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這件事的始作俑者,此刻則被關在小黑屋裏,等待她的反省。

說實在的,軍區的領導也很難理解周霜霜和陳衛庚兩人的思維。

首先,兩個人是這次活捉艾米法爾人的主力,他們所做出的貢獻,足以改變全球的戰勢——一番熱忱,毋庸置疑。

但問題就出在這裏。

先是之前受傷的陳衛庚不顧禁令,私下放周霜霜進艾米法爾的囚室。

接着,還讓對方成功帶走了一個艾米法爾人。

再之後,無論怎麼問訊,都得不出他們所作所爲的目的。甚至周霜霜一夜未歸,直到中午才又重新帶着那個艾米法爾人回到軍區……

你說說這,一樁樁一件件的,根本搞不清楚他們到底想要做什麼。

偏偏都是於國有功的人,他們能怎麼辦?

氣急之下,軍區領導眼不見心不煩,索性將這二人都關了禁閉。

——先反省反省再說吧!

至於他們,馬上又投入了緊鑼密鼓的籌備當中,等待着與艾米法爾人的最終一戰。

…………………

周霜霜難得身處這麼靜謐的環境。

小黑屋於她,反而更適合沉下心來細細思索。

進去的第一天,她就做出了一個假設——

如果在上一個弱雞世界,最後全球基因崩潰,食物鏈一層接一層被吞噬……那麼最終所剩下來的,都將會是食物鏈的最頂端。

到那個時候,彼此之間還能再相互吞噬嗎?

他們又會是什麼樣的狀態呢?

會不會就是如今阿利卡多的形象?

……………………

如果事情發展到那個地步,到後期沒什麼可以再吃的了,生物天性中的飢餓感會衝破一切,他們應該也會像如今的艾米法爾人一樣,把周圍所有能吃的都吞噬吧。

直到整個星球都被吞噬得一乾二淨。

這時,他們就面臨着三條路。

第一,是在飢餓中消亡。

第二,將身體陷入休眠,等待千百年後有人發現他們,然後重新賦予能量。

第三,它們進化出了足夠在宇宙中生存的能力,從此直接遨遊在太空。

………………

第一種,單看阿利卡多死去後的模樣,和陳侖基因崩潰後的相似度,就知道這種可能接近於無。

第二種,在艾米法爾人鐫刻在基因裏的記憶片段中,並沒有發現他所在的那顆被吃空的荒蕪星球,有人踏足。

就算有,那了無生機的地方,也不可能衍生出明耀帝國這樣一個龐大的社會羣體。

況且,如果艾米法爾人能夠休眠保存生機,也不至於如今整個艾米法爾公國,公民就只有這麼多。

第二種可能被排除了。

那麼,就剩第三種了。 基於以上種種,周霜霜已經可以肯定,那些基因崩潰的“人”,一定是擁有了可以在宇宙中遨遊的能力,然後在不知多少年的演變中,慢慢轉化成了如今半透明的狀態。

然後,在還沒有更進一步進化的情況下,被明耀帝國的人發現,開始了幸福的,有人餵養的生活。

但是,“吞噬”早已經鐫刻進他們的每一個細胞,身體越是生長,細胞就越是渴望……

對於明耀帝國的人來說,他們是生物機甲,是征服宇宙星空的天賜利器。

對於艾米法爾人來說,明耀帝國的人,不管是肉體還是思維,都是他們吞噬的對象。

他們就是通過一次次的吞噬,重新蛻變的。

………………

想通了這些,周霜霜就更加堅定了要將他們殺掉的念頭。

可是……

全球雖然已經開始了艾米法爾的抓捕行動,但是這些艾米法爾人不可能集中到一起的——她要怎麼把所有艾米法爾人全部一網打盡?

難不成振臂一呼,說“我可以徹底殺了他們?”

她也不是不能這麼做,可這個身體真正的主人,可沒有這個能力啊!

她到時候事情辦完了一撂挑子,等到幾年後安利卡帶着剩下的艾米法爾人再次過來,這裏的周霜霜卻什麼也做不了……

那事情可就大發了啊!

………………

啊!!!

周霜霜想起這個就頭大。

不過還好,雖然是禁閉小黑屋,到底,她還是有人可以商量的。

“周霜霜。”

她喊着自己的名字。

………………

“其實……我叫周霜。”

心底那個聲音淡淡回答道:“不過少澤很喜歡疊字,所以大家都跟着他一起叫了。”

她語音平靜,周霜霜卻由內生出一股悵然來……

陳少澤……已經不在了啊。

雙世寵妃之嫡女惑天下 “那……周霜。”

她輕聲問道:“我要怎麼樣,才能把所有艾米法爾人解決呢?”

……………

一點點,一個個的偷偷解決,對她來說,不是不可行,最多就是麻煩些,難度大些。

但是……她不可能在這裏耗去那麼多年的。

最起碼,安利卡要八年後纔到,按照過往的經驗,她是等不到的。

就算這次情況特殊,她可以待到八年以後,等待安利卡的到來…可真正的周霜呢?

她要這樣被壓制那麼多年嗎?

關禁閉才半天,她就已經覺得相當安靜了,這還是在有人陪伴的情況下……

十年八年後才能解脫的周霜,她的精神,還能正常嗎?

祕密戀人:總裁的天價前妻 ………………

這個問題不能細想,細想太恐怖了,周霜霜承受不了。

但在此時,周霜卻說話了:“其實,這樣對你很不公平。”

周霜霜一愣。

“這裏不是你的家,也不是你的祖國,同樣不是你的星球……你之前沒有殺過活生生的智慧生物吧,我卻這麼逼迫你……”

周霜霜搖了搖頭:“沒有……這些決定,都是我自己做的。”

而且,誰說她沒有殺過?

在她刻意忘卻的記憶裏,天南省那些毒販,可是死在她手裏的。

只不過,這對於她來說未免有些難以接受,以至於總是刻意忘記。

………………

“並且,誰說人永遠都只有責任守護自己的家園?”

她攤開手掌:“你看,我們如此相像,家園也都相同……你有守護的決心,我也有守護的能力。”

“艾米法爾公國,遲早有一天會全部覆滅,而我,也會付出所有努力……只有你,纔是最委屈的。”

莫名被人佔據身體,被驅逐至身體一個不起眼的小角落,甚至需要壓抑自己的情感……

周霜霜嘆了口氣:“對不起。”

就算她如今頂着周霜的身體立了功,可捅的簍子也足夠大……功過相抵,也實在沒什麼可說的了。

……………

周霜也沉默了。

但是,她的沉默不是因爲無計可施,而是因爲開心。

“你不用考慮這些。”

她對周霜霜說道。

“將艾米法爾打敗,讓艾米法爾人血債血償這種事,是我們藍星人要做的。”

“你能來,你能那麼努力,並且帶給了所有人希望,這就已經是我夢寐以求的了。”

“科技力量不足,我們可以努力奮鬥。”

“可人若沒有了希望,自然也就會喪失血性……就再也找不到能贏的機會了。”

假愛真情替身妻 “所以,你能帶來關於艾米法爾的一切信息,並且讓所有人看到他們的真實水平——”

“只有重燃鬥志,藍星纔有可能會贏。”

而不是在無奈與屈辱當中,試圖簽下養殖場一般的協議。

…………………

她說的相當懇切,周霜霜有些臉紅。

周霜的聲音卻在一句句話語中越發堅定起來——

“你做了這麼多努力,現在,該是我們藍星人自己的戰場了!”

“雖然我們現在還做不到像你一樣輕易的殺死他們,但是,遲早有一天,我們可以做到的!”

“周霜霜,謝謝你。”

“現在,一切都交給我們吧。”

周霜霜說不出話來。

……………

她一直以爲,被她擠壓在身體深處的周霜,對她的要求,就是殺掉所有的艾米法爾人。

畢竟,以藍星目前的實力,想要徹底殺死艾米法爾人,根本不現實。

她其實雖然心裏覺得煩躁,但已經做好了多年抗戰的準備了。

此刻,周霜突然說出這番話,實在讓她訝異。

周霜似乎也感覺到了這種情緒,此刻解釋道:“我們藍星人的仇恨,本就該藍星人自己解決的。”

“之前是我太過偏激了——面對強敵,卻對朋友道德綁架,這是不對的。”

“周霜霜,你可以放下這一切了。”

“有你給出的希望,我們藍星人,是絕不會敗的。”

……………

她的話說出來,周霜霜只覺肩膀一鬆,一股無形的桎梏從她身上脫離,讓她這一瞬間,覺得身輕如燕。

下一刻,她的身影便出現在一旁,此刻擡起頭來,恰巧與那個渾身黑黢黢的特戰隊員周霜,面面相覷。

對方看了看她,突然有些抱歉了——

“原來,你本人這麼小,這麼嬌嫩啊?”

那白生生的小臉蛋,跟她摸爬滾打出來的老糙皮,可半點都不一樣呢! 在她心目中,那個戰神一般的女孩子,必定如她心目中上世紀薇拉女將的模樣彷彿。

但沒想到的是,對方看起來……卻這麼小。

周霜霜的皮膚雪白,身材窈窕,看不出一點點肌肉的線條,一張臉上還帶着微微的稚氣……就是這樣的姑娘,一把可以拖走幾十個人,甚至拖着幾個艾米法爾人跑的飛快……

щщщ ●ttKan ●¢ 〇

她的驚訝溢於言表。

但很快,在周霜霜的微笑中,她也跟着笑了笑:“也對。”

“你這樣心軟的女孩子,原本,也該是這樣的。”

如同被他們用心守護的國家,如同千千萬萬在後方期盼着他們勝利的那些備受關懷的小公主一般。

而她,身爲軍人,一直以來所想要看到的,就是這樣的盛世。

……………………

當然,這也是周霜最後一次見到周霜霜。

脫離了軀體,周霜霜就沒了可行動的身體。

這一刻,兩人都對彼此的現狀心知肚明。

周霜於是對她提出了最後一個請求——

“請你……殺了那個艾米法爾人,好嗎?”

就是那個一直與周霜霜保持精神接駁的艾米法爾人。

“他們可以吞噬思維和身體的能量,而你的能力,實在太不一般了。”

她看不到開元通寶,只知道周霜霜一伸手,艾米法爾人就會死去,因此憂心萬分。

“一旦你留下它,而它又偏偏已經從你身上吞噬了什麼,等你走後,我們跟艾米法爾人,想必是一場持久戰——這種情況下,任何一個疏漏,他可能就會成爲新的威脅。”

“所以……請一定要殺了他!”

“拜託了。”

她看着周霜霜,目光懇切又充滿歉意。

她知道,周霜霜不會拒絕的。

就像她明明不想殺人,最終卻還是殺了那麼多艾米法爾人一樣。

…………………

果然,周霜霜毫不猶豫的點了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