不安全,該帶的武器到時候都帶上」

皓青遲疑了一下:「老闆,老李不是您的貼身……」「這個你不用管,完成任務,你們安全回來就行」

皓青又鞠了一躬:「是!老闆,沈氏集團沈騰今天下午的航班,預計已經在路上了」

肖戰沉思了一會兒:「好,沈家這邊,我會親自查,你到時候從非洲直接回國,我今天晚上動身」

皓青:「那…李叔…」

肖戰笑了:「我忘了誰也不會落下李叔,你就放心吧」,說完起身拍了一下皓青的肩膀,離開了。

皓青目送老闆出門,雖然面具遮住了大半張臉,但是從他的眼神里可以看出感激,對老闆的敬愛。皓青是一個孤兒,李叔從他記事起就告訴他了,是老闆把他從孤兒院抱了回來,悉心照料著他,待他如同親生兒子般甚至比他的親兒子肖瀾還要好,小時候只要是肖瀾有的,皓青一樣都不會少,待他永遠如沐春風,待肖瀾永遠都是嚴厲苛刻,上初中的時候肖瀾就離開家一個人生活了。皓青內心十分愧疚,也離開義父肖董事長家,和李叔一起生活,自那以後皓青很少叫肖戰義父了,常常叫他老闆。

他常常會去找肖瀾,勸他回家,但是都被各種理由拒絕了,高中的時候,皓青又去找肖瀾還是裝作一副毫不在乎的樣子:「沒關係,你也用不著搬出來,反正我爸從小就不喜歡我」,皓青一臉歉意地低著頭,肖瀾拍了一下皓青的肩苦笑道:「整整三年了,他沒有來看過我一眼,若他心裡真的有我這個兒子,怎麼可能不來帶我回去」肖瀾哽咽著,抬起頭將眼淚逼回,皓青擔憂地看著他,肖瀾長長地吐了一口氣,笑著說:「以後別再為這事來找我了,你幫我在他身邊給他盡孝吧,歡迎你來我家找我喝酒,走了」肖瀾單肩跨上書包,離開了。皓青看著他的背影在夕陽的照射下拉得老長,形影單隻……

皓青從小對武術尤為痴愛,不管是中國劍道,跆拳道,中國傳統武術,日本劍術,泰拳,槍法都深有研究和學習。自從知道義父暗地裡成立的一個燎鋒組織之後,他更是勤奮練功,立志要為義父效力。大學畢業以後,皓青沒有去就業,他請求義父讓他進燎鋒,肖戰聽了第一次大聲呵斥他,嚴詞拒絕,皓青跪在肖戰面前懇求他:「義父,我的命,我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都是您賜予的,如果沒有您,我現在可能還是個孤兒,無依無靠,說不定小時候體弱多病已經死了也不一定,就讓我進燎鋒吧,求您了!」,肖戰怒火中燒:「胡鬧!」轉身離開,皓青不死心,跪在家裡的庭院中一天一夜,老李:「他都在外面跪了一天一夜了,你就答應他吧」,「答應他?他一個孩子怎麼能進燎鋒?連你也跟他一起胡鬧」肖戰氣到內傷,老李笑著說:「你不就是擔心他嘛,現在的燎鋒已經不是以前您父親建立的那個燎鋒了,雖然還是危險,但是我們又沒有殺人放火,做著合法的生意,賺著乾淨的錢,剛好東南亞區需要一個接班人,我看皓青挺合適的,我還可以好好培養他」肖戰聽了臉上雖然還是不願意,但心裡還是認同老李的話。

老李繼續勸說:「你看皓青這股倔勁兒,不就像你當年嗎?我看啊,他不達到目的是不會起來的,再跪下去,腿都給跪壞,你就應了他吧」

肖戰瞪著老李:「就你會說!去去去,你去叫他進來」

老李見肖戰已經亮了白旗,笑呵呵地出去叫皓青了,

老李:「傻孩子,別跪了,起來吧」

皓青泛白的唇動了動:「義父答應了嗎?沒答應我不起來」

老李笑著去扶:「哎!你這孩子,肯定是答應了才讓我出來叫你進去的」

皓青開心地幾乎跳起來:「嘶——!疼!」齜牙咧嘴地小聲叫喚著,一瘸一拐的走著,皓青揉了揉發麻的膝蓋,他不想讓義父看他這個樣子,活動了一下筋骨,試著走了幾步,輕輕推開老李:「李伯,你讓我自己走進去」,老李既心疼又拗不過他:「哎!你這孩子真是!」,皓青朝著老李天真地笑著。肖戰最後答應讓皓青隱瞞身份去燎鋒報到,經過了機構里德高望重的前輩們的重重考驗,最終以第一名的優秀成績順利成為了燎鋒的一員。 從被這邊軍方所控制的大院中出來,葉浪等人漫無目的的順著四周望了眼。

這地方,他們真心覺得不像市區,反倒是好像來到了華夏東南區域某地。

荒涼的讓人有點難以置信。

四周的建築,看上去滿目瘡痍,殘垣斷壁之中,偶爾有人投來好奇的目光。

葉浪順著四周看了許久,然後對旁邊龍魂道:「這樣,我們分成兩路,你帶著龍一等人找車趕往阿寺爾市,我與龍龍兩人一組,先過去查看情況。不過你們安全到達后一定要給我先打電話。」

「知道老大。」龍魂應了聲,便帶著自己手下離開。

而葉浪,則帶著龍龍兩人,沿著破敗的街道走了足足五百米左右,這才看到了一輛黃色的麵包車。

急忙招手,車子緩緩停在了葉浪等人身邊。

葉浪鬆了口氣,忙用米語道:「您好,能不能送我們去阿寺爾市?」

司機是個頭戴著白色頭巾的中年大叔,聽到阿寺爾市后,他皺眉,警惕性的朝著葉浪望了眼,什麼話也沒說便一腳油門離開。

葉浪頓時無語,罵道:「我曹,也不問問我們要給他多少錢,居然就這樣走了。」

「對了老大,我們好像沒找龍魂拿錢。」龍龍忽然想到了什麼。

一語驚醒夢中人,葉浪一拍大腿,大聲道:「沒錢啊,你剛才怎麼不曉得給我說一聲啊?」

「老大,我忘了……」龍龍委屈巴巴的說。

「你委屈個毛啊?現在怎麼辦?龍魂拿走了所有的錢,我們……」說著,葉浪下意識摸出手機來。

打通了龍魂的電話后,龍魂很快接通。

「少主,怎麼了?」龍魂問。

「錢!」葉浪擲地有聲的大聲呼喊。

龍魂忙反應過來,尷尬的笑著說:「少主,您怎麼不早點說啊?錢全都在我的背包里。」

「在國內我窮死活該,現在怎麼著也出國了,你就不能讓我好好揮霍揮霍嗎?」葉浪滿是無奈的問。

「應該應該,都是屬下辦事不利,少主您別怪我,我馬上給少主送錢過來。」說著,龍魂問了葉浪所在的位置。

葉浪說清楚后,便站在原地等待。

然而,就在這時,不遠處忽然傳來一陣密集的槍聲。

緊接著,便是一陣警報。

葉浪都快嚇傻了,獃獃的看著遠處,好奇問:「我去,發生什麼了?該不會是這裡要被炮擊了吧?奶奶個熊的,可千萬別我們剛過來,就被炮彈給轟死啊。」

「應該沒可能吧?」話音剛落,龍龍忽然看到了什麼,急忙道:「快看,那邊衝過來一輛越野車。」

葉浪急忙去看,果然有一輛黑色的越野車沖了過來,背後拉起一道長長的灰塵。

而在越野車後面,居然還緊跟過來了兩輛迷彩越野,看樣子,應該是這邊部隊的車子。因為葉浪剛才從那個大院子出來時,看到過裡面停著幾輛同樣的車。

「怎麼回事?難道眼前這輛車是犯罪分子?」葉浪摸了摸腦門問龍龍。

龍龍哪裡知道這是什麼啊?

舔了舔自己乾澀的嘴唇,看著黑色越野車距離他們越來越近。

葉浪目不轉睛的看著,也就在黑色越野車距離他們不到五米遠時,葉浪忽然通過打開的後窗看到了一個身穿紅色長裙,頭戴著紅色紗巾的妙齡女子。

女子朱唇抖動,那雙水靈靈的大眼睛充滿了恐懼,不斷試圖掙扎著大聲呼救。

「綁架,居然又是綁架!」葉浪下意識的大喝一聲。心想自己點子可是背到家了,國內剛處理完楊涵被綁架的事情,沒想到現在跑國外來了,居然又遇到這種破事兒。

絕世乞女 管不管?

管,自己說不定又要惹得一身騷。

不管,自己好像心裡過意不去。

畢竟,人家姑娘太年輕了啊,如果被車上那幾個大鬍子給欺負了……

「哇呀呀!站住!」葉浪眼瞅著車子已經從他面前衝過去,他瞬間下定決心,這件事情,自己應該管。

正所謂路見不平拔刀相助,該出手時就出手,天下好人是一家。

龍龍在看到葉浪衝過去的同時,他下意識的也向前撲去。

黑色的越野車內,幾個黑衣漢子只聽見哇的一聲叫喚,是人是鬼都還沒分清楚,沒想到就有人從車裡面鑽了進來。

「我去,這是什麼玩意兒?」駕駛員急忙大聲喝問。

剩下幾個人紛紛將目光移到了葉浪身上,而葉浪則狠狠一拳,先將駕駛員從車窗里砸了出去。

緊接著,迅速掌控方向盤,一腳急剎車,車子一百八十度大漂移。

龍龍剛趴在車門上,還沒來得及鑽進車子裡面,差點被葉浪這招甩出去十萬八千里。

車子剛停下,龍龍便忍不住大聲道:「少主,你又想剁指頭啊?」

葉浪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直言道:「嘿嘿,先別廢話了,車裡面剩下這幾個人交給你。」

這點,不用葉浪說龍龍都在知道。

車裡面總共還剩下三個黑衣男子,這三個人先是被葉浪哇的一嗓子嚎叫嚇得亂了手腳,緊接著又是一百八十度的大漂移,甩的差點沒從車裡面飛出去。

還沒反應過來,便聽見葉浪嘰里咕嚕說了什麼。

帶頭的男子急忙拿起AK47,只不過還沒開槍,便被龍龍闖入車內,三拳兩腳打的兩眼冒金星了。

整個過程,不出十五秒。

速度之快,就連車上的紅衣女子也愣住了。

獃獃的看著葉浪,過了許久,方才開口試探性的問:「你們是華夏人?」

在這裡忽然聽到了母語,葉浪好像找見了親人。

張開雙臂,毫不吝嗇的給了這妹子一個大大的擁抱,然後開心的笑著說:「是啊,我們是華夏人,你居然會說我們的話,真是巧了啊。」

「我在華夏留學五年時間,今天才回來的。本來是要去都霍市,沒想到便出了這種事情……」女子舉止優雅,葉浪看得出來,這妹子,身份絕對不會簡單。…………………….. 第四十六章上藥

湘南實驗高中

高一1305班,自習課上,教室里沒有老師的蹤影,稀稀疏疏的翻書聲,偶爾會傳來講小話的聲音和女生們嬉笑的聲音,陸洋安靜地坐在課桌上做作業,秦齊一邊看小說一邊傻笑,李橋和曲悠悠一說話,臉就紅成柿子,袁彥坐在門口的位置正看著窗外發獃,過幾分鐘就會隔著衣服撓一下後背,陸洋看著他,喃喃自語:「看來是傷口結痂了」,陸洋翻開書包,看著裡面塗傷口止癢的藥膏出神,秦齊湊過來:「買給他的?」,陸洋合上書包,無奈地說:「嗯,但是我不能親手給他」說完看著袁彥的背影黯然神傷,秦齊扁了一下嘴不高興地問:「你這麼關心他?」,陸洋揉亂秦齊毛茸茸的捲髮笑著說:「你這腦袋瓜又在想什麼,他是我們的朋友,而且他受傷大部分也是因為我,我能視而不見嗎?」

秦齊低著頭看了一眼陸洋的書包:「那好吧,我幫你給他,以我的名義」

陸洋寵愛地揉亂秦齊的秀髮笑著說:「我果然沒看錯你」

秦齊害羞地笑了,躲開陸洋的摧殘:「別弄亂我髮型,等下都不帥氣了」

陸洋笑著搖搖頭,繼續寫作業,下課鈴聲響起,陸洋把藥膏遞給秦齊,然後裝作睡覺趴在桌上休息,秦齊從後門繞著走到前門門口,遞給袁彥:「給你」

袁彥抬眉:「什麼東西?」

秦齊:「上面有字你不認識?記得塗,別老是撓」說完扔在桌上準備走,袁彥:「等下!」

秦齊退回來:「幹嘛?」

袁彥搖了搖手中的藥膏,秦齊皺眉:「你不會是想……」袁彥從位置上跳出來,壓著秦齊往廁所方向走,秦齊不停地掙扎:「我不去,袁彥!不去,你另外找人」,袁彥停下轉頭看著秦齊:「你確定?」

秦齊還沒弄明白,袁彥就退回教室外面喊:「陸….」還沒叫出聲就被秦齊捂住嘴拉走:「我去還不行嗎?」,袁彥掰開秦齊的手得意地笑了。到了廁所,袁彥脫掉上衣,背對著秦齊,秦齊看著袁彥的背被他自己撓得通紅,有些甚至還滲血出來,袁彥見他不動:「發什麼呆?快點!等下上課了」

秦齊扭開藥膏,擠了些放在手上,輕輕地給他上藥,袁彥:「好了嗎?」,秦齊:「等下,還有一點」

剛說完,陸洋從門口進來,看見袁彥光著上身,秦齊正在上手摸他的背,看見人影袁彥轉過身,秦齊有點嚇著,看著陸洋盯著他們發懵的樣子趕忙解釋:「那…那個陸洋你看(把藥膏舉起來)我在給他擦你買給他的葯」,隨即看著袁彥笑著說:「是吧」,袁彥看了一眼陸洋,沒有說話,拿起洗漱台上的衣服穿上,一把奪過藥膏,淡淡地說了句:「謝謝」轉身離開了。

陸洋和秦齊面面相覷,秦齊攤手聳肩走到陸洋跟前:「大人,在下走了,人家在教室等你哦」秦齊用賤賤的聲音說完一溜煙跑了。

袁彥回到教室座位上,看著握在手心的藥膏,會心一笑,重新用盒子裝好,安靜等上課鈴響。

陸洋回到教室捏了一把秦齊,疼得他差點:「啊!」地叫出聲,

秦齊揉著發痛的手臂:「你捏我幹什麼?!痛死了!」

陸洋咬牙切齒的說:「誰叫你出賣我」,秦齊想懟回,但又覺得他說得也對,哼了一聲轉身坐好乖乖上課了。

放學后,秦齊去跆拳道館上課,陸洋一個人晃悠著到了景市一家鋼琴售賣中心,正躊躇著要不要進去看看,樓上的工作人員通過監控器看見了他,趕忙走下樓,熱情地拉著他介紹每款鋼琴的特點。袁彥粗略地看了一下價格,最便宜的也要五萬以上,他咽了一下口水,跟銷售人員說:「不好意思,我打個電話」

李寧正在辦公室批改作業:「喂!洋洋」

陸洋:「媽。我們家之前那台鋼琴還能用嗎?」

李寧轉了轉眼珠:「上次搬家弄壞了還沒來得及修,怎麼了?你要練琴嗎?」

陸洋:「對,我感覺再不練就生疏了」

李寧聽見兒子這麼勤學上進開心極了:「行,媽媽明天請師傅去家裡修,你早點回家奧」

陸洋笑了:「好,就回去了,拜」,掛了電話,陸洋離開了鋼琴售賣中心,跨過馬路,去對面圖書館里找書看去了,直到晚上八點半他才依依不捨地從圖書館里出來,手裡拿著一本義大利語自學書籍,拉開拉鏈塞進包里,準備坐地鐵回家。 第四十七章我更喜歡特別點的

袁彥下課後直接開車到萊凱公司樓下,把車停在車庫后,上樓直接進入練習室練習曲目,史蒂芬在辦公室看見他來了輕笑一聲,去冰箱拿了兩瓶水,走進練習室,聽見袁彥正在唱著《說散就散》:抱一抱就當作從沒有在一起

好不好要解釋都已經來不及

算了吧我付出過什麼沒關係

我忽略自己就因為遇見你

沒辦法好可怕那個我不像話

一直奮不顧身是我太傻

說不上愛別說謊就一點喜歡

說不上恨別糾纏別裝作感嘆

就當作我太麻煩不停讓自己受傷

我告訴我自己感情就是這樣

怎麼一不小心太瘋狂

…………..

就當作我太麻煩不停讓自己受傷

我告訴我自己感情就是這樣

怎麼一不小心太瘋狂

別後悔就算錯過

在以後你少不免想起我

還算不錯

當我不在你會不會難過

你夠不夠我這樣洒脫

……….

因為成長我們逼不得已要習慣

因為成長我們忽爾間說散就散……

看他專註的神情,眼角含淚,史蒂芬也彷彿感同身受,袁彥唱完后,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史蒂芬走上前拍著袁彥的肩:「怎麼了彥大少爺?失戀了?這麼悶悶不樂的」,袁彥低著頭沒有說話。沉默了半響,轉過頭低聲問道:「喜歡的人每天和別人在一起,換做是你,你還願意默默守在他身邊嗎?」,史蒂芬聽完笑了:「現在來回答的話,我的答案是願意」袁彥聽了有點驚訝:「真的嗎?你真能做到?哪怕知道自己會傷痕纍纍?」,史蒂芬收斂了笑容,看著窗外,悠悠地說:「如果你不在她身邊,那後來她的一切再也與你無關了,後來…也就沒有後來了,她總會讓你對明天充滿期許,卻再也不會出現在你的明天里……所以,比起後面的追悔莫及,當時那點傷又算得了什麼」,史蒂芬慢慢地收回視線,轉身看著袁彥笑了,袁彥卻在他的笑容中看到了淚花。

袁彥也笑了打趣問:「史老師,我剛剛唱得是不是很深情?」

史蒂芬馬上皺起眉頭:「元芳覺得這位少俠音律好像不是特別穩,還有待練習呀!」說完前半句,後半句就開始唱黃梅腔,袁彥聽了哭笑不得:「什麼鬼?!」

秦齊回家之前給陸洋打電話,陸洋沒接,他大概猜到他在哪裡了,叫司機叔叔驅車到目的地,到了圖書館門口已經八點了,索性就從車裡出來站在圖使館門口等,要是八點半左右還沒出來,他計劃就走,果不其然八點35分的時候看見陸洋慢吞吞地從門口出來,剛想打招呼,三五個類似社會小混混的青年攔住了陸洋,旁邊的皮褲男:「你是不是叫秦齊?」,陸洋沒有說話,心想秦齊應該沒招惹過這些人,眼鏡男說:」說,你是不是叫秦齊?李琪琪你是不是認識?」,陸洋看著中間的高個子的男人有點像是他們的大哥,鎮定自若:「認識,請問有什麼事嗎?」高個男抓住陸洋的衣領惡狠狠地說:「你他媽抱都抱了,竟然還拒絕我妹,是不是想死」一記拳頭準備揮下去,陸洋剛準備反擊,聽見了高個子男的嚎叫:「疼疼疼—」,秦齊將高個男的手臂整個反扣在他的背後,用力地壓著,另一隻手鎖住他的喉嚨:「我的人你也敢動!」,旁邊的人想要上前幫忙,秦齊更加用力,疼得高個男嗷嗷直叫,都不敢貿然上了,秦齊大聲質問:「說!為什麼找他麻煩?」,高個男:「他欺負我妹妹李琪琪,拒絕了我妹的告白,抱了她竟然不負責任,害得琪琪在家哭了整整一周,做哥的能不來討個公道教訓他一下嗎,嗷!輕點!」,秦齊聽了有點心虛地看了一眼陸洋,陸洋抿嘴偷笑,秦齊繼續壓著:「他不是秦齊,拒絕你妹秦齊做的沒錯,秦齊本來早就有對象了,還有,主動抱人的不是秦齊,是李琪琪抱的陸洋好不好!」,高個男狐疑:「你說什麼?」,皮褲男賠笑道:「既然是這樣那就是誤會誤會,放開我們李哥吧」,眼鏡也笑著點點頭,秦齊看著陸洋,

陸洋:「你放開他吧」,秦齊這才鬆手推開高個男,

皮褲男湊上去扶:「李哥,你沒事吧?」,李哥推開他:「行了,剛乾嘛去了」

李哥指著陸洋:「所以他不是秦齊?叫陸洋?」

秦齊點點頭,李哥:「那誰是秦齊?」,秦齊向前一步笑著說:「就是我」

李哥氣憤:「你!你!……為什麼要拒絕我妹?!我妹那麼漂亮可愛」

秦齊歪嘴笑,霸氣地將陸洋一把撈過來攬著:「不好意思,我更喜歡特別點的」,陸洋推了一下眼鏡耳根通紅,說完秦齊攬著陸洋往車裡走去,李哥看著秦齊的背影嘆了一口氣:「哎,可惜了,這傢伙還不錯,可惜我妹沒這福氣,唉!我們走吧」 很快,車上總共四個劫匪被後面的士兵所控制。

葉浪與龍龍下車,士兵中間,一個中年男子匆忙上前,張開雙臂,作勢便要擁抱葉浪。

葉浪看到對方鬍子拉碴的臉,心想沒搞錯吧?這麼一張長滿了鬍子的大臉要是挨在自己臉上,自己會不會被對方的鬍子給划傷了?

畢竟,自己這麼英俊,要是被一個男人給弄毀容了,那以後怎麼把妹子啊?

儘管心裡很是擔心,可為了保持自己紳士風度,葉浪終究還是很不情願的張開雙臂,與對方簡單擁抱。

「我親愛的華夏客人,這次你們可幫了我們的大忙。」

葉浪微微一笑,連忙與之鬆開,然後直言道:「舉手之勞罷了,對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還希望尊貴的客人不要多問,有些事情,我們不方便回答。」男子帶著幾分尷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