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如果看得爽的話,還請支援一下月票,咱們最後衝刺一下!

謝謝大家!

此刻的我腦子已經快要寫成一團漿糊了,剛才碼字的時候突然間電話打進來,都沒看是誰,張口就是一句:「別催,別催,馬上就寫完了,寫完了立刻發!」

然後?然後就沒有然後了,電話對面是我家三號領導…… 「春蘭,我覺得你現在越來越像玲瓏姐姐了。」

七七覺得春蘭如今的做事風格包括氣質,都越來越像玲瓏了。

說起玲瓏,七七也是眸子一暗。

「我好想玲瓏姐姐啊,這麼長時間都沒見了,不知道她好不好。」


七七已經走了過來,看到春蘭準備的飯菜,感覺肚子是真的餓了,就立馬坐了下來。

「小姐放心吧,玲瓏現在可是南赤國的女將軍呢,而且估計啊,很快就成皇后了。」

春蘭自然也想念玲瓏,當初就覺得玲瓏身份不簡單,沒想到竟是如此這般傳奇,如今齊國公主齊初瓏的故事已經在大陸廣為流傳了。

「唉,這個南赤國三皇子,不對,現在是南赤國皇帝了,也太不行了,這麼多年了,竟然還沒把玲瓏姐姐娶回家。」

「我這孩子都有了,玲瓏姐姐年紀可不小了,怎麼你們一個個的都在我後頭,以後我家靈兒可是你們孩子的大姐了,真不好玩。」

七七還想著儘快給小靈兒找幾個伴兒呢,結果呢,她的這些好朋友好姐妹,沒一個有孩子的。

「靈兒小姐有白狐寶寶作伴,奴婢看她可開心了。」

春蘭收拾好東西,看到一旁的小靈兒,也是喜歡的不得了,在那床上,陪伴著小靈兒的還有一隻白色的球球。

小靈兒和球球同一天同一時刻出生,還真是緣分。

「是啊,靈兒有球球作伴呢,還有。。。。。。」

七七沒說完,想到昨夜裡忽然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的小動物們,她有些無奈。

小靈兒這渾身的靈力到哪裡都遮擋不住,或許是還不會人類的語言不能跟其他人類交流有些無聊,小傢伙沒事總是招來小動物跟她交流。

春蘭會意,也是輕輕笑了笑,看了看小傢伙睡的香,這才轉過身,對於小姐和小主子的特異功能,她早已經見怪不怪了。

這邊七七已經吃的差不多了,沐北冥倒是一直照顧七七吃飯,沒吃幾口。

雷風這時也進來了,似乎有事情彙報,看到主子們在吃飯,自覺的等在一旁。

如今天大的事兒都沒有主母和小主子重要,主母在吃飯,什麼都不能打擾,雷風這點眼力勁兒還是有的。


沐北冥倒是也沒問,直到七七說不吃了才看了雷風,示意他回報。

「主子,主母,探子回報,說是各國都派了軍隊來,趙國和南赤國的人已經到了夷國邊境,衛國和燕國離得遠,他們還在百里開外。」

「啊?他們派兵來夷國幹嘛?」

七七乍一聽到這消息,一時沒想通。

只記得聽說這些國家不是都還沒太平多久,一個個不呆在自己那兒處理國事,這都跑夷國幹嘛。

「他們怕是都知道你回來了,而且來了夷國。」

沐北冥倒是瞭然於胸。

「哎呀,他們是來找我的呀?一定是衛姐姐告訴他們的,都是誰來了?」

七七忽然明白了,而且十分的興奮。

「趙國?是六六哥哥嗎!呀,太好了,可以見到六六哥哥了!」 洛池和君紫凝都是一副心喪若死的模樣,只因為他們都知道,失去天蘊陰靈珠,對洛輕舞而言意味著什麼。

尤其是君紫凝,她雙手抱頭,心中有一個聲音在不停吶喊:「是我害了輕舞,若不是跟我一起出來,她不會遭此厄難,沒了天蘊陰靈珠,她豈不是會遭遇跟我相同的境遇?」

林鋒看著洛池和君紫凝,知道他們為什麼會這樣絕望。

在修真世家中,家族子弟享受家庭環境帶來的資源與益處,就要承擔起相應的責任,比方說他們的婚姻,往往就會與利益關係掛鉤。

這一點上,男女都是一樣,相對來說,男性自主權更高一些,但其實也高的有限。

在這個個人力量為尊的修道世界,決定性因素在於實力,實力越強,自主權便越大。


比方說把蕭焱現在扔回烏州城蕭家那個小小的三流修真家族,沒人敢把聯姻的心思動到他身上。

暫時沒有實力不要緊,表現出足夠的潛力,也能有相同的效果,類似以前的洛輕舞就是這樣。

但現在天蘊陰靈珠眼看就要破碎,籠罩在洛輕舞頭上的光圈即將消失不見,等待她的會是什麼,不言而喻。

似洛池和她父母,以及一些關係要好的親朋,或許仍然會寵愛她,但在日後許多大事上,多半也要屈服於整個家族規矩帶來的壓力。

相對來說,宗門中這樣的情況要少很多,但有些時候也是存在的。比方說之前流光劍宗的慕容嫣然。

林鋒對此一貫的態度,都是既不肯定。也不否定,沒有絕對的對錯。要看站在什麼立場上來看待這種問題。

此刻的他,正在認真思索,究竟有什麼辦法可以保住洛輕舞的天蘊陰靈珠,使之不會就此破碎。

一個天賦總值達到三十的好苗子就這麼廢了,林鋒也覺得心疼。

「補天藤,沒用,太陰真水,也沒用,周天紫氣。仍然沒用……」林鋒不停思索,心中隱隱約約有個念頭,但是卻如霧裡看花一樣,看不真切。

林鋒心中想道:「系統中會不會有能用得上的東西?」

「嗯?等等,系統……系統!」林鋒腦海中靈光一閃:「我怎麼把這東西給忘了?」

林鋒手掌一攤,現出一塊三寸見方,一寸左右厚度的灰白色靈石。


如果只從外觀上來看,這塊靈石平平無奇,從中也感受不到多麼強大的靈力靈氣波動。看起來就像一塊普通的石磚。

但事實上,這卻是林鋒昔日通過骰子抽獎系統,人品大爆發,抽出的一件法寶胚胎。名為鑄命封石。

鑄命封石的表面平滑如鏡,沒有絲毫瑕疵,但也沒有任何紋路或者圖案。灰白色表面中透出淡淡的紫色光華,看起來沒有任何吸引人注意力的地方。

但若是用法力神識深入其中。就立刻可以感覺到這枚靈石內部,那磅礴到近乎無窮無盡的龐大生命力。彷彿在孕育一個全新的宇宙。

那是宇宙洪荒,重開天地,萬物肇始的創生力量意境。

林鋒看著這塊鑄命封石,陷入沉思之中:「此物的力量意境,既包羅後天生命萬象,也蘊含了天地初開的先天化生之力,若是能將其中力量催動,或許便可以修補洛輕舞即將破碎的天蘊陰靈珠。」

問題在於,這件法寶胚胎,若是不能成功煉化為法寶,便很難發揮其中神奇功效。

林鋒思索了片刻后,漸漸將紛亂思緒理出一條線索。

「我本意就是希望日後煉成這件法寶,將其布置在兩儀生滅陣中,做『生死之變』的兩大核心之一,現在看來,或許可以提前實施計劃。」

雖然沒有煉成法寶,會導致力量下降許多,達不到百分之一百的最佳狀態,但相信也能發揮出很大的作用。

林鋒從曹偉那裡贏來的兩極天生花,除了幫助弟子們修練之外,本就有用來祭煉鑄命封石的打算。

有了兩極天生花輔助,再以兩儀生滅陣的生死之變催動,想來可以反向擠壓出鑄命封石的一部分力量。

這樣一來,或許就可以穩定住洛輕舞體內即將破碎的天蘊陰靈珠,甚至將之修補。

若是能將鑄命封石祭煉成法寶,那想來就有十足把握可以讓天蘊陰靈珠恢復原狀。

但這其中,還需要不少準備和試驗,卻不知道洛輕舞和洛池能不能等下去了?

此刻,在林鋒和洛池法力溫養下,小姑娘已經醒了過來,剛一醒來,看清眼前的洛池與君紫凝,小嘴一扁,眼睛中頓時蓄滿了淚水。

「六爺爺,紫凝姐……」

洛池和君紫凝連忙圍在她的身邊,兩個人心情無比沉重,但此刻也要強顏歡笑。

「小舞啊,這位是玄門天宗林宗主,這次多虧他出手搭救,快向林宗主謝過救命之恩。」洛池見洛輕舞情緒平穩下來,連忙要她向林鋒道謝。

在林鋒法力治療下,洛輕舞的外傷也已經穩定下來,小姑娘站起身來,有板有眼,小淑女模樣向著林鋒端莊一禮:「小舞謝過林叔叔救命之恩……」

洛池哭笑不得,連忙糾正道:「叫……叫林前輩!」

他一時間也有些犯難,因為在外界看來,林鋒的年齡是一個巨大的謎團,雖然外表看上去不過是個二十來歲的青年人模樣,但誰知道這位一宗之主到底活過了多少年月?

看了看林鋒,似乎沒有什麼不滿的樣子,洛池和君紫凝同時鬆了一口氣。

洛輕舞皺皺小鼻子,看著完全就是青年模樣的林鋒,仔細打量了半晌。她倒是也知道,很多修為高深之人。通過外表是看不出實際年齡的。

於是洛輕舞端正了神色,重新施了一禮:「小舞謝過林前輩救命之恩。」

林鋒看著小姑娘。笑著擺擺手:「免禮。」

他看向洛池:「你們的傷勢,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痊癒,你也能恢復最少一半的實力,接下來你們做何打算?」

洛池沉吟了一下:「若能恢復一半法力神通,我就可以帶著小舞返回元天古界,她……她現在的情況,還是要家族中集合全力,想辦法解決。唉,天蘊陰靈珠若就此失去,小舞她……」

洛池不敢繼續深想下去,這時,他身邊的洛輕舞抓住了洛池的衣袖,可憐巴巴的說道:「六爺爺,我想回家,想找爹爹和娘親。」

洛池看著洛輕舞懵懂的小臉,心中微微發酸。自己這個侄孫女,還不知道未來可能面對的麻煩。

他露出一個慈和的笑容,故意打趣說道:「怎麼,六爺爺對你不好嗎?要去跟你爹娘告狀?」

洛輕舞抱住洛池的腰。笑道:「六爺爺最疼小舞了,小舞希望六爺爺和爹爹娘親都在身邊,還有大爺爺。二爺爺,三爺爺。大伯,二伯。四叔……」

「好,好!」洛池滿臉笑容:「都在身邊,都守著小舞。」

洛輕舞喜笑顏開,她身旁的君紫凝卻背過身去,臉上滿是悲色。

林鋒看著這一幕,心裡暗嘆了一口氣,洛輕舞這次回去,天蘊陰靈珠的問題解決不了,待遇必然和以前天差地遠。

平心而論,就算是那樣,她也會比這世上九成九的人都要活得滋潤,她的父母,她的六爺爺洛池想來仍然會很疼愛她,但是其他方面天翻地覆般的巨大落差,這樣一個從小在蜜罐子里長大的孩子,能否承受?

洛池哄了哄洛輕舞,眉頭微微一蹙:「若要返回元天古界,首先要解決楊家那兩個雜毛。」

君紫凝這時在一旁插話說道:「洛爺爺,楊家那兩個元嬰老祖,都被林前輩擒拿了。」

洛池一驚,接著雙目放光,雖然聽君紫凝的意思,楊續二人只是被擒拿,沒有被殺,但楊家一次性折了兩個元嬰老祖在神州浩土,就算能跟林鋒交涉把人贖回去,也不是那麼簡單的。

如此一來,不僅他和洛輕舞返回元天古界不再那麼危險,連元天古界中洛家和楊家的勢力對比都要受到影響。

君紫凝將事情經過告訴洛池,洛池想要向林鋒道謝,卻又不知該如何開口。

誠然,林鋒救了他們,並且幫了他們一個大忙,但似林鋒這等人物,實在很難說心裡究竟是怎麼想的。

如果在洛池和楊續二人戰鬥時,林鋒出現,這位玄門之主會不會覺得雙方都是闖進他後院搗亂的人,三個一起擒拿?

洛池不敢造次,只是再次向林鋒謝過救命之恩,然後靜心休養一段時間后,便即打算帶著洛輕舞告辭離開。

此刻洛輕舞體內的天蘊陰靈珠被林鋒用一片兩極天生花的花瓣靈力暫時鎮住,不會就此破碎,但直接結果則是洛輕舞不能修練道法了,一旦吸納靈氣入體,天蘊陰靈珠就會立刻徹底碎成渣。

洛池憂心忡忡,只希望家族中能有解決辦法,他洛家祖上曾經也出過身懷天蘊陰靈珠之人,留下許多資料,掌握在家主手裡,那是洛池最後的希望。

林鋒沒有阻攔他們離開的意思,雖然很想收下洛輕舞為徒,但此刻顯然時機未到。

不管是林鋒自己,還是對於洛輕舞和她身後的家族而言,都仍然時機未到。

「紫凝姐,你不跟我們一起走?」洛輕舞瞪大了黑白分明的一對大眼睛,吃驚的看著君紫凝。

君紫凝乾笑了一聲:「我就先不回去了,現在回去,我老爹會打得我屁股開花的。」

她偷眼望向林鋒,討好的笑道:「林前輩,晚輩能不能在您這裡多待幾天,我保證不給您添麻煩。」(未完待續。。)

ps:求九月份的保底月票,謝謝大家! 「還有南赤國,該不會是玲瓏姐姐和赤鴻宇來了吧?」

七七想到這兩個國家已經要入境,又想到他們這幾個人,興奮得差點跳起來。

「是,主母說的沒錯,而且,雲先生和夫人也來了。」

雷風如實稟告。

「爹娘也來了,趙國的事情看來是處理完了,真是太好了。」

七七聽到爹娘也來了,更加的興奮,若不是沐北冥一旁護著,差點就撞到凳子上了。

不過,沐北冥似乎有點不太高興。

七七是個重感情的人,若是見了這些朋友,跟自己相處的時間都分了出去,心中是有些不爽。

尤其是那什麼六六哥哥,他聽著更是彆扭,這六六的名號還是七七給起的呢,他可沒忘記趙明軒當初是如何給他添堵的。

「那他們都來了,就證明他們的國家已經沒問題了對不對?」

七七不僅是因為要見到這些朋友開心,也為他們終於各自在各自的國家站穩地位而開心。

「還帶軍隊來,這是來幫我們的呀,不過,我們這邊也解決了,這夷國也算是太平了。」

七七隻顧著高興,並沒有注意到沐北冥的不高興。

不過,沐北冥的不高興也是一瞬間,看七七如此開心,好吧,他也只有開心的份兒了。

更何況,別人管不了,他那丈母娘和老丈人要來,他更管不了了。

他的七七,可不僅僅屬於他一人啊。

「那現在整個大陸只有中辰國不太平了?」

七七想到中辰國,倒是有些擔憂。